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上毒辣小狂妻-宠上毒辣小狂妻小说阅读

宠上毒辣小狂妻

宠上毒辣小狂妻

作者:云瑾茵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6 10:33:5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风浅汐南宫绝的书名叫《宠上毒辣小狂妻》,本小说的作者是云瑾茵所编写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意外失身,恶毒后妈还要把她嫁给传说中翻手云覆手雨的阴狠帝王。他,帝国总裁,黑道霸主,大婚当日,他的心还全部都在那夜的女人身上,不断凌辱着自己的妻子:“果然是个不知羞耻的!”他以她失贞为由,百般折磨。她却不知,这场婚姻只是一个惊天阴谋罢了。“荡妇,我们离婚。”“好”她潇洒离去,在华丽转身的回归时,她身边竟多出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坏宝宝……...
节选

南宫绝眯了眯眸子:“不要碰你?呵,可笑。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也就是从今天开始,在床上服侍我,是你该尽的本分,懂吗?这是你应尽的义务,你有什么资格说不?”

说着,他的大手毫不留情的撕开她的布料。

“不要!”身体接触到冰凉的空气,仿佛缺失了安全感,浅汐忍不住的发抖,双手赶紧环抱在胸前,为保护自己做出最后的一点努力,内心充满了害怕……

南宫绝无情的掰开了她的双手,根本不理会她的挣扎,粗暴的撕着她身上的白纱,甚至不管是不是会弄疼她,只有仇恨充斥着内心。

“不……不要,拜托,不要这样。”

浅汐双眸泛着泪光的看着他,不禁的会去想起游轮上发生过的事情,心里涌起了一股莫名的酸楚。自己的第一次就是个惨痛的经历,难道真的要与这个恶魔经历第二次吗?

怎么办?她该怎么才能够逃脱这可怕的魔掌?

紧接着,他直接压了下来,让人瞬间心慌意乱。当他压上来的那一刻,惨痛的记忆立马涌上了浅汐的脑海中,瞬间仿佛跌入了地狱一般,还想再努力一次,让他放过自己。

“不要,放开我好不好,拜托你放过我,我不想……”她带着哭腔祈求,宁愿放下了尊严,放下个性,只因为害怕游轮上的事情再度发生。即使知道已经嫁给了这个男人,可心中又太多的不甘了,不愿意这样堕落沉沦,自己想要的是有爱的婚姻,两个人的结合也应该是在爱情的基础上。

无情的蓝眸缓缓抬起,猛然对上浅汐那带着泪花泪的眼睛。南宫绝心头一颤,脑海里想起慕千臣的说过的话。

‘这丫头以前在学校是个清纯校花。’

想到这,他竟对身下的她多了一丝怜悯之情,是不是对她太过粗鲁了?是不是吓到她了??

怜惜的情绪一闪而过,他立马皱眉头深皱,这个女人是风家的女儿,所有注定会有这样的下场:“享受吧,这是你应得的!”

……

“啊!!”

突然,南宫绝脸色一冷:“原来你不是处女?!”

他的话,在耳边嗡嗡作响,完全没有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也感受不到他话语里的怒气与嘲讽,只知道那熟悉的疼痛感蔓延到全身。

脸上全是眼泪,用手不停的去推他的胸膛,只剩下本能的反抗。

“呵哼!”惊讶后,南宫绝冷笑一声,死死的捏住了她的小脸:“既然你已经不是第一次,那装什么纯情?风浅汐,看来你很有手段啊!还说是清纯校花?你背着这个名头跟多少男人上过床?!被多少男人占有过,你是不是很享受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的过程?”

两指紧紧的掐着她的脸蛋,似乎要将那脸颊捏碎似的,眼里的嘲讽更带着一丝愤怒,看着她的眼泪,只是增加他内心的厌恶罢了,既然不是清白之身,为什么还要表现的楚楚可怜,这不是她想要的吗?

脸蛋被捏的疼痛,浅汐只觉得头晕脑胀,眼泪滑过脸颊:“你不要这样……求求你放过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啪!’利落的一巴掌毫不怜惜的落在她的脸上:“装?继续给我装?!你这个虚假的女人!”果然和她的妈妈一样,是一个淫荡不堪的女人!!

“疼……”风浅汐意识模糊,只有那疼痛伴随着她,已经感觉不到是哪里痛了,可是她的惨状南宫绝一点都注意不到,他已经被愤怒烧光了理智。

“疼?你有资格喊疼吗?呵……可笑啊,竟然还在外面宣称自己是个清纯之人?风浅汐,你这饥渴的身体第一次是献给了哪个男人呢??是哪个猥琐肮脏的男人占有了你,又给了你什么好处呢?”他的话语中,无不是在讽刺身下女人的虚假做作。

为什么会被这样无情的对待?即使苦苦祈求也得不到一点怜悯,难道就因为她不是处女?所以不纯洁?所以要这样被他侮辱?

呵……第一次?确实是很可笑,她怎么知道自己的第一次是被哪个该死的混蛋给夺走的!!她也很无辜好不好,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被个混蛋夺走了第一次,现在还要受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如此残忍的对待。

疼痛感几乎是疯狂地席卷她的身体,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

一夜折磨,她不知道被他要了多少次,最后是累到筋疲力尽昏睡过去的。

初晨的阳光透过米色的窗户映了进来,她睫毛颤抖,缓缓的睁开眼睛,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房间,一时有些迷茫的看着周边的环境。

哦……想起来了,这是她的新家,昨天刚刚嫁过来的。

翻了一个身,身体太过疲累了,她只想在睡睡。刚侧过身子,脑门猛地撞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上,哎呦,痛!恍惚的睁开眼睛,才发现脑门撞到了南宫绝的额头上去了。

剑眉紧皱,南宫绝倦意未消的睁开眸子:“女人,你在做什么?!”

她捂着额头一下坐了起身,都忘了身边还躺着这么一个男人,她名义上的丈夫,昨夜的记忆立马回笼,看了看自己不着寸缕的身子,赶紧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

“该做的都做了,你还遮什么遮?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过,我没摸过,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假装清纯吗?还是这是你勾引男人惯用的手法?”南宫绝说着,不紧不慢的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浅汐又拉了拉被子紧捂住身体,眼眸一飞瞥向南宫绝:“你讽刺够了吗?够了的话就闭嘴。”一句话惹怒了南宫绝,她以为她是谁,凭什么现在对自己大呼小叫的。

‘呃……’喉咙一把被他的大手扼住。

他眼里布上了一抹无情的冰冷:“好倔的个性。”他冷笑着。

“怎么,南宫先生一大早的就要杀了自己的新婚妻子吗?”风浅汐抬起自己的小脑袋,不卑不亢的看着他,讽刺道。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