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烨寒,舒凌微被强势宠婚:千亿总裁太凶猛-短片小说阅读

强势宠婚:千亿总裁太凶猛

强势宠婚:千亿总裁太凶猛

作者:三更四雪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2:38:5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你不要太过分了 第二章:交给我处理好吗 第三章:是时候要个孩子了 第四章:他想睡她就要陪 第五章:自愿离婚 第六章:控制我的生活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强势宠婚:千亿总裁太凶猛》的小说,是作者三更四雪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急诊部,高级单人病房——房顶的白炽灯照着,一个男人半眯着双眼躺在床上,那是张好看到几乎让人呼吸一滞的脸,皮肤白皙,立体如刀刻的五官带着些许阴柔,一双长的不像话的腿被固定在床的两侧。看似镇定自若的男人,眼睛却在不停盯着病房内忙活着的...
节选

怕被人发现,舒凌微来不及去看自己伤到了哪里,便急忙从侧门跑了出去。此时正值夏季,低领的衣衫根本遮不住舒凌微脖子锁骨上的痕迹。再加上她走路怪异的姿势,引来了路人的纷纷侧目。舒凌微恨不得立刻把萧烨寒抓过来,亲口咬死他,她伸手拦下一辆计程车,坐了上去。"师傅,去S区的花园小区。"舒凌微报了个地址,变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休息。师傅从后视镜打量着舒凌微,一副欲言又止的问道:"小姐,需要我先送你去派出所吗?"舒凌微闻言睁开眼,眼里一片凌厉,"我看起来像被强了吗?"师傅连忙摇头,"对不住对不住,无意冒犯。"舒凌微没空跟师傅瞎扯,刚才跳的着急,不知道到底伤到哪里了,右腿小腿处一片**辣的,再加上还在隐隐作痛的胃,舒凌微额头上渗出了点点薄汗,衬的她脸色愈发的苍白。司机怕舒凌微在他车上出问题,吓得更是不敢多说一句话,恨不得把汽车当飞机开,不消一会,便到了目的地。舒凌微付了钱后,摇摇晃晃的往好朋友陆曼妮家里走去。她按了几声门铃,便听到里面一阵哐咣巨响,然后有人踢踏踢踏的跑来,接着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家居拖鞋,身材高挑,披着**浪的妩媚女人此刻一脸惊愕的看着她。"舒凌微,你被人煮啦?怎么这个鬼样子?"陆曼妮没一点形象的指着她惊叫着。"被煮了就好了。"舒凌微有气无力的说着,绕过陆曼妮就往房里走去。陆曼妮看她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怕她下一秒就真的倒下去了,赶紧扶着她坐到了沙发上。靠在沙发上,舒凌微才重重的舒了口气,屋里空调的凉气让她烦躁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下来。陆曼妮眼尖的看到舒凌微脖子锁骨上的痕迹,惊诧的道:"微微,你……"舒凌微早上照过镜子,知道自己现在的狼狈模样,她叹了口气,"你这里有药箱吧?"陆曼妮这才看到舒凌微挽起的裤腿下被蹭破了好大一片,她急急忙忙的从柜子中取出药箱。舒凌微看她笨手笨脚的样子,心下一暖,"我来吧。"陆曼妮噘着嘴把药箱递给她,也是,微微她本来就是医生,肯定处理的比她好,况且家里的药箱也还微微给准备的,摆放的药品也比她熟悉……"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陆曼妮满眼心疼的蹲在沙发旁边问道。舒凌微将这两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陆曼妮。陆曼妮听完,一脸不可思议,"也就是说,你现在上不了班?还被萧烨寒软禁起来了?"舒凌微点头,"没错,只有怀上孩子……""这群人疯了吧?为了企业,让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当初结婚就不问你的意愿,现在又要求你生孩子?"陆曼妮怒目圆睁,语气愤懑不已。"那你准备怎么办啊?"舒凌微略微沉吟,缓缓道:"这个孩子,我不仅不会生,我还要让萧烨寒自愿与我离婚。""自愿离婚?"陆曼妮疑惑道,随即明白了过来,"对,没错,自愿离婚,这样离婚后舒家也赖不到你头上了。"陆曼妮环抱双手,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下巴,这是她思考起来的惯有动作。突然她打了个响指,一脸坏笑道:"有了,微微,你这样做……"随着陆曼妮的话,舒凌微眼睛逐渐瞪大,"这样做……可以吗?""有什么不可以的。"陆曼妮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他们都这样对你了,你还心慈手软啊?别忘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舒凌微被她一本正经的说教逗得忍不住一乐,"好吧,就先照你的计划吧。"陆曼妮笑容灿烂,"这就对了嘛,那你最近就住我这里吧。"舒凌微思付了片刻,摇了摇头,"不行,我还要回去,今天是偷跑出来的,被萧烨寒发现了,照他的脾气,只会把事情闹得更大。"两人只得又周密的计划了一番,陆曼妮这才一脸不放心的把舒凌微送上了车,目送她再一次回到那金丝雀的囚笼里。舒凌微正想像早上一样从偏门进去,却看到别墅里里外外站了许多人,她心下一凉,看来是被发现了。果然,有眼尖的人看到她,立刻大呼,"少奶奶回来了,快,快去通知少爷。""离开笼的鸟儿,终于舍得回巢了?"萧烨寒此刻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着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桌上放着喝剩的半杯红酒以及满满一烟灰缸的烟蒂。这是发现她离开了多久啊……舒凌微感觉脑子嗡嗡直响。"萧烨寒,我警告你,你这是非法禁锢。"萧烨寒危险的眯起眼睛,"警告我?"他站起身一步一步的向舒凌微走去。舒凌微被他骇人的气魄逼得向后退了一步,却被他拦腰截住。"我是不是也警告过你,在孩子生出来之前别妄想着离开这里半步。"萧烨寒抚上舒凌微的脖颈,细细摩挲着她皮肤上那些青紫的痕迹,舒凌微一瞬间竟有一种被毒蛇缠身的感觉。"看来口头的警告对你没有什么作用啊。"他凑近她吐着灼热的气息。"你想干什么?""你说呢?"萧烨寒满眼邪魅,"给你长点教训。"他说着将舒凌微像拎小鸡一样扛到了肩上,冲着她的pp就是狠狠一打,舒凌微又气又羞破口大骂,"萧烨寒,你个畜生、禽兽,放我下来。""我会让你见识到,什么才是禽兽。"萧烨寒不紧不慢的说着,走上了二楼。舒凌微被大力的狠狠扔在床上,紧接着萧烨寒欺身而上。在迷迷糊糊中,舒凌微感到自己被魔鬼印上了烙印,然后听到他如同宣布着自己的所有权一样。那声音让她感到恐惧万分却又避之不及。"舒凌微,你只能是我的……"

怕被人发现,舒凌微来不及去看自己伤到了哪里,便急忙从侧门跑了出去。

此时正值夏季,低领的衣衫根本遮不住舒凌微脖子锁骨上的痕迹。

再加上她走路怪异的姿势,引来了路人的纷纷侧目。

舒凌微恨不得立刻把萧烨寒抓过来,亲口咬死他,她伸手拦下一辆计程车,坐了上去。

"师傅,去S区的花园小区。"舒凌微报了个地址,变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休息。

师傅从后视镜打量着舒凌微,一副欲言又止的问道:"小姐,需要我先送你去派出所吗?"

舒凌微闻言睁开眼,眼里一片凌厉,"我看起来像被强了吗?"

师傅连忙摇头,"对不住对不住,无意冒犯。"

舒凌微没空跟师傅瞎扯,刚才跳的着急,不知道到底伤到哪里了,右腿小腿处一片**辣的,再加上还在隐隐作痛的胃,舒凌微额头上渗出了点点薄汗,衬的她脸色愈发的苍白。

司机怕舒凌微在他车上出问题,吓得更是不敢多说一句话,恨不得把汽车当飞机开,不消一会,便到了目的地。

舒凌微付了钱后,摇摇晃晃的往好朋友陆曼妮家里走去。

她按了几声门铃,便听到里面一阵哐咣巨响,然后有人踢踏踢踏的跑来,接着门被打开了。

一个穿着家居拖鞋,身材高挑,披着**浪的妩媚女人此刻一脸惊愕的看着她。

"舒凌微,你被人煮啦?怎么这个鬼样子?"陆曼妮没一点形象的指着她惊叫着。

"被煮了就好了。"舒凌微有气无力的说着,绕过陆曼妮就往房里走去。

陆曼妮看她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怕她下一秒就真的倒下去了,赶紧扶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靠在沙发上,舒凌微才重重的舒了口气,屋里空调的凉气让她烦躁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下来。

陆曼妮眼尖的看到舒凌微脖子锁骨上的痕迹,惊诧的道:"微微,你……"

舒凌微早上照过镜子,知道自己现在的狼狈模样,她叹了口气,"你这里有药箱吧?"

陆曼妮这才看到舒凌微挽起的裤腿下被蹭破了好大一片,她急急忙忙的从柜子中取出药箱。

舒凌微看她笨手笨脚的样子,心下一暖,"我来吧。"

陆曼妮噘着嘴把药箱递给她,也是,微微她本来就是医生,肯定处理的比她好,况且家里的药箱也还微微给准备的,摆放的药品也比她熟悉……

"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陆曼妮满眼心疼的蹲在沙发旁边问道。

舒凌微将这两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陆曼妮。

陆曼妮听完,一脸不可思议,"也就是说,你现在上不了班?还被萧烨寒软禁起来了?"

舒凌微点头,"没错,只有怀上孩子……"

"这群人疯了吧?为了企业,让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当初结婚就不问你的意愿,现在又要求你生孩子?"陆曼妮怒目圆睁,语气愤懑不已。

"那你准备怎么办啊?"

舒凌微略微沉吟,缓缓道:"这个孩子,我不仅不会生,我还要让萧烨寒自愿与我离婚。"

"自愿离婚?"陆曼妮疑惑道,随即明白了过来,"对,没错,自愿离婚,这样离婚后舒家也赖不到你头上了。"

陆曼妮环抱双手,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下巴,这是她思考起来的惯有动作。

突然她打了个响指,一脸坏笑道:"有了,微微,你这样做……"

随着陆曼妮的话,舒凌微眼睛逐渐瞪大,"这样做……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陆曼妮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他们都这样对你了,你还心慈手软啊?别忘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舒凌微被她一本正经的说教逗得忍不住一乐,"好吧,就先照你的计划吧。"

陆曼妮笑容灿烂,"这就对了嘛,那你最近就住我这里吧。"

舒凌微思付了片刻,摇了摇头,"不行,我还要回去,今天是偷跑出来的,被萧烨寒发现了,照他的脾气,只会把事情闹得更大。"

两人只得又周密的计划了一番,陆曼妮这才一脸不放心的把舒凌微送上了车,目送她再一次回到那金丝雀的囚笼里。

舒凌微正想像早上一样从偏门进去,却看到别墅里里外外站了许多人,她心下一凉,看来是被发现了。

果然,有眼尖的人看到她,立刻大呼,"少奶奶回来了,快,快去通知少爷。"

"离开笼的鸟儿,终于舍得回巢了?"萧烨寒此刻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着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桌上放着喝剩的半杯红酒以及满满一烟灰缸的烟蒂。

这是发现她离开了多久啊……舒凌微感觉脑子嗡嗡直响。

"萧烨寒,我警告你,你这是非法禁锢。"

萧烨寒危险的眯起眼睛,"警告我?"他站起身一步一步的向舒凌微走去。

舒凌微被他骇人的气魄逼得向后退了一步,却被他拦腰截住。

"我是不是也警告过你,在孩子生出来之前别妄想着离开这里半步。"

萧烨寒抚上舒凌微的脖颈,细细摩挲着她皮肤上那些青紫的痕迹,舒凌微一瞬间竟有一种被毒蛇缠身的感觉。

"看来口头的警告对你没有什么作用啊。"他凑近她吐着灼热的气息。

"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萧烨寒满眼邪魅,"给你长点教训。"

他说着将舒凌微像拎小鸡一样扛到了肩上,冲着她的pp就是狠狠一打,舒凌微又气又羞破口大骂,"萧烨寒,你个畜生、禽兽,放我下来。"

"我会让你见识到,什么才是禽兽。"萧烨寒不紧不慢的说着,走上了二楼。

舒凌微被大力的狠狠扔在床上,紧接着萧烨寒欺身而上。

在迷迷糊糊中,舒凌微感到自己被魔鬼印上了烙印,然后听到他如同宣布着自己的所有权一样。

那声音让她感到恐惧万分却又避之不及。

"舒凌微,你只能是我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