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小姐狠嚣张-废材小姐狠嚣张小说阅读

废材小姐狠嚣张

废材小姐狠嚣张

作者:落小妖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2:16:1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抛尸湖中 第二章:谁算计了谁? 第三章 敢挑衅我? 第四章 她废材?瞎了你们的狗眼! 第五章 绿茶,踢飞!踢飞!再踢飞! 第六章 烂稀泥还糊不住你的嘴?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21世纪王牌杀手,异世重生为人人可欺的废材小姐。渣妹挑衅?很好,嘴臭的人就用烂稀泥糊住!渣姐妒恨,说自己抢了她男人?啊呸!直男癌一个,她不稀罕!打包送你,不用感谢!本以为一路虐渣升级爽翻天,可这突然摇尾巴送上门的夫君是个什么鬼?这怪物,骂也骂不赢,打也打不过,本以为是只温柔小白兔,哪知是条色胆包天的狼?
节选

第一章:抛尸湖中

圆月高悬,城外郊林中,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溪,在清辉月色下泛着粼粼波光。

溪水中,一具赤果果的“尸体”随着溪水的翻卷滚荡,上下沉浮着。

那不着一缕的身子,干干瘪瘪得如同一棵豆芽菜,而且,还是一棵黄豆芽菜。

那暗黄无光的肤色,加上那纵横交错的淤青伤疤,看来简直不是一个惨不忍睹可以形容的!

“冷,好冷……”

“痛,全身都痛……”

低低吐出的呢喃声才让人恍然惊觉,原来那不是一具尸体,她,还活着!

李潇潇觉得自己整个身子仿佛泡在了冰凉的水中,卷起的水花一下下地冲击着她身体的每一处,让她的痛觉神经更加敏感。

她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强自挣扎了一番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眸。

在她摇晃不定的视线中,她看到了涓涓流淌的溪水,以及里面泡着的一对熏黄了的腊猪腿?

她下意识的动了动脚,想起身来,却惊奇的发现,那对腊猪腿怎么在跟着她的动作而运动呢?

脑袋重得很,眼皮也沉得很。

李潇潇使劲地晃了晃脑袋,这才勉强让自己的意识清醒了几分,这细看之下,不由得吃了一惊,那哪是什么腊猪腿,那明明是她自己的腿!

靠,她一定是被那颗子弹给打蒙圈了,不然怎么会连人爪和猪爪都分不清了?

不对!谁她妈敢告诉她,眼前这双又黄又糙又短的腿,是她那双白皙细腻的大长腿?

还有,谁她妈的把她衣服给扒光了?!

这一刻,李潇潇懵逼了,彻底懵逼了……

“搓衣板的身材,也能让你欣赏这么久?”

满含冷意的声音,森森然地传进了李潇潇的耳中,让怔愣愣地李潇潇猛然回过神来,目光一转,寻声望去,那眼神犀利如电,带着仿佛能将人凌迟处死的厉意,让见者,忍不住的胆寒。

那是多年的生死拼杀才能练就的冷厉肃杀之意。

不过很可惜,李潇潇对上的是一双比她眼神更冷冽,更具杀伤力的眼眸,以至于,在她对上那双灰褐色眼眸的那一刻,李潇潇竟然不自觉地一个哆嗦,身子,也有些不听使唤地僵在了原处。

她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人,也从未见过这般深邃冷冽的眼眸,他浑身的气息,冰凉到近乎残忍的地步!那紧抿成线的红唇,菲薄如纸,一看就知道是个极度无情残忍之人!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如果没什么必要性,她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好。

李潇潇一念及此,手撑着溪底,缓缓起身,一动之下,从全身各处传来的钝痛立即让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她垂眸一瞧,这才发现,她的身子除了暗黄无光外,全身上下,竟然遍布淤青伤痕,新伤旧疤多得她都数不过来!

还不待李潇潇进一步思索发生了什么,一股破空风声袭来,李潇潇感觉自己腰间一紧,然后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拖拽出了溪流,后腿蹬出一大片的水花。

“砰!”

李潇潇光溜溜的后背撞在了粗糙磨砺的树干之上,痛得她皱了皱眉。

她还没来得及哼哼,一个高大的身影随即欺身而上。

“李潇潇,七年了……没我的日子,你也过得并不好嘛……”他眸子鹰隼般地盯着她,里面的森森冷意,让她有些无所遁形。

靠,她还想着能不招惹这个怪物就不招惹,怎么,这个怪物还主动找上她了?

不过……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她可不记得自己有认识一个红袍银发、带着半截面具的怪家伙!

“你是谁?”被一个男人不着一缕的紧抵在树干之上,李潇潇丝毫不觉难堪,镇定自若地问到。

男人闻言,眼底拢上阴霾,嘴角绷紧了几分,无形的煞气自他身周弥漫开来。

“不认识了?”他话语幽幽而来,仿佛来自地狱,他眼眸微眯,里面敛着利光,“你在欺骗、伤害一个人后,都会这么快地忘记吗?”

咦?欺骗、伤害?

她是没少伤人害人杀人,可她确实不记得自己有对眼前这个男人做过什么事啊?

“我说,你认错人了。”李潇潇镇定得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陷入了险境之中。

“李潇潇,你就算化成灰,本宫也不会认错!”那男人寒潭般的眼眸半眯着,里面的冷意凝固不化,“说,七年前,你为何要骗本宫!”男人的气息又逼近了几分,高大的身子紧紧地贴着李潇潇,不留一丝缝隙,一双眸子探照灯似的扫射着李潇潇,似乎在期待着她的回答。

如果,解释合他意,他倒可以考虑放了这个女人一马!

七年前?如果她没记错,当时她好像对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静脉推注了大量的氯化钾溶液,然后,结束了他的性命,那时,是她第一次杀人。

李潇潇微微眯起了眼眸,细细打量着眼前之人。

装束奇怪,脑子有病,胡言乱语,总结一句,那就是神经病一个。

“嗯?”那男人见李潇潇只是抿着嘴角,没有说话的打算,不由得心头起了怒火,钳制在李潇潇肩膀上的手加紧了力道,身子也更加逼近了几分,两人的气息纠缠在了一处。

他有些滚烫的身子紧紧地贴着自己,灼热的气息一下下地喷薄在她的脸上。

李潇潇皱了皱眉,她不习惯,甚至可以说讨厌别人靠她这么近!

“你可不可以不要靠这么近?”

“近?呵呵……”男人低沉地笑出了声,可那笑意却明显地未达眼底,“本宫觉得,我们还可以更近些,男人与女人间的负距离,你懂是什么意思么?”

他将李潇潇锁定在他双臂构成的狭小空间里,红唇一挑,噙着邪笑,“负距离……不懂的话,本宫现在就教你。”

他嗓音低沉又好听,可李潇潇此刻完全欣赏不来!

因为,特么,他竟然一俯身就精准无比地擒住了她的唇!

靠!李潇潇心头窝火,此刻她真想踹人!

妈蛋,他这么偷袭,占她便宜经过她的同意了么?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