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封情书-陈玮,蒋嘉书第三十二封情书章节试读

第三十二封情书

第三十二封情书

作者:丹青手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54:5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1.夏慕高中的时候喜欢过a中的学神宋复行。她写的情书非常多,让她成了a中想偷吃天鹅肉的经典反面教材。再遇上天鹅肉,她正襟危坐。对面的男人开口了,“你写的情书有几个错别字,另外……”他微微抬眼,清贵内敛冷淡道:“背影写的是父爱,不适用于表白,不建议你翻学校的墙去替喜欢的人买橘子。”夏慕:“……-_-#”不好意思,亲亲,翻墙买橘子只是为了表达我对你深沉的爱,如果可以,我会像你爸爸那样无条件爱你~等等……夏慕小声逼逼:“那个……宋先生,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你看的好像是我的履历,不是情书……”宋复行:“是吗?”2.夏慕曾经以为金贵的天鹅没钱吃饭,时不时给他买橘子,想着做不成他宝宝,就只能做他爸爸养他。后来发现某人是豪门中的豪门,不缺买橘子的钱,她依旧想做某人爸爸,孜孜不倦给人买橘子。被认真吃橘子的某人发现后,手心差点都打红。宋复行忍着心疼冷脸教。
节选

夜色渐落,天际重重叠叠的蔚蓝像一副天然自成的水墨画。

莫比亚酒店设计的如同欧洲古典庄园,庄重典雅,来的人从外面就已经开始比排面,豪车云集,打车过来的人鲜少有之。

夏慕下了计程车,吸引了不少目光,同学发达了,同学会也就办的好了,吃个饭的事弄得跟宴会似的。

周围都是礼服小洋裙,她这一身常服显得有些突兀,一路进了大厅,引得周围同学纷纷看来。

蒋嘉书穿着巴黎定制的礼服过来,夏慕看了眼她浮夸的裙摆,“我们俩参加的是一个同学会?”

蒋嘉书看见她也傻了眼,似乎不相信她就这样过来了,“你就这样过来了,你没看他们定的是莫比亚吗,你这样子过来是要被当成动物吗?”

夏慕兴趣淡淡,“人要脱离世俗看本质,现在除了钱,任何东西对我来说都是粪土。”

蒋嘉书:“……”还真是很脱离世俗……

蒋嘉书伸手搭上她的肩膀,完全不管自己穿的有多名媛淑女,“又看哲学真理了,别看那些没有营养的,这世上的真理只有三个字,就是有钱花,随便花,拼命花。”

“你这是九个字……”

“是夏慕吗?”西装革履的男人端着红酒杯走近,“打老远就看见你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

夏慕没认出来他是谁,毕竟高中毕业到现在都没有见过。

先来的蒋嘉书早把人认了个遍,小声提醒道:“王南,高中坐在你后面的那个。”

夏慕恍然大悟,没想到以前一说话就脸红的男生,现在竟然可以主动和人侃侃而谈。

这一寒暄,附近的同学也围了过来叙旧。

大厅门口忽然热闹起来,是陈玮和林栖一起进来了。

陈玮一身定制西装,衬得一表人才,林栖一身短款旗袍还加了些许少女俏皮的设计,让人移不开眼,站在一起郎才女貌,格外般配。

能在莫比亚办一个同学会,还包了所有人的费用,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陈玮现在混的有多好。

人对强者都有一种趋从性,这人一到,那边就格外热闹,和众星捧月似的。

“可以啊陈玮,我说怎么迟到了这么久,原来是接我们女神林栖去了啊!”

林栖扫了一圈没看到人,她收回视线,眼里似乎有些失望。

陈玮连忙笑着解释,“凑巧在门口碰到才一起进来的,我哪有那个本事接林栖过来。”

这话一听就知道陈玮对林栖还是有那么点心思,说不定这一场同学会就是专门为了她组织的。

毕竟高中的时候他可是追过林栖,虽然林栖并没有同意,但两个人一直是很好的朋友。

大家不约而同看了眼夏慕,眼里多少有些同情,当初夏慕不是还给陈玮写了不少情书吗,可惜没能追到,现在陈玮还喜欢林栖,多少让她有点难堪吧?

反正要是这事落自己身上,铁定是不会来参加这同学会的。

夏慕早忘了当初那个情书乌龙,喜欢的也是另外一个人,当然不知道他们再想什么。

蒋嘉书忍不住吐槽,“啧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帝带妃下江南呢,这陈玮有脑子,改明儿我也让我爸砸钱给我办一个,过一把瘾。”

看着还真像这么一回事,夏慕忍不住笑出来,陈玮看过来的时候,她也点头示意了下,毕竟是他请客,总要表示谢意。

大家见当事人都没有在意,也就收了看热闹的心思,有说有笑。

夏慕和蒋嘉书没有参与过去,周围的同学也散开了,毕竟来这同学会,总要认识该认识的人,夏慕这一身行头也不可能称之为有用的人脉。

这也是她希望的,她来这里,只想看一眼那个人,对于别的并没有想法。

夏慕坐下后打开微信,微信群里已经炸开了锅,完全不像躺了几年尸的同学群。

夏慕翻了下记录,全是班里比较开朗的同学相互调侃散讲,时间地点早艾特了所有人,一点进去就能看见。

她扫了几眼就关了,那个人从来话不多,当然不可能在微信群里发言,说不定连微信都不用。

“陈玮出手还蛮阔绰,这里一瓶酒开下来差不多一个包了,可真的下血本了……”蒋嘉书小声嘀咕,继续逼逼,“我看这次人挺全的,宋复行指不定会来?”

夏慕听到这个名字心口忽然跳了下。

蒋嘉书看她这副表情,话风一转惊讶不已,“你不会现在还对他余情未了吧,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以前就算再好看,也已经是过去式,现在说不定都已经谢顶了。”

夏慕心跳还没缓过来,闻言差点吐血,“不可能,他不可能谢顶!”

“你又知道他不会谢顶了,你没听过聪明绝顶这个词吗?你是不懂天才这种生物,脑子用的多了,头发就像不必要的装饰物,根本不屑留下来,风一吹就能哗啦啦的掉……”

夏慕:“……闭嘴,叫你以前不要跟体育老师学语文,现在成语乱用,聪明绝顶是你这样用的吗?”

“诶,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我怕你一会儿受不了刺激,给你打打预防针,我们初中那个谢琳琳,当初对她那个学长那叫一个念念不忘,没想到后面见了一次,曾经的英俊少年已经不见了,现在挺了个啤酒肚,开口闭口都是我有几个亿的生意,油腻的吃不下饭,你知道人小姑娘那天哭的有多伤心欲绝吗,单纯无比的谢琳琳那一天就已经死了,以后就只有钮钴禄琳了。

所以你也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人都是会变的,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头发稀疏,挺着啤酒肚,走路还要拉拉裤腰带。”

这画面感太残酷了!

夏慕猛地闭了闭眼睛,非常不能接受,这两种特征和宋复行根本不可能连在一起,“我喜欢的不是他的脸!”

“呸!”蒋嘉书呸她一脸口水,且不留情面,“你不喜欢他的脸,你还在下雨天对人家一见钟情,你要是不喜欢,那把宋复行的脸换成陈玮的脸,看看你还会不会一见钟情?”

她说的好像有那么一丝道理,又隐隐约约感觉哪里不对……

夏慕脑子里出现了阳光少年的脸撑着一把伞,身上的气质却是距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然后慢慢从雨中走过来……

嗷!好诡异,她浑身每个细胞都在抗拒!

大家坐下来聊了一阵就安静了下来,没了话聊,不知不觉就提到了没有来的人。

“我们班好像就只有宋复行没有来,他现在在做什么,怎么都没有听到消息?”

“是啊,高中的时候他成绩这么好,一毕业就去留学了,现在应该混得很不错吧,大家有谁知道吗?”

这么一说,还真没有几个人知道,唯独只知道他去留学了,连是哪个世界名校都不清楚。

说到这个,当然是陈玮这个起头人来解释,“本来是要把整个班级都叫来的,可惜他有事来不了,可能是忙吧。”

有人非常疑惑,“再忙难道还差这一顿饭的功夫?”

这么一说还真有些奇怪了,能进a中的,不是家里有背景就是成绩好,一般都进名牌大学,根本不可能混的太差。

他们各行各业都有,大多是行业里的翘楚,宋复行要是真混得好,多少都会听到名声,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算来算去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现在没有当初那么好了,毕竟成绩好只是必备条件之一,也不能当饭吃,在学校里是学神,出了学校就不一定是什么了。

更何况宋复行性格又冷冷清清的,奉承圆滑的话肯定不会说,难免会受人排挤,当初应该也是因为成绩才进了a中,大家高中聚的活动几乎都不参加,想来家境也不怎么好,自然比不上陈玮现在这么有头有脸。

“唉,真的没有想到啊,他当初一直考第一,天才都不为过,现在连消息都没听到了。”

“这些东西都说不准的,有些人成绩再好,出来也只能是死读书,脑子不灵活也没有办法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来。”

这话就说的有些恶毒了,和指名道姓也差不多了。

场面一冷,王南开口缓和,“那是做生意的,万一人家是搞科研的呢,都是要低调保密。”

这话虽然是给宋复行下了台阶,但大家也隐隐约约猜到人现在是个什么处境,话里话外都是唏嘘往日的天才。

夏慕听不下去,有些美好终究是听不得别人讨论。

蒋嘉书已经被她曾经中意的体育课代表勾去了魂,她一个人坐着也无聊,只能去外面透透气。

“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不用,我随处走走。”

“好的,您请便。”

服务员做了个请的手势,丝毫没有在意她的穿着打扮,依旧当她如尊贵的客人一般。

这个服务水平确实好,整个酒店也给人一种低调奢华的感觉,难怪名头叫得这么响。

自从家里破产以后,她已经很少出入这种场合,现在多少有些不习惯。

夏慕一路过去,旁边一整片都是玻璃,外面的草坪蔓延而去,一望无际,夜空湛蓝,射灯透去,干净的像琉璃。

这里的灯光昏暗得很有浪漫情调,星星点点的光若隐若现,像是走在星空里。

远处有个人手靠在栏杆,黑色的夜显出修长的剪影,有种清冷疏离的感觉,指间一点星火隐显,隐隐约约映出皙白修长的手指。

见一叶而知深秋,窥一斑而见全豹,只是这么一点,似乎就可以想象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