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绵,苏小姐惹火鲜妻,你好甜!-言情小说阅读

惹火鲜妻,你好甜!

惹火鲜妻,你好甜!

作者:苏糖夹心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1 08:35:2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苏绵顾延霆的小说叫做《惹火鲜妻,你好甜!》,是作者苏糖夹心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喝醉酒,进错房,被人误以为是小姐,她一气之下,踹了男人一脚,并评价男人外强中干,银样镴枪头。可谁知第二天,男人带着保镖浩浩荡荡的找上门,还点名要跟她结婚。结婚就结婚,说好的分房睡呢?不分房睡就不分房睡,那说好的不履行义务呢?“哎,你压我干嘛?”男人白天衣冠禽兽,晚上禽兽不如。到最后,她忍无可忍:“你脑子有病是不是?”他立即逼上前:“是啊老婆,我一见你肾上腺素就飙升,兴奋啊!”“……”...
节选

苏绵醒来时,已经快中午。太阳穴很痛,脑袋后面也很痛。揉了揉眼睛,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回想昨晚喝醉后的情况。可想不起来。这时,房门打开,徐妈探头进来,发现苏绵醒了,忙说:“小姐醒了?头疼吧?我煮了解酒汤,喝了就没那么难受了。”苏绵揉着脑袋,皱眉:“请问……这儿是哪儿?”“雅苑!”“雅苑?”“是捏,昨晚顾先生带你回来的哇,哎哟,吐得一身哟,惹得顾先生昨晚洗了十几次澡捏。”徐妈说话带口音,但苏绵还是听明白了。这儿是顾延霆住的地方,昨晚是顾延霆带她回来的。只是,他怎么知道自己在酒吧?苏绵漱完口,徐妈端着解酒汤出来,“先生一大早让煮的,这会儿温度刚刚好。”这男人还这么贴心?想到顾延霆那么重洁癖,却被自己吐得一身,无所适从的情形,苏绵既想笑又心虚。“苏小姐呐,你是先生第一次带回家的女人捏,而且还是抱着你进门的。”事情已经做完,徐妈干脆聊了起来,“你不知道先生有多重的洁癖捏,就连我,都不准靠近他一米内捏。苏小姐你真是个例外捏。”苏绵默默的听着,四处扫了眼,询问顾延霆在哪儿。徐妈看了会儿时间,说快了,果然没过一分钟,顾延霆就回来了。“说曹操曹操到捏!”顾延霆昨晚一直就泡在浴缸,尽管换了套衣服,可始终觉得有股酸臭味儿。“徐妈,放水,我要洗澡。”徐妈点点头,上楼。“顾先生!“苏绵叫了句,等顾延霆看向她的时候,才说了谢谢。顾延霆蹙眉,往后退几步,“浑身的臭味儿,洗澡了吗?”“……”拜拜,再见!被嫌弃,苏绵吭哧吭哧上楼,经过顾延霆卧室时,听到徐妈哎呀一声,说锅里还煎着鱼。苏绵进去,自告奋勇放水,徐妈临下去前叮嘱:“苏小姐,你要注意脚下呐,地面湿,容易滑。”几分钟后,浴缸放满,苏绵准备出去,滋溜一声,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前扑,恰巧此时穿着短裤的顾延霆准备进来。苏绵伸手,是想抓他的腰,可倒下的速度太快,手指只抓到短裤边缘。哗啦一声,随着苏绵倒地,短裤撕裂声不绝于耳。而苏绵又是仰面倒的,一睁眼,入目就是……啊……啊~!苏绵赶忙遮住眼睛。脸色难看的顾延霆望着拿自己短裤遮眼的女人,顿时无语。怎么会有这么笨拙的女人?顾延霆拿了浴巾围上,对挺尸地上的苏绵道:“你想看我洗澡吗?”“啊~!”苏绵疯狂摇头,同时缓缓地移开短裤瞟了眼,发现顾延霆已经不暴露后,才慌乱的起身。“等一下!”走出几步被叫住,苏绵转身,假笑:“顾先生还有什么事吗?”顾延霆指了指苏绵手上:“你打算拿着这个东西下楼?”苏绵低头一看,又是一声低叫,赶忙扔掉。卧了个大槽啊啊啊~!

苏绵醒来时,已经快中午。

太阳穴很痛,脑袋后面也很痛。

揉了揉眼睛,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回想昨晚喝醉后的情况。

可想不起来。

这时,房门打开,徐妈探头进来,发现苏绵醒了,忙说:“小姐醒了?头疼吧?我煮了解酒汤,喝了就没那么难受了。”

苏绵揉着脑袋,皱眉:“请问……这儿是哪儿?”

“雅苑!”

“雅苑?”

“是捏,昨晚顾先生带你回来的哇,哎哟,吐得一身哟,惹得顾先生昨晚洗了十几次澡捏。”

徐妈说话带口音,但苏绵还是听明白了。

这儿是顾延霆住的地方,昨晚是顾延霆带她回来的。

只是,他怎么知道自己在酒吧?

苏绵漱完口,徐妈端着解酒汤出来,“先生一大早让煮的,这会儿温度刚刚好。”

这男人还这么贴心?

想到顾延霆那么重洁癖,却被自己吐得一身,无所适从的情形,苏绵既想笑又心虚。

“苏小姐呐,你是先生第一次带回家的女人捏,而且还是抱着你进门的。”事情已经做完,徐妈干脆聊了起来,“你不知道先生有多重的洁癖捏,就连我,都不准靠近他一米内捏。苏小姐你真是个例外捏。”

苏绵默默的听着,四处扫了眼,询问顾延霆在哪儿。

徐妈看了会儿时间,说快了,果然没过一分钟,顾延霆就回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捏!”

顾延霆昨晚一直就泡在浴缸,尽管换了套衣服,可始终觉得有股酸臭味儿。

“徐妈,放水,我要洗澡。”

徐妈点点头,上楼。

“顾先生!“苏绵叫了句,等顾延霆看向她的时候,才说了谢谢。

顾延霆蹙眉,往后退几步,“浑身的臭味儿,洗澡了吗?”

“……”拜拜,再见!

被嫌弃,苏绵吭哧吭哧上楼,经过顾延霆卧室时,听到徐妈哎呀一声,说锅里还煎着鱼。

苏绵进去,自告奋勇放水,徐妈临下去前叮嘱:“苏小姐,你要注意脚下呐,地面湿,容易滑。”

几分钟后,浴缸放满,苏绵准备出去,滋溜一声,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前扑,恰巧此时穿着短裤的顾延霆准备进来。

苏绵伸手,是想抓他的腰,可倒下的速度太快,手指只抓到短裤边缘。

哗啦一声,随着苏绵倒地,短裤撕裂声不绝于耳。

而苏绵又是仰面倒的,一睁眼,入目就是……

啊……啊~!

苏绵赶忙遮住眼睛。

脸色难看的顾延霆望着拿自己短裤遮眼的女人,顿时无语。

怎么会有这么笨拙的女人?

顾延霆拿了浴巾围上,对挺尸地上的苏绵道:“你想看我洗澡吗?”

“啊~!”苏绵疯狂摇头,同时缓缓地移开短裤瞟了眼,发现顾延霆已经不暴露后,才慌乱的起身。

“等一下!”

走出几步被叫住,苏绵转身,假笑:“顾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顾延霆指了指苏绵手上:“你打算拿着这个东西下楼?”

苏绵低头一看,又是一声低叫,赶忙扔掉。

卧了个大槽啊啊啊~!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