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偏要撩-钱戈雅,沈总她偏要撩在线阅读

她偏要撩

她偏要撩

作者:8.8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2:05:1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高冷一时爽1 高冷一时爽2 高冷一时爽3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温燃喜欢沈砚的时候,绞尽脑汁地追他。还不顾矜持地住进了沈砚家。温燃在沈砚家里住下,每天故意露出半截腰撩他,以为沈砚即将投降,却听到沈砚的一句,“抱歉,我有喜欢的女孩。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温燃转身就走,走得超几把潇洒。后来,全公司看到沈老板丢了魂儿似的常常发呆。还看到那个无欲无求冷血动物的高岭之花沈老板,追在一个身姿曼妙的女生身后喊她“爸爸”?那女生回头给了他一巴掌?
节选

七月,温城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助理杨淼站在总经理身后抱怨,“钱戈雅凭什么拿下霍氏的海洋公园项目啊?凭什么最后功劳都是她的啊?还不是之前你都谈成九成了?我不服,我都替你不服!我猜钱戈雅肯定跟霍东霖睡了!燃总?燃总你在听我说话吗?”

温燃左手拿着罐红色大眼睛的旺仔牛奶,慢悠悠地咬着吸管喝奶,抬眼笑看小助理。

杨淼还要再继续抱怨,办公室门突然被撞开,助理石磊冲进来着急说:“燃总,沈总来了,在温董办公室!钱总也快到了!”

温燃推门就往外跑,高跟鞋当当响,风风火火指挥,“水水你把我新做的蛋糕分下去,石头你去地下停车场堵钱戈雅。这次和沈氏的合作,我死也不能再让钱戈雅给抢了!”

说着,温燃忽然停下,回头问杨淼,“水水,我头发和脸上有没有面灰?”

杨淼向自家主子望过去,她家主子漂亮的脸蛋如精修图后的明星,眼线勾得眼尾上翘,艳妆红唇,一身红色掐腰短裙,曲线玲珑,女人味儿十足。

但若是卸妆,眼角微垂,应会有种可怜巴巴无辜的目光,樱桃小嘴儿,五官精致得小,谈不上女人,应当称是一个女孩儿。

主子也不过才23岁,也不知道为什么上了妆后,上挑的眼神就如、如只妖精,美得勾魂摄魄。

杨淼竖起大拇指,“没有面灰。完美。”

温燃挑眉问:“我美吗?”

杨淼和石磊异口同声,“特别美!”

沈氏集团前阵子凭实力标中了一块地皮,要做主题游乐园。

主题乐园的开发建设是以中华上下五千年从古代历史发展到现代科技做主题,因D市沿海,旅游城市不用愁游园客流量,而且在教育和意义方面来讲,国家也会扶持这个项目,这是个利益与名声双赢的项目。

沈氏目前正在选择合作开发商,各公司都抢着这机会要和香饽饽沈氏集团合作从中分一杯羹。

温志成也很想弄这个项目,上周开会的时候吩咐高层们多收集沈氏的情况和想法,还派钱戈雅去沈氏拜访沈总。

温燃直奔她爸办公室门口,突然侧边传来一声喊,“燃燃,跑什么呢?”

“爸?”温燃看见温志成,连忙转身过去抱住他胳膊,“听说沈总来了,你怎么没在办公室啊?”

“去洗手间了。你刚手术完,能不能稳当点?”

“我什么时候不稳当了?”温燃歪头笑,“爸,和沈氏的合作交给我呗?钱戈雅都拿下和霍氏的海洋馆项目了,这游乐园就给我呗?”

温志成失笑说:“交给谁不一样?总跟你姐抢。”

温燃听了皱眉,“她不是我姐,那是你现任老婆跟她前夫的女儿,跟我没血缘关系。”

温志成听出温燃不高兴了,拍她脑袋笑,“沈总等着呢,进去再说。”

温燃跟他爸一起进办公室,意外看到钱戈雅竟然已经到了。

温燃正要向传说中的沈总望过去,她爸挡住了她的视线,笑着上前打招呼,“沈总久等了。”

温燃绕过她爸的后背,探头望向沈总要打招呼,目光却顿住。

男人一身墨色西装临窗而站,单眼皮,高鼻梁,薄唇,五官面容属于随便一个抓拍就能上热搜的顶级选手。

他的气质不是冷漠,是很淡,从目光到情绪,一切都很淡,甚至是呼吸都很淡,周身弥漫着清心寡欲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

他左手拿着一只棕色保温杯,正敛眉轻吹杯面,杯上徐徐升起热气。

热气氤氲在他眼前,眸色蒙了层似是而非的白雾,半遮的五官变得神秘,就透着这层热气,微微掀眉看向她。

他只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继续轻吹杯面饮茶。

温燃盯着他的喉结看,看到他喉咙微动,茶水顺着喉结吞咽蠕动。

很性感。

在这短短十秒钟里,温燃就信了四个字——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这个词,对温燃来说,就是很肤浅的、很直接的、想睡他。

虽然她还没睡过男人。

温燃走上前,扬唇微笑,“沈总您好,我是温燃,温城项目开发部门经理,也是温城总经理。”

男人掀眉望向她,目光极淡,淡得没有显露出分毫情绪,“温经理,您好。”

他唇色极淡,哪怕饮过茶后,唇色也未见深,淡得好似与他的冷白皮肤混为一体。

温燃正要说什么,温志成笑问:“沈总,怎么样,和小雅谈得怎么样了?你们是同龄人,交谈得应该不错吧?”

沈砚抬眸望向温志成,发出文质轻淡声音,“钱总很优秀,但是温董,此次合作,我只看方案。”

声音也好听,不是凌驾于别人之上的高高在上的冷酷,就是一切都很淡,无波无澜没有情绪的淡。

温燃安静地、乖乖地、退到沙发上坐着,双耳支起听三人谈话,一边拿出手机发微信给石磊。

“来的不是沈冀,估计是他儿子,有没有他资料?发给我。”

石磊迅速发来一个聊天截图——沈氏集团董事长沈冀的独生子:沈砚。

温燃在心里默念:砚,笔墨纸砚的砚,好听。

沈砚,26岁,博士毕业,单身。

温燃看到沈砚的“单身”二字,就收好手机,托着下巴仰头看比她大三岁的沈砚。

过了不知多久,她听到沈砚平静清冽的声音,“温董,虽然这块地是我拿下来的,但我父亲仍是沈氏董事长,合作事宜我需要与我父亲再做商讨。”

温燃眸光一闪,这合作八成谈崩了,向钱戈雅望去,在钱戈雅脸上看到了不甘心。

温燃表现极乖懂事,“爸,沈总,你们继续聊,我有事先出去了。”

沈砚目光平淡地对她微一点头。

走出办公室,温燃手指敲着他爸助理的桌子,“李哥,麻烦给我爸打个电话,说消防安全检查来公司了。”

片刻后,钱戈雅踩着高跟鞋出来,满脸不高兴,“消防真来人了?”

“当然来了啊,”温燃睨着钱戈雅,“钱戈雅,这沈总好像对你方案不满意啊,可得好好加油呀。”

钱戈雅倾身靠近温燃,附耳低声道:“我钱戈雅拿不下来的项目,你也别想拿下来。”

温燃盯着钱戈雅的背影,心想她不仅要拿下沈砚这项目,还要拿下沈砚这个人。

温燃转身去停车场等沈砚。

她车旁边停了一辆奔驰大G改装的巴博斯。

她发小就改装了一辆同款越野,成天招摇过市骚得不行,这车的主人没准也挺骚的。

温燃绕着巴博斯转了一圈,低头看看她的矮矬子红色法拉利,再抬头看看大高个巴博斯。

两辆车列在一块的身高比例像小鸡崽子和大雄狮。

她的法拉利忒矮,也就巴博斯一半高。

温燃掰过巴博斯后车镜,涂了个口红,整理了下头发,坐回自己的法拉利里玩游戏吃饼干。

过了约有十分钟,沈砚从电梯里出来。

温燃没下车,趴在方向盘上打量他。

面容平静寡淡的沈砚,径直走向她旁边这辆巴博斯,打开了车门。

温燃:“?”

这么骚的车?

沈砚从车里拿出一盒烟,关上门,单手解开衬衫扣子和领带,斜倚着车门垂眉拆烟盒。

温燃看到他锁骨偏左的位置有颗黑痣,给他淡漠的气场染上了三分性感。

沈砚修长指尖捏着烟盒的透明薄膜,一圈圈绕着撕开,拿出根细长的烟放在嘴角咬住。

忽然他抬头,淡淡的目光望向前面一个白底红杠的禁止吸烟的牌子。

沈砚五官真的是什么情绪都没有,只是平静地盯着那牌子看了两分钟,然后他把咬着的烟放回烟盒,转身上车。

他临上车时,视线在后车镜上停留了两秒,温燃以为他看到她了,正要开门下车,沈砚却是直接上车。

接着车窗落下来,沈砚手拿着张纸巾,擦拭后车镜上的一块她口红碰到的小脏迹。

过了小片刻,沈砚伸出十分好看的修长手指,调整后视镜。

这位看似清心寡欲的沈总,怕是有洁癖和强迫症吧?

温燃鸣笛,探出脑袋仰头对沈砚笑,“嗨,砚总,我是刚才和您见过面的温燃,温董的女儿。您家在哪儿,我顺路送您回家?”

沈砚坐在越野里低头看她,目光仍然很淡。

温燃顿了两秒,然后眨巴着眼睛发出粗粗的声音,戏精一样表演沈砚的回答,“唔,既然燃总想送我回家,那就一起吧,谢谢燃总。”

沈砚在车里似有一秒钟的呼吸微滞,估摸着是从来没见过这样自问自答的戏精。

温燃仰头,继续笑眯眯,“砚总不用和我客气呀,我人美善良又可爱,一路上能陪砚总解解闷呢,不用客气。”

沈砚目光前视,单手系好衬衫扣子,而后推着领带温莎结,说出一句平静的话,“我要去接我女朋友下班,不麻烦温经理了。”

接着踩下油门,发动机轰隆一声躁响,走了。

温燃:“?”

嗯?

他说他要去接女什么?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