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求轻宠-阎祈轩,阎天傲首席求轻宠在线阅读

首席求轻宠

首席求轻宠

作者:夏依然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21 08:53:3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首席求轻宠》是作者夏依然所著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首席求轻宠》精彩章节节选:阎祈轩,商业界最为神秘的帝王,外界传言,他年纪大,长得丑,更重要的是床上出了名的,容易软——偏偏,他宠起妻来无法无天。第一次,言书雅疼得差点拿石头打天!技术差,差评!第二次,言书雅觉得前两点错的,最后一句容易软或许是对的!第三次,言书雅觉得,实践得出真相,传言也仅仅只是传言——...
节选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对新婚不久的夫妻身上,就连宴会厅里一直不停歇的圆舞曲都成了两人的陪衬。

阎祈轩的动作标准规范,但不失体贴。他看言书雅的眼神带着探究和亲近。不浓厚,却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一个好丈夫应该有的形象。阎天傲总算回过神来,欣慰的不上前打搅。某些如同言天色一样的货色,只有暗地里羡慕嫉妒恨的资格。

“那个男人,明明是我不要的——”

言书雅这时候没心思也没能力接收到言天色的怨念,她眼前全是刚才放大的那张足以晃花人眼睛的好看的脸。就算是高中时偷偷关注齐羽澈,也没有像现在一样,心跳重的好像要跳出胸腔外一样。

脸红是肯定的,全身的血液直往一个地方涌,言书雅长这么大都没这时候窘迫,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你——”

她想说点儿什么来着,可宴会厅的灯光太好看,周围的玫瑰香气台浓郁——身边的那个人根本没有真实的感觉。

“嘘——”

阎祈轩用手指轻附在她嘴唇上,“什么都别说,听我说。”他意有所指的扫了眼周围不少关注的目光,“从现在开始,你是得到阎家认可的儿媳妇,是我的妻子。爸爸和我,都很高兴你能来我们家生活。”阎天傲这时候适时的接话:“祈轩说的对。既然都成一家人了,我也要把该给的见面礼送给书雅。老王啊,你来说给他们听。”

说完,就立在一旁非常慈爱的看着言书雅,一点都不嫌弃她真实的感情流露。

这样干净的女孩子才配得上自己的儿子,这次的联姻他非常满意。

一位身穿笔挺燕尾服的刻板男人规规矩矩的将文件上的信息公布,宴会厅迎来了主角光临后的第二个小**。

“阎总好大的手笔啊,刚嫁过来的儿媳妇,转手就是每年几百万的利润,我女儿要也有这样好的丈夫就完美了。”原来阎天傲将公司百分之九的股份划归到了言书雅的手中,从今后,就连阎祈轩也不能不尊重言书雅的决定。董事会上,也有她的一席之地。阎祈轩手里,也不过才十几的股份而已。

言天色几乎要把手里的高脚杯弄断,言风易呢,仍然笑得得体,看不出深浅。

最震惊的要数言书雅了,她是真没想到还有这件事等着她!

她不过和阎天傲见过几面,正经饭都没吃过几顿,就成他看中的儿媳妇了?这到底是怎样的神转折才能让局面走到这样的地步?一颗心直往下沉,她有种预感,将来要脱离出阎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多了,人也是会麻木的。

言书雅淡定的微微一笑,走上前乖巧尊敬的冲着阎天傲一矮身体,“谢谢爸爸,我会好好照顾祈轩,照顾好我们家。今后——不会让您失望。”

现在,顺应时势说的话可以不当真吧?

言书雅一边优雅有气质的笑着,一边给阎祈轩递眼色。她快要撑不住了,示意阎祈轩赶紧想办法救场,她不会应付这样的场面,再笑下去脸要僵了!

除了笑,她真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方法应对眼下的情形。

“好好好!是爸爸的好孩子!”阎天傲有多喜欢言书雅,这时候听到她的话就有多高兴。阎祈轩笑着撇了眼个头不高,身姿窈窕的小妻子,伸手揽过她柔软的身体,背过众人对助理的方向摸了下胸口。

助理会意,悄悄的消失在安全通道。

这时候,钢琴声骤然响起,配合着小提琴悠扬的曲调,一首全新的圆舞奏响在宴会厅的上方,踊跃人心。

“阎太太,我能邀请你跳一只舞吗?”

阎祈轩伸出手,微微俯身,仰头漫不经心的看着言书雅,目光定定,言书雅从里面看出了不容拒绝。

而且,这样的场景叫她怎么推拒?别说她现在还顶着阎太太的称谓,退一万步讲,她也没办法辜负阎老鼓励的目光。

人的一生中得失和成长都是成反比的,她从小没能得到父母的关爱,懂得的,是珍惜身边所有对她好的人,就像爷爷。

既然退不了,那就硬着头皮上吧!不就是一支舞吗?再丢脸又能怎样?

于是她大大方方的把手放到阎祈轩的手里,视死如归的迈着步子走向她的丈夫。阎祈轩没什么情绪的眼睛里带上了一丝笑意。

“你如果不想出丑,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手掌交握的时候,阎祈轩仿佛看穿了她的逞强,揽着她的腰,带着她滑进了舞池中央。

周围人有眼色的让出一**空地,在宴会的外圈自动自发的和舞伴跳了起来。

言书雅跳的很认真,她拼了命的回忆少的可怜的交际舞常识,可惜临时抱错了佛脚,佛祖压根儿不买账。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阎祈轩锃亮的羊皮靴已经被她踩的惨不忍睹。

在第二十次脚尖踩踏到他的鞋尖时,言书雅终于放弃:“要不……还是算了吧,我可能没有天赋,怎么教都不会的。”说完,懊恼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印看,特别想拿衣服偷偷地擦干净,不要让其他人看到。

头顶传来揶揄的笑声,阎祈轩一个俯身,言书雅的额头“咚”的撞到了他的胸口。

嘶——好硬的胸肌。

言书雅揉着额头,目光飘忽,往周围到处观看。

阎祈轩从腋下将她的脑袋扳正,带着笑,漫不经心:“不想让别人发现就别到处乱瞄。你见过哪个会跳舞的人一脸心虚不安?拿出你的涵养来。”

言书雅刚降温不久的脸又红了,恨不得找条地缝儿钻进去。恼羞成怒,瞪着眼表达自己的不高兴,到底没忍心再在阎祈轩的皮靴上踩几脚。

这家伙,不笑话她会死是不是?

就在她打算中途退场休息一下隐隐作痛的脚趾时,耳边又传来柔和的仿佛大提琴一样的低沉男音。他站到言书雅身后,用女人的角度,让言书雅双脚踩在他的鞋尖,带着她手把手的初级教学。

“你要让自己融入进音乐的氛围里,放轻松随着节拍走。很简单的几个步骤,不紧张你会做的更好。”周围人有的停下来羡慕的看着这一对,眼中的热度几乎能烤掉言书雅勉强装出来的淡定。

一种天生存在的默契缓缓的在两人之间蔓延。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