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八零美甜婚-穿越之八零美甜婚小说阅读

穿越之八零美甜婚

穿越之八零美甜婚

作者:月影星树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1 09:02:5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人公叫莫云风叶青青的小说是《穿越之八零美甜婚》,本小说的作者是月影星树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叶青,21世纪的不婚主义者,没想到一觉醒来,成了80年代初的已婚小军嫂,求心理阴影面积。这还不算,她还穿到了自己看过的一本小说里,是个十足软包子,她只想呵呵了!恶婆婆、白莲花、众极品,还不是小菜一碟!还有自己那个兵哥哥丈夫:那个谁,快跟我去离婚!某男,一脸懵:媳妇,所以我到底错过了什么,我改!...
节选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1500块呢!他们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呢。总听张桂香说她家二媳妇礼金高,但是没听她说,人家姑娘的陪嫁。礼金要的高,人家陪嫁也不少啊!而且钱都进了她口袋里,张桂香还磋磨人家,这心啊可真黑!“你的钱,什么是你的钱,你都嫁进我们莫家了,那就是我家的钱,我家的钱放在我那有什么不对!”张桂香一听钱,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在她看来那就是她儿子的钱,她儿子的钱就是她的,都得拿来孝敬她。咂咂,真是刷新下限啊,没有最**,只有更**。本来叶青青没想起来那些钱,毕竟原主的记忆很多,也是这次张桂香提起彩礼,她才在原主的记忆里看见这些。那些钱在叶青青看来不多,她有空间,挣钱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那都是原主父母给女儿的,而且她看张桂香不顺眼,才不想便宜了她。叶青青看了张桂香一眼,也不说话,像是默认了,张桂香瞬间又神气活现了。张桂香得意个什么劲,她不说话,纯粹是因为现在不是要钱的好时机,人太多,叶青青表示理解不了奇葩的脑回路。叶青青该说的都说完了,准备走人,至于过后张桂香骂人,她才不在乎呢,这时,村里有几位老人跟村长都来了。“云风媳妇,听说你打你婆母了。”只见大队长扶着,白发苍苍的老公公,后面跟着四位同样白发苍苍的老人,三男一女。刚刚说话的就是那个老婆婆,严肃着一张脸,脸上的法令纹很深,一双吊三角眼,显得很刻薄,看见张桂香一身的伤,再看看叶青青手里的扫把,眉头一皱,这样就更显得刻薄无情了。“看来是真的了,这样大不孝的东西,不能不严惩。”老婆婆面无表情的看着叶青青说。叶青青认出了这几位老人,是西园村的老一辈,西园村有五个大姓,分别是王,张,莫,李,吴。这来的五人就是这五个姓最高辈分的人了,村长扶着的是他的小曾爷爷王老爷子,老婆婆是张桂香的大奶奶,其他三个分别是莫三爷爷,李五爷爷,吴三爷爷。王老爷子也皱着眉头,问道:“云风媳妇,福生媳妇,这是怎么回事?”叶青青没说,张桂香倒是先哭起来,“我命苦啊,想吃媳妇做的饭都吃不到啊,不仅吃不上,媳妇还要打我,这日子还怎么过哟!”张大奶奶当即说到:“老爷子,不管什么原因,打婆婆就是不对,就是不孝顺,这样大不孝的东西,打死都不过分。”“村长,各位族老,可要为我做主啊!你看我这伤,那**是要打死我啊!”叶青青也不急,这张大奶奶一看就是帮张桂香的,昨天她要自杀,这几位谁也没来,今天打了婆婆,倒是都来齐了。嗤!都是老封建,婆婆打死媳妇就是应该的,媳妇反抗就是不孝?切!她才不惯他们那毛病呢,敢打她,就得做好给她揍的准备!“云风媳妇,你怎么说?”王老爷子问着叶青青。“她能怎么说,她还不是想着狡辩,她打了婆婆这是事实,大家都看见了,要搁我们那会儿是要杖责跪祠堂的,现在就让她,给她婆婆磕头认错,啥时候婆婆原谅了,啥时候起来。”张大奶奶直接下决定说。“小曾爷爷,青青这丫头昨儿个刚割了脖子,还没好,张桂香就让她做饭,她也不容易,可能是病糊涂了,打了婆婆,我看让她道个歉就算了。”王建忠开口劝道。王老爷子也看见叶青青脖子上的绷带,就说道:“云风媳妇殴打长辈肯定是有错的,但念在云风媳妇有伤,就给婆婆道个歉,保证下次不会犯了。你们觉得怎么样?”莫,李,吴三位老人没什么异议,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住这么久了,都是知根知底,谁不知道张桂香的性子,这一看就是把人惹急了,本来他们也没打算来,村里早就不实行族制了。那十年里都是大队长村长村书记做主,若说现在刚分了土地,也轮不上他们做主,张家大媳妇非要请他们来,他们不好驳了面子,才来的。“不行,我不同意,就得安我说的来,要磕头认错才行!”张大奶奶反对道。“就是,受点伤咋了,我们干活谁不带伤,我那会要生了还在干活呢,月子也做不上,她受点伤就要过少***日子了!尽瞎矫情!她就得给我磕头认错,还得三跪九叩,我才考虑重新让她进莫家的门。”我道歉都不想道,还磕头认错呢,想太多了您。叶青青冷笑一声,“磕头认错?好大架子,我磕头,她张桂香敢受吗?也不怕折寿,怎么她张桂香打死我,就是我活该是吗?我没让她打死,反抗一下就是大逆不道了是吗?”叶青青讽刺得对着张大奶奶,接着又道。“照你这样,你咋还活着,活着就是不孝,你当时就该让婆婆打死,你自己都是不孝的东西,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你,你说的什么歪理!”张大奶奶气的发抖。还没完呢!这就受不了了。叶青青感叹这人心态就是差啊!“还有你,我的好婆婆,我不够孝顺吗?你说让我把嫁妆钱给你,1500块我给了,你说三大件给大嫂,弟妹,小姑子,我也给了,你说云风寄的钱都该给你,每个月云风寄来的20块钱我都给了。结果呢,我得到了什么?”叶青青满是悲凉的笑着,慢慢诉说着自己不公的遭遇。“我每天在家有做不完的事,还要去地里干,吃的却是全家最差的,你还记得,我刚来时,什么也不会做,你就打我,那大扫把打了不止一次了吧,锄头打了也不止一次了吧!”“这还不行,你还要说我偷人,侮辱我娘家人,你说为什么这么对我?说啊!”叶青青朝着张桂香嘶吼着,她把原主的冤屈都喊了出来,她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张桂香做的事被叶青青都说了出来,瞬间恼羞成怒了,做跟摆在台面上来说是两回事。“你嫁进我们莫家,就得当牛做马,伺候公婆,还没分家,钱就得给我拿着。我打你怎么了,打死你也是活该,你个不孝的东西!”旁边的人只知道叶青青被张桂香磋磨,却不知道她过的这么惨,现在都说了出来,都觉得张桂香过分了,当然也是有那些圣母说叶青青不孝顺的人。“今天,我说我受伤了,大嫂没受伤叫她做饭,你倒好非让我做,让大嫂回房陪着6岁的孙子睡觉,我不做就要用扫把打我,你能打我,我自然也能打你,今天我就告诉你。”叶青青盯着张桂香一字一顿的说。“张桂香,我叶青青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任你欺负了,你只要敢打我,我就会打回去。反正你活着就是不孝,为了免于别人说你不孝,我勉为其难帮帮你了!”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1500块呢!他们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呢。总听张桂香说她家二媳妇礼金高,但是没听她说,人家姑娘的陪嫁。礼金要的高,人家陪嫁也不少啊!而且钱都进了她口袋里,张桂香还磋磨人家,这心啊可真黑!

“你的钱,什么是你的钱,你都嫁进我们莫家了,那就是我家的钱,我家的钱放在我那有什么不对!”

张桂香一听钱,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在她看来那就是她儿子的钱,她儿子的钱就是她的,都得拿来孝敬她。

咂咂,真是刷新下限啊,没有最**,只有更**。

本来叶青青没想起来那些钱,毕竟原主的记忆很多,也是这次张桂香提起彩礼,她才在原主的记忆里看见这些。

那些钱在叶青青看来不多,她有空间,挣钱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那都是原主父母给女儿的,而且她看张桂香不顺眼,才不想便宜了她。

叶青青看了张桂香一眼,也不说话,像是默认了,张桂香瞬间又神气活现了。

张桂香得意个什么劲,她不说话,纯粹是因为现在不是要钱的好时机,人太多,叶青青表示理解不了奇葩的脑回路。

叶青青该说的都说完了,准备走人,至于过后张桂香骂人,她才不在乎呢,这时,村里有几位老人跟村长都来了。

“云风媳妇,听说你打你婆母了。”只见大队长扶着,白发苍苍的老公公,后面跟着四位同样白发苍苍的老人,三男一女。

刚刚说话的就是那个老婆婆,严肃着一张脸,脸上的法令纹很深,一双吊三角眼,显得很刻薄,看见张桂香一身的伤,再看看叶青青手里的扫把,眉头一皱,这样就更显得刻薄无情了。

“看来是真的了,这样大不孝的东西,不能不严惩。”老婆婆面无表情的看着叶青青说。

叶青青认出了这几位老人,是西园村的老一辈,西园村有五个大姓,分别是王,张,莫,李,吴。

这来的五人就是这五个姓最高辈分的人了,村长扶着的是他的小曾爷爷王老爷子,老婆婆是张桂香的大奶奶,其他三个分别是莫三爷爷,李五爷爷,吴三爷爷。

王老爷子也皱着眉头,问道:“云风媳妇,福生媳妇,这是怎么回事?”

叶青青没说,张桂香倒是先哭起来,“我命苦啊,想吃媳妇做的饭都吃不到啊,不仅吃不上,媳妇还要打我,这日子还怎么过哟!”

张大奶奶当即说到:“老爷子,不管什么原因,打婆婆就是不对,就是不孝顺,这样大不孝的东西,打死都不过分。”

“村长,各位族老,可要为我做主啊!你看我这伤,那**是要打死我啊!”

叶青青也不急,这张大奶奶一看就是帮张桂香的,昨天她要自杀,这几位谁也没来,今天打了婆婆,倒是都来齐了。

嗤!都是老封建,婆婆打死媳妇就是应该的,媳妇反抗就是不孝?切!她才不惯他们那毛病呢,敢打她,就得做好给她揍的准备!

“云风媳妇,你怎么说?”王老爷子问着叶青青。

“她能怎么说,她还不是想着狡辩,她打了婆婆这是事实,大家都看见了,要搁我们那会儿是要杖责跪祠堂的,现在就让她,给她婆婆磕头认错,啥时候婆婆原谅了,啥时候起来。”张大奶奶直接下决定说。

“小曾爷爷,青青这丫头昨儿个刚割了脖子,还没好,张桂香就让她做饭,她也不容易,可能是病糊涂了,打了婆婆,我看让她道个歉就算了。”王建忠开口劝道。

王老爷子也看见叶青青脖子上的绷带,就说道:“云风媳妇殴打长辈肯定是有错的,但念在云风媳妇有伤,就给婆婆道个歉,保证下次不会犯了。你们觉得怎么样?”

莫,李,吴三位老人没什么异议,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住这么久了,都是知根知底,谁不知道张桂香的性子,这一看就是把人惹急了,本来他们也没打算来,村里早就不实行族制了。

那十年里都是大队长村长村书记做主,若说现在刚分了土地,也轮不上他们做主,张家大媳妇非要请他们来,他们不好驳了面子,才来的。

“不行,我不同意,就得安我说的来,要磕头认错才行!”张大奶奶反对道。

“就是,受点伤咋了,我们干活谁不带伤,我那会要生了还在干活呢,月子也做不上,她受点伤就要过少***日子了!尽瞎矫情!她就得给我磕头认错,还得三跪九叩,我才考虑重新让她进莫家的门。”

我道歉都不想道,还磕头认错呢,想太多了您。

叶青青冷笑一声,“磕头认错?好大架子,我磕头,她张桂香敢受吗?也不怕折寿,怎么她张桂香打死我,就是我活该是吗?我没让她打死,反抗一下就是大逆不道了是吗?”

叶青青讽刺得对着张大奶奶,接着又道。

“照你这样,你咋还活着,活着就是不孝,你当时就该让婆婆打死,你自己都是不孝的东西,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

“你,你说的什么歪理!”张大奶奶气的发抖。

还没完呢!这就受不了了。叶青青感叹这人心态就是差啊!

“还有你,我的好婆婆,我不够孝顺吗?你说让我把嫁妆钱给你,1500块我给了,你说三大件给大嫂,弟妹,小姑子,我也给了,你说云风寄的钱都该给你,每个月云风寄来的20块钱我都给了。结果呢,我得到了什么?”

叶青青满是悲凉的笑着,慢慢诉说着自己不公的遭遇。

“我每天在家有做不完的事,还要去地里干,吃的却是全家最差的,你还记得,我刚来时,什么也不会做,你就打我,那大扫把打了不止一次了吧,锄头打了也不止一次了吧!”

“这还不行,你还要说我偷人,侮辱我娘家人,你说为什么这么对我?说啊!”

叶青青朝着张桂香嘶吼着,她把原主的冤屈都喊了出来,她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

张桂香做的事被叶青青都说了出来,瞬间恼羞成怒了,做跟摆在台面上来说是两回事。

“你嫁进我们莫家,就得当牛做马,伺候公婆,还没分家,钱就得给我拿着。我打你怎么了,打死你也是活该,你个不孝的东西!”

旁边的人只知道叶青青被张桂香磋磨,却不知道她过的这么惨,现在都说了出来,都觉得张桂香过分了,当然也是有那些圣母说叶青青不孝顺的人。

“今天,我说我受伤了,大嫂没受伤叫她做饭,你倒好非让我做,让大嫂回房陪着6岁的孙子睡觉,我不做就要用扫把打我,你能打我,我自然也能打你,今天我就告诉你。”

叶青青盯着张桂香一字一顿的说。

“张桂香,我叶青青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任你欺负了,你只要敢打我,我就会打回去。反正你活着就是不孝,为了免于别人说你不孝,我勉为其难帮帮你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