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酥酥-(金属壳,顾云霆-阅读-猎爱:黑化女神火辣辣(雪酥酥)

猎爱:黑化女神火辣辣

猎爱:黑化女神火辣辣

作者:雪酥酥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1 09:12:3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人公叫墨流萤的小说叫《猎爱:黑化女神火辣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酥酥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腹黑狡诈,囚禁逼迫心爱之人,强行逆天改命招来天谴,却重生在精神病院被欺凌而死的自闭症少女身上。惊雷爆闪中她睁开了双眸,从此黑化少女手握奇门秘术,脚踩渣男渣女。她幽深的紫眸盯准了一只身为少将的最大猎物。某女:你的味道很好,我要将你剥皮拆骨,敲骨吸髓,吃得渣都不剩。某男:连身带心,吃一送一,顺便附赠一千零一种花式吃法随你选!...
节选

“上车?”墨流萤看着眼前这个金属壳子的东西,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车?马呢?难道是一种特殊的灵符催动?她眯起眼睛感受了一下,没有灵气的浮动,甚至这壳子后喷出的气息还是一种浊气。“首长!”顾云霆手下拉开车门后一个标准的军礼。“嗯?”顾云霆见墨流萤不动,眼光冷冷地落在了她身上,“上车!”墨流萤顿了顿,走到车旁,动作利落地跃上了引擎盖,然后长腿一翘坐在了车顶上,神色淡定悠然。没什么她弄不懂的,很简单嘛!她可是很挑的哦!才不稀罕下面的座位,那金属壳里面一看就很气闷。司机和一众手下:“……”顾云霆双眼危险地眯起:“拎下来,塞进去!”“是!”手下大声应道。“小气鬼!”墨流萤见他动怒,到底是垂涎他这个大猎物,生怕惹飞了他,哼一声从车顶上跳了下来坐进了车内。顾云霆冷哼一声也坐了进来。好浓郁的紫气!墨流萤顿时心情大好,她怎么忘了,坐在这金属壳子里,不正好可以趁机接近这个纯灵之体吗?可惜她眼下这具身体,还没有吸收炼化这种紫气的资格,只能借用那么一丝一毫催动低级的灵符。可灵符对天生纯灵之体没用,她无法控制这个猎物。墨流萤心急如焚,贪婪的眼光不时往顾云霆身上飘去。守着一座宝山不能取宝,真是太不甘心了!如果……能拥有他一滴血……墨流萤不由咕咚咽了一大口口水,只要他一滴血,她就可以冲刷自己这个千疮百孔的身体经络。她瞥一眼这个男人,见他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不由勾了勾唇角,暗暗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双唇。她等不及了。一寸,一寸……她按捺不住地小心翼翼慢慢向猎物一点点挪了过去。能趁他不备咬一口,只要渗出那么一滴血进了自己嘴里……墨流萤觉得自己屈尊坐这闷罐似的车厢才值得。顾云霆依旧闭着眼靠在座椅上,似乎对她的动作毫无察觉。司机从后视镜里悄悄瞥了一眼墨流萤,不由嘴角微微一抽,这个女孩子……在试图靠近他们首长?!真是不知死活。京都谁人不知,任何一个人只要接触到他的身体,不用首长动手,那人就会全身疼痛难耐犹如利刃刮骨。但凡身体弱一点的,直接都能疼晕过去。不然,真以为他们首长“罗刹上将”的名号是怎么来的?一念至此,那司机嘴角又忍不住绷紧,可惜啊,也就因为这个,他们首长身边一直没有女人。这“病”太奇怪了,顾家为此可是遍请各国名医会诊,做了无数检查,依旧是个谜。“唔……”就在墨流萤张口向这男人手臂咬去的时候,被这男人迅如闪电的速度捏住了下颌,酸疼得她不由闷哼一声。“嗯?”顾云霆眯起了双眼,扣着这小女孩的下颌,戴着雪白手套的修长手指微微又一用力,“咬人?”倒是想看看这古怪的小女孩有什么举动,没想到竟是想咬他。

“上车?”

墨流萤看着眼前这个金属壳子的东西,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车?马呢?难道是一种特殊的灵符催动?

她眯起眼睛感受了一下,没有灵气的浮动,甚至这壳子后喷出的气息还是一种浊气。

“首长!”

顾云霆手下拉开车门后一个标准的军礼。

“嗯?”顾云霆见墨流萤不动,眼光冷冷地落在了她身上,“上车!”

墨流萤顿了顿,走到车旁,动作利落地跃上了引擎盖,然后长腿一翘坐在了车顶上,神色淡定悠然。

没什么她弄不懂的,很简单嘛!

她可是很挑的哦!才不稀罕下面的座位,那金属壳里面一看就很气闷。

司机和一众手下:“……”

顾云霆双眼危险地眯起:“拎下来,塞进去!”

“是!”

手下大声应道。

“小气鬼!”墨流萤见他动怒,到底是垂涎他这个大猎物,生怕惹飞了他,哼一声从车顶上跳了下来坐进了车内。

顾云霆冷哼一声也坐了进来。

好浓郁的紫气!

墨流萤顿时心情大好,她怎么忘了,坐在这金属壳子里,不正好可以趁机接近这个纯灵之体吗?

可惜她眼下这具身体,还没有吸收炼化这种紫气的资格,只能借用那么一丝一毫催动低级的灵符。

可灵符对天生纯灵之体没用,她无法控制这个猎物。

墨流萤心急如焚,贪婪的眼光不时往顾云霆身上飘去。守着一座宝山不能取宝,真是太不甘心了!

如果……能拥有他一滴血……

墨流萤不由咕咚咽了一大口口水,只要他一滴血,她就可以冲刷自己这个千疮百孔的身体经络。

她瞥一眼这个男人,见他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不由勾了勾唇角,暗暗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双唇。

她等不及了。

一寸,一寸……她按捺不住地小心翼翼慢慢向猎物一点点挪了过去。

能趁他不备咬一口,只要渗出那么一滴血进了自己嘴里……墨流萤觉得自己屈尊坐这闷罐似的车厢才值得。

顾云霆依旧闭着眼靠在座椅上,似乎对她的动作毫无察觉。

司机从后视镜里悄悄瞥了一眼墨流萤,不由嘴角微微一抽,这个女孩子……在试图靠近他们首长?!

真是不知死活。

京都谁人不知,任何一个人只要接触到他的身体,不用首长动手,那人就会全身疼痛难耐犹如利刃刮骨。

但凡身体弱一点的,直接都能疼晕过去。

不然,真以为他们首长“罗刹上将”的名号是怎么来的?

一念至此,那司机嘴角又忍不住绷紧,可惜啊,也就因为这个,他们首长身边一直没有女人。

这“病”太奇怪了,顾家为此可是遍请各国名医会诊,做了无数检查,依旧是个谜。

“唔……”

就在墨流萤张口向这男人手臂咬去的时候,被这男人迅如闪电的速度捏住了下颌,酸疼得她不由闷哼一声。

“嗯?”

顾云霆眯起了双眼,扣着这小女孩的下颌,戴着雪白手套的修长手指微微又一用力,“咬人?”

倒是想看看这古怪的小女孩有什么举动,没想到竟是想咬他。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