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爱:幸孕小娇妻冯妈,卫生间小说阅读

隐爱:幸孕小娇妻

隐爱:幸孕小娇妻

作者:夏末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16 11:03:0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叫夏末凌亦琛的小说叫做《隐爱:幸孕小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夏末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八岁,正上高三的夏末,因父亲炒股欠了高利贷一百多万,给人做了代孕妈妈。五夜的欢爱,终于怀上了孩子,她从此就被安置在一处小独楼里,她断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只想着安心的养胎,可是当孩子长到四个月,会胎动的时候,夏末忽然不舍得了,于是她决定带着孩子不管不顾的逃跑……...
节选

夏末确实是因为不想见他,才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可一直坐到太阳西下,也不见那个男人下楼。她忽然就急了,他不会在楼上出什么事了吧?她的脑海里闪过他磕在浴缸上,满地连血带水,或者他可能磕在床角,满被子是血,或者直接倒在走廊里,撞在了门框上……我的天,想想都够惊悚的,原来危险竟然无处不在!夏末从沙发站起来,小跑着上了楼,用力的推开她卧室的房门,往房间里看了一眼,见那个男人在被子里睡的正香。她抬手在自己的胸前拍了拍,还好,这个男人还健在,可是他怎么那么讨厌呢?随便的就上别人的床,是太自大了?还是她上别人的床上习惯了?只是害的自己晚上还得重新换床单,真是讨厌!夏末撇了下嘴,悄声的退了出去,并没有看到床上男人正微眯凤眸的看着她呢。她在那又津鼻子,又瞪眼睛的,是什么意思?他不自觉的挑起了唇角,这个丫头挺有意思的,起码挺真实,不做作。夏末下了楼,在客厅里走了两圈,冯妈就问她,晚上有什么想吃的。“什么都行。”夏末从不挑食,可是今天却不一样,楼上还有尊佛爷没走呢,“做几样先生爱吃的吧。”冯妈忙笑着应“是”的退了下去。凌亦琛穿着家居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楼下在摆饭。他的眼睛在客厅和餐厅扫了一圈,才看到她在厨房里的身影。穿着一条深蓝色的弹力牛仔裤,淡蓝色的T恤,头发高高的扎在头顶,乱篷篷的扭成了一团。她微低着头,正在喝着什么,从背面就能看出她的身材凹凸有致,富有弹力而且还柔车欠的不象话。“冯妈!真的比外面买的好吃呢。”她高兴时的声音,原来这么清甜。“那当然了,咱们可是用的大骨头烫,”冯妈的声音里也带着笑意,“调料里都要什么?芝麻酱、辣酱、红方、酱油、醋,要不要放点韭菜花?”“一会儿我自己调就行了,你还是看看先生的菜,都准备没准备好吧。”女人的声音低下了几分,“冯妈,还是你上楼去看看先生醒没醒吧?”“还是得小姐去才行呢。”冯妈摇了摇头,“您现在去叫先生,下楼正好开饭。”女人半天才好象叹了口气似的说道:“好吧。”凌亦琛就站在餐桌的不远处,看着系着碎花围裙的女人转身,耷拉着脑袋,走出了厨房,一直快走到他的跟前了,才站定,顺着他的脚往上看,最后盯在了他的脸上,眨巴了两下美眸,“你怎么知道该起床吃饭了?”凌亦琛自己一个人坐在两米多长饭桌的一侧,面前摆着几样他平时爱吃的菜,而那个小女人坐在他的对面,捧着一个青花瓷的大汤碗,正低头小口的吃着什么。嘴里“唏唏”直响,一边吃着,还一边用纸巾擦着额头上的细汗,吃的那叫一个欢畅,弄的凌亦琛看着自己面前的饭菜,一点食欲都没有。一大碗自制的麻辣烫下了肚,夏末撑的双手捧着肚子,直接靠在了椅子上,抬头就看到了对面,正皱眉看着她的男人。“你知道可以斯文一些吗?”他这句话说的是真没有恶意,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呃?”夏末一听他此言,不由的打了个饱嗝。夏末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拿起纸巾在自己的脸上和嘴上擦了一下,才抿着唇问道:“怎么了?有事?”凌亦琛到是真想说:“你影响到我的食欲了。”可是看着她小鹿似的大眼睛里,满是紧张之意,他就没法子说出口。“咯?”夏末不可控制的又打了个嗝。凌亦琛刚端起的饭碗,又放了下去,挑眉看着对面的女人。“不好意思。”夏末的小脸涨的差点就能滴出血,她忙低头想喝几口汤把嗝压下去,结果汤又热又麻又辣,只喝了一口,就弄的她又是咳嗽,又是打嗝的,把汤弄的到处都是,再加上汤里有红油,就跟吐血似的。凌亦琛虽离能有两米远,但也被吓了一跳,他“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逃离了桌子,看着对面面红耳赤的女人,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卫生间。听见了动静的冯妈,一脸担忧的从厨房跑了出来,看见女人跑向了卫生间,她忙匆匆的跟了上去。凌亦琛再看着桌子上的一片狼藉,更加的没有了食欲。他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扔,转身去了书房。夏末都恨不得自己一直就呆在卫生间不要出去。她从小长到大,还从没有这样的丢过人呢。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男人,自己怎么可能出这样的丑?“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不明所以的冯妈满脸的关心。“我只是呛到了,没有什么事的。”夏末温声解释完,又洗了手脸,才看着自己身上的汤渍,央求着冯妈道:“冯妈,你帮我去要上取件衣服吧。”“好。”冯妈也没有多想,就去楼上给她取了件白色的纯棉T恤。“先生呢?”夏末装作不在意似的,问道。“先生去书房了。”冯妈刚才问过小翠了,所以直接回答道。“哦。”他怎么还不走呢?夏末不满的嘟着嘴,出了卫生间,在客厅坐了一会儿以后,就穿上羽绒服,带着小翠去院子里走圈消食去了。等到凌亦琛去书房接了个电话,处理了一点公司的事务之后,再出来时,客厅里还是没有了夏末的影子。凌亦琛看了眼墙上的时间,才八点钟,回房看书去了?“她人呢?”他问着正在客厅擦东西的冯妈。“小姐说是吃多了,去院子里走一走。”冯妈低眉垂手的站在那。“嗯。”凌亦琛想着她晚上吃的那一盆,点了下头,又回了书房。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本想着要给陆宛如打个电话,可想了下,他又放弃了。他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渐黑的天色发起了呆。院子里的女人边走边甩着胳膊,动作一点没有女子该有的温柔,但却透着四溢的青春,让人望之羡慕。

夏末确实是因为不想见他,才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可一直坐到太阳西下,也不见那个男人下楼。

她忽然就急了,他不会在楼上出什么事了吧?

她的脑海里闪过他磕在浴缸上,满地连血带水,或者他可能磕在床角,满被子是血,或者直接倒在走廊里,撞在了门框上……我的天,想想都够惊悚的,原来危险竟然无处不在!

夏末从沙发站起来,小跑着上了楼,用力的推开她卧室的房门,往房间里看了一眼,见那个男人在被子里睡的正香。

她抬手在自己的胸前拍了拍,还好,这个男人还健在,可是他怎么那么讨厌呢?

随便的就上别人的床,是太自大了?还是她上别人的床上习惯了?

只是害的自己晚上还得重新换床单,真是讨厌!

夏末撇了下嘴,悄声的退了出去,并没有看到床上男人正微眯凤眸的看着她呢。

她在那又津鼻子,又瞪眼睛的,是什么意思?

他不自觉的挑起了唇角,这个丫头挺有意思的,起码挺真实,不做作。

夏末下了楼,在客厅里走了两圈,冯妈就问她,晚上有什么想吃的。

“什么都行。”夏末从不挑食,可是今天却不一样,楼上还有尊佛爷没走呢,“做几样先生爱吃的吧。”

冯妈忙笑着应“是”的退了下去。

凌亦琛穿着家居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楼下在摆饭。

他的眼睛在客厅和餐厅扫了一圈,才看到她在厨房里的身影。

穿着一条深蓝色的弹力牛仔裤,淡蓝色的T恤,头发高高的扎在头顶,乱篷篷的扭成了一团。

她微低着头,正在喝着什么,从背面就能看出她的身材凹凸有致,富有弹力而且还柔车欠的不象话。

“冯妈!真的比外面买的好吃呢。”

她高兴时的声音,原来这么清甜。

“那当然了,咱们可是用的大骨头烫,”冯妈的声音里也带着笑意,“调料里都要什么?芝麻酱、辣酱、红方、酱油、醋,要不要放点韭菜花?”

“一会儿我自己调就行了,你还是看看先生的菜,都准备没准备好吧。”女人的声音低下了几分,“冯妈,还是你上楼去看看先生醒没醒吧?”

“还是得小姐去才行呢。”冯妈摇了摇头,“您现在去叫先生,下楼正好开饭。”

女人半天才好象叹了口气似的说道:“好吧。”

凌亦琛就站在餐桌的不远处,看着系着碎花围裙的女人转身,耷拉着脑袋,走出了厨房,一直快走到他的跟前了,才站定,顺着他的脚往上看,最后盯在了他的脸上,眨巴了两下美眸,“你怎么知道该起床吃饭了?”

凌亦琛自己一个人坐在两米多长饭桌的一侧,面前摆着几样他平时爱吃的菜,而那个小女人坐在他的对面,捧着一个青花瓷的大汤碗,正低头小口的吃着什么。

嘴里“唏唏”直响,一边吃着,还一边用纸巾擦着额头上的细汗,吃的那叫一个欢畅,弄的凌亦琛看着自己面前的饭菜,一点食欲都没有。

一大碗自制的麻辣烫下了肚,夏末撑的双手捧着肚子,直接靠在了椅子上,抬头就看到了对面,正皱眉看着她的男人。

“你知道可以斯文一些吗?”他这句话说的是真没有恶意,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呃?”夏末一听他此言,不由的打了个饱嗝。

夏末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拿起纸巾在自己的脸上和嘴上擦了一下,才抿着唇问道:“怎么了?有事?”

凌亦琛到是真想说:“你影响到我的食欲了。”

可是看着她小鹿似的大眼睛里,满是紧张之意,他就没法子说出口。

“咯?”夏末不可控制的又打了个嗝。

凌亦琛刚端起的饭碗,又放了下去,挑眉看着对面的女人。

“不好意思。”

夏末的小脸涨的差点就能滴出血,她忙低头想喝几口汤把嗝压下去,结果汤又热又麻又辣,只喝了一口,就弄的她又是咳嗽,又是打嗝的,把汤弄的到处都是,再加上汤里有红油,就跟吐血似的。

凌亦琛虽离能有两米远,但也被吓了一跳,他“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逃离了桌子,看着对面面红耳赤的女人,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卫生间。

听见了动静的冯妈,一脸担忧的从厨房跑了出来,看见女人跑向了卫生间,她忙匆匆的跟了上去。

凌亦琛再看着桌子上的一片狼藉,更加的没有了食欲。

他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扔,转身去了书房。

夏末都恨不得自己一直就呆在卫生间不要出去。

她从小长到大,还从没有这样的丢过人呢。

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男人,自己怎么可能出这样的丑?

“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不明所以的冯妈满脸的关心。

“我只是呛到了,没有什么事的。”夏末温声解释完,又洗了手脸,才看着自己身上的汤渍,央求着冯妈道:“冯妈,你帮我去要上取件衣服吧。”

“好。”冯妈也没有多想,就去楼上给她取了件白色的纯棉T恤。

“先生呢?”夏末装作不在意似的,问道。

“先生去书房了。”冯妈刚才问过小翠了,所以直接回答道。

“哦。”他怎么还不走呢?

夏末不满的嘟着嘴,出了卫生间,在客厅坐了一会儿以后,就穿上羽绒服,带着小翠去院子里走圈消食去了。

等到凌亦琛去书房接了个电话,处理了一点公司的事务之后,再出来时,客厅里还是没有了夏末的影子。

凌亦琛看了眼墙上的时间,才八点钟,回房看书去了?

“她人呢?”他问着正在客厅擦东西的冯妈。

“小姐说是吃多了,去院子里走一走。”冯妈低眉垂手的站在那。

“嗯。”凌亦琛想着她晚上吃的那一盆,点了下头,又回了书房。

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本想着要给陆宛如打个电话,可想了下,他又放弃了。

他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渐黑的天色发起了呆。

院子里的女人边走边甩着胳膊,动作一点没有女子该有的温柔,但却透着四溢的青春,让人望之羡慕。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