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自己动了情小说-名字是袁小刚,安靳言

我恨自己动了情

我恨自己动了情

作者:晚天欲雪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1 08:11:0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人公叫安靳言袁娅娅的书名叫《我恨自己动了情》,本小说的作者是晚天欲雪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一晚,我没控制住自己。我这个有夫之妇,出轨了。而他嬉皮笑脸的,“哭什么?能睡到我,你赚大了。快跟你老公办离婚手续吧,我娶你。”新婚夜,他抱着我,一脸暧昧的笑:“离婚妇女是个宝,身体丰满经验好。”...
节选

我整夜的睡不着觉,终于在第二天见到了袁小刚。

他告诉我说,他已经托朋友和高利贷的老板高大有说过了,高大有说可以见见我。

我跟着他进了一家茶楼。

包间里茶香四溢,一个中年男子正悠闲地坐在藤椅上喝茶。

他见我和袁小刚走进去,示意我们坐下,眼睛则一直在打量我。

“有哥,我叫袁小刚,她是我姐袁娅娅,就是她欠了你钱,今天来……”

“谁是你哥?老子最烦见了人就叫哥的男人,一点骨气都没有。”

袁小刚一出口就被咽了一句,自然心里不爽,但也不敢作声。

“高总,那钱是我妈借的,我爸现在不在了,那是他唯一留下的东西,希望您不要收回去,那钱我会慢慢还上。就算暂时还不上本金,利息我会每个月都还的。”我赶紧说。

高大有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盯着我看。

“你说你还得上,何必来求我?钱还不上,那房子自然就归我了,字条上可是写得清楚明白,我们可是有正规的借款合同的,也是你妈亲笔画押的。”

“我现在一时间拿不出这么多钱,只能慢慢地还,希望高总您行行好,再宽限一下吧。”

我说不出其他什么有创意的话,只能是苦苦哀求。

高大有又看了看我,“你既然这么想保住你房子,那你到我的酒吧去上班还债吧,以你的样子,你只要肯去,一个月赚几万块是没问题的。”

袁小刚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铁青。怒视着高大有。

“你看**什么?我是让她去做小姐,又不是让你当鸭子,你激动什么?”高大有皱眉道。

“高总,她是我姐,你污辱她就是污辱我!”

袁小刚气得声音都在抖,看得出来他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怒气。

“她是你姐又怎么了?是你姐就不用还钱了?你谁啊?在我面前吹胡子瞪眼的?**给老子滚出去!”高大有喝道。

要不是袁小刚怒了,我还不知道原来高大有让我去他的酒吧上班,是让我当小姐。

“高总,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把人逼到绝处?”我忍不住说。

高大有正端起茶准备喝,听到我这样说,将手里的茶当头向我泼了过来。

“你什么东西,也配教训我?你老子当年不可一世牛逼得什么似的,养出你们这两个贱骨头!”

“我告诉你,要来卖就早点说,如果不会,我亲自教你如何伺候男人,你要是活好,我可以考虑包……”

“我**妈的高大有,老子和你拼了!”

高大有的污言秽语还没说完,袁小刚已经掀起桌上的木制茶具向他砸了过去。

但人家明显是有准备的,听到闹起来了,外面立刻冲进来几个大汉,扑向了袁小刚。

袁小刚见对方人多,拉起我就跑。

刚冲出房间,就被人围住。

“玛拉隔壁,欠钱还想大人?给我揍这小子!揍了再报警,就说他袭击我!”高大有吼道。

茶楼里其他包间的客人听到外面有动静,纷纷从屏风后面伸头出来看。

见是高大有在打人,又都坐了回去。

只有一个高个子男的没有回去,而是向这边走了过来。

他穿着一件白色毛衣,蓝色的牛仔裤,一双休闲大头皮鞋,双手插在裤包里,慢慢地走过来。

皮肤颜色很深,但脸部棱角分明,看看高大有,又看看我。

他是安靳言。

第16章钻石王老五

我真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在这样的场合,我是真的不想见到他。

“高总?这是在闹什么呢?唱大戏?”

安靳言笑着问,眼睛却瞟向我。

我赶紧低下了头,但他并没有和我打招呼。

“哟,安总,幸会啊。有人欠我钱又不还,还出手袭击我,我这在讨回公道呢。”高大有皮笑肉不笑地说。

“这世上还有人欠了高总的钱不还的?不被利滚利弄得倾家荡产么?”安靳言问。

“我做的可是正规的小额贷款公司,是有牌照的,是正规生意。”高大有语气里已经有些不悦。

安靳言又笑了笑,“我有说你的不是正经生意了吗?是谁欠你的钱,他还是她?”安靳言指了指袁小刚,又指了指我。

“他是她弟弟,欠钱是她俩的老妈欠的。把房子给抵押了,现在还不上钱,不肯让我收回房子,还要出手打人,你说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高大有说。

“算了吧,这女的也欠着我钱呢,她是确实太穷还不上,你再逼她也没用,我那边刚开封了几十年的极品普饵,我们过去品茶吧,催债的事,以后再说吧”安靳言说。

高大有看了看我,又看看安靳言,一脸的不相信。

“这女的胸大无脑,气量又小,你再逼得紧了,把他给逼急了,来个跳楼自杀,那事情不是扯大了?我看还是算了吧,给缓两天,让她想想办法。”安靳言说。

“**说谁呢?你妈才胸大无脑呢!”袁小刚又对着安靳言开骂。

安靳言明显是在替我解围,袁小刚也真是太冲动了。

“你看,挨骂了吧?我就说这些贱骨头认打不认理,和他们说道理根本就没有用。”高大有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算了算了,一会茶凉了,不管他们了,我们去喝茶吧。”

安靳言伸手搭在高大有的肩上,把他给拽过去了。

回身的时候,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羞愧得又将头低下了。

走出茶楼,我心里五味杂陈,情绪越发的低落了。

“你真欠了那个高个子的钱?”袁小刚问我。

我嗯了一声,没有过多解释。

“你不是嫁了个好男人吗,怎么还欠钱?你到底是赌输了多少?到处欠钱?”袁小刚怒道。

“我生了个女儿,婆家人完全不管,是那个男人借钱给我还上的,那钱不是我赌输的。”我解释道。

“我艹他妈的陈锐,他还是人么?生孩子不给钱?我还以为你嫁个公务员就飞上枝头当了凤凰了呢,没想到竟然还这么苦逼。”

“哎,那个高个子好像是个有钱人,要不,你问他借钱,先把高大有的钱给还上,把房子保住吧?我觉得他看你的眼神好像对你有点意思呢。”袁小刚又说。

“你胡说什么呢,我是有夫之妇,人家是钻石王老王,这怎么可能?”

“那就是你对他有意思?只是担心你配不上他?这你不用担心,现在没结婚的女人睡的男人比结了婚的还要多,交一个男朋友睡一个,比结了婚的还不堪呢……”

“你又胡说什么呢?我是你姐,你觉得你在我面前这样说话合适吗?”

他闭了嘴,“我这么多年都没好好说话,都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都忘了我还有家人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