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风之后豪门蜜婚:拒爱亿万首席小说-安娜,风之后小说叫什么名字

豪门蜜婚:拒爱亿万首席

豪门蜜婚:拒爱亿万首席

作者:指尖眉梢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0-30 11:48:2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可怕的男人 第2章炼狱般的夜晚 第3章觉得她脏死了吧! 第4章凶悍的母女 第5章屏风后的男人 第6章除了等死,别无选择!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豪门蜜婚:拒爱亿万首席》是作者指尖眉梢所著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豪门蜜婚:拒爱亿万首席》精彩章节节选:黑暗中,他钳住她的下巴,“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她手指紧紧攥住床单,自轻自贱“知道名字又如何?你只要一分不少的把钱打到我卡上就行了。”豪门一夜,她失身于他;一个为钱,一个为欲。本以为拿到钱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当一切没有发生。谁知那古怪男人从此却阴魂不散的缠住了她。传闻,那个男人富可敌国,但面目丑陋,人人敬而远之;传闻,那个男人势力庞大,但身份神秘,无人知道他的来历;传闻,那个男人情妇众多,却极度仇恨女人,以玩弄女人为乐;她被逼入绝境,痛苦哀求,“魔鬼,求你放了我……”他却冷冷一笑,死死将她压在身下,“你走可以,孩子留下!”孩子?她有个熊孩子!某人邪魅一笑,得寸进尺“马上就有了……”...
节选

“不,先生……不要这样!”

若溪挣扎着,头皮一阵发麻,恶心的感觉更甚,禁不住又是一阵干呕。

几个男男女女顿时笑得四仰八叉,指着肥胖男人嘲笑。

“哈哈哈,胖子,你看看你,都把人恶心吐了!”

“连个酒吧服务员都嫌弃你,丢不丢人啊你!”

那肥胖男人被众人笑得很没面子,顿时恼羞成怒了,扬起手掌狠狠扇了若溪一耳光,骂道:“臭女人,在这种声色场所装他妈的什么清纯,看老子今天不把你办得服服帖帖的!”

说完,肥胖男人猛的揪住若溪的头发,直接将若溪摔到沙发上,弯曲着一条肥腿,死死抵在女孩儿的小腹上,让她动弹不得,那双油腻的肥瘦在若溪的身上四处游移着。

“哼,我看你有多纯,再纯的妞儿,不消五分钟,我也能让她荡起来!”

肥胖男人一面色眯眯的说着,一面解开裤子的纽扣,将皮带抽出来,准备绑住若溪胡乱挥舞的双手。

旁边的几个男女,通通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似乎习惯了这样的戏码,就等着看好戏,一个试图劝解的人都没有。

见状,若溪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心里满是绝望:完了,这下她真的完了!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企图能从肥胖男人身下逃走,声嘶力竭的哀求道:“不要!先生,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了!”

“嘿嘿嘿,叫啊,叫得再惨烈些,没准儿还能拍个小电影什么的,大家都喜欢看这样的剧情!”

肥胖男人淫笑着,咽了咽口水,准备好好享受这道可口的“美味”。

“于华,适可而止,你们太闹了。”

一道冷硬低沉的男声自包厢最里面的屏风之后传出来,如同是西伯利亚吹来的万年寒风,冻得空气都凝结了。

原本还嬉笑起哄的男男女女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大气都不敢出,肥胖男人更是身体一僵,吓得直接从若溪的身上滚落在地,声音颤抖道:“是,是的,老大,您好好休息!”

屏风之后的男人虽然没有露面,但单凭众人战战兢兢的样子便可以知道,他一定是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狠角色。

安若溪迅速从沙发上爬起来,手指发抖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刚刚真的好险,那感觉不亚于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多亏了屏风之后的那个男人出言阻止,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只是,那道声音真的好冷好冷啊,足足要把人的骨头冻碎掉一般,即使都看不到,也足以想象屏风之后是多么冰冷至极的一张脸。

而且,隐约还有点熟悉的感觉,倒像是那天晚上那个变态男人的声音……

这样一想,若溪的心脏猛地一阵抽搐,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让她双腿止不住发软。

这种恐惧不似刚刚差点被侵犯的绝望,而是发自心底的一种害怕!

她壮着胆子朝屏风的方向看过去,透过屏风的幕布,她能大致的看到那个男人的五官轮廓,有着高高挺挺的鼻梁,瘦削有型的下巴......

鬼使神差的,若溪下意识的往屏风的方向走去,她想要看清楚屏风之后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他会不会就是那个夺去她清白之身的男人?

“乱看什么,找死啊!”

肥胖男人粗暴的将若溪揪过去,恶狠狠的咒骂道。

“啊,对不起,我......”

若溪这才回过神,一脸慌乱,暗骂自己是真的不要命了。

这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急冲冲的走了进来,一把拽住若溪的手腕,骂骂咧咧道:“找你半天了,原来你在这里偷懒,赶紧跟我出去,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你做呢!”

于是乎,若溪便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那妖娆女子拉出了包厢。

一走出包厢,徐安娜便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猛喘气。

“哎呀,死丫头,你真的吓死我了,好好的,谁让你去这个包厢了,你知道里面都是些什么人吗,你是去找死啊!”

若溪同样也是心有余悸,心脏还“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我以为就是送个啤酒,所以没想那么多,谢谢你安娜姐,你不来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出来......”

“傻姑娘,下次小心点,那群人都是道上的,势力大得很,政府都得顾忌他们三分,你要得罪了他们,那真的就死定了,他们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徐安娜一点也不夸张的提醒道。

她是这间酒吧的老板娘,看若溪身世可怜,一直都挺照顾她的。

之前那一百万,也是安娜帮忙牵线搭桥才争取来的。

只是,安娜真的不知道,她的一番好心,竟然会让若溪背负了一辈子的阴影!

若溪还沉浸在对那个屏风之后的男人的好奇中,不禁朝安娜问道:“安娜姐,我想问下你,包厢里有个声音很冷很冷的男人,他是不是那个......那个我陪了一夜的变态男人?”

安娜眼神微微有些闪躲,逃避着若溪的目光,故意轻松的笑了笑,“怎么可能,你想多了,那个男人身份很神秘的,怎么可能随便出现在这种地方!”

“可是,他的声音……”

“哎呀,可是什么呀,别胡思乱想了,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别老记在心里念念不忘的,又不是什么好事儿,能忘掉就忘掉吧!”

安娜知道对方是多么恐怖的人物,她希望若溪能将那段不好的记忆彻底忘掉。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可以下班了,多去医院陪陪你爸爸,其他的事情不要多想!”

“那......那好吧,我先去医院了。”

若溪强行咽下心中的那些疑问,不再过多追问什么。

安娜姐说得对,又不是什么美好的记忆,她没必要刨根问底,就当是做了一场噩梦!

------

圣恩医院

安东海闭着眼睛躺在三楼的加护病房里,浑身插满了各种医疗仪器,困难的呼吸着,整个人呈现出极度痛苦的模样。

安若溪轻轻推开病房的门,一眼看到安东海这副痛不欲生的样子,眼眶禁不住就红了。

父亲患的是食道癌,这几年撑得很辛苦,从一开始还能勉强吃点流食,到现在喝一口水都痛苦,没完没了的化疗,使得他原本浓密漂亮的头发全部掉光了,一百五十多斤的大高个子,现在瘦成了皮包骨,看着真的很让人心酸。

“爹地,我下班了,来看你啦!”

若溪别过头擦了擦眼泪,换上暖暖的笑容,她不想让气氛变得哀伤。

安东海一听到宝贝女儿的声音,马上睁开眼睛,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若溪来啦,快,快过来坐!”

男人努力的想撑起上身,无奈一点力气也没有,不禁懊恼的捶打着床沿,“唉,我这不中用的身子,干脆死了算了!”

若溪连忙跑过去,调整着病床的靠背,费力的把安东海给扶起来。

“爹地你别乱说话,你这不生病了吗,当然没有力气了,等你病好了就好了!”

安东海摇摇头,有些消沉道:“好起来是不可能了,只是想到我这要死不死的,真的拖累了你们啊!”

“别这样说,爹地,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咱们不是才做了手术么,你感觉怎么样,听王医生说你的癌细胞已经抑制住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出院啦!”

王医生说了,爹地的情况正一天天好起来,一想到这些,若溪的声音里就是抑制不住的高兴。

说起来,梁飞凤还不算良心坏透,那一百万她真拿出来给爹地动手术了,这是若溪最始料未及的地方。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