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kies倾世天姿-赵虎,王冬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倾世天姿

倾世天姿

作者:hankies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11-16 10:07:2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叫林飞韩舞艺的小说是《倾世天姿》,本小说的作者是hankies所编写的社会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一夜,我与女神在街头相遇……谁的年少不轻狂,谁的青春不张扬?白手起家,泡遍天下,我用一腔热血,书写属于我的辉煌人生。更新时间:第一更中午12点,第二更下午五点之前,第三更七点。如果加更会放在七点之后!...
节选

我明白,昨天晚上那种销魂刻骨的感觉并不是梦,我帮助陈圆圆完成了她少女时代的梦想。都说女人的第一次是最宝贵的,但是我想男人的节操也同样无价。宿醉后的偷食禁果,对方却是陈圆圆……这种事情如果放在几天前,我恐怕会发狂。但现在我只是轻笑了一声,我要感谢陈圆圆,是她让我从男生成长为了男人。我简单的洗了一把脸穿上衣服,发现房间里陈圆圆的衣服行李全都不见了,我拿起她留在床头的信。上面写道:林飞,我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不要怪我夺走了你的贞操(笑脸),我身子脏,但这一夜我却是用真心去对待。不要试图去跟赵虎作对,你真的没有实力跟他抗衡,你爸被抓之前已经把一切安排好,他会抗下所有强加给他的罪名,判上三年或者四年,而这一切他都是为了你。离开阳城吧,找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不要辜负他对你的一片心意。再见了,希望多年以后还能跟你不期而遇,那时,让我看到一个顶天立地,成为真男人的你。陈圆圆亲笔。看完这封信,两行清泪不自觉的从鼻尖划过。我不知道此时我对陈圆圆的态度到底是恨,还是什么……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我不会离开阳城。我要让这个痛苦折磨我的城市,听到我内心最愤怒的咆哮,我要让那些曾经伤害我,毁掉我家庭的罪人,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我将信撕碎,拿起客厅里的二十多万现金来到银行将钱存了进去,只留三千块现金带在身上。随后,我奔赴距离最近的皇姑区公安分局,打听我爸的下落。但是很遗憾,我爸并没有被带入这个分局,哪他又会去哪?我向里面的警察询问,没人理我我就自己找,一上午的时间,我跑了四个分局,到最后,在大东区分局打听到了他的下落。接待我的警察,就是昨天抓我爸的其中一个,我恳求他说:能不能让我见我爸一面,就看一眼。这个警察看着报纸,方方正正的脸冷的像一坨冰,头也不抬的就赶我走,让我别妨碍他上班。他对赵虎和我的态度天差地别,但我必须要见上我爸一面,我从兜里掏出了一千块钱,看旁边没人,悄悄的塞到了他报纸下面,说:"警察大哥,就五分钟,您帮帮我吧。"这警察舔了舔嘴唇,看着报纸下面的钱,眉头一皱,故作很生气的说:"你这是干什么,你这么做让我很为难你知道么?"我心里冷笑,随后又掏出了五百块钱,将裤兜都翻了出来,告诉他我只有这么多了,里面关着的是我亲爹,让他无论如何帮帮我。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警察手法很娴熟的将钱收好,直接把我带到二楼的拘留室。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黑屋里,我爸佝偻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发白的嘴唇,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夜之间又凭添无数白发。我的眼圈酸了,我的血沸了,我强忍着心里的那股子悲痛,对警察说:"给我两分钟,我马上出来。"警察不情愿的把门关上,只留下我和我爸在屋里。"小飞,你、你怎么还没走,不要再过来看我了,以后到了新的地方给我写写信,让我知道你平安就行了,爸,对不起你!"我爸激动得全身颤抖,他想要站起来,那条瘸腿却不听使唤,他想要摸摸我,手上却带着冰冷的镣铐。我扑通一下给我爸跪了下去,咣咣咣在地上磕着响头,我咬着牙没让泪水涌出眼眶,一字一顿的对他说:"爸,我会好好的,我会让你看到一个长大的我,等您出来……儿子好好孝敬您,你放心吧。"我没有说出我心底里的计划,我这次过来,就是想让我爸一切安心,不再对我牵挂,过去的五年,我没有尽到一个儿子应尽的孝道。但是,从今天开始,我的生命中只燃烧着林家的火焰,我的生命只为复仇呐喊。我爸看着我含泪而笑,告诉我他在里面也会好好改造,争取提前出狱。那一刻,我们父子俩前所未有的贴心交流,冰冷的房间里,充斥着浓浓的父子之情,而这种感觉,却只持续了不到两分钟,我就被那个警察无情的拉了出去。走出警局,我用审视的目光重新打量这个城市。这个充满了罪恶与肮脏的都市,从前没有我林飞的立足之地,但从此刻,我要让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林飞的名字。老子如今一无所有,但是,没有压力,我林飞才能真正的一飞冲天。随后,我没有回李媚儿的家,而是直接去了学校的宿舍。按照赵虎所说,他会派人盯着我,那个暗地里的人我还不知道是谁,在彻底打倒他之前,我不能引起他的任何怀疑,还要像往常一样上学,同时琢磨赚钱的道道。回到寝室的时候,正好赶上中午休息,王冬和另外两个室友都在一边看片一边吃饭,见我进来,那俩人难得的站起身跟我打招呼。我知道,我打刘铭的事情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对我的态度自然就变了。王冬很关心昨天的事情,拳头打在我胸口说:"你小子行啊,韩女神都被你给征服了,她那双大长腿,爽爆了吧?"男生在一起,无非就是讨论女人,以前王冬谈过女朋友,在床上那点经验心得都跟我讲的很详细,我俩的关系很铁,这些事情都不在乎。有些话我不想让外人听到,把他拉到阳台,说:韩舞艺不是我女朋友,只是普通朋友。王冬笑眯眯的看着我,显然是有些不信,我又问他,今天上午刘铭有没有去上课,没发生什么事情吧?王冬说:"刘铭今天还打听你来着,知道你没回宿舍住,笑的很猖狂,说什么这回你死定了,他不会还想找你麻烦吧?"我眉头一皱,立刻明白刘铭应该就是赵虎手下那个男人的儿子,在学校里监视我的人。真是冤家路窄,他现在有赵虎撑腰,相当于我有把柄落在他手上,原本他对韩舞艺有所忌惮,不敢明目张胆搞我,而现在完全可以无视一切,随便找我麻烦。我问王冬:刘铭在学校里有没有仇家,有没有忌惮的人?刘铭算是我身边的一头凶兽,如果被他一直监视、打压,我很难放开拳脚进行我的复仇计划,所以,这个毒瘤我必须要除掉。王冬想了半天,摇摇头说:刘铭有钱有势,混的又开,在大一来讲已经很有名气,没什么人敢惹他。我心里一沉,正要走,王冬忽然想起了什么,拉住我的胳膊说:"对了,最近学校出现了一个新社团,叫龙之梦,这个社团似乎很神秘。"他说:"前段时间精英社在学校礼堂开了一个晚会,学校几乎全部社团体都去捧场,唯独这个龙之梦没有买账,有小道消息说,龙之梦似乎要跟精英社公然叫板了。"精英社一直是我们学校最强力的社团,里面的十二个成员被称为工大十二少,非富即贵。刘铭一直想加入他们,说白了就是想提升自己的身价,往高层圈子里混。原本,没有任何人敢惹工大十二少,就连老师见了他们都要客客气气的,龙之梦竟然敢叫板,还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这件事情似乎很有趣。我问:"龙之梦的社长叫什么名字,他们这个社团好加入么?"王冬露出了一个很怪异的表情,说:"这个社团的口号是,为穷**丝代言,不过我身边好几个特别**丝的人申请加入,都被拒绝了,他们收人不按常理出牌,怪的很。""更奇怪的是,他们会长的名字……居然叫流精,你说这会不会是艺名?"听到这两个字,我洒然一笑,拍了拍王冬的肩膀说:"这个刘精不是艺名,是真名。"随后,我问出了龙之梦社团的地址,急匆匆的走了出去。我们学校五花八门的社团很多,其中大部分都是流动的社团,没有固定的场所,只有那些很牛的社团,才会被学校安排一些闲置的房间。龙之梦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这个社团似乎非常牛,在学校里承包了一个奶茶店和台球室,社团地址就在台球室旁边一间很大的屋子里。我来到门口敲门,发现门居然没锁。一走进去,却发现了令我愕然的一幕!大白天的,刘精居然在跟他的两个极品女友乱来……

我明白,昨天晚上那种销魂刻骨的感觉并不是梦,我帮助陈圆圆完成了她少女时代的梦想。

都说女人的第一次是最宝贵的,但是我想男人的节操也同样无价。

宿醉后的偷食禁果,对方却是陈圆圆……这种事情如果放在几天前,我恐怕会发狂。

但现在我只是轻笑了一声,我要感谢陈圆圆,是她让我从男生成长为了男人。

我简单的洗了一把脸穿上衣服,发现房间里陈圆圆的衣服行李全都不见了,我拿起她留在床头的信。

上面写道:林飞,我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不要怪我夺走了你的贞操(笑脸),我身子脏,但这一夜我却是用真心去对待。

不要试图去跟赵虎作对,你真的没有实力跟他抗衡,你爸被抓之前已经把一切安排好,他会抗下所有强加给他的罪名,判上三年或者四年,而这一切他都是为了你。

离开阳城吧,找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不要辜负他对你的一片心意。

再见了,希望多年以后还能跟你不期而遇,那时,让我看到一个顶天立地,成为真男人的你。

陈圆圆亲笔。

看完这封信,两行清泪不自觉的从鼻尖划过。

我不知道此时我对陈圆圆的态度到底是恨,还是什么……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我不会离开阳城。

我要让这个痛苦折磨我的城市,听到我内心最愤怒的咆哮,我要让那些曾经伤害我,毁掉我家庭的罪人,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

我将信撕碎,拿起客厅里的二十多万现金来到银行将钱存了进去,只留三千块现金带在身上。

随后,我奔赴距离最近的皇姑区公安分局,打听我爸的下落。

但是很遗憾,我爸并没有被带入这个分局,哪他又会去哪?

我向里面的警察询问,没人理我我就自己找,一上午的时间,我跑了四个分局,到最后,在大东区分局打听到了他的下落。

接待我的警察,就是昨天抓我爸的其中一个,我恳求他说:能不能让我见我爸一面,就看一眼。

这个警察看着报纸,方方正正的脸冷的像一坨冰,头也不抬的就赶我走,让我别妨碍他上班。

他对赵虎和我的态度天差地别,但我必须要见上我爸一面,我从兜里掏出了一千块钱,看旁边没人,悄悄的塞到了他报纸下面,说:"警察大哥,就五分钟,您帮帮我吧。"

这警察舔了舔嘴唇,看着报纸下面的钱,眉头一皱,故作很生气的说:"你这是干什么,你这么做让我很为难你知道么?"

我心里冷笑,随后又掏出了五百块钱,将裤兜都翻了出来,告诉他我只有这么多了,里面关着的是我亲爹,让他无论如何帮帮我。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警察手法很娴熟的将钱收好,直接把我带到二楼的拘留室。

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黑屋里,我爸佝偻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发白的嘴唇,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夜之间又凭添无数白发。

我的眼圈酸了,我的血沸了,我强忍着心里的那股子悲痛,对警察说:"给我两分钟,我马上出来。"

警察不情愿的把门关上,只留下我和我爸在屋里。

"小飞,你、你怎么还没走,不要再过来看我了,以后到了新的地方给我写写信,让我知道你平安就行了,爸,对不起你!"

我爸激动得全身颤抖,他想要站起来,那条瘸腿却不听使唤,他想要摸摸我,手上却带着冰冷的镣铐。

我扑通一下给我爸跪了下去,咣咣咣在地上磕着响头,我咬着牙没让泪水涌出眼眶,一字一顿的对他说:"爸,我会好好的,我会让你看到一个长大的我,等您出来……儿子好好孝敬您,你放心吧。"

我没有说出我心底里的计划,我这次过来,就是想让我爸一切安心,不再对我牵挂,过去的五年,我没有尽到一个儿子应尽的孝道。

但是,从今天开始,我的生命中只燃烧着林家的火焰,我的生命只为复仇呐喊。

我爸看着我含泪而笑,告诉我他在里面也会好好改造,争取提前出狱。

那一刻,我们父子俩前所未有的贴心交流,冰冷的房间里,充斥着浓浓的父子之情,而这种感觉,却只持续了不到两分钟,我就被那个警察无情的拉了出去。

走出警局,我用审视的目光重新打量这个城市。

这个充满了罪恶与肮脏的都市,从前没有我林飞的立足之地,但从此刻,我要让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林飞的名字。

老子如今一无所有,但是,没有压力,我林飞才能真正的一飞冲天。

随后,我没有回李媚儿的家,而是直接去了学校的宿舍。

按照赵虎所说,他会派人盯着我,那个暗地里的人我还不知道是谁,在彻底打倒他之前,我不能引起他的任何怀疑,还要像往常一样上学,同时琢磨赚钱的道道。

回到寝室的时候,正好赶上中午休息,王冬和另外两个室友都在一边看片一边吃饭,见我进来,那俩人难得的站起身跟我打招呼。

我知道,我打刘铭的事情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对我的态度自然就变了。

王冬很关心昨天的事情,拳头打在我胸口说:"你小子行啊,韩女神都被你给征服了,她那双大长腿,爽爆了吧?"

男生在一起,无非就是讨论女人,以前王冬谈过女朋友,在床上那点经验心得都跟我讲的很详细,我俩的关系很铁,这些事情都不在乎。

有些话我不想让外人听到,把他拉到阳台,说:韩舞艺不是我女朋友,只是普通朋友。

王冬笑眯眯的看着我,显然是有些不信,我又问他,今天上午刘铭有没有去上课,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王冬说:"刘铭今天还打听你来着,知道你没回宿舍住,笑的很猖狂,说什么这回你死定了,他不会还想找你麻烦吧?"

我眉头一皱,立刻明白刘铭应该就是赵虎手下那个男人的儿子,在学校里监视我的人。

真是冤家路窄,他现在有赵虎撑腰,相当于我有把柄落在他手上,原本他对韩舞艺有所忌惮,不敢明目张胆搞我,而现在完全可以无视一切,随便找我麻烦。

我问王冬:刘铭在学校里有没有仇家,有没有忌惮的人?

刘铭算是我身边的一头凶兽,如果被他一直监视、打压,我很难放开拳脚进行我的复仇计划,所以,这个毒瘤我必须要除掉。

王冬想了半天,摇摇头说:刘铭有钱有势,混的又开,在大一来讲已经很有名气,没什么人敢惹他。

我心里一沉,正要走,王冬忽然想起了什么,拉住我的胳膊说:"对了,最近学校出现了一个新社团,叫龙之梦,这个社团似乎很神秘。"

他说:"前段时间精英社在学校礼堂开了一个晚会,学校几乎全部社团体都去捧场,唯独这个龙之梦没有买账,有小道消息说,龙之梦似乎要跟精英社公然叫板了。"

精英社一直是我们学校最强力的社团,里面的十二个成员被称为工大十二少,非富即贵。

刘铭一直想加入他们,说白了就是想提升自己的身价,往高层圈子里混。

原本,没有任何人敢惹工大十二少,就连老师见了他们都要客客气气的,龙之梦竟然敢叫板,还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这件事情似乎很有趣。

我问:"龙之梦的社长叫什么名字,他们这个社团好加入么?"

王冬露出了一个很怪异的表情,说:"这个社团的口号是,为穷**丝代言,不过我身边好几个特别**丝的人申请加入,都被拒绝了,他们收人不按常理出牌,怪的很。"

"更奇怪的是,他们会长的名字……居然叫流精,你说这会不会是艺名?"

听到这两个字,我洒然一笑,拍了拍王冬的肩膀说:"这个刘精不是艺名,是真名。"

随后,我问出了龙之梦社团的地址,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我们学校五花八门的社团很多,其中大部分都是流动的社团,没有固定的场所,只有那些很牛的社团,才会被学校安排一些闲置的房间。

龙之梦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这个社团似乎非常牛,在学校里承包了一个奶茶店和台球室,社团地址就在台球室旁边一间很大的屋子里。

我来到门口敲门,发现门居然没锁。

一走进去,却发现了令我愕然的一幕!

大白天的,刘精居然在跟他的两个极品女友乱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