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落梦-一朝落梦小说阅读

一朝落梦

一朝落梦

作者:桃幺妖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1 08:40:5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一朝落梦》是一本非常不错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桃幺妖,主角是庄黎王奕,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庄黎穿越到大凤王朝丞相家丑闺女身上,生存不易,她破罐子破摔却无意间掺和进权利斗争的漩涡中,真情还是假意,一切都扑朔迷离.........
节选

至于她和青釉是怎么被拖到院里最后又被装上车,庄黎都浑浑噩噩的记不起来,青釉在边上哭得稀里哗啦,被土匪扇了一巴掌。

然后庄黎和青釉被兜在马车里,和着车里本来的十来个跟他们一般大,估摸着也是一般遭遇的人离开小镇,往未知的命运而去。

“这边穷,土匪山贼发现再也抢不到钱了,就开始抢起人来。”

“我家在山下,本身也穷得揭不开锅,他们将我掳来,我娘就能省下我那份口粮给弟弟妹妹,这样也好。”马车里有个妹子道。

“还不知道被卖到什么地方去啊,做丫鬟苦力都算了,要是被卖到勾栏院,我还不如现在就死了。”

“有什么好死的,到哪里不一样活。”先前的妹子宽慰着,她碰碰庄黎

“你是怎么着了他们道的?”

“出来逃荒,半路上被他们劫着了。”庄黎之前听得她叨叨半天,发觉这厮心境真真是好啊,受她感染倒勉强还不觉得那么悲伤起来,仔细一看那姑娘似有几分姿色的模样,更是一脸自得其乐。

“你想开点吧,反正都出来逃荒,在家里也不见得就吃得饱。”

那姑娘敲敲青釉悲伤的脑瓜子,问庄黎:“你妹妹?”

“嗯”庄黎连连点头。

“我叫梨花,我出生那年梨花开得好,你呢?”

庄黎心里一惊,脱口而出:“我叫庄黎。”

她已经好久没有提起赵瓷这个名字,在心里已经释然了,既然走到这一步,我是不是赵瓷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关系。

“我想我爹爹,我不要离开乌云镇”马车里又有一姑娘嘤嘤的哭起来。

“早过了乌云镇了。”梨花毫不留情的回答她。见她哭得更加厉害不由得也是心头一烦,碰碰庄黎

“黎儿你劝劝她去。”

庄黎也头疼,车里的其他小孩被她哭得慌忙引起连锁反应,嘤嘤的哭成一片,而这时角落里有个声音轻悠悠的说了一句。

“要哭要闹要死要活的都赶紧,要出关了。”

是个少年的声音,寻着那声音望过去,角落里有个坐着的少年,他头发凌乱衣着破旧,确是自然让人察觉到他身上一股高傲的贵气。

“要出关了!”那岂不是要出国了的意思,庄黎心里又是一惊。

车里那些丫头小孩因为他的话也忽然醒悟,哭天喊地的嚷起来。

那车夫停下车来,哗哗两鞭子抽在车厢上,吓得里面的人一下子止住哭声,然后那大汉探进来个脑袋。

“再哭的就丢你们到戈壁,晚上被狼叼了去。”

等那大汉走了,车子继续前进起来,梨花便对着里面那少年喊

“你哪儿人啊?跟他们还挺不一样的,不像是个逃荒的啊?”

那少年才慢慢转过头来

虽然发髻凌乱却依旧高傲,那张脸上点点泥花却是挡不住的俊俏与贵气。

一瞬间庄黎的脑袋也断血了,翁的一声……

竟然是个故人

那少年不是别人,而是去赵府做过客的六皇子

王素……

“凤朝人”王素冷冷的丢出一句,让梨花呆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很快她跟周围其他的丫头聊起天来。

庄黎挤到王素身边,她还没有说话,那六皇子大约是早就注意到她在马车里,也认出了她,这会子却也不相认,只是恨了她一眼,做了个杀头的动作,意思就是提醒她不要暴露他的身份,说话之前过过脑子,或者最好不要说话。

这样一来到忽然觉得没什么好问的了,他又不让,虽然心里十万个为什么,高高在上不染纤尘的六皇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是故意的,还是因为遭遇了什么不测过来受着这份罪?

这六皇子虽说是导致自己沦落到今天的罪魁祸首,从离开京城到现在也曾在心里咒骂过他一万八千次,如今看他出现在这里衣着破旧在心底悄悄咒骂着他活该,却是并没有对他恨之入骨。

“再往前面就到了月渡口,是个弯月形的山峦,下面有一条小河,过了河,就是剑门关,关外就是西凉。”王素说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在车内的嘈杂和哭闹声中被庄黎听到。

庄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对山川地理一窍不通,况且还是在这个时空,只是哦的应了一声,不明白这六皇子是什么个意思。

这马车被山匪用厚实的毛毡布包裹了,王素让开自己坐着的角落,那里的车厢体有一道破缝隙,他示意庄黎往外看,果然,马车身后有一座月牙形的小山峰,在荒凉的戈壁上格外醒目。

“记在心里。”那六皇子王素小声的冷冷的说,然后便作回原位闭目养神,也不再理会庄黎。

庄黎自然是猜不透这六皇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到沦落到这步田地了,他看起来依然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对山匪倒是依依顺顺。

青釉看庄黎在角落里,自然也是挤过来,王素到赵丞相府做客的那天晚上她在厨房帮忙所以并没有见过这位六皇子,现在也只是当他和马车里其他灰头土脸的被山匪拐来的人一样,却又着实觉得这少年的气宇眉间有别与不一般人,张兮兮的脸下面容轮廓又却是是俏丽非常。庄黎也不好言语,只好在青釉面前也当是也觉得那只是一个长得略微好看,大概是被土匪卖去做兔儿爷的少年罢了。

从离开京城算起到现在,已经这折腾腾的过了将近一月,大漠荒凉,物是人非,青釉一改之前对李良笑的嫌弃,现在倒是经常念叨起他,庄黎听见也不免难过,只能每天都祈祷着他和郑伯能够脱险,不要寻找惦记她。

这伙子匪徒西凉人和凤朝人参半,皆是凤朝人装扮,打扮成商人模样,一行除了他们这车子人货外大约还有十几车的货物,皆是盗抢得来,她也深刻体会到这临近边界的凤朝城镇常年累月饱受山匪盗贼的折磨是何等痛苦。想到这里她似乎依稀记得王素在赵府做客那日似乎有要赵老丞相辅助他整治边境,她猛的睁开眼睛,盯着王素。

此行他出现在这里,是否和赵丞相说的话有关?

“吃饭了吃饭了。”马车停下,然后车外的土匪头子嚷起来。

这里是荒凉戈壁,荒凉无人烟,举目望去,尽是拳头大小的碎石子,没有水源,草都长不起来,土匪自然是不担心他们逃走,大约还没有出戈壁就迷路饿死了。放心大胆的打开马车门放他们出来透气,不然估计人货没到西凉也会被憋得病死几个。

发给他们食用的是每人一小块风干的面团一样的食物,庄黎有点噎不下,就见王素从土匪手里接过一个水袋,喝了一口,然后递给她。她犹豫了一下,想不到他这么好心,

那王素便道“难不成你还嫌弃我口水?”

她赶紧喝下一大口又递给青釉和梨花她们。

不一会儿那梨花凑过来,说着“黎儿,我听那汉人嘀咕今晚我们就得在这过夜,明儿这个时候,就能到番香城。”

“番香城?”

“哎呀,就是西凉的都城,我们估计都得在那儿被卖掉。”

庄黎看着她,忽然间生出一股子落寞来,那梨花却是没觉得,继续说

“黎儿,若是有缘,我们结拜姐妹如何,就算到了西凉也好有个照应。”

“好啊。”

那梨花就着那水袋拉着庄黎对着夕阳有模有样的深深鞠了一弓,如同没人般叨叨着

黄天在上,厚土为证,我落梨花今日与黎儿结为姐妹,明儿到了西凉,无论是做奴做婢或是青楼歌坊,都当互相照顾!

她的誓言被胖胖的山寨头子打断了

“都蹲下,原地休息,找抽呢!”

那梨花也乖顺的蹲下,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转头看着庄黎,乐呵呵的笑起来

她天生媚骨,虽然比不上柳依依,却也是庄黎见过的美人胚子之一了,相比之下更是活的洒脱随性。

庄黎想着就赵瓷这么副歪瓜裂枣的模样,大约也只是同青釉一样到个富贵些的人家为奴为婢,况且她也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成小姐来要人伺候,青釉虽然身为丫鬟照顾她,她也在无时无刻不以姐姐的身份照顾青釉。对于这未知的前途到也不同于车上的人如此惊慌。

她在现代活了整整二十四年,加上单亲家庭的她早早就学会照顾起母亲来,操心家里的各种事情,到了赵瓷的身体里,开始还掩饰着装作是个小娃娃,而今经历过这许多波折,早就表现出超出年纪的成熟与稳重,掩藏自己的害怕与不安。

她和梨花坐在戈壁滩上,看着落日夕阳,反倒学着她洒脱起来,而不远处的王素也依旧一副目空一切的高傲模样。庄黎偷偷看他,被他一眼又给吓回来。

戈壁上昼夜温差太大,入夜了还吹起风来,庄黎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土匪都懒得看守他们,这荒无人烟的大漠,又能逃到哪里去?

落梨花已经进马车里睡觉,王素还是坐在篝火边上,庄黎知道他不愿意进马车毕竟女孩子太多,这几日晚上睡觉他几乎都呆在外面,只是白天累及困倦,他才进马车呆会儿。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