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落琴丝湿砚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梨落琴丝

梨落琴丝

作者:湿砚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6 09:40:5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暮归云念如织商雪燕的小说叫《梨落琴丝》,它的作者是湿砚所编写的古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意识渐渐清晰,看着周围不熟悉的事物,商雪燕的脑海里的记忆慢慢呈现。她现在是一名嫔妃,可惜是个连皇帝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边缘人物。那还呆这干嘛,跑路了。逃出宫的商雪燕建立了锦什楼隐藏自己,可那一个谪仙般的人不小心让她动了心,再遇皇帝,竟被逼以其妹的名义再进皇宫,成,我逃……...
节选

不行,我得赶紧将秘方交给慕容瞑枫,再这么下去,我非疯了不可!想着想着,竟睡着了,再睁眼时,太阳公公正热情地给我打招呼。

“姑娘,可要起床了?”碧莹捧着丝衣立在床前,蕊珠正端了水进来。

“恩。几时了?”我伸伸懒腰从床上不甘地爬起。

“回姑娘,巳时了!”碧莹答道。

什么?就到中午了!居然让我睡到了这个时辰?

“起了,赶紧起了!”我动作迅速地翻身跃起,我的时间可不是大把大把的!

见我风风火火,两个丫头也急着慌忙地服侍了我一早,不!一中午!

“丑女人起了没?不会还在睡吧?”刚喝口汤,屋外便响起小鬼欠扁的声音。

“回小王爷,念姑娘在用午膳。”

“这么慢?我进去看看。”

刚喝口汤,便见到汝辰小鬼乐呵呵地坐到我对面。

“干嘛?”我瞥了他一眼,特没欢迎感!

“丑女昨天的曲子真是感动了本王,本王决定对你忠心不二!”汝辰笑嘻嘻地说着,分明显出儿童的无赖。

“恩。”这么小就懂那些?我不屑地瞪了他一眼,“做我的手下,你敢有异心我非灭了你不可!”

小鬼眼神突然变得敏锐起来,他一个箭步奔到了我后面的那堵墙,扯下搁桌上的古筝,很痛快地将古筝砸成两半。

“乓”的一声巨响,我彻底懵住了,我,我没惹他吧?

“王爷,这……”伺候我用膳的碧莹也一脸无辜。

而后,我彻底清醒过来!

“小鬼!你干什么?这琴……”不是我的!

“以后你不准再去见那些人!更不许唱曲给她们听!”小鬼似乎也生气了,小嘴撅得老高。

可好歹!我是个成人好不!

“你不许就不许了?你以为我愿意啊?啊?是她们……”

“她们因你新鲜!等捉弄腻了你,她们给你的!是你想不到的各种死法!”

“我就……唉!小鬼!”

还没等我说完,汝辰就气急败坏地跑了出去。

“恭送小王爷。”风中飘来蕊珠的声音。

汝辰说的我又何尝不知?看了那么多的后宫电视,又怎不知后宫女人的恐怖?罢罢罢,早日给慕容瞑枫秘方,早日离开……就好了……

“皇上在里边儿不?”

“皇上在跟月象师商讨富国之道,姑娘不便贸然闯入!”朱子丁倒是挺客气,我料他一个没注意,便冲进了里屋。

月宴风在说些什么,而我闯入后,俩人都停下来看着我。

“念姑娘何事慌慌张张的?”慕容瞑枫略皱眉头,月宴风倒还是一副痞赖表情。

“我……”一看见月宴风的眼睛,我突然间不知该怎么说了。

“念姑娘?”慕容瞑枫收起桌上的书,怪异地瞅着我。

被慕容瞑枫一盯,我赶紧收回了迷离的思想:“对了,你让我教贵国酿酒人才的事……”

“哦!朕竟忘了这个!”慕容瞑枫尴尬地笑了几声,“明日吧,朕让酒师王充亲自去一趟。”

“呃,还有!皇上的儿子故意砸了芳泌阁里的琴。”我故意在“故意”二字上加了重音。

“什么?”原以为他会脾气加暴,却不想,他满脸疑惑,“朕的儿子?”

“啊!汝辰啊!”气氛瞬间冰冷……

“哈哈……”月宴风猛不丁大笑出声,吓了我一跳。

而看慕容瞑枫的脸,真像烙红的铁一样。

“咳,慕容汝辰是朕的皇叔。”

“啊?”我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念姑娘,你没事吧?”朱子丁好心地扶住摇摇晃晃的我。

“我,我先回去了!”我跌跌撞撞地出了这门,一股子悔意打脚底板蹿了上来。

慕容瞑枫竟有这么年轻的皇叔?我们中国上下五千年有过这种事吗?慕容瞑枫的爷爷老来得子?厉害!但是小鬼是慕容瞑枫的皇叔,怎么可以乱闯皇帝的后宫呢?难道,这儿的思想比咱中国人更开放不成?

“姑娘?怎么了?不舒服?”碧莹在门口一看到我,连忙迎了出来。

“没,还好。”估计我伪装的不够成功,碧莹听见我这样回答,还是一脸的不信。

“那个,碧莹……”

“姑娘,什么事?”

“汝辰,真是慕容瞑枫的叔叔?”

碧莹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我:“是啊,全燕国的人都知道啊!”

天呐!我又出错了!

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开口,默默地吃饭,默默地睡觉,该咋地就咋地,一切只等帮完慕容瞑枫的忙就ok了!

一觉醒来,发现桌上多了两把琴,两把都很精致,只不过,其中的一把明显要精致许多,并且年代看似又有些久远。另一把,看起来有些新,一闻,空气中竟有丝木香味儿。蕊珠和碧莹还没进来,我也不管,下了床,疑惑着走近,看着这两把琴,一把新,一把旧,旧有旧的韵味,新的,貌似手工不是特别完美,但,不仔细看,也发现不了这新琴的不足。是谁放这儿的?心里特别好奇,便急急地唤了蕊珠进来询问。

“回姑娘,这旧琴是皇上一早托人送来的,据说是哪位高人的遗物,皇上好不容易才找到它的,那新琴,是月象师送来的,听月象师身边的仆人说:那琴是昨晚月象师亲自刻制的,忙活了一个晚上,今儿早朝也耽误了。”说完,蕊珠还故意凑近我的耳朵,“姑娘,听说月象师刻琴的时候不小心刻到了手,流了好些血,心疼了东阳公主一夜呢!”

呆呆地听着蕊珠的回报,心里一阵翻滚……

慕容瞑枫,是在讨好我吗?让我好好地教会酒师?

可是,月宴风,他送我琴,又是何故?

我不明,亦不清……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