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不候:穆少,你够了周洁云,乔语小说阅读

深情不候:穆少,你够了

深情不候:穆少,你够了

作者:子月V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0-30 12:59:5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新婚之夜的痛 第2章你只想要个家,我给 第3章变故陡生 第4章是又怎么样 第5章旧事重提 第6章好好享受,穆太太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深情不候:穆少,你够了》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子月V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乔语从小到大,只爱过穆彦成这一个男人。可就是这个男人,眼里心里只有乔家的养女,在他看来,乔语不过是个不择手段心机狠毒的女人。乔语已经不记得,她破茧重生究竟是为了继续爱穆彦成还是只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偏偏在这时,穆彦成要死了。他的遗言只有一句:“乔语是我的妻子。”...
节选

屋里一下子安静了,好像就连窗外明媚的日光都黯淡了许多。

周洁云却看着乔语笑了起来,开始是无声地笑着,接着就越笑越大声。

她的声音十分尖利,刺得乔语从背后升起一阵寒意,鸡皮疙瘩爬满了全身。

“时间过得真快啊!”周洁云收起笑容,似乎是在感慨,“一转眼啊,我居然也是当婆婆的人了。”

她看一眼乔语,唇边噙着渗人的笑容,“这儿媳,还是我亲自求娶回来的呢!”

周洁云顿了顿又说:“怎么?你就不感激我?不孝敬我?”

乔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

“真是不懂规矩,不过呢,也不用急。我有的是时间,慢慢教你怎么给人做儿媳。”

周洁云转身坐回沙发上,,“哎呀,讲了这么多话,口渴死了。你就不会给你婆婆倒杯水?”

乔语看了看一旁垂手站着的佣人,“我……怕我不了解您的习惯,还是……”

“不了解就慢慢学。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生下来就什么都会的。我一个做长辈的,教导你也是分内之责。”

乔语只好慢慢走过去,倒了杯温水过来。

“我年纪大了,让我喝冷水,是想害我胃疼?”

她一抬手,整杯水都泼在了乔语身上。

乔语一言不发地去倒第二杯。

这次她拿托盘装了三只杯子,一只装满开水,一只装满冷水。一只是空杯子,轻轻地放在周洁云面前茶几上。

“您喜欢喝什么温度的?我看过一次,下次就不会错了。”

“砰!”

周洁云直接掀翻了整个托盘,哪怕是早有防备,还是有开水迸溅到乔语手上,烫的她疼得倒吸冷气,猛然甩手。

谁知道一不小心,把桌子上的盒子给撞了下去!

乔语心里一惊,那可是刚才爷爷给她的!

她赶紧跑过去捡起来,还好,这盒子结实,里面的镯子又是银质的,并没有什么损伤。

乔语这才松了口气,可刚一起身,就被狠狠一个耳光甩在脸上!

“长辈面前,也敢摔摔打打!”周洁云冷笑着看着她,“你妈没教过你怎么做人儿媳妇,我来教你!”

乔语被打懵了一瞬间。

她长了二十多年,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没舍得碰过她一个手指头!

看到她眼底的怒火,周洁云冷笑着道:“我这可是在帮你妈教育女儿,你想不想知道她听说后会有什么反应?”

乔语一听,顾不得别的,立即追问:“我妈妈到底在哪?她到底怎么样了?让我见她……”

“见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起码你得让我高兴吧。”

周洁云收起脸上的戾气,转身坐回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手指甲,“你说我喝杯水都这么困难,哪儿有心思考虑别的!”

乔语咬住了下唇,转身又去给周洁云倒水。

她已经不记得被泼了几杯水。

开始还只是泼水。后来就是连着杯子直接劈头盖脸地砸过来。

也不知道是自己运气好,还是周洁云准头太差,倒是一次都没有被砸中头。

乔语好像完全麻木了,既不躲闪也不分辨,只是默默地重新倒一杯来。

她脸上连一分多余的表情都没有,折磨人却看不到她的痛苦,有什么意思?

周洁云很快就觉得没趣了,厌恶地看着满地狼藉,冷声道:“杵在那儿做什么?把地板收拾干净!”

一旁的佣人立刻丢了块抹布给乔语,再也没有别的工具。

乔语也不争辩,默默地蹲下去,徒手一片片捡起地上的碎瓷片。

周洁云冷哼一声,“累死了,我得去休息一会儿。”

她从乔语身边路过的时候,撞了乔语一下,乔语腿都蹲麻了,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

膝盖上,手,肘部,瞬间被碎瓷片划破。

乔语痛呼出声,鲜血一滴滴落在地面上。

“笨手笨脚,擦个地板都擦不好!能干什么!”周洁云冷笑着看着乔语流血,“你现在可是我们家的儿媳,不再是大小姐了,什么都不会做可不行!别以为故意弄伤自己就万事大吉!想当养尊处优的少奶奶,也要看看自己配不配!”

周洁云居高临下地看着乔语,转头又对佣人吩咐:“让她把这里擦干净之后,把家里所有地板都擦一擦,不然不许吃饭。”

所有?

穆家这栋房子,光是卧室就不低于十间!

总面积有不低于四千平米!

就凭借她手里这块小小的抹布,得擦到什么时候儿?

可乔语很明白,周洁云就是要故意刁难她,不管怎么争辩,都不会有任何作用。

周洁云看着乔语把嘴唇都给咬破了,却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冷笑连连,自己上楼去了。

乔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好在都不是太严重,过了一会儿,也就不再流血了。

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默默地开始擦地板。佣人很“体贴”地又给了她另外一个工具——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只水桶。

一活动,刚刚止血的伤口又开始渗血,而她不得不用这样还在流血的双手一次次地伸入水桶里去清洗抹布。

乔语不知道自己擦了多久,等她终于擦完松口气的时候,发现天色早就全部黑透了。

“我的晚餐在哪儿。”

她找了个路过的佣人询问。

“穆家即便是佣人,也是有规矩的,分工明确,我可不负责这个!所以抱歉,少奶奶,您的问题我没法回答。。”

佣人看似恭敬,半垂着头,语气却是无礼到了极点。可他能这么做,显然是得到了主人家的示意。

乔语不愿迁怒,索性径直去了厨房,打算自己从冰箱里找点吃的。

“少奶奶,这里可不是您该来的地方。”

刚走到门口,她就被拦住了。

“是吗?刚才我跪在里面擦地板的时候,你们可没这么说过!”乔语冷笑一声,“我知道你们也是端人碗服人管,可凡事不要过分。我今儿不吃饭,明天肯定要病,到时候谁来擦地板?再说,穆家少奶奶过门没几天就被饿晕了满身伤痕送进医院,穆家脸上很有光彩?”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