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景,盘子穿越之俞少小娇妻小说-俞景,盘子小说叫什么名字

穿越之俞少小娇妻

穿越之俞少小娇妻

作者:绵绵妙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1 09:13:5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穿越之俞少小娇妻》由绵绵妙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言乐俞景,内容主要讲述:【温馨虐渣文】“女儿,你分明是一介凡体,他们为何称呼你为女神?”“女儿,衣不蔽体,状如禽兽。出门在外还是多穿些衣物才不失观瞻!”“女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失体统……”言氏集团千金言乐,天之骄女,生日宴惨遭未婚夫抛弃沦为全城的笑柄,伤心之下到夜店买醉,一不小心撞晕一古装神秘男人。可是这个男人,一醒来满口之乎者也,自称为汉朝护国大将军也罢,竟似精分病人一般假装她的老爹称呼她做女儿,更让人接受不了的是他还管起了她的私生活!言乐气愤表示,她要送走他!已有百万字完结文《军少娇宠:未来大小姐》欢迎入坑。...
节选

言乐暗暗翻白眼,什么时候能不叫女儿?他占便宜还上瘾了!算了,她不跟神经病计较。压下心中的不满,“我在东郊遇到的你,这里是位于城南的钟秀庄园,两者距离很远,你没有车不方便,等会儿我送你过去。”俞景思忖了片刻言乐话中的意思,“如此多谢女儿……”说话间,言乐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目光扫到他的肚子,眼角抽了抽,“你饿了吗?”俞景脸红到脖子,手抱拳,“让女儿你……”笑话了。他的反应,让言乐想笑,可实在忍不了他唤她做女儿,两人看起来明明差不多大,他哪来的勇气喊她女儿的?她嗤道,“你别叫我女儿,我有名字!叫我言乐。”起身移步进厨房。俞景神色变得古怪起来,他喊她名字像什么话?那都是丈夫私下对妻子的称呼。俞景抬腿亦步亦趋的跟在言乐的身后,只见她站在一个和他差不多高,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的大箱子的跟前,握住上面的栓子,也许不叫栓,但他唯一能想到的词就是栓。她打开了那个大箱子,内里透出光芒。即使在明亮的灯光下,他亦能看清那道光线之内,有冷气从里面冒了出来。接下来她从中拿出一个透明的储物囊,里面装着的是月牙?形状和大汉的略有不同,但大体的样子他还能分的清……言乐站在灶台前,点了下油烟机的开关,拧开燃气灶,朝锅里加水煮速冻饺子。俞景注视着言乐的一举一动只觉得不可思议。言乐很快煮好了速冻饺子,关掉燃气,用漏勺盛到两只精致的盘子里,端着盘子转身准备出去。瞥到厨房外直愣愣盯着她看的俞景,他是什么时候到她身后的?她一惊之下手一抖,刚出锅的饺子碰到了她的手,烫的她惊呼一声,被烫的那手一松,眼看着饺子连同盘子就要一同砸在地上。盘子碎裂的声音并未响起。俞景不知何时就到了跟前,他大手一伸,拖住盘子底,食物的香气侵入鼻尖,只闻着就有胃口。他再次心惊,此地连裹腹的食物竟也如此美味。大汉与之一比,实乃是蛮夷之地。言乐瞪圆了漂亮的大眼睛,话都说不顺了,“你……你是怎么到我跟前的。”他会瞬间移动吗?俞景低眸,目光落在言乐那张表情丰富的脸上,只觉得有趣,薄唇一勾,“轻功,你没有见过么?”淡淡的扫了一眼她略微发红的小手,她没有一直喊痛,想来应该无碍,走出厨房。言乐:“……”世界上真的有轻功这种东西?联想到他在客厅的行为,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如果这精分病人的脑袋瓜正常的话,那该是多么的惊世骇俗啊。不过他会使这样的功夫,要是被科学怪人发现的话,估摸着会招来大麻烦。言乐跟在后面,她抬手随意的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背,“俞景,你之前在剧组都是用真功夫演戏的吗?”俞景只觉得被言乐碰到的地方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抓了一把似得。胸口弥漫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他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他听不懂她说的话,虚心的讨教,“俞某听不明白女儿你所言是何意。”***!他到底有多喜欢叫她女儿!而且,这么浅显的话他都听不懂,是她的表述有问题?言乐暗自咬牙,忌讳他神秘莫测的身手,想要发飙又不敢,却依旧想要提醒他注意掩饰那身功夫。她重复道,“我刚刚的意思是你在戏台上也是用真功夫表演?你们剧组的人都知道你有功夫?不怕被人发现拿你做研究吗?”“戏台?”俞景总算是听明白了一些,他生气了,眼神似冬天的冰棱一样冻得人想打哆嗦,他望向言乐,“俞某乃皇上亲封的大司马骠骑将军,手握天下兵权怎可与戏子混为一谈?”“......”言乐心肝一颤,她捉摸不透俞景此时的想法,却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气愤,未免他发病出手伤人,她强行换上一张笑脸,“将军大人,来,吃饺子先。”她递了一双筷子给他。原来这东西在此地叫做饺子?和他们的称呼不一样。俞景轻抿了一下绯薄的唇,伸手接过,敛住身上的气势,思忖她先前的话,她把他比作戏子,如此放肆,若是在大汉,他说不准一掌便会结了她。眼下,他却能由着她,连他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他望了一眼吃饺子的言乐,她如此淡然的在男人面前用膳,竟也不害羞。他出声,“多谢款待。”言乐小嘴一撇,莫名其妙的男人,好心想提醒他注意掩饰功夫。没想到他变脸比翻书还看,刚刚凶神恶煞,现在又像个有礼貌的暖男。天还未亮,夜依旧深,两人吃的算是夜宵。饺子的香味弥漫在唇齿间,俞景越发觉得言乐能干,正想夸她两句,门外传来一阵门**。在俞景耳里,就像天上的乐曲一般。“你先吃。”言乐放下筷子,起身往门口走。俞景的目光追着她的背影,见她立在门后一瞬,便一脸慌张的朝他冲过来。言乐跑到俞景跟前,一把握住俞景的手,另一只手抄起桌子上的盘子,扯着他往楼上跑,语气显急迫,“我爷爷奶奶来了,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带男人回家,肯定会打断我的腿,我带你去楼上躲一躲,我不去找你,你可千万不要出来啊。”她的意思是有人来拜访?隔着大门,又未有人出声,她如何得知外面的人是谁?俞景半垂着深邃的眼眸盯着虎口处的小手看,她的手很小,又白又嫩,指甲是粉色的,剪的很短。手指头十分精致,皮肤衔接的地方触感滑腻,让他忍不住想要反手覆上她的手。他压下心中的悸动,眼睛却没有离开她似红梅一样娇艳的脸蛋。她的长相和他见过的所有女儿家都不太一样,气质亦是相差的甚远。他不排斥与她靠近,甚至想主动接近。若她朝他使美人计,他定是逃不过去。言乐把俞景推到连着卧室的衣帽间里,再次对他叮嘱,“呆在这儿千万不要乱走啊。”

言乐暗暗翻白眼,什么时候能不叫女儿?他占便宜还上瘾了!

算了,她不跟神经病计较。

压下心中的不满,“我在东郊遇到的你,这里是位于城南的钟秀庄园,两者距离很远,你没有车不方便,等会儿我送你过去。”

俞景思忖了片刻言乐话中的意思,“如此多谢女儿……”

说话间,言乐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目光扫到他的肚子,眼角抽了抽,“你饿了吗?”

俞景脸红到脖子,手抱拳,“让女儿你……”笑话了。

他的反应,让言乐想笑,可实在忍不了他唤她做女儿,两人看起来明明差不多大,他哪来的勇气喊她女儿的?她嗤道,“你别叫我女儿,我有名字!叫我言乐。”起身移步进厨房。

俞景神色变得古怪起来,他喊她名字像什么话?那都是丈夫私下对妻子的称呼。

俞景抬腿亦步亦趋的跟在言乐的身后,只见她站在一个和他差不多高,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的大箱子的跟前,握住上面的栓子,也许不叫栓,但他唯一能想到的词就是栓。

她打开了那个大箱子,内里透出光芒。

即使在明亮的灯光下,他亦能看清那道光线之内,有冷气从里面冒了出来。

接下来她从中拿出一个透明的储物囊,里面装着的是月牙?形状和大汉的略有不同,但大体的样子他还能分的清……

言乐站在灶台前,点了下油烟机的开关,拧开燃气灶,朝锅里加水煮速冻饺子。

俞景注视着言乐的一举一动只觉得不可思议。

言乐很快煮好了速冻饺子,关掉燃气,用漏勺盛到两只精致的盘子里,端着盘子转身准备出去。

瞥到厨房外直愣愣盯着她看的俞景,他是什么时候到她身后的?

她一惊之下手一抖,刚出锅的饺子碰到了她的手,烫的她惊呼一声,被烫的那手一松,眼看着饺子连同盘子就要一同砸在地上。

盘子碎裂的声音并未响起。

俞景不知何时就到了跟前,他大手一伸,拖住盘子底,食物的香气侵入鼻尖,只闻着就有胃口。

他再次心惊,此地连裹腹的食物竟也如此美味。

大汉与之一比,实乃是蛮夷之地。

言乐瞪圆了漂亮的大眼睛,话都说不顺了,“你……你是怎么到我跟前的。”

他会瞬间移动吗?

俞景低眸,目光落在言乐那张表情丰富的脸上,只觉得有趣,薄唇一勾,“轻功,你没有见过么?”

淡淡的扫了一眼她略微发红的小手,她没有一直喊痛,想来应该无碍,走出厨房。

言乐:“……”世界上真的有轻功这种东西?

联想到他在客厅的行为,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如果这精分病人的脑袋瓜正常的话,那该是多么的惊世骇俗啊。

不过他会使这样的功夫,要是被科学怪人发现的话,估摸着会招来大麻烦。

言乐跟在后面,她抬手随意的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背,“俞景,你之前在剧组都是用真功夫演戏的吗?”

俞景只觉得被言乐碰到的地方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抓了一把似得。

胸口弥漫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他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

他听不懂她说的话,虚心的讨教,“俞某听不明白女儿你所言是何意。”

***!

他到底有多喜欢叫她女儿!

而且,这么浅显的话他都听不懂,是她的表述有问题?

言乐暗自咬牙,忌讳他神秘莫测的身手,想要发飙又不敢,却依旧想要提醒他注意掩饰那身功夫。

她重复道,“我刚刚的意思是你在戏台上也是用真功夫表演?你们剧组的人都知道你有功夫?不怕被人发现拿你做研究吗?”

“戏台?”

俞景总算是听明白了一些,他生气了,眼神似冬天的冰棱一样冻得人想打哆嗦,他望向言乐,“俞某乃皇上亲封的大司马骠骑将军,手握天下兵权怎可与戏子混为一谈?”

“......”

言乐心肝一颤,她捉摸不透俞景此时的想法,却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气愤,未免他发病出手伤人,她强行换上一张笑脸,“将军大人,来,吃饺子先。”她递了一双筷子给他。

原来这东西在此地叫做饺子?

和他们的称呼不一样。

俞景轻抿了一下绯薄的唇,伸手接过,敛住身上的气势,思忖她先前的话,她把他比作戏子,如此放肆,若是在大汉,他说不准一掌便会结了她。

眼下,他却能由着她,连他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他望了一眼吃饺子的言乐,她如此淡然的在男人面前用膳,竟也不害羞。

他出声,“多谢款待。”

言乐小嘴一撇,莫名其妙的男人,好心想提醒他注意掩饰功夫。

没想到他变脸比翻书还看,刚刚凶神恶煞,现在又像个有礼貌的暖男。

天还未亮,夜依旧深,两人吃的算是夜宵。

饺子的香味弥漫在唇齿间,俞景越发觉得言乐能干,正想夸她两句,门外传来一阵门**。

在俞景耳里,就像天上的乐曲一般。

“你先吃。”言乐放下筷子,起身往门口走。

俞景的目光追着她的背影,见她立在门后一瞬,便一脸慌张的朝他冲过来。

言乐跑到俞景跟前,一把握住俞景的手,另一只手抄起桌子上的盘子,扯着他往楼上跑,语气显急迫,“我爷爷奶奶来了,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带男人回家,肯定会打断我的腿,我带你去楼上躲一躲,我不去找你,你可千万不要出来啊。”

她的意思是有人来拜访?隔着大门,又未有人出声,她如何得知外面的人是谁?

俞景半垂着深邃的眼眸盯着虎口处的小手看,她的手很小,又白又嫩,指甲是粉色的,剪的很短。

手指头十分精致,皮肤衔接的地方触感滑腻,让他忍不住想要反手覆上她的手。

他压下心中的悸动,眼睛却没有离开她似红梅一样娇艳的脸蛋。

她的长相和他见过的所有女儿家都不太一样,气质亦是相差的甚远。

他不排斥与她靠近,甚至想主动接近。

若她朝他使美人计,他定是逃不过去。

言乐把俞景推到连着卧室的衣帽间里,再次对他叮嘱,“呆在这儿千万不要乱走啊。”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