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红颜:醉狂三公主-方嬷嬷,常文婧倾世红颜:醉狂三公主在线阅读

倾世红颜:醉狂三公主

倾世红颜:醉狂三公主

作者:雁归来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6 10:14:3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是常文婧洛云枫的小说是《倾世红颜:醉狂三公主》,是作者雁归来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战败归来,收到了他要成亲的消息!她飞奔抢亲,却发现抢来这货,她压根就不认识!此妖男还硬要拉着她私奔!关键时刻,神秘男子将她掳走!逼问她:女人,你是不是把我忘干净了?这还没完,二皇子又缠上她,让她兑现当年的承诺!天啊,三年前,她到底是跟谁山盟海誓了?...
节选

灵芸立马抽回自己的手,好像自己的手被她握了握就会烂掉一般,厌恶地看了一眼方嬷嬷,没看着方嬷嬷那笑得满是皱纹的脸,冷哼了一声,“最好是这样。”转身离去。

笑容僵在脸上,方嬷嬷敛起连自己都觉得假的笑,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进了杂役房,就看到常文婧跟小芳撕衣服的一幕。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方嬷嬷的后颈冒出一股凉意,隐隐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一看旁边那专属于万贵妃的衣篓,眼睛顿时瞪得滚圆。

急急跑去确认,看到那已经成为两半的衣服,大惊,“这件衣服……”

方嬷嬷的脸上有着过分的紧张,抓着那半截支离破碎的衣服的手带着颤抖,带着恼怒地看着常文婧和小芳,“你们……”

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们两个了。

“我,我弄破的,都是我的错,要罚就罚我吧,我一个人弄破的。”小芳立马站出来,挡在了常文婧的前面,要揽下全部的责任。

方嬷嬷一个指头戳到了她的额头上,“你说的轻巧,你以为这件袍子是谁的?”方嬷嬷的眼睛都直了,语气中满是怒火却又无可奈何,“什么衣服不好撕,偏偏撕毁了万贵妃的袍子。”

而且今天万贵妃的婢女还再三交代过要万分小心,眨眼就出事了。

万贵妃是谁,二皇子殿下的生父,女皇最宠爱的妃子。没有皇后,这后宫就是万贵妃在打理,撕毁了他的衣服,以万贵妃的为人,怎么会善罢甘休。

常文婧的眉心闪过一丝痛,头便跟着疼起来,不想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嬷嬷你先别急,有什么解决办法没有?”

“我怎么能不急,又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主,要是有解决办法我能这么急吗。”方嬷嬷厉声喝道,“万贵妃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洗衣服就洗衣服,做什么拉拉扯扯的,非得弄出点事情来是不是。”

方嬷嬷瞪着眼睛,几乎要瞪出来,灼热的视线焦灼在常文婧和小芳的身上,一蹬脚,“啊,你们说,现在该怎么办?”等着大祸临头吗,万贵妃那个狠角色,先前就因为一个婢女打翻了他的茶,就被处以极刑了。

“我,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万贵妃的衣服……”小芳毕竟还小,哪里见过方嬷嬷这般摸样,简直要把人给吃了,眼泪被方嬷嬷这么一激,立马就簌簌往下掉,“我要是知道,我一定会很小心很小心的,我……”都怪自己不小心,怎么就没看见那篓子上写着万贵妃三个字。

“哭,现在哭有什么用!”方嬷嬷的语气更加重了,最是见不得女孩子家哭哭啼啼的,“还不快想办法,哭,哭,哭!”

哭,只会让她们心里更烦,更乱。

“我……”小芳被吓到了,立马止住了哭声,抽噎起来,转身可怜兮兮地看向常文婧,“公主……”

常文婧拉过被扯坏的袍子,这件衣服她见过,有一次母皇跟万贵妃微服出巡的时候买的,母皇精挑细选了很久才中意了这条袍子,万贵妃喜欢的很,当母皇跟万贵妃出了什么小矛盾的时候,万贵妃就会穿上这件袍子哄母皇开心。

“母皇跟万贵妃似乎又出现了什么问题。”常文婧轻声呢喃道,虽然她知道此时不应该聚焦在此,但是却又忍不住诸多揣测。

方嬷嬷脸部肌肉有些抽筋,“我的小姑奶奶,你不想办法,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要知道杂役房一旦出事,她这只领头羊的责任可不轻。她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可不想让自己晚节不保。

“办法?”视线再次焦灼在这件衣服上,几乎要看出几个洞来,常文婧扬了扬眉毛,“能有什么办法,自然是补啊。”

“补?”方嬷嬷的眼睛都要掉出来,“怎么补,这袍子料子轻薄透明,这要怎么补,简直痴人说梦。”

常文婧摸着那上好的料子,心里有了计较,“嬷嬷难道忘记了,说到这刺绣,还有谁比得上我吗?”

方嬷嬷狐疑地看向常文婧,莫非……眼里带了些许的希望,这论绣功,常文婧无疑是这皇宫中最好的,甚至连绣坊的大师玲珑都要自愧不如,但是……

方嬷嬷垂下眼眸,白粉又掉落下来一些,“这料子太轻太透太薄,纵然你绣功再好,要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绣好,也是痴人说梦,而且你也没有尝试过这样的料子。”

“不试试怎么知道,方嬷嬷,如果你相信我,就让我试试看。”常文婧很想要尝试一下,就当是一种挑战吧,她最喜欢挑战了。

方嬷嬷犹豫了半晌,看了眼似乎胸有成竹的常文婧,这才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文婧,你只有一夜的功夫,不仅要快,还要有技术,千万不能让人看出来。”不然她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常文婧点点头,拿过两截衣服,立马往房间跑去,看到正进门来的小圆,立马招手让她过来,“小圆,快来帮我的忙。”

为了不被看出来,常文婧选择了透明的蚕丝线,配以透明的刺绣,一点一点地连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整件件衣服全毁了。

“公主,你累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下?”小圆的眉头至始至终都没有松开过,常文婧保持那个样子已经好几个时辰了,本来休息时间就不多,现在还要来修补衣服,难度又高的吓人,她真的怕常文婧会撑不住。

常文婧的眼睛紧紧盯着手上的活,杂役房本就是简陋的地方,就一只蜡烛在燃烧着,昏暗的灯光无意又给常文婧增加了难度。

摸了摸酸涩的眉心,眼睛再这么盯下去,都要成斗鸡眼了。闭了闭眼,甩了甩头,让自己保持清醒。往常她累了,罗旻昊就会给自己**头部。

想起那个被自己调去后勤的罗旻昊,她的贴身侍卫,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小芳打着瞌睡,白天光顾着哭了,现在已经累坏了。小圆催她去睡,她倒是醒了,怎么都不肯去睡,看着常文婧额头上沁出来的汗水,心里又是一阵内疚,泪水又要喷涌而出,“公主……”

“你啊,赶紧去睡吧,在这里也没用,你又帮不上忙。”小圆有些责备地说道,对于小芳的鲁莽,小圆不是没有想法,平时也就算了,但是却不该让常文婧这么累,明知道常文婧已经身心俱疲了,还弄出点事情来让她操心,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啊,真是让人担心。在这宫里可是要万分小心,这丫头没有心眼,怕是以后的日子很难过。

小芳年纪毕竟小,被说了两句,心里又是一阵自责,“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又让你们为**心了。”

常文婧再次甩了甩头,想要驱赶不断涌上来的困意,暗恼自己这个不争气的身子,边塞那么艰苦的地方她都可以持续工作三天三夜,回到家里,竟然还会水土不服,连一夜都熬不住。

“小芳,你去睡吧。”常文婧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衣服,眼睛真的太累了,这么精细的活,她已经好久没做过了。

小芳连连摇头,脸上带着少有的倔强,“不,我不睡,我要陪公主,我虽然帮不上忙,但是我至少可以陪着你们。”

小圆刚想说话,却被常文婧打断了,“去睡吧,你要是垮了,明天谁给我们洗衣服,我还指望着明天让你帮我洗衣服呢。”

闻听这话,小圆也忍住气,宽慰道,“是啊,小芳,我跟公主明天肯定没有那么大的精力,你要是没休息好,明天咱们又该被罚了。”

小芳抿唇,脸上虽然不大情愿,但是公主都开口了,“那,那我先去休息了,明天就看我的吧,有什么衣服都由我来洗。”

“去吧。”常文婧疲惫一笑,看着小芳走到自己的床边,然后躺下,不一会儿便传来均匀的呼吸。

小圆叹了口气,“小芳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啊,都怪我,没有把这个妹妹教好。”小芳跟小圆都是孤儿,从小一起长大,小圆比小芳大了三岁,但是小圆在小芳这么大的时候,心智早成熟了,但是小芳却总是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让人操心。

“如果可以,我倒是想像她那样,高兴时笑,难过时哭,没心没肺地过日子。”但是她却连这最基本的权力都没有。

小圆拿了帕子给常文婧擦拭额头上的汗水,“要是我的绣功跟公主一样就好了……”就不会让常文婧这么累了。

“你的已经很好了,我只是被逼出来的。”本来生为公主,她根本不需要女红,但是在杂役房却不行,她的绣功,也是被方嬷嬷逼出来的。虽然那件堪称完美的衣服并没有穿在母皇的身上,但是却意外得到了走出杂役房的机会。

“要是徐妃在这里,公主是断不会受到这样的待遇的。”小圆不禁潸然泪下,公主之所以这样,有一半是因为没有爹在帮着她啊。

常文婧微微颤动了嘴角,提到她爹徐碧云,个中酸楚,“爹的身子一向不好,只有千佛山能让他好好静养。”想到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去千佛山养病的爹,虽然见面次数少之又少,但是每个月一封的家书给了她些许父爱,让她温暖。

重新拿起衣服,看着已经修补好大半的衣服,虽然隐有细纹,但是如果不细心观察,是不会发现的。

“公主的手真是巧。”真难以想象,那双惨不忍睹的手,竟然有这么大的魔力,小圆看着几乎看不出被撕过的衣服。

常文婧拿过衣服,甩了甩头,继续修补起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