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盛宠小辣妻席景程,白安然小说阅读

总裁盛宠小辣妻

总裁盛宠小辣妻

作者:那年长安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11-21 09:18:0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叫白安然席景程的小说是《总裁盛宠小辣妻》,本小说的作者是那年长安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传闻,席家大少为了一个女人守身如玉不近女色;传闻,他杀伐果决、心狠手辣;传闻……安然捂着腰,两眼泪光,传闻果然是传闻,眼前不要脸的人哪里像是A市权势滔天的人。结婚第一天,他说,“三年内,你可以拥有成为席太太的一切,除了爱,三年后,你拿钱走人,各不相欠”。三年后她拿着契约要离婚,他淡淡看了一眼,接过契约撕得粉碎。“孩子不能没有妈”。“我可以带着他们。”“席家不能没有女主人。”“外面那么多女人排队想做你的女人。”他把她压在身下,“我不能没有你。”“……”...
节选

“痛”。“痛也不许碰,不想瞎就忍着”。白安然眼睛虽然不流泪了,却很干涩,睁不开,稍微睁开点眼睛,一阵刺痛。有些慌了,“我会瞎吗?”“瞎了也是活该,什么东西都敢往眼睛上抹?”白安然相当委屈了,又不是她自己要抹的。白安然视线模糊,路也看不清,完全是被席景程带着走。“你带我去哪里?”“闭嘴!”席景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这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实在……可怜……白安然闭上眼睛任由他带走,她能感觉到他们走出了卫生间,进了电梯,出了电梯不久她忽然脚下一空,整个人向前倒去。“啊……”脚软的那刻,腰上多了一只强壮有力的手,下一个整个人扑向了一个坚、挺的胸膛,鼻子撞在他的胸上。白安然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整个人趴在他的怀里,成熟的气息迎面而来,脸上发热。席景程只是在她快要摔倒的时候本能的保住了她,虽然她个子不算小,但是很瘦,这个人在他怀里显得很小的……一只,他忽然想起这个形容词。而且……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白安然趴着半响不见他放开自己,弱弱开口,“我可以了”。忽然,她双脚腾空,被他打横抱起,白安然手忙脚乱的抓主了他的衣领。席景程黑着脸,“你想勒死我?”她默默放开了手,“我不是故意的,你该同我说一声”。“你还有理了是不是?”白安然默不作声,她确实没什么道理,刚才那种冲眼的感觉又来了,万分的想流眼泪。席景程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憋着!不许哭!”白安然几乎是被他扔在车上的,她双手紧紧握着安全带。车在医院门口停下。席景程带她去看了眼科,“医生,她怎么样?”“白小姐只是过敏,清洗过了没什么问题,只是可能会有一点不舒服,这几天注意卫生,别照到强光就可以了”。“过敏,什么过敏?”“应该是催泪剂的一种”。"催泪剂?你怎么会用那种东西?”白安然也很想知道,陆海哪里来的那种玩意儿。白安然半眯着眼睛,总觉得痒,想去揉眼睛。席景程又是一巴掌,白皙的手背留了红印。白安然手捏着自己衣角,忍住不去揉眼睛。咬着下唇,委屈至极,席景程看她可怜兮兮,随时可能哭出来的样子,微微懊恼,刚才是不是打太重了?“还疼?”“不疼,痒”。“医生,有没有办法止痒?”医生给她拿了眼药水,“这种眼药水可以止痒,但是别用的太频繁”。席景程食指勾起她的下巴,往上一抬,一手撑着她的眼皮,一手滴眼药水。女医生一边花痴,眼前这个男人实在太完美了,长得好看,从他的穿着看出家世肯定也不错,人还这么温柔。“先生对你妹妹可真好”。“妹妹?”“不……不是吗?”不是妹妹,难道是那种关系……可是这小女孩怎么看都像没有成年……

“痛”。

“痛也不许碰,不想瞎就忍着”。

白安然眼睛虽然不流泪了,却很干涩,睁不开,稍微睁开点眼睛,一阵刺痛。

有些慌了,“我会瞎吗?”

“瞎了也是活该,什么东西都敢往眼睛上抹?”

白安然相当委屈了,又不是她自己要抹的。

白安然视线模糊,路也看不清,完全是被席景程带着走。

“你带我去哪里?”

“闭嘴!”

席景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这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实在……可怜……

白安然闭上眼睛任由他带走,她能感觉到他们走出了卫生间,进了电梯,出了电梯不久她忽然脚下一空,整个人向前倒去。

“啊……”

脚软的那刻,腰上多了一只强壮有力的手,下一个整个人扑向了一个坚、挺的胸膛,鼻子撞在他的胸上。

白安然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整个人趴在他的怀里,成熟的气息迎面而来,脸上发热。

席景程只是在她快要摔倒的时候本能的保住了她,虽然她个子不算小,但是很瘦,这个人在他怀里显得很小的……一只,他忽然想起这个形容词。

而且……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白安然趴着半响不见他放开自己,弱弱开口,“我可以了”。

忽然,她双脚腾空,被他打横抱起,白安然手忙脚乱的抓主了他的衣领。

席景程黑着脸,“你想勒死我?”

她默默放开了手,“我不是故意的,你该同我说一声”。

“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白安然默不作声,她确实没什么道理,刚才那种冲眼的感觉又来了,万分的想流眼泪。

席景程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憋着!不许哭!”

白安然几乎是被他扔在车上的,她双手紧紧握着安全带。

车在医院门口停下。

席景程带她去看了眼科,“医生,她怎么样?”

“白小姐只是过敏,清洗过了没什么问题,只是可能会有一点不舒服,这几天注意卫生,别照到强光就可以了”。

“过敏,什么过敏?”

“应该是催泪剂的一种”。

"催泪剂?你怎么会用那种东西?”

白安然也很想知道,陆海哪里来的那种玩意儿。

白安然半眯着眼睛,总觉得痒,想去揉眼睛。

席景程又是一巴掌,白皙的手背留了红印。

白安然手捏着自己衣角,忍住不去揉眼睛。

咬着下唇,委屈至极,席景程看她可怜兮兮,随时可能哭出来的样子,微微懊恼,刚才是不是打太重了?

“还疼?”

“不疼,痒”。

“医生,有没有办法止痒?”

医生给她拿了眼药水,“这种眼药水可以止痒,但是别用的太频繁”。

席景程食指勾起她的下巴,往上一抬,一手撑着她的眼皮,一手滴眼药水。

女医生一边花痴,眼前这个男人实在太完美了,长得好看,从他的穿着看出家世肯定也不错,人还这么温柔。

“先生对你妹妹可真好”。

“妹妹?”

“不……不是吗?”不是妹妹,难道是那种关系……可是这小女孩怎么看都像没有成年……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