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颜乔,龙沐炎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章节试读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

作者:尼瑶宝贝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6 09:57:5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人公叫颜乔龙沐炎的书名叫《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尼瑶宝贝创作的总裁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六年前,蒙砂玻璃后飞出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他的声音冷酷冰凉:颜乔,当一个人连利用价值都没有,还能留得住谁?刹那间,她的世界彻底碎裂,没了亲情她奢望爱情抚慰,可当爱情都被他的冷酷归结时,她又该如何?死不得,活不得,撕心裂肺无路可走。六年后,她有家有夫有子,她是叱咤商场的女强人,她是危家令人钦羡的少奶奶,她是幸福到误以为在天堂的女人。她以为她会就这么幸福下去。可那一夜……...
节选

晨光一点点透进来,染了一地碎亮!

颜乔眼皮颤了颤,肩膀动了动,突然全身酸痛不堪,仿佛被十辆卡车重重碾过一般,又像是被人分筋错骨又装回去重复许多次,尤其是腰和……意识突然清醒,她受惊弹坐起来,看着自己布满痕迹的身子,脸色煞白。

她……她做了什么!

揉着酸涩的脑袋,昨天的记忆过于混乱,她只记得她被荣香奈下了药,她打电话找人求救,然后……她好像看到了沐炎,听到了沐炎的声音……然后他真的带她离开了……

盥洗室里传出哗啦哗啦的水声,隐约一个男人在里面洗澡。

她不是不懂男女情事的chu女,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心里清楚。

她居然在药力的驱使下,迷迷糊糊的跟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

颜乔死死咬住嘴角,直到咬破的刺痛让她混沌震惊神志立刻清醒过来,现在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

她迅速下床,脚才碰上厚实的羊毛毯,小腿一个酸软,踉跄了下重重跪倒在羊毛毯上,发出砰的一声重响。

“怎么,这么快就想走了?”讥诮而冷冽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陌生的声线陌生的冰冷,将颜乔最后残存的期望打的烟消云散。

沐炎的声音清朗华丽,像夏天的木棉花肆意绽放,可这个人的声音冷沉还带着低哑,虽然不难听,却跟冬天的冰一样冻的让人发凉。

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怎么可能是他?

脚步渐近,来人在身后沙发上坐下,就算颜乔不回头也能感受到来人强烈而危险的慑人气息,显然是个惯于发号施令的上位者,“说吧,你想要什么?”

颜乔苦笑了下,她什么时候落魄到要靠跟人睡换取东西了?

当年她没有,现在更不会。

她伸手卷过羊毛薄毯将自己牢牢裹住,没打算回头,既然昨晚是个出乎意料的错误,那就让错误结束在该结束的地方。

“昨天的事是个……误会,”她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如果给先生造成了不便,对不起……”

龙沐炎看着侧对着他缩成一团的纤弱女人,黑亮散乱长发披散开来遮住她的相貌,依稀可见她煞白如纸的脸色,纤腰素素,孱弱的如同莬丝花……

演技可真好。

他转开眼,划过手腕间依旧清晰可见的咬痕,冷道,“欲擒故纵的把戏我见得多了,我没什么耐新,你演了这场戏不就是想要些东西,说罢,你到底想要些什么?”

颜乔揉了揉抽痛的太阳穴,“你要真有被害妄想症我也不拦你,我现在只想好好回去洗个热水澡,然后把今天的事情都忘掉。”她站起身,实在没什么力气跟身后男人多费口舌,背对着他沉默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拉开套房拉门,“如果给你造成什么困扰,再次说声抱歉。”

“等等!”

龙沐炎讶然瞪着头也不回离开的颜乔,素来淡漠沉稳的脸上现出一丝龟裂!

这女人说走就走?

他猛地弹坐起来,匆匆追到门口一看,走廊上别说人了,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心中一阵无名火起,他重重捶上墙壁,俊雅双眸流露出让人心惊的危险光芒!

这个女人从头到尾居然没看他一眼,当他是什么?牛郎?

好一招欲擒故纵,很好,颜乔是不是,他记着了!

快速取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过去,电话迟迟没人接,就待龙沐炎不耐烦的准备摔手机时,电话突然通了,“老大!”

电话那头砰砰当当,好像在拆家,砸的不亦乐乎。

“老大,你总算出现了。”庄麒似乎松了口气,突然倒抽一口凉气,“小蜜,那是唐三彩,可值一栋花园别墅!姑奶奶你别砸了!”

娇媚脆生的女音随即响起,“为什么不砸!庄麒你沾花惹草也就算了,居然有夫之妇也搭上了,你给我老实交代那姓颜的到底是什么人!我今儿不砸的你倾家荡产我就不是你姑奶奶江小蜜!”

“那真就是我一个客户,我跟她就联系过一次,我保证就那么一次!我自从跟了你,我就没联系过她!”

“联系一次就联系到床上去了?没联系过她她会打电话找我摊牌,你骗鬼啊你!”女音危险上挑,就听恍啷一声脆响,看来唐三彩已经报销了。

如果是以前,龙沐炎还愿意听听庄麒江小蜜这对欢喜冤家的吵闹,可今儿他心情实在不佳,不耐烦的敲敲桌面,声音也沉了下来,“庄麒,一个小时内,我要知道一个叫颜乔的女人的所有资料,如果有遗漏,麒迅安保今年的投资全部收回!”

“颜乔?”

“你居然当着我的面跟那个女人联系!”江家河东狮勃然大怒,伸手扯起一个铅球砸过去,庄麒惊险避过,回头一看骇然发现江小蜜正在努力搬门口百十来斤的石狮子,吓的汗毛直竖,抓着手机逃也似的跃出窗口!

逃命要紧!

当龙沐炎下车,抬眼看向庄麒大步走向的酒吧时,突然怔仲了下。

长街拐角,不算大的酒吧大门半敞着,轻柔的阳光丝丝洒落,屋檐下一串串铜钟模样的铃铛也泛着金黄光芒,随风而起,发出咚咚的清脆声响。木制仿明清样式的牌匾低低挂着,店名也是用毛笔书写的,清矍而潇洒,一勾一撇间似乎都可以看见书写者的洒脱不羁。

时光酒吧。

这样一个古色古香的酒吧突兀出现在水泥钢筋车水马龙间,为什么他不仅不觉得突兀,反而有些……熟悉的感觉?

太阳穴突然针扎似的痛起来,他皱了皱眉,每次他强行想记起过去时太阳穴都会抽痛,怎么这次突然痛起来。

“萧教授?”

身后突然传来疑惑低沉的男音。

龙沐炎心口一紧,霍然回头。

一个穿着连帽卫衣的男人正懒洋洋看着他,狭长凤眸轻轻上挑,一股浓烈的风尘气息铺面而来!他约莫三十上下,一身休闲装扮,脚下踩着室内拖鞋,眼神清冷惫懒,左眼下有一点血色泪痣,眼波一流转,泪痣鲜艳欲滴,本来只是中上的容色刹那间便让人心惊的魅惑妩媚。

冷焰盟旗下也有不少牛郎夜店,龙沐炎虽然没有直接管理,也知道其中几个头牌,但却没有一个头牌能有这样魅惑的气质。

男人见龙沐炎不说话,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肖教授,好久不见了啊。”

龙沐炎冷眸在阳光氤氲下看不出丝毫情绪,幽火一簇,很快就消失不见。言简意赅,“我姓龙,你认错人了。”

“龙?”妩媚男人眉头微微一皱,狭长凤眸里滑过一抹疑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我可能真认错人了,这位先生跟我那朋友……”

龙沐炎淡淡打断他的话,“物有相似,人有相像,不奇怪。”

妩媚男人流露出一抹诧异,看向龙沐炎的眼神也变得古怪,“龙先生这话说的……”声音一顿,他嘴角懒洋洋的一掀,笑容妩媚夺魄,“这话说的真不错,物有相似人有相像,本来就是不同的人。”

龙沐炎心中一紧,只觉那双凤眸几乎要穿透他的所有情绪,他所有的排斥也都摊在阳光下,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真是该死的难受!

妩媚男人轻轻一笑,也不说再见,转身就走。

龙沐炎看着男人瘦削颀长的背影,拳头紧紧握起,眸里幽火冷簇。

或许,他就不应该来这里……

庄麒左等右等等不到龙沐炎进去,纳闷的走出来一看,就看见龙沐炎站在马路中间看着一个男人的背影,眼神专注的让庄麒不由暗自嘀咕。

老大对男女之情看的本来非常淡,所以,难不成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喜欢的是……男人?

呸呸呸!老大要喜欢男人,他不是危险了?

庄麒拍掉自己的乌鸦嘴,凑上前,“老大,那个男人你认识?”睁大眼睛努力看那个男人,够高,够瘦,连帽T恤?大学生?

“不认识。”一定不认识。

眸里最后一点星火沉寂入暗黑,龙沐炎收回视线转身走进酒吧。

庄麒眼底锐光一闪。

回头一看,正好看见那男人正弯腰进到停靠在路边的保时捷,车牌号,ZW361。

“Leo,外面那是什么人?”妩媚男人刚坐下,柔媚女人便扑了过来,手臂勾住他的脖颈,嗔怪说,“你特地停下来就是为了看个男人?你别告诉我你突然喜欢上男人了,我可不想跟男人争男人。”

Leo眼光一闪,隔着黑色车窗正好看见龙沐炎迈进时光酒吧,嘴角笑意轻轻扬起,笑意真正进了眼底。

没想到啊……居然又有好戏看了,他这次是隔岸观火,还是火上浇油呢?

“Leo!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心情愉悦了,leo笑容更加妩媚,一把搂住作势生气的女人,“怎么会呢?我心里只有你。”

她勾住他的衣袖,含怨带妒看着眼前慵懒却让人著迷的男人,“听你在胡说……谁不知道这句话你对多少人说过……”

“那这一个月我就只对你说。”Leo轻轻一笑。

女人脸上流露出一抹黯色,他说一个月只对她说,是因为她花钱包了他一个月,而不是因为他爱她。

虽然他的相貌不算出色性格也懒散,虽然他只是个逢场作戏的浪子,虽然有钱就能买到他的甜言蜜语,可她还是跟那些她从前厌恶的女人一样,见着他的第一眼,她所有引以为傲的理智尊严还有家族荣誉全部抛到九霄云外,一脚踏入这条不归路!

她就是在犯贱,可她心甘情愿。

清晨时分,时光酒吧里不过几个客人,大都是熬了一宿懒怠离开的熟客,酒吧里放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安静而欢悦的钢琴声让人整个人不由自主放松下来。

龙沐炎环视四周静谧,心里松了口气,那股莫名的熟悉感已经消失了。熟悉感一消,紧窒压力也没了,心里一松,他挑眼看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庄麒,“半年不见,你的品味变了。”

庄麒干笑,“你不是喜欢这种地方么?”ZW361,车牌号很特殊,查起来应该不难。

“哦?”龙沐炎淡淡说,“我还以为你怕被小蜜找到,所以特地挑了个你几乎不会来的地方。”

正在盘算从哪边查起的庄麒呆了下,脸上笑容一垮,“老大,这种事情咱们心知肚明就是了,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那位小姑奶奶正火着呢,不躲着她真会帮我活吞了。”他抱头拍桌,“早知道招惹上这位姑奶奶,我就算被打死也不要被你救!想当年咱也是道上自由自在的游侠,居然栽倒一个二十来岁小丫头手里,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你要是不愿意,我让江琉出面。”龙沐炎不甚在意的叩叩桌子。

叫嚣翻船的庄麒一哑,哀怨横了一眼过去,“老大,我就是说一说,你真的不用太在意。小蜜说是风就是雨,我哄哄就成了,不劳烦琉姐大驾了就。”打是亲骂是爱,男女斗气是正常,老大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

龙沐炎淡漠面上滑过一抹若有还无的笑意,冷峻线条也柔软了许多,接过酒保递过来的威士忌,突然看见手背上还没有完全消失的细微血痕,笑容一顿。

女人!

那个女人!

庄麒巴巴勾了眼过去,脸上笑意立刻变得有色彩,“老大,你手上的抓痕是琉姐的……啧啧啧,没想到琉姐那么温柔,居然也会这么激烈……”凑上前一看,“咦,这痕还挺新的,今儿刚抓的?琉姐不是没过来么……”庄麒倒抽一口凉气,直愣愣的瞪着面前俊雅淡然的男人,“老大,你背着琉姐在外面偷吃!”

龙沐炎长眸微微一挑,庄麒还没反应过来,“砰”的一声肚子一痛整个人不由自主就趴跪在地上,声音大的引得酒吧里所有人都诧异看过来,正在收拾桌子的酒保也看过来,满脸诧异,“庄先生,你这是……”

龙沐炎淡睨了眼过去,“没事,没坐稳。”

庄麒捧着饱受重创的胃狼狈爬起来,看了眼云淡风轻的始作俑者,敢怒不敢言,“呃,椅子有点歪,一不小心就滑下来了。”捧着**爬上据说‘有点歪’的椅子,压低声音,“老大,你大清早的让我查颜乔,难不成……你昨天失踪了一夜就是跟她……”

龙沐炎冷冷横了眼过去,“闭嘴!”灌了口威士忌,“她是谁?”

庄麒一怔,他本来纯粹是在胡说八道,可现在看龙沐炎的态度,再联想起龙沐炎一开始的反应,脸上笑容猛地僵在那里,惊讶的结结巴巴,“老大,你真、真的……那琉姐……”

虽然琉姐向来大度,也不反对老大有别的女人,可老大从来不近女色,怎么眼看就要接掌冷焰盟了,反而跟有夫之妇扯上关系了?琉姐知道了倒无所谓,可要是给小蜜跟那些长老知道了,恐怕就要翻天了。

就算是逢场作戏,挑的人也太巧了吧。

天御集团总裁与唐家三少奶奶不可不说的JQ,惊天的八卦!

“说!”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