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氏,苏白桐闻香识玉人小说-秦氏,苏白桐小说叫什么名字

闻香识玉人

闻香识玉人

作者:陌上人如玉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6 10:03:0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完结小说《闻香识玉人》由陌上人如玉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白桐凌宵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又名《焚香一缕,逆阴阳》《阴阳制香师》醒来所见的第一眼,便是装殓自己的棺椁。身为吏部尚书府的大小姐,却自幼被人视为疯癫之女,送至三叔家寄养。这一去,便是十年。旧衣粗食,无人问津。以前的她,浑不自知自己拥有着奇异的阴阳双目,可窥天道先机。自棺椁中醒来后,她的脑海中却无故的多了那恼人......
节选

苏白桐坐在椅子上,看着慧香吃力的辨认着纸上昨天她教给她的那些字。一旁的桌子上还堆放着慧香变卖了首饰和部分布料后,买回来的香料跟器具。幸好得了她的提醒,除了小部分买了假货外,大部分还是能用的。苏白桐捏起一小撮茅香,凑在鼻尖闻了闻,脑海里不知怎么就突然跳出了那日冒充她父亲前来探望的那个人来了。在她所见到的未来中,此人是冒名而来,而且其背后的主子非富既贵,能够入得皇宫……必是不同寻常之辈。不过她想不起自己曾认得宫中之人,被人当成疯子关了这么多年,她根本没有机会走到府外,或是结识他人。"小姐?"慧香连喊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小姐,您在想什么呢?""没什么……"苏白桐喃喃,"只是……我好像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慧香偷笑,"小姐不会是在梦中得了仙人指点吧。"死中得活,苏白桐已经变得就连她都险些不认得了,不但认识字,还会写诗,还认识这么多香料跟药材……"小姐,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慧香欣慰道。"是啊,会越来越好。"苏白桐微笑着。门外立着的下人全都缩着肩膀,偷窥着屋里的动静。自那日苏白桐身边的婆子因为不守规矩,打了慧香后,便被秦氏赶了出去,之后来苏白桐这边服侍的下人全都提着小心,生怕触了霉头。在临来之前,秦氏提醒她们,不但要服侍好大小姐,还要将大小姐的一举一动全都报给她知晓,所以屋里屋外,不知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苏白桐她们。"二小姐,您来啦。"有人见苏灵涓带着丫鬟走进院子,连忙上前行礼。苏灵涓提着裙角,昂着头上了台阶,一边早有下人献媚的帮她打帘。一进门苏灵涓便见苏白桐坐在椅子上正低头跟慧香说着什么。"慧香,你去把那日我二伯送来的那匹带牡丹碎花的细娟跟绡纱找来。"苏灵涓看也不看苏白桐,直接吩咐道。慧香抬头只看了一眼苏二小姐,却只是行了个礼,然后又低头跟苏白桐说起话来。苏灵涓站在那里等了半天也不见慧香把她要的东西拿来,不由得不耐烦起来,"你这死丫头,耳朵聋了么,我让你去找东西,你在这里跟这个疯子说的什么话,她还能听懂不成?"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视苏白桐为无物。祁凉城的苏府可是她的家,苏白桐不过是个寄住在这里的废物,吃了她们家的,穿了她们家的,现在京都来人送了东西过来,她竟敢全都私藏起来。就算她母亲秦氏劝说她过些日子再提此事,可是今天当陈府的陈公子过府来时,她再也坐不住了。陈夫人竟然派了陈公子请她们过府去作客,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能错过。陈之南一表人才,她早就听母亲说起过,想给她寻门好婚事……要是这次去陈府能得陈夫人青眼,这婚事还怕不成?她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怎么能少得了名贵的首饰跟衣裳?

苏白桐坐在椅子上,看着慧香吃力的辨认着纸上昨天她教给她的那些字。

一旁的桌子上还堆放着慧香变卖了首饰和部分布料后,买回来的香料跟器具。

幸好得了她的提醒,除了小部分买了假货外,大部分还是能用的。

苏白桐捏起一小撮茅香,凑在鼻尖闻了闻,脑海里不知怎么就突然跳出了那日冒充她父亲前来探望的那个人来了。

在她所见到的未来中,此人是冒名而来,而且其背后的主子非富既贵,能够入得皇宫……必是不同寻常之辈。

不过她想不起自己曾认得宫中之人,被人当成疯子关了这么多年,她根本没有机会走到府外,或是结识他人。

"小姐?"慧香连喊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小姐,您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苏白桐喃喃,"只是……我好像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

慧香偷笑,"小姐不会是在梦中得了仙人指点吧。"

死中得活,苏白桐已经变得就连她都险些不认得了,不但认识字,还会写诗,还认识这么多香料跟药材……

"小姐,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慧香欣慰道。

"是啊,会越来越好。"苏白桐微笑着。

门外立着的下人全都缩着肩膀,偷窥着屋里的动静。

自那日苏白桐身边的婆子因为不守规矩,打了慧香后,便被秦氏赶了出去,之后来苏白桐这边服侍的下人全都提着小心,生怕触了霉头。

在临来之前,秦氏提醒她们,不但要服侍好大小姐,还要将大小姐的一举一动全都报给她知晓,所以屋里屋外,不知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苏白桐她们。

"二小姐,您来啦。"有人见苏灵涓带着丫鬟走进院子,连忙上前行礼。

苏灵涓提着裙角,昂着头上了台阶,一边早有下人献媚的帮她打帘。

一进门苏灵涓便见苏白桐坐在椅子上正低头跟慧香说着什么。

"慧香,你去把那日我二伯送来的那匹带牡丹碎花的细娟跟绡纱找来。"苏灵涓看也不看苏白桐,直接吩咐道。

慧香抬头只看了一眼苏二小姐,却只是行了个礼,然后又低头跟苏白桐说起话来。

苏灵涓站在那里等了半天也不见慧香把她要的东西拿来,不由得不耐烦起来,"你这死丫头,耳朵聋了么,我让你去找东西,你在这里跟这个疯子说的什么话,她还能听懂不成?"

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视苏白桐为无物。

祁凉城的苏府可是她的家,苏白桐不过是个寄住在这里的废物,吃了她们家的,穿了她们家的,现在京都来人送了东西过来,她竟敢全都私藏起来。

就算她母亲秦氏劝说她过些日子再提此事,可是今天当陈府的陈公子过府来时,她再也坐不住了。陈夫人竟然派了陈公子请她们过府去作客,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能错过。

陈之南一表人才,她早就听母亲说起过,想给她寻门好婚事……要是这次去陈府能得陈夫人青眼,这婚事还怕不成?

她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怎么能少得了名贵的首饰跟衣裳?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