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义乖,别怕我-袁曼荷,郝萌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乖,别怕我

乖,别怕我

作者:慕义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2:02:2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新来的转校生贝盈盈,性格软,声音细,是个谁都好捏的“小软包”。却被安排成了俞寒的同桌。一中的校草、学神俞寒,孤僻阴冷,是令人生畏的存在。大家都说贝盈盈只有被欺负的份。有兄弟跑来问他对新同桌的看法,男生倚在石灰墙边,掐掉手里的烟,眉眼冷淡:喜欢她?我疯了?后来。元旦晚会结束后,全班人要去聚餐,却发现唯独俞寒和贝盈盈不见了。有人说看到俞寒满脸阴沉地拽着她去了休息室,几个人冲过去找,就看到一片黑暗的休息室房门虚掩,里头传来几道声音——“说第几次了?”“第二……”“还有第三次看到你和他说话,哭也没用。”而后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俞寒白衬衫领口微敞,攥着嘴唇发肿、眼眶通红的女孩走出来。他看到门口一群呆若木鸡的人,眉头一皱,把女孩的脑袋按在怀里,抬眸,语气冰冷:“看个屁。
节选

chapter01

盛夏傍晚,倾颓的夕阳逐渐把彩霞烧成灰烬,T市的半壁天空都浸染在橙黄混沌之中。

一辆黑色私家车缓缓驶入小区,最后停在一幢独栋别墅的车库。

车内。

后座的女孩身形娇小,穿着一件白裙子,细瘦的胳膊贴在身子两侧,指尖轻轻掐着裙摆。

她始终埋着头,一动不动,直到身侧的车门被佣人打开,视线才稍稍抬起。

还未有多余的动作,前排驾驶座上的男人很快按捺不住躁意,皱眉开口。

“还不下车?连家都不认得了?”

闻言,女孩的眼睫轻颤了下,没敢接话,侧身而动。

在外头等候的女佣,一早就接到消息先生夫人要把二小姐接回家长住,此刻看到从车上下来的她,不免还是愣了瞬。

女孩皮肤白若凝脂,如粉雕玉琢般,裙摆堪堪过膝,露出纤细漂亮的小腿,在夕阳照耀下染了金光,活脱脱的美人胚子。

然而她视线一转,落在女孩被黑发微微遮住的耳朵上,转念一想。

漂亮是漂亮,就是耳朵……

女佣掐掉多余想法,道了句“二小姐好”,可女孩依旧垂眸,没有应答。

一直传闻二小姐和大小姐只相差一岁,性格却有天壤之别,后者开朗可爱,而前者就像个病恹恹的怪胎。

现在一看,当真不如姐姐讨人喜爱。

“晚餐准备好了吗?”副驾驶座上的女人下车,开口问她。

“都准备好了,夫人。”

女人点头,揽过女孩的肩膀,带她往别墅门口走,一路温柔安抚:

“盈盈乖,回到家开心点,这样等会儿爸爸要更生气了,今天给你做了你爱吃的……”

女孩听完,末了只轻应了声“嗯”。母亲见此,也觉无奈。

走进别墅,袁曼荷带她去到餐厅,女孩去洗手,她就把丈夫拉到一旁:“你别老板着个脸,吓到孩子。”

贝洪把车钥匙扔在茶几上,“我看她是住在外婆家被宠坏了,就知道闹小脾气。”

袁曼荷不愿多说,走去把洗完手的女孩牵回餐厅,贝洪沉声发话:“好了赶紧吃饭。”

女孩坐下,抬头看了眼丰盛的菜肴,慢慢拿起筷子。

饭桌上很安静,过了会儿,贝洪的声音打破沉默:

“听说你这次数学又不及格,又没好好读?”

“……”

女孩神色一顿,嘴唇嗡动,贝洪见她半天说不清楚,再也压不住怒火:“你耳朵听不见,嘴巴也哑了是不是?”

袁曼荷猛地拉了下丈夫的衣袖,“你乱说什么呢。”

女孩被凶得眼圈红了几分,垂着的脑袋下发出极轻的声音:“……我不会做。”

“盈盈数学本来就差,没事,明天颜颜旅游回来,让她给补补课。”袁曼荷打圆场。

男人气火未消,“看看你姐姐年级第一,比你听话懂事,不用人操心。”

女孩没有接话,把头埋得更低。

几秒后,她站起来,轻声落下一句“我吃饱了”就离开饭桌,不顾身后响起的斥责声。

她踏上楼梯,眼底的光渐渐黯淡下去。

没事,早就习惯了。

她心想。

上到二楼,贝盈盈推开自己的房门,看着里头偏粉调的装饰,感到陌生。

她已经许久没有住过这里,里面的布置还停留在小时候她喜欢的款式,自打小时候耳朵出问题后,她就和外婆住在一起。

这个家,有姐姐,根本不缺她。

前段时间外婆去世,她结束了高一的学业,被父母接了回来。

她坐在床边正发呆,手机就进来邻居郝萌的电话,“盈盈,出来坐坐呗?”

夜幕微垂,细小蚊蝇扑向路灯的火光,耳边蝉鸣起伏。

贝家别墅所在的社区被称为T市的“富人区”,每块土地都镶金烫银,独栋别墅傍着人工湖而建,穿过一大片绿植区,草木香扑鼻而来。

社区篮球场门口,郝萌朝她招手,她走过去,脑袋就被摸了下:“以后可算能天天见你了。”

“嗯。”贝盈盈弯唇。

两个女孩坐在看台上聊天。郝萌每次讲到高兴处,转头就瞥见贝盈盈淡笑着,澄澈的双眼盛满了星空。

人人都说贝盈盈是个不爱说话的怪胎,但是郝萌知道她是多么单纯美好。

至少对待真心对她的人,是这样。

正聊着,郝萌接到个电话,通话结束后她说:“盈盈,豹子说要来找我们。”豹子是郝萌表弟,从小寄养在她家,和贝盈盈也认识。

谁知他一米八大高个,是顶着鼻青脸肿和膝盖骨的伤来的。

郝萌吓得飞快跳下看台,“你这怎么了?”

“艹,和人打架了。”豹子啐了口嘴角的血,“他妈倒霉死了。我今晚不回去,你跟婶婶说我去同学家了,省得又要被骂。”他目光越过表姐,看了眼后面的女孩,扯起狼狈的笑:“嗨,盈盈姐。”

贝盈盈也走上前。

郝萌翻了个白眼,“你多大个人了动不动打架?”

“MD还不是那个俞寒恶心老子,我改天特么找人揍他一顿……”

郝萌一愣,旋即拧眉:“俞寒?你惹他干什么?”

豹子踹了下脚边的石头,眼底闪过不屑,“我不就和他开玩笑提了他爸几句吗?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发疯。不过我也打回去了,他也伤得不清。”他语气还颇有点洋洋自得。

贝盈盈不知道他们口中所说的人是谁,谁知郝萌突然来了一句:

“对了,盈盈,你可千万离他远点!”

她一脸困惑:“嗯?”

“你不知道吗?俞寒就是你家一个佣人的儿子。这人很变态的,有暴力倾向,特别可怕,前段时间传出他在学校还把人打进医院了,而且性格又孤僻。你要是在家看到他,千万别搭理!他就是个魔鬼!”

郝萌说,俞寒和她们同龄,在学校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没人敢惹。

两人一嘴一句,像是恐吓,把贝盈盈弄得毛骨悚然。

她胆子小,从小最害怕看人打架,她最怕打架的人了。

好在郝萌不再讲了,她看着表弟腿上的伤,就让他坐着,她去买个创可贴。

然而贝盈盈却说:“我去吧,刚好买点水。”她想着如果郝萌走了,她和豹子两人坐在这,未免尴尬。

便利店内。

“您好,欢迎光临。”女孩推门而入,就听到头顶感应器发出的机械声。收银台前趴在桌上的女店员抬头看她一眼,又继续看剧。

贝盈盈走到饮料架前专心挑选,没留心身后响起的第二声“欢迎光临”。

挑好后,她抱着三瓶百岁山走去收银台,店员扫了一眼就慵懒地转回目光:“六块,自己扫码。”

“对了,请再给我拿盒创可贴。”

女孩话音刚落,身旁响起一道清冷微哑的男声:“麻烦也给我拿一盒。”

贝盈盈下意识侧首,就看到站在一米外的一个男生。

他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身形高挑清瘦,他脖颈修长,往上是利落分明的下颚线,在头顶白光照耀下,皮肤愈显冷白。

女店员原本沉醉于电视剧中,谁知一抬头看到摆在眼前活生生的帅哥,眼睛顿时发亮,放下手机站起来,语气压抑着激动:“稍等……我去拿。”

贝盈盈等待着,又忍不住微微侧首打量男生。见他手握着瓶冰水,然而骨骼分明的手指却染着血,往上一看,嘴角也破了皮。

触目心惊。

许是注意到她的目光,男生原本垂着的眸突然一转,和她四目相对。

男生五官凌厉,如刀刻一般,眸子漆黑像是灌了墨,带着冷意。

她心头一悸,还未收回目光,女店员的声音再次响起:“抱歉,只剩一盒了,这……”她一脸尴尬地看着面前二位。

贝盈盈愣了下,还未思索,男生微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用了。”

男生在手机按下支付密码的最后一个数字,而后走出店门。

店员意犹未尽地收回目光,把创可贴拿给她,语气再次恢复慵懒:“一共13块。”

贝盈盈付完钱,脑海里盘旋着男生那只染血的手,愣了几秒小跑出去。

便利店在十字路口拐角处,她四处探望,却没看到男生的身影。

本来想分他几片的。

她看着手里的创可贴,有点发愣。

从篮球场回到家,已经将近十点了。袁曼荷在客厅等着,得知她是出去和郝萌见面,松了口气,笑道:

“也好,平时别老闷在家里,你姐姐说了,等她明儿回来,带你去附近逛逛。今晚爸爸在桌上也不是故意凶你的,你别放在心上,他也是担心你。”

女孩微垂的脸色看不出情绪,“……嗯。”

“去洗洗睡觉吧。”袁曼荷摸摸女儿的脑袋。

贝盈盈转身上楼,袁曼荷看着她的背影,长叹一声。

回到房间,女孩把助听器摘下来,感觉自己被重新关进无声的世界。擦拭完,她把助听器放进干燥盒,拿着睡衣走进浴室。

洗完澡出来,她躺到床上,看着窗外的星空发呆。

因为认床,她迟迟睡不着,她伸手去摸床头的闹钟,一看才过了一个小时。

她起身,想了想还是带上助听器,走下楼。

客厅亮着盏微弱的灯光,静悄悄的,她走去厨房热了盒牛奶喝下。

离开厨房,她原路返回,一只脚刚踏上楼梯,就听到旁边的过道传出声响。

她放眼看去,黑漆漆一片,正怀疑自己是幻听,就听到了第二声。

有点像易拉罐掉在地上的声音,在安静的地方格外明显。

这个点了……是什么人?

她疑惑,看着旁边刚好有根高尔夫球杆,就拿了起来,挪着步子慢慢走过去。

过道两旁是几个紧闭的房门,贝盈盈不知道这些房间的用处。

她左看右看并无奇怪,于是再次怀疑自己是幻听了,谁知正想回去,就看到过道尽头拐角处的地上。

坐着一个人!

那人背对着她,靠在墙边,贝盈盈只能看清他微屈着腿,手肘枕在上面,一动不动,像死人僵硬的身体一样。

她吓得叫了一声,握紧手里的球杆。

坐着的人听到声音,身子一动。

而后转头瞥向她。

借着月光,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男生的脸。

面容冷淡,剑眉星目,特别是那望着她的眸子,冷到仿佛啐了冰,让人后背生寒。

男生眉头微拧,似乎是被她打扰了“冥想”,略显不爽。

贝盈盈心脏剧烈跳动着,下一刻,男生突然站起身来,转向她。

她看清他的正脸,脑子里飞快闪过今晚一直停留在脑中的画面,猛地怔住。

这不就是今晚便利店遇见的那个男生吗!

这人怎么会出现在她家?

她脑子飞速转动,突然回想起今晚郝萌提到的那个“魔鬼”。

难道。

女孩轻颤的声音下意识脱口而出:

“……俞寒?”

男生闻言,神色闪过一怔错愕,却又极快恢复冷淡。

他黑色的瞳孔直盯着她几秒,女孩感觉后脊发凉。

而后他。

抬步朝她走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