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心已久-李秘书,顾秋兰倾心已久在线阅读

倾心已久

倾心已久

作者:非木非石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1:57:2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商仪跟陆吟迟的婚姻属于父母之命,外人都认为商仪命好,商仪也觉得自己还凑和。某天有个算命先生拿着她的手端详半天:怎么看都是两条婚姻线的命……
节选

屋檐下的水淅沥沥流下,雨下着,很大,水花四溅,溅在商仪黑色鞋面上,她没进写字楼,站在大厅外面厦子下,紧了紧手里的保温桶。

站了有一会儿,很担心里面煲的汤已经失去温度。

花纹淡雅的地板上好几汪水,不是上下班时间,所以像她这样站着的人不多,这时又收到几缕异样眼光。

好像她是动物园的动物,很具观赏性。

额角的头发凌乱,湿哒哒黏在脸上,幸好出门没化妆,模样不至于太狼狈。

格子围巾垂下来,她动手撩到后面。

接待她的秘书出来,脸上挂一副官方招牌笑容,没有一丝破绽:“陆太,要不您先回?”

商仪不用想也明白什么意思,陆吟迟还是不想见她,有意在躲。

只好把手里的保温桶递给对方,委托她:“麻烦把这个给陆总,我亲手煲的,第一次下厨。”

对方接过去,虽然公司上下都传闻陆吟迟找了离婚律师,这几天就跟眼前的女人离婚,但只要一天没离婚就一天是陆太,语气还算客气:“陆太放心。”

商仪松了口气,面色平静,目送陆吟迟秘书的背影在大厅入口消失。

她没开车,更猜不准出门就下雨,有时候坏天气就像坏心情,赶在一块加倍让人郁闷。

还没打到车,兜里手机开始响,这两天商仪只要一听到手机铃声,心尖下意识揪紧乱跳。

就像被债主追着讨债。

心里很烦,任由手机不断震动,打出租坐进车里才接。

那边语气很急,夹带着哭腔,“这都好几天了,你怎么一点儿不担心你弟弟,可是你亲弟弟……女婿呢,我要跟女婿说。”

商仪深吸了口气,“妈,他没在我身边,他白天在公司工作……”

还没说完又被打断,“你别以为我不清楚,你们俩是不是闹矛盾?闹离婚?你不要犯傻,离婚妈妈是不同意的。”

商仪垂眸沉默,柔顺的发丝遮住脸上大部分情绪,她支着下巴凝视车窗外被雨水冲洗后,格外干净的绿色花坛,青色的柏油路。

顾秋兰从商尚蹲局子的事扯到商仪婚姻上,又从婚姻扯回正事,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商仪都没怎么听心里。

回到家全身快湿透,外面的雨下起来就像不要命似的,上下车这点功夫裤腿就吸饱了,能拧出水。

找毛巾擦头发,清理身上湿衣服,抬眼瞧见小保姆一脸无所事事。

“我淋雨了,需要洗澡,麻烦你帮我放水。”

小丽转过身,上上下下打量她,看见玄关处几个新鲜的脏脚印,满含心痛,就差指责女主人不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

商仪脚步放轻,绕过去,看了一眼,“不好意思。”

小丽赶紧拿干拖把弄干净,上楼放洗澡水之前,今天第二次问:“先生今晚回来吗?”

商仪梳理发丝的手指一顿,转过身望她,“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没事,我就随口问问,”神色透着古怪,试探性说,“呃……先生好几天没回了,最近工作很忙?出差了?”

商仪笑笑,没回答。

陆吟迟在家时小丽手勤快嘴巴甜,又有眼色又会做饭。一句一个先生,喊的叫一个亲切。

不是商仪挑剔这个行业的专业性,偶尔女人的第六感也是很敏锐的,年轻有几分姿色的保姆,三十来岁事业有成的男主人,有时单方面,有时双方面,很容易发生点什么耐人寻味的情愫。

最近这半年,她就发现保姆爱漂亮许多,尤其陆吟迟在家时,拖个地都要擦口红,又红又亮那种张扬颜色。

小丽年纪不大,是本地妹子,因为家境还是某些原因辍学出来做家政服务,商仪具体的不太了解,只不过一开始在简历上看过一些介绍。

商仪其实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她人生的第二十五年就像一道分水岭,从嫁给顾吟迟开始就走上了一条快速脱贫的致富之路。

不过很不幸,因为夫妻之间某些原因,小丽要同她一起守空窗。

———

李秘书感觉手里的保温桶比烫手的山芋烫手多了。

刚才前台打过来电话说有个自称是陆太的人被拦在楼下,请示秘书部的人怎么处理。

李秘书是陆总身边的大秘,关键时刻自然还得她出面,之前往陆总家里送文件的时候见过本人两次,所以认识。

此时打量了一眼手里的保温桶,觉得有些难处理。

回到秘书部,探头问:“陆总开完会吗?”

小刘指了指总办公室,悄声说:“在里面。”

不小心瞟见她手里东西,往前走一步,手搭在办公格子间的架子上,挤眉弄眼说:“陆总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是怎么回事,夫妻之间怎么还这么生份?”

李秘书:“我只负责拿上来,别的可不敢多问。”

小刘:“什么汤?估计陆总不稀罕,我能打开闻闻不?”

李秘书:“你敢。”

小刘自然不敢这么办,拿着手里的文件拍了拍桌子,尴尬笑笑。

李秘书没有迟疑,提上东西走开,走到总办门口,犹豫着敲敲门。

下一秒,传来回应。她打开门。

落地窗的帘子全被拉开,半个南乔市都可以看见。

男人扣着手靠在真皮座椅上,闭眼养神,脸上有不易觉查的疲倦。

“人走了?”

“走了。”

李秘书走近,把保温桶放桌子上,啪嗒一声。

他缓慢睁开眼,面色平静,余光投向桌子上多出来的保温桶。在她注视下,手指动了动,打开保温桶看了一眼。

香味扑鼻,不经意触动了李秘书的味蕾,是乌鸡汤。鲜嫩的绿色香菜飘着,解腻,特别提香。

陆吟迟静静看着,眼眸略显清明,“这什么?”

“陆太送过来的,说是亲手做的。”

陆吟迟往上轻挑扬眉,要笑不笑的,语气仍旧寡淡,不咸不淡嗯了声,“你先出去,汤留下。”

秘书走后,陆吟迟低头查看私人手机上的未接电话,商仪是个很会看人下菜的姑娘,她知道纵使打过来,他也不会接,所以从来不做无用功。

可惜丈母娘没有女儿半分的睿智,从来不懂什么是婉拒,不过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做事风格。

陆吟迟一向不会不给长辈颜面,刚要一通电话回过去,突然被商仪的来电打断。

“我送了汤,秘书说你开会,所以请我进去,我怕打扰你就没上去……汤喝了吗?怎么样?”

陆吟迟摸上左手,无名指上简单款式的婚戒,漫不经心转动着,视线却投向一动没动的鸡汤,“太咸。”

没想到他批评起人,那么干脆直接,把她接下来套路好的话都给截断,商仪闻声沉默了半个世纪那么久,“我弟的事……”

陆吟迟笑了下,品味着,声音依旧和润,“我如果是你,就会明天或者后天再提这件事,毕竟汤刚送到,等人消化完是最起码的尊重。”

商仪:“……”

商仪已经被吊了几天胃口,没想到刚开口又被批评教育,她自然知道应该再等等,可惜顾秋兰等不及。

在顾秋兰眼中,商仪是个无所不能的人,可以帮商尚解决任何破烂事,她时常在想,顾秋兰是否从一开始就把她跟大姐定位为扶弟魔。

商仪听过最多的话,就是“你以后要帮你弟弟一把”“你以后发达了,不要忘了你弟弟”之类。

商仪曾有一次听到大姐跟顾秋兰争吵,大姐声泪俱下控诉:“你拉我一个垫背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拉上我妹!”

她虽然不知道为何闹那么厉害,但根据以往惯例,十有八九是因为商尚。

商仪跟商尚一胞所生,从小地位待遇不一样,性格也不一样,商尚被顾秋兰娇生惯养,勉强读完初中就辍学了。

前几年从家里拿走不少钱,说要学这个学那个,最终也没学成,倒是找到了目标,想做网红,弄了个鹦鹉头挺扎眼,五颜六色的,人堆里一眼就能找到他。

夜凉如水,隐约还能听到蝉的叫声,最后几只的垂死挣扎,经过洗礼,院子绿油油的草地,能闻到青草气息。

商仪打完电话,望着外面的月色发了会儿呆。

展文敏发来消息:我晚上去吃饭,你猜我在盛天酒店看见了谁?

商仪:陆吟迟?

展文敏难以置信,发了一张流汗的表情:你怎么知道?我还没什么都没说……

商仪:哈哈

展文敏没再说什么,只发来一张偷拍的照片,商仪有些忐忑,根据以往惯例,闺蜜偶遇老公没什么好事,她对陆吟迟没多少信心,真怕看见什么劲爆内容。

比如美女在怀,推杯送盏这种。

看过内容她瞬间松了口气,陆吟迟没自己想的那么不堪。

电梯旁他被一群人簇拥,正单手整理裁剪得体的西装,微微颔首,低头跟人交流什么。看衣着和周遭随从,明显只是一场商务应酬。

照片是抓拍的,难得还把人拍的这么耐看。

商仪看着,有些失落,看样子陆吟迟今晚照旧不回家。

突然,外面有动静,房门敞着,紧接着是楼下小丽欣喜若狂的惊呼:“陆总回来了——”

商仪眨了眨眼,顿时措手不及。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