季明暖,陆言深阅读-穿成首富的福气包娇妻[穿书]小说

穿成首富的福气包娇妻[穿书]

穿成首富的福气包娇妻[穿书]

作者:8.9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47:4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季明暖穿书了,成为虐心虐肺的虐文女主。
节选

燕城,是夜,墨黑暗沉的夜空倏然划过一道闪电,瞬间亮彻天际。

“明暖,我就实话跟你说吧,公司这次真的没办法帮你背这个锅。”

季明暖看着放在她面前的平板电脑,硕大的标题异常显眼……“《珠光宝气》女艺人季明暖毁坏天价项链,珠宝商追讨千万赔偿金。”

她轻皱眉头,眼眸转向对面坐着的女人,“你说的……是我?”

女人穿了一身干练的职业装,抬眸略不满地直视她,“这件事已经彻查过了,没有转圜的余地,现在剧组那边也愿意承担部分赔偿金,剩下的八百万,你要在一个月之内付清给珠宝商。”

这时,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

她才意识到坐在她面前的女人,是她经纪公司的副总李柔,而她所说的赔偿是因为拍戏过程中发生的意外所导致的。

前几天季明暖参演一部电影,里面有很多镜头需要佩戴昂贵的首饰。

那些珠宝都是由奢侈珠宝品牌商提供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季明暖所佩戴的一条项链无故断了,还少了一颗宝石。

剧组报警后,在片场的一个暗角找回了宝石。

大家心照不宣认定了是季明暖故意毁坏项链,并‘偷’了宝石。

但为了不影响电影的拍摄进度,大家三缄其口都说她只是不小心弄坏了项链,而且会给珠宝商作出赔偿。

李柔道:“明暖,你进公司都有一段时间了,我也不跟你客套。你跟我们签约时借了公司两百万,到现在还没还清,公司不可能再帮你填这个无底洞。至于要怎么解决,我相信你的经纪人会为你想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法。”

季明暖皱着眉头看向对面的人,从混乱的思绪抽离出来。

“快要下雨了,没什么事你可以先走了。”

季明暖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安静地离开了李柔的办公室。

季明暖搭乘电梯下楼,看着反光镜中有点陌生又熟悉的自己,精致的五官倒是和原来的自己有七八分相像。

也许上天有好生之德,知道她是因为救人而溺水身亡,所以给了她一次重活的机会。

实力演绎一出“上帝关了一扇门就为你开了一扇窗”的爱的魔力转圈圈。

季明暖穿进了一本叫《豪门宠婚:影后养成》的虐文里,而她,正是女主。

作为虐文女主,有着一段凄惨的身世。

原书中,和她同名同姓的“季明暖”是一个刚入行不久的18线小艺人,母亲死前因治病欠了一笔债,而且还有一个躺在医院每天烧钱的植物人弟弟。

作为主角,她会在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遇上一个霸道总裁男主。

可是!他只把女主当成免费泄欲工具,一不高兴还喜欢给女主的事业使绊子,更渣的是女主在怀孕期间还被挖眼角膜给他的青梅竹马白月光!接着还要经历一段失忆,从头再来的艰辛过程。

哦,对了,男主那个白月光只是鸠占鹊巢的假千金而已。

而她,才是真正的豪门千金!

总之,这是一本两个主角经过漫长的:我打你一拳,你捅我一刀的虐心虐肺渣渣拉锯战,最后竟然还会瞎了眼选择跟对方双宿双栖的令人智熄小说。

想到这里,季明暖庆幸这一切还没发生。

可不幸的是,贫穷如她实在也拿不出八百万的赔偿金。

八百万,对于原来的季明暖来说算不上大数目,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就是砸锅卖铁都凑不到零头。

而今天,则是她遇上男主的一个开端。

小说中,季明暖为了赚取巨额赔偿金,她稍后将会去男主常去的酒店碰瓷,然后和男主419,从此开展一场流产失忆挖眼角膜丑闻满天飞的虐恋情深。

季明暖摸了摸自己水汪汪的明眸,爱男主,我怕了!

走在大街上,暴雨未至,雷声大雨点小,风吹过,带着夏夜的湿热。

她站在路边等候专车的到来,突然几道敞亮的车灯照在她的脸上,刺得眼睛难受的眯了起来。

有人说过要辨别一款车是不是壕车,要先看它的车灯,季明暖不用睁大眼就知道,面前这台别说车灯,连车身都晃着光的车绝壁是壕车。

迈巴赫的车门打开,一个身穿英国管家燕尾服,带着白手套的中年男子从车上下来,举止优雅地走到季明暖身旁,恭敬说道:“季小姐冒犯了,我是陆老先生的管家,陆老先生想请季小姐到府上做客,不知您是否有空?”

要是来着不善,季明暖肯定会大声呼救,可这管家一手前一手后恭敬地开了车门,还微微弯腰等候她上车的姿态,让人既舒坦又不容拒绝。

后面还跟随两辆奔驰,估计里面有人,就算她现在不上车,等下也会再次被“请”上车。

反正她现在身无长物,也就无畏无惧了。

她识趣地上了从没坐过的迈巴赫,里面已经立起挡板,安静得只有悠扬的钢琴曲。

上车后,季明暖看到靠背后绣着一个带有“恒盛”字眼的徽章。

大户人家啊。

恒盛集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房产、快消、体育企业集团,其总裁陆言深,二十七岁,185cm,未婚,身材棒脸蛋好,牛津大学PPE系硕士研究生,财产数额不明,只能用无限大形容。

上帝为这家伙偷偷开了一扇捅破天的南天门,自然也会死死关上他的一扇窗,这个颜值高身材棒权势滔天的单身汉,有个让人挠心抓肺的BUG。

陆言深活不过三章。

小说中,对陆言深的提及仅此一句话……

陆言深死后,陆老爷子郁郁寡欢不久后也老人痴呆了,陆家支离破碎逃亡国外,恒盛集团摇摇欲坠时将会被虐文男主吞并,从此查无此户,可惜了。

不知不觉中,车子已经停了下来,那个英式管家已经恭敬为她打开了车门。

立在季明暖眼前的是一座明摆着“想买就不要问价钱,问了就代表你买不起”的庄园式大宅,具体多大,季明暖一眼也望不尽。

管家领着她走过喷水池,通过长廊,推开大理石青铜精雕门,搭乘电梯来到顶层。

季明暖踩在厚重的地毯上,脚步有点轻飘飘的,这家人该不会是知道她缺钱,来给她送钱的吧?

如是想,她就没那么紧张了。

“季小姐,陆老先生就在里面,你直接进去就可以了。”

管家适时替她敲响了房门,门很快便被拉开了。

一个杵着拐杖的老人脸色凝重看着她,“季小姐,你终于来了。”

身后还有一个手中转动佛珠满面白须,一副看起来“我就是得道高人”的老头,看到季明暖出现,立即狂喜喊道:“是她是她,是她就是她!”

季明暖现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内心跟着唱:我们的朋友小哪吒?

“陆老先生好。”

头发发白的老爷爷杵着一根拐杖,精神饱满,眼睛盈满狂喜,全然没有一般老爷爷的倦怠。

“季小姐,冒昧请你来一趟,恳请你一定要帮帮言深。”他本不是迷信的人,可事到如今,是什么方法都想试一试了。

“那个,我不是医生。”

陆老爷子指了指里间的方向,“里面躺着那个是我孙子,叫陆言深,金大师为他算过命了,说只要跟你结婚,他就能醒过来。”

季明暖一听,转眼看了看那个所谓的金大师。

还真能编!你咋不登天呢?

房间是个大套间,进门是一个客厅,跟一个商品房没什么区别,应有尽有,里面还有空间,应该就是寝室了,房间里有轻微的消毒水味道,可以猜测陆言深房间里应该有各种医疗仪器。

陆老先生不苟言笑,认真注视着季明暖的眼睛,“言深已经昏迷两个月了,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很鄙夷冲喜这说法,不过你放心,你们不会存在真正的婚姻,只是走个流程,要是他能醒了,你们再各自考虑考虑以后的发展,这个绝不勉强。”

季明暖还处在懵逼状态中,因为按剧情发展她今晚应该是遇到男主先,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等等……”

要是这是个圈套怎么办?今天所发生的每件事情都太过荒诞了,她实在难以在第一时间就消化掉所有的变故。

看季明暖慌张,陆老爷子倒是不慌不忙地说:“我知道你最近有官司缠身,家里还有个弟弟需要治疗,如果你愿意嫁给言深,我可以为你摆平一切问题,另外我还会给予你合适的报酬,绝不会亏待你。”

对,她现在最缺的是钱!

要是不嫁给陆言深,就要跟挖她眼角膜的渣男主红尘作伴了。

反正陆言深活不过三章,要是为他冲冲喜,就能摆平一切问题,好像也不亏!

更何况又不是真的扯证结婚,只是挂个名而已。

几天的挂名陆太太,就能换来平静生活,说不定从此还能摆脱和男主虐恋的命运,这桩活,合得来。

“我愿意,嫁给你的孙子。”

愣是在商场叱咤风云数十载的陆老爷子也不禁为季明暖的爽快感到微微惊愕。

因为季明暖刚刚的迟疑确实不像会轻易同意,本身他也没想过会这么快说服得了对方。

“你可想清楚了?我绝不会勉强你。”

季明暖笑了笑,“想得很清楚了,我愿意嫁给陆言深。”

陆老先生明显松了一口气,随后点点头,指了指内间,“想清楚就好,要不你先去看看言深,要是样貌不合你意……”陆老爷子停顿了一下。

季明暖疑惑地看他,我连他是植物人都不嫌弃,还能嫌弃他是个丑八怪?

老爷子看出她的想法,依然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要是觉得他不够帅,可以趁他现在昏迷,给他整容,整成你喜欢的样子。”

季明暖一下子被逗笑了,连忙捂着嘴巴。

不过想到这样十分不尊重人家一个躺病床上的人,强硬止住了笑,余光看了看陆老爷子,竟依然那一副严肃的模样。

仿佛刚才打趣的人不是他一样。

陆老先生领着季明暖走到床前,看着陆言深毫无波动的脸,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们先交流交流一下感情,我出去准备一下。”

想也知道是准备些什么,应该就是‘结婚’用的东西了。

陆老先生说完便走出了病房,剩下季明暖和陆言深两人。

季明暖不禁摇头嗤笑:“我怎么跟一个植物人交流交流感情?”

自言自语完便小心翼翼挪步走近床边,带着紧张的心情看了看那床上的人。

这个开了一扇南天门的炮灰,应该长得不会太对不起观众吧?

季明暖的心脏砰砰乱跳,咬着唇小心翼翼探头望向那张安静又精雕深邃的面孔,想到几天后他便会死去,她内心还是有点发毛,第一眼匆匆一瞥,没敢细看。

不过脸上的肤色挺白的。

季明暖轻轻咬着唇,眼睫轻颤,等看清楚后,不禁倒抽一口气!

长这么帅,上帝是打算把你收回去做老公吧?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