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家,红布冥事-短片小说阅读

冥事

冥事

作者:尘世美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2:40:2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高薪工作 第2章一首《后来》 第3章小叔,顾发财 第4章掌心剑 第5章阴谋 第6章夜里的小曾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冥事》是尘世美最新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十三曾丽丽,内容主要讲述: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作为一个优秀的九年义务教育生,反正我是不信的。但自从我在红旗工厂做了保安之后,我信了!本以为这只是一家普通的工厂,没想到竟……...
节选

路边上,有一块高大约一米左右的石碑,上面用红色的朱砂写着“曾家村”三个字,石碑的旁边有一条水泥小路,从上面的那些青苔我就看得出来,这条小路很久没有人走过了。

我真搞不明白为什么小曾家会住在这种地方?

不管了,都已经到这个地方了,现在想后悔也来不及了。我迈着步子小心的顺着小路朝着曾家村走了过去。

这条小路挺阴森的,本来现在就是傍晚,再加上它还要穿过一片树林。更可怕的是,树林里小路的两边,竟然还有不少的土葬坟墓。

走着走着,我不禁加快了自己的步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很奇怪,像是有人在跟着我一样。

这种感觉绝对不是心理作用,怎么说呢?我穿的是那种软底的加绒鞋,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每走出一步身后就会传来一声“啪嗒,啪嗒”的声音。

那种声音就是穿硬底鞋走水泥路发出的声音。

我迅速的小跑了一段路程,而那声音同样是跟着我小跑了一段路程。

突然!我转过身来,但身后除了那些土葬的坟墓和一些树木之外,根本空无一物,更别说是人了。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以我这两天的遭遇分析来看,我肯定是遇到那东西了。

啊~我有些崩溃,可恶的小叔竟然告诉我曾家村可以来,没想到还没走到曾家村我就遇到那东西了,不知道小叔究竟安的什么心?

不管了,我甩了甩脑袋,直接埋头狂奔,也不顾身后的那奇怪声音。我也不知道自己跑的有多快,跑了有多久,但我眼前的景物却在不断倒退,更换,而那个声音也不在了。

我知道,我应该是甩掉他了。但问题来了,为什么我走了那么久,依旧还在这片树林子里呢?

我再次转过头去一看身后,依旧没有什么异常,除了增添了几所新的土葬坟之外,还有……咦?

没一会儿,我发现在距离我不远处的一颗樟树的树杈上,竟然挂着一块红布。那红布不算很长,和一个正常人的身高差不太多,而红布距离地面也只有五十公分左右。

“嘶~呼~”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块红布缓缓后退,大概退了三米左右,我转身就开跑。

刚才那红布像什么?一根绳子拴着一块红布挂在樟树的一根树杈上,而且那块红布的长度和一个正常人的身高差不多。仔细一想,难道那不像是一个上吊的人吗?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总算是停了下来。我放下了东西坐在路边准备小休息一会儿,如果再按照这速度跑下去,我怕自己很有可能就猝死了。

喘息之际,我不经意间撇了一眼身后,呈现在眼里的一幕让我倒吸一口凉气,屏住了呼吸。怎?怎么可能?我明明跑了这么远,那块红布怎么还在那儿?

想都没想,我马上站起来再次狂奔。这一次,我连那两条烟和两瓶酒都没要了,废话,这东西哪儿有命重要啊?

狂奔之后,我再次停下来喘息,这一次总算是甩掉了吧?

我面挂笑容的回过头去,眼前的一幕却直接让我的笑容凝聚在了空气之中,那……那块红布怎么还在那里?

我赶紧回头,发现我买的那两条烟和两瓶酒竟然就在我前方两米左右的地方。怎么回事?我明明是向前狂奔,反而还倒退了?

这一刻我知道了,鬼打墙,肯定又是鬼打墙。看来这块红布还真是不简单啊!

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要会一会它了,不然我恐怕一辈子也只能在这里打转转,根本就出不去。

我鼓起勇气,在路边捡起了一根枯木枝,缓缓的朝着那块红布走了过去。说真的,我双腿都发软了,直打颤,再夸张一点儿说,差点没直接吓尿。

毕竟我即将要近距离和那东西接触,是生是死都还说不准,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我缓缓把手里的小木棍试探性的向那块红布戳了过去,当木棍触碰到那块红布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股阻力。看样子,这果然不单单只是一块红布那么简单!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拿着木棍用力一戳。那红布被我戳动了,吊着红布的绳子缓缓转了起来,而那块红布同样是开始转动。

“啊!!”

当那块红布直接翻转了一面之后我被吓出了尖叫声,那哪儿是什么红布,明明就是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

这女人上吊在了这颗樟树树杈上,她头发挺乱的,把脸都给遮住了,我只能看到她的舌头伸得很长,上面没有一丝的血色。

吊死鬼?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我正准备后退,此时我发现,我的脚竟然陷进了地下。怎么可能?这可是水泥路,我的脚竟然陷下去了!

我差点儿没哭出来,直接把手里的棍子丢在了一边,双手祈祷苦苦哀求“姐,放过我吧姐!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啊?”

但这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原本我的脚只陷到脚踝处,但经过我这一番苦苦哀求之后,竟然直接陷到了膝盖的地方。我知道,自己恐怕是大限将至了!

这一刻,我终于理解那个大巴车师傅在我临走的时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我也理解为什么我在曾家村下车的时候,一车的人全部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了。

既然都要死了,我也就只好坦然面对了。想想我刚才的苦苦哀求我都觉得有些好笑。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对!想到这里,我直接变了一副嘴脸“我C你M,你弄死我啊,妈的,有本事你就弄死我,等我变成了鬼,老子第一个找的就是你,到时候看是谁死。我呸!”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