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瑾,陆虞岚王爷就是个弟弟小说-顾瑾,陆虞岚小说叫什么名字

王爷就是个弟弟

王爷就是个弟弟

作者:小青珠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6 10:40: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新书推荐,《王爷就是个弟弟》由小青珠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瑾陆虞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家嫡女少时为救皇上最小的儿子,落下了双腿残疾的后遗症。此后,某个团子王爷总是跟在她身边屁颠儿屁颠儿的叫她姐姐。每每她被他烦的不悦时,他都会甜甜的说:“姐姐,明天我把御膳房最新研制出来的糕点带于你吃。”...
节选

她今日穿的依然是她爱穿的白色衣裙,只是外面的纱织外衫换成了和他衣袍一样的鲜红色,从前他也提过几次让她试试红色,她却每次都给拒绝了,说她不喜欢那般鲜艳的颜色,不适合她。今日她穿上了,他却觉得适合极了。

她本来就风情万种的眉间还贴了一朵梅花形状的花钿,唇上又抹了粉红色的蜜饯,他眸色微深,不禁便想起来那甜甜的味道。

她那张白皙如玉般的面庞上隐约泛红,大约也涂了胭脂。

陆虞岚仰着脖子看他,“姐姐今天如何?”她第一次这样费心思打扮自己。

他眉梢轻挑,勾着唇角:“你猜?”

陆虞岚瞪了他一眼。

他轻笑出声,走过去蹲下来,胳膊撑在膝盖上,一手捞起她的手握着,眼里尽是惊艳与笑意:“好美,姐姐今天好美。”

她一双大大的眼珠包裹在眼皮内咕噜咕噜灵动的转了转圈,“今日去哪玩?”

顾瑾挑眉,有些诧异她的反应,从前她是极不爱出去玩的,每次都要他磨好久,最后她都不一定答应去。今日这反应……昨日他丢下那句话便回了军营,还以为他今天要花上好一会儿的功夫劝她出门,没想到……

陆虞岚见他突然发起了呆,伸着另一只没被他握着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阿瑾?”

顾瑾又抓住她在他眼前晃动的手,摇头眉梢一挑,“走,带你去。”

----

陆虞岚其实也没抱着能去有什么好玩有趣的地方,但顾瑾带她过去时也是没忍住惊讶了一番。

这是一个城外,略显偏僻的地方。一间完全用竹子打造的房屋,像是新制成的竹子还绿油油的很有光泽。竹屋不大,不用进去陆虞岚便知道住在里面一定十分凉快。屋子外面围了一圈栅栏,栅栏里面有许多星星点点的小野花。

再放眼望去,竹屋前后皆是一片片竹林,微风拂过时树叶轻轻的挨着摇曳起来,草地上和竹屋的栅栏内一样,全是小野花。

这里比谦清寺的竹林还要美上万分。

陆虞岚只一眼便喜欢上了这里,连这几日心底里的那股子烦躁都消下去不少。

顾瑾没有带她进屋子里,而是推着她去了屋后的那片竹林。

一过去,陆虞岚便又被惊艳了一番。

起初这里给她的第一印象便是竹林和小野花,来时他们站在屋前她也看不到屋后,只看得到两旁有很多竹子冒出了头,哪知道原来竹屋后面有一大片的空地。这里用竹子搭建了一个很大的秋千,可以坐在上面荡千秋,也可以睡在上面慢慢摇晃的秋千。

顾瑾的声音也很轻快,“这里从几月前就开始建了,以后一到暑热姐姐可以经常来这里。”

这是这么多年来,陆虞岚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地这般开心,她指着那个豪华大秋千,“阿瑾,我想试试。”

顾瑾唇角一勾,蹲在她面前,手上却没有动作。

陆虞岚已经自发的伸出双手搂住他脖子,他这才低头一笑,打横抱起她。

陆虞岚坐在上面,顾瑾便在她旁边给她轻轻推着秋千使其晃动。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从前往事。

玩了一会陆虞岚便要下来了,他却又推着她继续往竹林深处走去。

若不是知道这里距离寺庙很远,陆虞岚差点都要以为这里就是谦清寺了,因为这里也和寺庙一样的小溪。只不过这里的溪水没有寺庙那里的清澈,顾瑾却道:“浊一点好,有鱼吃。”

陆虞岚一愣,“嗯?”

起先她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意思,直到他将她推到一个安全的地点,他走近溪水边脱掉鞋袜,溪水不深,只到他膝盖下方一点。他拔出腰间的佩剑,握住剑柄忽地一个用力向水里插/去,拔出长剑后,上面已经有一条不小的鱼了。

陆虞岚眼睛都笑弯了,见他一插一个准,坐在轮椅上露出满意又高兴的笑容。

陆虞岚还真没想到,这么一条小溪里面会有那么多鱼,虽然不算大,可前前后后顾瑾也抓上了七八条了。

他带她到不远处,她在旁边看着他一个堂堂的王爷亲自处理鱼,洗干净用棍子戳起来架在火堆上烤。

他坐在竹子制作成的凳子上穿上鞋袜,陆虞岚便微微俯身转动着竹棍,让鱼肉烤得均匀些。

他穿戴好,接过她手里的,火光在他面容上映了一片片闪动的橘红色,让他本就好看的面容更加耀眼俊美。

陆虞岚心跳了跳,垂了垂眸子,吸了口气慢慢吐了出来,“阿瑾,我……有话要对你说。”

顾瑾怕鱼烤焦了,一直将注意力放在这上面,头也每抬的“嗯?”了声。

陆虞岚笑了笑,有抹苦涩一闪而过,“往日你还是少来我府中吧。”

顾瑾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看了她一眼:“为什么?”他顿了顿,又笑了起来,“你来我府中也行。”

陆虞岚闭了闭眼,尽量让自己平静的和他对话,“不是玩笑,我说真的。”

顾瑾将鱼抬高了些,让火慢慢烤,终于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她身上,“为什么?”

陆虞岚手埋在袖子里紧握着,直视着他毫不回避,“其实那日我耍了那些小心机后想了很多,这么多年其实你对我很好,甚至已经远远多于我对你的救命之恩了。要说报恩你早就报完了,所以姐姐告诉你,你早就不亏欠我什么了。且你也到了娶妻的年纪,我们都不小了,是该有所避讳了。”

陆虞岚从小就觉得顾瑾那双眼睛尤其黑沉,每当他直勾勾的注视着你时,谁都架不住他这样的眼神,她也不例外。但今日是要来做个了结的,所以她不能躲闪,便硬着头皮对上他的目光。

她从来没觉得时间这么漫长过。

就在她濒临崩溃,坚持不下去的那一刻,他终于又将视线落在了烤着的鱼身上。

陆虞岚暗自松了口气。

他沉着脸,声音听不出情绪来,“让我保护你的是你,让我离你远点的也是你。我真的不知,你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陆虞岚看着他,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那今日我便很认真的告诉你,你不需要再保护我了,你以后……”她顿了顿,继续道:“该保护的是你的王妃,况且你我都到了适婚的年纪,若还是不避嫌,只会徒生闲话,徒增烦恼。”

顾瑾却又忽地抬眼盯着她,“你就这么急着我的婚事?啊不对,你是急着你的婚事,你觉得我挡了你寻找夫君的路?”

陆虞岚眼神定了定,“没错,我怕你挡了我的婚事。”也怕我挡了你的婚事。

他点了点头,“我问你,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陆虞岚毫不迟疑的点头,“是。”

他握住竹棍的手指用力的发白,那双眸子被火光映衬的愈加黑亮,他盯着她忽然笑了,将已经烤的差不多的鱼塞到她手里。

他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原来如此,好。你放心,反正再过不久我就要去边境参战,也打扰不到你了。”

陆虞岚倏地抬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他。

他要去边境作战?为什么?皇上皇后同意?

他却避开她的探究目光,扯了扯嘴角,走到她身后慢慢推她走了。

他直接送她回府,按照她所说的,不“妨碍”她,甚至全程看也不看她,一句话也没说。

只在他离去时,陆虞岚轻声说了句:“一路安好。”

他身形顿了顿,似乎又是轻笑了声,声音清冷,“那可真是多谢。”

---

他们之间又像是那次的争执一般,成了陌路人。不同的是,这次可能真的是永远了。

她这几日心情不佳,红婧是最清楚不过的,于是在陆虞岚今日第十次走神时,红婧终于面带忧色的询问她:“小姐,你这几日究竟是怎么了,奴婢看你这几日心情不佳,都瘦了些了。”

陆虞岚回神,笑着摇了摇头。

红婧却觉得她的笑容里面带了些酸涩在里面,不该啊……小姐每回和王爷在一起王爷都能逗她开心的。

“哎,王爷怎么这几天也没来看小姐呢。”

陆虞岚的目光突然直直地落了过来,冷言:“他为什么要来,他是王爷来这里做什么。”

红婧却是一愣,下意识道:“可是从前……”

“那是从前!往后不许随口提起王爷,他也再不会来了!”陆虞岚立即打断她,语气里是她自己也没察觉到的过激。

红婧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以为还是像上次一样闹个别扭而已,“小姐……您和……又生气了吗?”

红婧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听在耳边陆虞岚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语气,慢慢出了口气,人有些提不起精神道:“红婧,王爷不欠我什么,若说恩,真的早就报完了,就该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了。”

红婧低头哦了声,没再说话了。

陆虞岚吩咐红婧推她回了房间,随便拿了本闲书捧在手上看。这书她也就看了一半,后来事情愈来愈多也就闲置了下来,后面的内容还没来得及看完。按理说她应该是很期待看完的,可今日,她眼睛虽落在文字上,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脑子里混混沌沌的一团乱,烦躁的又将书合了起来,垂下了目光,视线落在了地板上。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