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久伴,何必深拥季枫,季云舒小说阅读

不能久伴,何必深拥

不能久伴,何必深拥

作者:馨小月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6 10:11:2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是宫忧季青樱的小说是《不能久伴,何必深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馨小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优质丈夫一朝变脸,每天与不同的女人当着她的面出轨,夺她股权,可以。害她儿子,跟他拼命。净身出户的她身无分文,无家可归,去酒吧宿醉,陌生男人捡了尸。“你应该酒吧里的少爷吧?这些钱就当是酬劳了。”宫忧看着床上的一叠钞票。他被当成了鸭?邪魅勾起唇角:“很好!我就喜欢驯服你这种女人。”他护她周全,温柔呵护,又饿狼扑虎。“老婆,儿子说你白嫩肤泽,年方十八,这都是我的功劳。”看着眼前让她爱恨交加的男人,她以为恨他入骨,其实早已爱他如命。...
节选

“大姑,真是人心隔肚皮,怎么说我爸也让你们家赚了一般人赚不到的家底,您就这样对我?今天我就打扰您了。”

话毕,径直走进次卧,锁上门。

“嘿,你个小丫头片子,自己婚姻失败了就来给我们找麻烦,你给我出来。”

“行了,你非要把邻居吵醒找上门来吗?赶紧回屋睡觉。”

卢绍清强行拉着季云舒回房。

次日清晨,一个晚上几乎没合眼的季青樱疲惫的从床上爬起来,发现季枫不在床上睡觉。

出了房门传来“咣当”一声,巨响,“你那么凶神恶煞的看着**什么?那么多杯子你不用,偏偏用这个,真是个烦人的小鬼,有什么妈就有什么儿子,滚开。”

季云舒推开季枫的身子,蹲下来捡起地上的玻璃杯碎渣:“你这个小野种给打碎了,真是气死我了。”

季青樱急忙跑过去抱住季枫,摸着他的头问:“怎么了?”

“妈咪,我只是想倒杯水喝。”季枫突然低下头,“妈咪,为什么爸爸说我是野种,姑婆也说我是野种?”

这话问的季青樱语塞。

季云舒站起来嘲笑:“对啊,季枫连他自己的亲爸爸都不知道是谁呢!”

“大姑!”

季青樱猛地站起。

季云舒不屑的白了她一眼,回房拿出一叠钱扔在桌上:“这里是两千块,拿着钱给我滚蛋,我们家养不起你们这两个闲人。”

又是钱!

季青樱现在虽然没钱,但是有骨气。

“妈咪,我们不要在这里呆,我们走吧。”

季枫的话让季青樱的心宛如针扎,她很自责,不能好好保护自己的儿子,把他抱在怀里。

“瞧瞧,一个小野种都知道好歹。”

季青樱狠狠瞪了一眼季云舒,把菜和钥匙丢在桌上:“大姑,忘了你在我父亲**后屁颠屁颠的时候了?狗眼看人低。”

说完,不顾季云舒骂骂咧咧,抱着季枫拖着行李夺门而出。

两个人行走在大街上,用仅剩的几十块找了一间五十一天的小旅馆,夜晚,用剩下的钱买了一杯豆浆和几个包子给季枫吃。

夜晚,季青樱哄着季枫睡下后,她出门去上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路过一个房间,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唔……”的惨叫,下意识看过去,发现门正好欠了一条缝。

从缝隙中看见去,一个女孩长发凌乱,瞳孔睁得老大,嘴巴张着,浑身是血;一个男人正拿着刀子一刀一刀的插在女孩的胸口上。

刀上的血迹晃了季青樱的眼,立即捂住张大的嘴巴靠在墙上,胸口跌宕起伏,喘息越发急促,抬腿就跑,脚一软,跌倒在地。

正巧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急忙掏出来按下静音。

怎么办,被听见了。

不能回自己的房间,季枫还在睡觉。

腿不听使唤,身后传来脚步声,看到男人猥琐的脸厚,急忙爬起来冲进旅馆最后一间空荡荡的房,关上门的那一刻,被人一脚踹开,导致她整个人向后跌倒在地。

男人手上还拿着血粼粼的刀,季青樱瘫坐在地不敢动。

“你都看见了?”

季青樱狠狠摇头。

“哈哈,哈哈。那个不要脸的表子,和别人一样,嘲笑我.性.无.能,没用。我就捅了她,哈哈,哈哈。”

“啊!”一声惨叫从外面传来,听上去像是旅馆老板,嘴里囔囔着要报警。

男人好似根本不在意,上前一步,抓住季青樱的衣领,“正好,刚刚那个女人没让我爽够,你来伺候伺候我。”

季青樱拼命点头。

她此刻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

硬碰硬她一定会吃亏,理智的想了一会,决定先顺从,等警察过来。

男人解着腰带,慢慢凑近。

一把将裤子脱掉,用带血的刀贴在自己的那里,浑身好似很享受的颤抖着,舌尖略过刀面上的血,恐怖的盯着季青樱。

“你说说,我这东西厉害不?”

这个人一定是个变态的疯子,顺势的看向他,难怪说他无能,那么小在那里晃荡着,嘴角抽蓄,连忙点头:“恩,厉害,很厉害。”

“算你这个女人开眼,过来,用你那里,让我舒坦舒坦。”说着,男人指着季青樱。

怎么办,她如果逃,一定抵不过男人的力气,先拖延一下时间。

“那个,你站在这里会有损体验的,不如你躺下怎样?”

“哦?原来你喜欢低着头。”眉眼扫过冷光,靠着门坐在地上,“想跟我耍花招?快点,再磨蹭,我的刀可不长眼睛。”

季青樱吞了一口口水,慢慢的凑近,当要接近的时候,季枫在外面叫到:“妈咪,妈咪,你在哪里?”

听见季枫的声音,她立即抬头,对上的是男人凶煞的目光。

宝贝,快回房去,千万不要过来,快。

她心里焦急。

“妈的,哪家的孩子扫了我的性。”嘴角咧开,猛然凑近,“你好像很担心外面的孩子啊,不如,把他抓进来添点彩。”

他起身要开门,季青樱急忙站起来抱住他的腰,泛着泪光恳求:“不要把孩子牵扯进来。”

“那**还墨迹,再拖延时间,我就把他抓进来杀了。”

“别,我乖乖听你的话,你坐下,我好好伺候你。”

男人这才高兴的坐在地上。

警笛声传来,男人身子一震,却没有要逃的意思,大声吼:“愣着干什么?快点。”

“那个,警察来了。”

男人似乎不耐烦了,用刀贴在季青樱的脸上:“我只是想临死前体验一把有女人的感觉,你是不是想让我临死前再杀一个人?你才满意?”

“不,我这就做,我这就做。”

“这就对了。”

男人抓住她的长发,用力按下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