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青春有毒-青春有毒在哪里看

青春有毒

青春有毒

作者:齐悦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11-16 10:05:3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人公叫安强林千雪的小说叫《青春有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齐悦所编写的社会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奶奶收养了一个傻子姐姐,我每天都欺负她,可她却关心我,保护我,后来却因为我的懦弱而失望离开。时光匆匆,多年后的再次相遇,一切都已物是人非,而傻子姐姐也……...
节选

我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所有人这时候都惊呆了,或许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我敢反抗,但我就是这样做了。张超这时候也满脸都是惊恐,因为我太用力,他脖子上已经被刺出了血。姐姐也是反应很快,在我刚控制住张超的时候,她就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张超还没发话,黄林就怒了,大吼道:"安强,你这是在找死,知道吗?"黄林一叫,张超的那些人也大喊着让我放开张超,我一句话都没说,直接用我的行动来回应了他们。我的手上突然用力,张超直接嗷的一声惨叫,朝黄林他们怒吼道:"都特么的给老子住口!"听到张超的话,他手下的那些兄弟立刻都闭上了臭嘴,一个个对我虎视眈眈,张超这时候似乎也怕了,连忙开口说:"安强,你别冲动啊!我只是跟你姐姐开个玩笑…嗷…"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嗷的一声惨叫,因为我又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大吼道:"你特么的当老子是三岁的小孩吗?开个玩笑?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现在就让你的人滚蛋,要不然老子捅死你!"在赶走李倩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这一幕,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幕会来的这么顺利,而我现在也只有用张超来威胁,才能顺利的离开。见张超没有反应,我突然又加大了手上的力量,大吼道:"让你的人滚!"张超痛的又是大叫了一声,这时候他也不顾上面子了,直接大吼道:"滚,都给老子滚!"本来还在蠢蠢欲动的黄林等人,在听到张超的怒吼之后,也不敢在停留,转身就要离开,而我也用半截酒瓶威胁着张超向外面走去,我刚走出包厢,就看到整条走廊都是人,我威胁着张超走一步,那些人就自动的后退一步,这场面,我突然有种豪气冲天的感觉,体内的热血也沸腾了起来,姐姐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我的身后。就在我以为自己可以顺利离开的时候,从人群中突然走出了一个带着金丝框的中年人,直到距离我还有大概两米的距离才停了下来。他细细的打量了我几眼,突然开口道:"放了我儿子,我保证你能安全离开。"我愣了一下,原来这中年人就是张超的父亲,这家KTV就是他的,现在能遇到张超的父亲,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也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就说道:"只要我们安全了,我保证放开他。"中年人的眉头一挑,野兽般的眸子盯住了我,让我浑身一阵发寒,接着就听到他说:"你敢威胁我?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在我的地盘威胁我,你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我一边加大了手上的力量一边大吼道:"都给我滚!不然我杀了他!"伴随着我的大吼声,还有张超痛苦的惨叫声,可是我的威胁丝毫没用,中年人就像没听见张超的惨叫声一般,反而一脸平静的说道:"都给我站住,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敢杀我儿子。"谁知中年人话音刚落,张超就急了,很不给面子的大喊道:"爸!你快让人离开啊!这家伙是个疯子,他真的敢杀我,上次在学校就捅了人,你得救我啊!"听到张超的话,中年人的脸色终于变了,怒道:"闭嘴!你这个废物。"说完,他目光又看向了我,恢复了他的平静,我不知道他是装的还是真的能这么淡定,可我都已经刺破了张超的脖子,鲜血哗哗的流着,中年人却还是这么淡定,我一时间反而不知所措了起来。中年人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挣扎,又说:"我张伟才说话算话,只要你放过我儿子,我立马就放你们离开,以后也欢迎你随时过来玩,一律算我的账,怎么样?"我内心又再次挣扎了起来,我不是稀罕他的买单,而是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如果我真的放了张超,他会不会真的放过我们,可要是我不放张超,他就会挡住我的路,那我又敢不敢真的捅了张超?安欣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安强,别听他的话,有其父必有其子,这里是他的地盘,要是现在就放了张超,我们肯定出不去。"听到安欣的话,我猛然间惊醒,而张伟才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目光阴寒的盯着安欣,说:"你这是在自找死路!"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受到背后的一丝危险,猛地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身西装的青年冲了过来,然而他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安欣,我顿时大急,喊道:"小心!"可是我提醒的晚了,安欣刚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她已经被那个西装男搂在了怀中,旋即就看到西装男一把抓在了安欣的脖子上,一脸冷峻的说道:"放了他!"看到满脸痛苦的安欣,我顿时就急了,手中的力量突然加大,吼道:"**尼玛,快放了我姐姐!"然而我手中的力量刚加大,西装男抓着安欣脖子的力道也加大了,安欣一脸痛楚,她挣扎着,却无能为力,嘶哑着声音说道:"别…管…我…走…"我都快要疯了,看着痛苦的姐姐,我真的不知所措了,但我心里清楚,只要我放开张超,我和安欣今天恐怕都要栽到这里,可如果我不放过张超,他们就不会放过姐姐。赵伟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只要你现在放了我儿子,我就让你们离开。"看着满脸痛苦的安欣,她脸都憋红了,可还是在说让我别管她让我离开的话,可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罪呢?即便知道希望不大,可我还是妥协了,铛的一声,那半截酒瓶摔在了地上。在酒瓶掉在地上的瞬间,张超就慌忙逃离,而西装男也突然松开了姐姐的脖子,不过却瞬间来到了我的面前,直接一个过肩摔,把我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安强!"安欣惊呼了一声,刚想要跑过来,就被人拦住了,安欣顿时就急了,朝中年吼道:"你不是说要放过我们的吗?"张伟才这时候呵呵笑了笑,拿出一只雪茄放在嘴上,马上有人过去点着,他深深的吸了几口,才一脸戏谑的说道:"我是要放你们离开啊!可是有人不放你们,我有什么办法?"听了张伟才的话,我就知道自己被耍了,安欣突然说道:"你怎么说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连几个孩子都不放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尔反尔,就不怕颜面扫地吗?你的儿子就可以仗势欺人为所欲为,传出去的话,你还能混?"张伟才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我张伟才当然说话算话,说放过你们就要放过你们,在我的地盘,谁敢闹事?就算是我自己的儿子,也不行!"我真没想到张伟才脸皮会这么厚,有些愕然的看了他一眼,他摆了摆手,那个把我按在地上的西装男也放开了我,安欣立马跑过来把我扶了起来。我冷冷的看向张伟才问道:"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吧?"张超这时候就急了,着急的说道:"爸,你真的要放他们走?""闭嘴!"张伟才冷喝了一声,然后看着我说:"你们可以离开了!"见对方真的要放我们离开,我这才踉跄着被安欣扶着离开,可是我们刚走到马路对面准备打车,就看到黄林突然带着一伙人跑了过来,我顿时大惊失色,张伟才可以放过我,但我真真的仇人可是黄林,他怎么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我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所有人这时候都惊呆了,或许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我敢反抗,但我就是这样做了。张超这时候也满脸都是惊恐,因为我太用力,他脖子上已经被刺出了血。

姐姐也是反应很快,在我刚控制住张超的时候,她就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

张超还没发话,黄林就怒了,大吼道:"安强,你这是在找死,知道吗?"

黄林一叫,张超的那些人也大喊着让我放开张超,我一句话都没说,直接用我的行动来回应了他们。

我的手上突然用力,张超直接嗷的一声惨叫,朝黄林他们怒吼道:"都特么的给老子住口!"

听到张超的话,他手下的那些兄弟立刻都闭上了臭嘴,一个个对我虎视眈眈,张超这时候似乎也怕了,连忙开口说:"安强,你别冲动啊!我只是跟你姐姐开个玩笑…嗷…"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嗷的一声惨叫,因为我又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大吼道:"你特么的当老子是三岁的小孩吗?开个玩笑?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现在就让你的人滚蛋,要不然老子捅死你!"

在赶走李倩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这一幕,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幕会来的这么顺利,而我现在也只有用张超来威胁,才能顺利的离开。

见张超没有反应,我突然又加大了手上的力量,大吼道:"让你的人滚!"

张超痛的又是大叫了一声,这时候他也不顾上面子了,直接大吼道:"滚,都给老子滚!"

本来还在蠢蠢欲动的黄林等人,在听到张超的怒吼之后,也不敢在停留,转身就要离开,而我也用半截酒瓶威胁着张超向外面走去,我刚走出包厢,就看到整条走廊都是人,我威胁着张超走一步,那些人就自动的后退一步,这场面,我突然有种豪气冲天的感觉,体内的热血也沸腾了起来,姐姐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我的身后。

就在我以为自己可以顺利离开的时候,从人群中突然走出了一个带着金丝框的中年人,直到距离我还有大概两米的距离才停了下来。他细细的打量了我几眼,突然开口道:"放了我儿子,我保证你能安全离开。"

我愣了一下,原来这中年人就是张超的父亲,这家KTV就是他的,现在能遇到张超的父亲,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也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就说道:"只要我们安全了,我保证放开他。"

中年人的眉头一挑,野兽般的眸子盯住了我,让我浑身一阵发寒,接着就听到他说:"你敢威胁我?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在我的地盘威胁我,你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我一边加大了手上的力量一边大吼道:"都给我滚!不然我杀了他!"

伴随着我的大吼声,还有张超痛苦的惨叫声,可是我的威胁丝毫没用,中年人就像没听见张超的惨叫声一般,反而一脸平静的说道:"都给我站住,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敢杀我儿子。"

谁知中年人话音刚落,张超就急了,很不给面子的大喊道:"爸!你快让人离开啊!这家伙是个疯子,他真的敢杀我,上次在学校就捅了人,你得救我啊!"

听到张超的话,中年人的脸色终于变了,怒道:"闭嘴!你这个废物。"

说完,他目光又看向了我,恢复了他的平静,我不知道他是装的还是真的能这么淡定,可我都已经刺破了张超的脖子,鲜血哗哗的流着,中年人却还是这么淡定,我一时间反而不知所措了起来。

中年人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挣扎,又说:"我张伟才说话算话,只要你放过我儿子,我立马就放你们离开,以后也欢迎你随时过来玩,一律算我的账,怎么样?"

我内心又再次挣扎了起来,我不是稀罕他的买单,而是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如果我真的放了张超,他会不会真的放过我们,可要是我不放张超,他就会挡住我的路,那我又敢不敢真的捅了张超?

安欣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安强,别听他的话,有其父必有其子,这里是他的地盘,要是现在就放了张超,我们肯定出不去。"

听到安欣的话,我猛然间惊醒,而张伟才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目光阴寒的盯着安欣,说:"你这是在自找死路!"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受到背后的一丝危险,猛地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身西装的青年冲了过来,然而他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安欣,我顿时大急,喊道:"小心!"

可是我提醒的晚了,安欣刚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她已经被那个西装男搂在了怀中,旋即就看到西装男一把抓在了安欣的脖子上,一脸冷峻的说道:"放了他!"

看到满脸痛苦的安欣,我顿时就急了,手中的力量突然加大,吼道:"**尼玛,快放了我姐姐!"

然而我手中的力量刚加大,西装男抓着安欣脖子的力道也加大了,安欣一脸痛楚,她挣扎着,却无能为力,嘶哑着声音说道:"别…管…我…走…"

我都快要疯了,看着痛苦的姐姐,我真的不知所措了,但我心里清楚,只要我放开张超,我和安欣今天恐怕都要栽到这里,可如果我不放过张超,他们就不会放过姐姐。

赵伟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只要你现在放了我儿子,我就让你们离开。"

看着满脸痛苦的安欣,她脸都憋红了,可还是在说让我别管她让我离开的话,可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罪呢?即便知道希望不大,可我还是妥协了,铛的一声,那半截酒瓶摔在了地上。

在酒瓶掉在地上的瞬间,张超就慌忙逃离,而西装男也突然松开了姐姐的脖子,不过却瞬间来到了我的面前,直接一个过肩摔,把我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安强!"安欣惊呼了一声,刚想要跑过来,就被人拦住了,安欣顿时就急了,朝中年吼道:"你不是说要放过我们的吗?"

张伟才这时候呵呵笑了笑,拿出一只雪茄放在嘴上,马上有人过去点着,他深深的吸了几口,才一脸戏谑的说道:"我是要放你们离开啊!可是有人不放你们,我有什么办法?"

听了张伟才的话,我就知道自己被耍了,安欣突然说道:"你怎么说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连几个孩子都不放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尔反尔,就不怕颜面扫地吗?你的儿子就可以仗势欺人为所欲为,传出去的话,你还能混?"

张伟才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我张伟才当然说话算话,说放过你们就要放过你们,在我的地盘,谁敢闹事?就算是我自己的儿子,也不行!"

我真没想到张伟才脸皮会这么厚,有些愕然的看了他一眼,他摆了摆手,那个把我按在地上的西装男也放开了我,安欣立马跑过来把我扶了起来。

我冷冷的看向张伟才问道:"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吧?"

张超这时候就急了,着急的说道:"爸,你真的要放他们走?"

"闭嘴!"张伟才冷喝了一声,然后看着我说:"你们可以离开了!"

见对方真的要放我们离开,我这才踉跄着被安欣扶着离开,可是我们刚走到马路对面准备打车,就看到黄林突然带着一伙人跑了过来,我顿时大惊失色,张伟才可以放过我,但我真真的仇人可是黄林,他怎么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