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老爷子,张师爷阅读-深夜香铺小说

深夜香铺

深夜香铺

作者:超级卡路里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6 10:53:1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李霖洛风的小说叫做《深夜香铺》,本小说的作者是超级卡路里所编写的灵异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开了间香铺,那晚有个女人带着孩子来玩……孩子有些吵,女人就找了个皮球给他玩,血淌了一地……...
节选

这椅背上是暗红地,像是一片片血污,透着一股尿骚和腐臭味道,真难为他能睡得着。韩老爷子呆坐着,我悄悄靠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他回过头,眼神显得呆滞,像是痴傻了,完全不认得我了。我又不能说话,只能先按捺着焦急心思。车上鬼越来越多,位置也不够,就有鬼开始打架了,也没有谁出来管管。有个凶戾的恶鬼眼神通红,离化为厉鬼不远,朝这边过来,伸手去揪青年的头发。我心里怀疑他也是活人,怕他被戳破,到底刚才也帮了我的忙,不能袖手旁观。我一掌拍开他,触碰处一片冰寒,冻得我哆嗦。恶鬼暴躁道:“你小子找死,本来我只要个位置,现在大爷要把你们都给吃掉。”他抓着我的胳膊,张嘴咬下,痛的我哎呦叫唤,被他从手上咬楚一缕白雾。好疼,胳膊像是断掉了。“你敢动我弟,找死”青年被惊醒,一看就明白了。他眼神冰寒,浑身散发出一股凶戾绝伦的气势,比起恶鬼凶上百倍千倍,震得我都说不出话来。“你,你,不要过”恶鬼吓得魂体都开始动荡。青年跳起来,抓着他的脑袋嘎巴拧下来,黑血四溅。他并掌如刀,**恶鬼胸膛。噗嗤,恶鬼被他捏碎成一团黑雾。这份凶悍顿时吓得鬼怪退避三舍,我们两人周围立马空出一大片,宁可趴着窗户吊着车顶,都不敢靠近一分。“张嘴。”叫我?我没回神。青年嫌弃地看着我,“一个小鬼就把你吓傻了?傻弟。”他捏着我嘴巴,将黑雾塞进去。一股阴寒滑进肺腑,像是活吞了一条泥鳅,呛得我难受。“刚才恶鬼咬伤了你的魂体,要是魂魄碎掉,人也就嗝屁了。把嘴里玩意儿掏出来,你吞了这恶鬼,阴气盖过阳气,他们闻不到你身上的人味。”他捏着我的嘴巴,手指一勾,五帝钱就到了他掌中。“你到底是谁?”青年邪魅一笑,“我是你哥啊。”他不肯说,我也拿他没法子。黑衣老鬼上车后,一看少了个,又到外头随便捉了个充数。引擎启动,大巴开离了殡仪馆,像是一辆幽灵车在黑夜里奔驰。黑夜幽幽,一开始还在县城里,出了城,路越走越偏,我就不认识了。幽灵车穿过一片小树林,最后停在了一个山坳里头。黑衣老鬼领我们来到一个黑黝黝的洞穴,滴水成霜,煞气凛冽,旁边还倒着残缺的骨骸,一看就是凶恶险地。“你们每人拿个口袋,进去挖一种红石头,装满了就出来,大大有赏。”他跑到旁边,和两个看守模样的恶鬼吃着酒菜,桌上摆满了蛇蝎蛆虫,几个鬼吃得津津有味。听他们称呼老鬼为张师爷,很有一股巴结讨好的味道。洞里阴寒刺骨,不知道是不是吞了恶鬼,阴气强盛,我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韩老爷子浑浑噩噩,让做啥,就干啥,蹲在地上找红石头。我低着头,悄悄地朝他那边摸过去。这洞以前不知道是做啥地,里面到处都是死人骨骸,看起来有些年代了。我提着一株草,从地下拖出个骷髅脑袋,“小子无心,勿怪勿怪”我念叨两句,准备埋回去,眼窝子里有什么一闪。我抠出来一看,居然就是一块红石头。这么简单就找到了?还要这么多鬼干吗?这石头一沾手,我就觉得体内气息一阵不稳,似乎被它给夺去了些。我靠近韩老爷子,悄悄说道:“老爷子,你还记得我吗?我们在县医院见过面,你不是已经去了地府吗?怎么到了这儿?”韩老爷子漠然看了我一眼,低下头,摸到一块红石头塞进袋子。“你叫韩德兴,是盛然织造的当家人啊。”韩老爷子只顾着捡石头,忽然,一下子从我眼前消失了。口袋掉下来,红石头滚满一地。我呆住了。这时爬来个丑陋小鬼,绿毛青皮,很是恶心。它咧着嘴巴,捡起红石头往肚皮里扔,嘴里桀桀笑。刚才不见影子的青年冒了出来,提着小鬼两只脚,重重往岩壁上摔。青皮小鬼被他打得哇哇叫,嘴里一直吐石头,直到肚皮瘪了,才被他放了。“这是怎么回事?韩老爷子怎么突然不见了?”“这叫阴血石,沾染死人的阴气和尸气,几十年才有一颗。没啥大用,就是能吸食鬼怪阴气,吸得越多,颜色越深。刚才那个老头不是不见了,而是被吸光了。”我急忙把袋子丢掉,他一把接过去,“嗯,总算装满一个口袋了。”“那个黑衣老鬼领我们来,根本不是去给什么山大王做手下,其实是想用殡仪馆的鬼来养这些石头吧。”我抬头看看,刚才进来还有几十个鬼,现在只剩十几个了,还在不断减少。“也不全是,魂力强的鬼能撑到最后,就能到灵仰山去了。”我突然领悟,“原来你的目的就是灵仰山。你知道这里的古怪,所以才让我吃了那只恶鬼。”要不然的话,我也早就被吸干了,只剩一具空壳尸体。他不置可否:“灵仰山乱的很,只能费些手段混进去。”“糟糕,韩老爷子的魂儿没了,我怎么办?他的尸体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一阵头疼,韩家人都不是好相与地,有的纠缠了。青年笑笑,说道:“那老头被人抹去灵识,浑噩无知,你领回去也没用。我看他肚大如孕,应该是被人做了手脚,抢尸的人肯定就是施法的人。不过有抹掉灵识的手段,你肯定不是对手,趁早收手吧。”我哼了声,我好歹是李记香铺的传人,可没有那么弱不禁风。韩老爷子能到这儿,肯定跟灵仰山有着一丝关系。青年调笑道:“还不服气?小子,有个性,遇到危险时,大喊三声‘哥,快来救我’,我就来救你了。”他哈哈一笑,拎着口袋走掉了。这会儿,山洞里只剩三个鬼,眼珠子泛红,显然都是厉害恶鬼。鬼消失了,黑符还留在洞中,我捡起一张,装满一袋石头出去交差。青年见我不放弃,跟那个张师爷悄悄说了几句,我心里大叫不妙。“你作弊,剔除资格”张师爷一声吆喝,就有两个恶鬼过来抓我。我撒腿就跑,被狗撵似地逃出树林,好容易摆脱追捕。这会儿天色阴沉,林高草深,我也不知道到了哪儿。远处依稀有灯火,就朝那儿过去,刚走两步,就走不动道儿了。背后一股阴寒传来,腿上如同绑了秤砣,越走越重。我回头一看,后面不知何时跟着个汉子,踩着我的脚印跟过来。我看他踮着脚尖,就知道这是个吊步鬼。以前人死在山野里,无人收拾遗骸,只能曝尸荒野,也无人吊祭,怨气深重下就会变成吊步鬼。他们遇到活人,就踩着别人脚印走,等到磨光活人阳气,就能走进尸体内,才能出了山野。想要对付吊步鬼很难,甩掉却容易。我转过身,倒退着步伐往后走,腿上压力顿时大减。男人到了我转身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以前爷爷跟我说过,吊步鬼踮着脚,只能跟着脚尖走,步子一乱,他就浑噩了。我甩掉吊步鬼,进了山村。这会估计是后半夜了,家家户户却都掌着等,我敲了几户人家,说是想要借宿一晚。里面明明有人影,也不跟我说话,也不给我开门。我一连敲了几家,终于有人开门了,是个老头。他探头四下看看,又上下打量我,才把我扯进去,啪地关门上栓。“小年青,你是谁,怎么敢大半夜在外头走?”“我叫李霖,县里来地,夜里迷了路就到这儿了。”我随口胡诌,老头却恍然道:“我知道,就是那个,什么驴子客对吧。你们这些小年青啊,不知道天高地厚,野林子不知道吞了多少人,半夜里都敢乱跑。”据老头所说,野林子里头是一个荒废矿洞,坍塌砸人,埋了不少白骨。前些时候闹起鬼,吃了不少人,害得村子里人人自危。我心里猜想,就是张师爷底下的恶鬼做地。“我敲了那么多的门,谁都不敢开,怎么你让我进来了?”老头叹气:“我儿子没了,半个月前去打柴,就没回来。唉,我怕他哪天回来了,没人给应门。前些时候,有个高人路过,叫我们半夜将狗塞了嘴,门上用红线绑了,家里供着他给的神像,不要熄灯,恶鬼就不敢闯进来了。”

这椅背上是暗红地,像是一片片血污,透着一股尿骚和腐臭味道,真难为他能睡得着。

韩老爷子呆坐着,我悄悄靠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他回过头,眼神显得呆滞,像是痴傻了,完全不认得我了。我又不能说话,只能先按捺着焦急心思。

车上鬼越来越多,位置也不够,就有鬼开始打架了,也没有谁出来管管。

有个凶戾的恶鬼眼神通红,离化为厉鬼不远,朝这边过来,伸手去揪青年的头发。我心里怀疑他也是活人,怕他被戳破,到底刚才也帮了我的忙,不能袖手旁观。

我一掌拍开他,触碰处一片冰寒,冻得我哆嗦。

恶鬼暴躁道:“你小子找死,本来我只要个位置,现在大爷要把你们都给吃掉。”他抓着我的胳膊,张嘴咬下,痛的我哎呦叫唤,被他从手上咬楚一缕白雾。

好疼,胳膊像是断掉了。

“你敢动我弟,找死”青年被惊醒,一看就明白了。他眼神冰寒,浑身散发出一股凶戾绝伦的气势,比起恶鬼凶上百倍千倍,震得我都说不出话来。

“你,你,不要过”恶鬼吓得魂体都开始动荡。青年跳起来,抓着他的脑袋嘎巴拧下来,黑血四溅。他并掌如刀,**恶鬼胸膛。

噗嗤,恶鬼被他捏碎成一团黑雾。

这份凶悍顿时吓得鬼怪退避三舍,我们两人周围立马空出一大片,宁可趴着窗户吊着车顶,都不敢靠近一分。

“张嘴。”

叫我?我没回神。青年嫌弃地看着我,“一个小鬼就把你吓傻了?傻弟。”他捏着我嘴巴,将黑雾塞进去。一股阴寒滑进肺腑,像是活吞了一条泥鳅,呛得我难受。

“刚才恶鬼咬伤了你的魂体,要是魂魄碎掉,人也就嗝屁了。把嘴里玩意儿掏出来,你吞了这恶鬼,阴气盖过阳气,他们闻不到你身上的人味。”他捏着我的嘴巴,手指一勾,五帝钱就到了他掌中。

“你到底是谁?”

青年邪魅一笑,“我是你哥啊。”他不肯说,我也拿他没法子。

黑衣老鬼上车后,一看少了个,又到外头随便捉了个充数。引擎启动,大巴开离了殡仪馆,像是一辆幽灵车在黑夜里奔驰。

黑夜幽幽,一开始还在县城里,出了城,路越走越偏,我就不认识了。幽灵车穿过一片小树林,最后停在了一个山坳里头。

黑衣老鬼领我们来到一个黑黝黝的洞穴,滴水成霜,煞气凛冽,旁边还倒着残缺的骨骸,一看就是凶恶险地。

“你们每人拿个口袋,进去挖一种红石头,装满了就出来,大大有赏。”

他跑到旁边,和两个看守模样的恶鬼吃着酒菜,桌上摆满了蛇蝎蛆虫,几个鬼吃得津津有味。听他们称呼老鬼为张师爷,很有一股巴结讨好的味道。

洞里阴寒刺骨,不知道是不是吞了恶鬼,阴气强盛,我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韩老爷子浑浑噩噩,让做啥,就干啥,蹲在地上找红石头。我低着头,悄悄地朝他那边摸过去。

这洞以前不知道是做啥地,里面到处都是死人骨骸,看起来有些年代了。我提着一株草,从地下拖出个骷髅脑袋,“小子无心,勿怪勿怪”我念叨两句,准备埋回去,眼窝子里有什么一闪。

我抠出来一看,居然就是一块红石头。

这么简单就找到了?还要这么多鬼干吗?这石头一沾手,我就觉得体内气息一阵不稳,似乎被它给夺去了些。

我靠近韩老爷子,悄悄说道:“老爷子,你还记得我吗?我们在县医院见过面,你不是已经去了地府吗?怎么到了这儿?”

韩老爷子漠然看了我一眼,低下头,摸到一块红石头塞进袋子。

“你叫韩德兴,是盛然织造的当家人啊。”

韩老爷子只顾着捡石头,忽然,一下子从我眼前消失了。口袋掉下来,红石头滚满一地。

我呆住了。

这时爬来个丑陋小鬼,绿毛青皮,很是恶心。它咧着嘴巴,捡起红石头往肚皮里扔,嘴里桀桀笑。

刚才不见影子的青年冒了出来,提着小鬼两只脚,重重往岩壁上摔。青皮小鬼被他打得哇哇叫,嘴里一直吐石头,直到肚皮瘪了,才被他放了。

“这是怎么回事?韩老爷子怎么突然不见了?”

“这叫阴血石,沾染死人的阴气和尸气,几十年才有一颗。没啥大用,就是能吸食鬼怪阴气,吸得越多,颜色越深。刚才那个老头不是不见了,而是被吸光了。”

我急忙把袋子丢掉,他一把接过去,“嗯,总算装满一个口袋了。”

“那个黑衣老鬼领我们来,根本不是去给什么山大王做手下,其实是想用殡仪馆的鬼来养这些石头吧。”我抬头看看,刚才进来还有几十个鬼,现在只剩十几个了,还在不断减少。

“也不全是,魂力强的鬼能撑到最后,就能到灵仰山去了。”

我突然领悟,“原来你的目的就是灵仰山。你知道这里的古怪,所以才让我吃了那只恶鬼。”要不然的话,我也早就被吸干了,只剩一具空壳尸体。

他不置可否:“灵仰山乱的很,只能费些手段混进去。”

“糟糕,韩老爷子的魂儿没了,我怎么办?他的尸体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一阵头疼,韩家人都不是好相与地,有的纠缠了。

青年笑笑,说道:“那老头被人抹去灵识,浑噩无知,你领回去也没用。我看他肚大如孕,应该是被人做了手脚,抢尸的人肯定就是施法的人。不过有抹掉灵识的手段,你肯定不是对手,趁早收手吧。”

我哼了声,我好歹是李记香铺的传人,可没有那么弱不禁风。韩老爷子能到这儿,肯定跟灵仰山有着一丝关系。

青年调笑道:“还不服气?小子,有个性,遇到危险时,大喊三声‘哥,快来救我’,我就来救你了。”他哈哈一笑,拎着口袋走掉了。

这会儿,山洞里只剩三个鬼,眼珠子泛红,显然都是厉害恶鬼。鬼消失了,黑符还留在洞中,我捡起一张,装满一袋石头出去交差。

青年见我不放弃,跟那个张师爷悄悄说了几句,我心里大叫不妙。

“你作弊,剔除资格”张师爷一声吆喝,就有两个恶鬼过来抓我。我撒腿就跑,被狗撵似地逃出树林,好容易摆脱追捕。

这会儿天色阴沉,林高草深,我也不知道到了哪儿。远处依稀有灯火,就朝那儿过去,刚走两步,就走不动道儿了。

背后一股阴寒传来,腿上如同绑了秤砣,越走越重。

我回头一看,后面不知何时跟着个汉子,踩着我的脚印跟过来。我看他踮着脚尖,就知道这是个吊步鬼。

以前人死在山野里,无人收拾遗骸,只能曝尸荒野,也无人吊祭,怨气深重下就会变成吊步鬼。他们遇到活人,就踩着别人脚印走,等到磨光活人阳气,就能走进尸体内,才能出了山野。

想要对付吊步鬼很难,甩掉却容易。

我转过身,倒退着步伐往后走,腿上压力顿时大减。男人到了我转身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以前爷爷跟我说过,吊步鬼踮着脚,只能跟着脚尖走,步子一乱,他就浑噩了。

我甩掉吊步鬼,进了山村。这会估计是后半夜了,家家户户却都掌着等,我敲了几户人家,说是想要借宿一晚。里面明明有人影,也不跟我说话,也不给我开门。

我一连敲了几家,终于有人开门了,是个老头。

他探头四下看看,又上下打量我,才把我扯进去,啪地关门上栓。“小年青,你是谁,怎么敢大半夜在外头走?”

“我叫李霖,县里来地,夜里迷了路就到这儿了。”

我随口胡诌,老头却恍然道:“我知道,就是那个,什么驴子客对吧。你们这些小年青啊,不知道天高地厚,野林子不知道吞了多少人,半夜里都敢乱跑。”

据老头所说,野林子里头是一个荒废矿洞,坍塌砸人,埋了不少白骨。前些时候闹起鬼,吃了不少人,害得村子里人人自危。我心里猜想,就是张师爷底下的恶鬼做地。

“我敲了那么多的门,谁都不敢开,怎么你让我进来了?”

老头叹气:“我儿子没了,半个月前去打柴,就没回来。唉,我怕他哪天回来了,没人给应门。前些时候,有个高人路过,叫我们半夜将狗塞了嘴,门上用红线绑了,家里供着他给的神像,不要熄灯,恶鬼就不敢闯进来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