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剑歌-施夷光,青青青青剑歌在线阅读

青青剑歌

青青剑歌

作者:宁馨儿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1 08:32:5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独家小说《青青剑歌》由宁馨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赵青青离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百年春秋,烽火不息。这是一个名士与名将辈出的时代,这是一个刺客与美人的时代,这是一个阴谋与间谍的时代。壮士重然诺,君王轻生死。红颜为祸水,白发长歌行。一笑可倾城,一言可灭国。夫差一朝称霸,转头成空。西施十年忍辱,回首浮云。越女青青为找回阿爹遗物闯入吴宫。剑庐盗剑,吴宫惊魂,青青遇到了孙武传人,也见到了久别的越女西施,身不由己地卷入了吴越之间的明争暗斗,见识了刺客的悲壮,间客的无奈,谋士的......
节选

一想到自己已经传信给文种范蠡,当时的自信满满,如今却无计可施,素锦急得两眼发红,若有可能,真恨不得抓住青青的手在卖身契上按个手印。

青青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素锦在旁边转悠了半天,忍住心中的笑意,忽然对施夷光说道:“姐姐,明日就是那孙奕之的最后之期,你说他会不会束手待缚呢?”

“当然不会。”施夷光微微一笑,“素锦这两日已经让人出去试探过,馆娃宫如今内松外紧,能出得了这里,也走不出王宫。看来他这回不光是想抓住你这个盗剑者,还想连我也一并拉下水呢!”

“他想得倒美!”青青嗤笑一声,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说道:“我就不等到明日了,今晚我就离开。我倒要看看,孙武的战阵,能不能拦得住我!”

她说得轻描淡写,素锦听得却是心惊肉跳,急忙劝阻道:“青青姑娘,万万不可硬闯啊!”

青青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要硬闯了?你不是每天都派人出去试探么?这次不如就让我出去一试,看看那位兵圣传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施夷光略一沉吟,也点了点头,“青青说得不错,孙大将军的《兵法十三卷》中就曾说过,兵者,诡也。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他认定我们会拖到他被大王卸职后才让青青离开,那明日的布局必然最为严密。青青这会儿出去一探,若有机会就离开,若有问题再回来,进退皆有道,总比等到明日要好。”

她都这样说了,素锦也只能点头,勉强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去安排青青姑娘跟玄九在夕食之后离开。只是,青青姑娘,你出宫之后,也未必能离开姑苏啊!这姑苏大城的九门守卫,丝毫不逊于宫城。可否需要我再帮你安排……”

“不用了,多谢素锦姑姑。”

青青断然谢绝,她并不傻,多留三日,也是给施夷光面子,可不想跟素锦再扯上关系。要说起来,阿爹的死固然与吴王有关,可越王无能,累及子民,难道就一点儿责任也没有?她自知身份,这些国家大事与她无关,她也不想牵涉其中,这几日指点了下素锦的人,也算是给施夷光的谢礼,可素锦若是再进一步,要她也像阿爹一样为他们卖命,那就想多了。

素锦也看出了她的心思,只得先告退离开,前去安排出宫事宜。

施夷光待她离开后,方才长叹一声,“青青,若有他们送你离开,会容易得多啊!”

青青盯着她良久,忽然笑了笑,“姐姐莫要说我,你若是真的信她,那日又为何会吐了她送来的汤?”

施夷光身子微微一震,这才想起,青青出现时的情形,脸上的神色变得极为复杂。

青青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轻轻摇摇头,说道:“姐姐不愿说就算了。只是姐姐不信的人,我又如何能信?素锦姑姑跟离火者,都不是我想沾惹的人,出了姑苏,我会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不是我不信……”施夷光长叹一声,终于缓缓说道:“她也是奉命行事,只不过……我们都不过是一枚棋子,任人摆布。那汤……那汤我若一直喝下去,就算以后回到越国,也会无法生儿育女。当初郑旦就是因为有了孩子,结果……我想给自己留个机会,素锦也知道,所以她才会先出去,看不到,就当不知道……”

“姐姐!”青青震骇地看着她,终于明白她这几日的“病”因何来。她和郑旦身为女间,在吴宫为妃,若是一旦有孕,这女子为母天性,自然会有所偏移。再加上她若有孕不能侍奉,吴王必然移宠他人,故而素锦定时给她服用这种避孕汤药,让她一直盛宠不衰。可这种药物长期服用,必然遗毒体内,长此以往,就算她以后停药,很可能也会终身不育。郑旦的结局青青不清楚,可施夷光对自己的未来,尚有憧憬,还期待着有朝一日越国反攻之后,她能重回家乡,生儿育女,又怎么肯继续服药?

这些女间的痛苦与挣扎,牺牲与付出,远远超出了常人想象。尽管如此,她依旧没想着将自己也拖下水,来分担她的责任。青青看着她,念及昔日同村时的情形,心中有七分同情,三分不忍,末了,终于轻声说道:“我离开姑苏之前,可以帮素锦出手一次。”

施夷光看着她,忽然起身,向她深深行了一礼,“夷光在此,先谢过妹妹!他日夷光若有归国之日,再行报答妹妹的仗义之举。”

青青叹了口气,扶起她来,“姐姐不必如此多礼。你待我如妹,我自视你为姐。若无阿娘在家中等候我和阿爹的消息,我就算留下来帮你一阵子也无妨,如今时日不多,也只能如此了。”

“妹妹有心,夷光已感激不尽!”施夷光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她在乎的,是家人,是亲友,而非越国。

施夷光自小在苎萝村长大,知道赵戬一家都是从晋国逃难而来,同村相处近十年,赵戬一向沉默寡言,可最终却为了一谏于她,而刺王身死。她对青青歉疚在心,自然不会帮着素锦来设计她,可没想到青青还是答应了帮忙,反倒让她对自己当初留她的心思有些惭愧了。

“青青,其实……”她刚开口,青青忽然蹙起眉心,伸手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说道:“有人来了,不是素锦姑姑。”

施夷光一惊,素锦尚未回来,这里外围的人手安排都是由她负责,而青青今晚要走,在没找到合适的人替代她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让人看到她的存在,以免日后为了这一个小宫女的来去暴露了其他的人。

青青看到她的神色,会意地点点头,一跃而起,双脚轻点在房中的立柱之上,简直如履平地,没几下就上了宫室房梁之上,施夷光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坐在当中的主梁上,冲自己做了个鬼脸,倏忽之间就隐身其上,任她仰得脖子发酸也看不到她藏去了哪里,终于明白,当日她是如何悄无声息地潜入自己的房中,而不让素锦发现半点踪迹。

她有如此出神入化的本事,施夷光心安不少,便静等着看看来人是谁。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门外有人轻声禀报:“启禀娘娘,太子殿下派人来探望娘娘。”

施夷光不禁冷笑一声,这位太子殿下,从她入宫之初就对她厌恶之极,后来随着年岁渐长,开始暗藏不露,可因为王后的病逝,一直对她耿耿于怀。根据素锦的消息,郑旦母子之死只怕也与他脱不了干系。他背后还有伍子胥与孙武撑腰,根本就不怕她这个宠妃,加上她在宫中小心谨慎,轻易不与人为敌,才让他时不时插手进来弄点小动作。

这会儿,只怕就是这位太子殿下等不及明日,想要找到盗剑的刺客为孙奕之洗脱不敬之罪,顺便给自己坐实了通敌之事。施夷光忍不住抬头朝看似空无一人的房梁上望了一眼,笑了笑,淡淡然地说道:“请进。”

既来之,则安之。

她倒要看看,太子这次派来的人,能玩出什么花儿来。

青青认得开门的侍女正是前几日素锦安排来跟自己练剑的素年,知道她行事谨慎,能留在施夷光身边的人手早已不知被筛了多少次,但见她开门时顺势朝里面瞥了一眼,只看到施夷光一人时,脸上还是微微有些松了口气的神色,也有些感叹。难怪素锦想尽办法要从她这里学几手,她能用的人实在太少,就算人品能保证忠诚可靠,这能力有限也没办法。

素年领着两个宫女走了进来,两人进来便先恭恭敬敬地行了礼,其中一个年轻些的貌美宫女说道:“太子殿下听闻娘娘又犯了心疾,特命人从越国买了个厨娘回来,让紫苏送来给娘娘调理身子,还望娘娘笑纳。”

施夷光躺在软榻之上,并不起身,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示意素年收下,方才说道:“起来吧,你代本宫谢过太子关心,太子如此费心,本宫感激不尽,日后若有机会,必当亲自答谢。”

紫苏喏喏应了,并不客气,起身之时,一双眼灵活地朝周围扫了一圈,并未看到有其他宫女,再往里的内室也无法看到,略略有些失望,又忍不住问道:“娘娘这里如此冷清,不知服侍的人手可否充足?若是不够,奴婢回去禀告太子,再多调几人来服侍娘娘……”

“不必了。”施夷光哪里会让他们再安插人手进来,有些疲惫地闭上眼,说道:“是本宫身子不适,不喜人多,方才让她们都在外候着,你若无事,就回去复命吧!”

这逐客令都下了,紫苏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悻悻地离开,临行之时,还冲那个中年厨娘使了个眼色。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