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凡-(贵妃-阅读-腹黑帝王逗邪后(萧凡)

腹黑帝王逗邪后

腹黑帝王逗邪后

作者:萧凡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1 09:18:4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是雨蝶飞越尘封的书名叫《腹黑帝王逗邪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萧凡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传说,古时候的江湖人,那些舞刀弄棒的家伙,呜呜呜……说杀人,嗯!就真的会手起刀落的。“哈?女子?女子怎么了?前朝的卓文君不就是才女一枚?今朝我以女子之身受聘西席,立志以吾毕生之才华报效神武。哼,所谓‘前朝有女卓文君,今夕有我雨蝶飞’说的就是本姑娘了!”TreeNewBee不打草稿!不会宫斗的皇后,右脚踏在八仙桌上,拧眉一喝:“不服是吧,那就打到你服为止!”没有凤印,本宫也能称霸后宫。...
节选

果然说人靠衣装,可眼前这哪是昨日一身狼狈的雨蝶飞。瞧瞧她,正襟危坐,衣冠得体,举手投足之间,仪态万千,一身行头将她本身的沉稳大气衬托得淋漓尽致。

暗自咬牙的何止自己,贤妃冷笑着,余光飘向右手第一位的女子——贵妃宋问娴。

宋贵妃上前一步,微笑着柔声说道:“皇后娘娘,臣妾略备薄礼一份,恭祝皇上皇后新婚大喜。”

话说时,自有宫女呈上,乃是一对玉如意,成色上等。可在纵观古物的雨蝶飞眼里,那等货色也只能用平平来形容了。

不过,雨蝶飞勾唇:好礼!自从进宫,虽然事事不如人意,但如今却事事如我意,以后更会事事如心意!

“多谢贵妃!赐座。”雨蝶飞眨了眨眼睛,虽然不认识,不过,前面四位必然是后宫四妃,而能在此时此刻第一个开腔,必是贵妃无疑了。

“谢娘娘!”于是,在各色各样的目光下,贵妃施施然落座。

刚坐下,温顺无比的贵妃那淬了毒一般的目光又怎么会逃得过贤妃的眼睛。

宋问娴啊宋问娴,那凤座按理说你是最有资格的。如果没有雨蝶飞,恐怕皇后之位迟早也是你的。不过现在嘛,所有的局面都被打破。

雨蝶飞与皇上虽早前就有了婚约,但不进宫则已,一进宫必定就是右相府倾全力辅弼之时。有个那样厉害的爹爹,纵然你是太妃的亲侄女儿,又当如何呢?

贵妃刚落座,目光一转,又变得温驯有礼:“娘娘既受了臣妾的礼,又是新婚之际,不妨赐上一两件宝物给臣妾,也好让臣妾沾沾娘娘的喜气!”

雨蝶飞挑眉: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厚着脸皮找晦气来的。

月牙儿眉心微皱:明知小姐落魄进宫,名不正言不顺,此刻囊清如洗,恐怕昨晚她花几个碎银子买盘儿芹菜肉丝的事,早就在后宫传遍了。贵妃这厢腆着脸要赏赐,不就是要后宫的女人看小姐的笑话?岂有此理,太可恨了。

雨蝶飞身子后倾,靠在椅背上,目光如水,淡淡扫过下首的每一个人。

“是啊娘娘,臣妾等也想沾沾娘娘的喜气。”下首所有的女人都堆起一脸假笑,命身旁的宫女呈上自己的礼物。

呦,都在这儿等着呢!

月牙儿气坏了:赏!赏你们一人十巴掌!可她站在雨蝶飞身边,面上却一副恭敬的样子,大大方方地目视前方。

初心等立在一侧,却感觉双颊**辣的。从没指望跟着这位皇后能高人一等,或者能够横行六宫,只是更没想到竟会如此跌份。

皇后身家几何,身为仁德宫的女官她能不知?除了昨晚月牙儿背上的包袱,什么也没有。而那包袱里,居幽兰说,除了一套黑不拉几的衣服和一套崭新的宫女装,什么也没有。

一时间,除了下首那些女子眼巴巴地看着雨蝶飞,就剩下仁德宫的婢女们低头不语。

雨蝶飞淡漠地答道:“哦?都备了礼?既如此,初心,收下,清点入库,列一份单子。”

初心一怔,弯了弯膝盖:“奴婢遵命!”

没看到皇后窘迫不已的样子,贵妃等人不禁皱眉,皇后这唱的是哪一出?虽然大家都送了礼,可那些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左右落不着话柄就成,哪里值得清点入库还列成礼单的。

“大家都要沾沾喜气吗?那就……”

所有人都竖着耳朵,却在此时有一太监自殿外跑进来。“启禀皇后娘娘,右相大人带着娘娘的嫁妆在宫外求见。”

月牙儿心中一喜,拿眼睛觑着雨蝶飞。

雨蝶飞又怎么会看不到她那双眼睛里射出的精光。“宣!”

月牙儿一愣,她用的是“宣”,而非“请”!这……方才的喜出望外此刻荡然无存,看着雨蝶飞那淡漠的脸,月牙儿竟然有些心慌。

宋贵妃眉心一蹙:昨晚她已经传信给父亲,让他联合官员给右相找点事做,好让右相没空将雨蝶飞的嫁妆送进宫来,更没空管宫里的她。可现在是什么情况?

雨蝶飞又瞟了一遍大家的神色,然后朗声道:“芷兰,右相大人来了,看茶。”

芷兰领命,亲自去泡茶。

雨蝶飞端坐凤椅,丝毫没有要起身相迎的意思。眼见门口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身官袍款步而来,带起一阵阵香风。雨蝶飞目光微沉:这就是雨浩宗!他……

“臣,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各位娘娘万福。”然而,雨浩宗只是说说而已,并未真的见礼。

抬首,四目相对。雨蝶飞看到的是一双深沉不已的眼睛,蓄满野心和算计。

而雨浩宗看到的则是一双清灵旷远的水眸,里面净是陌生与疏离。她就那么端坐着,虽然清冷如昔,却带着说不出的遥远。

雨浩宗心下一惊:难道,这就是有没有坐上凤座的差别?可是,心中为什么如此不安!

“右相辛苦了,还劳驾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亲自来一趟。”一言出,惊呆四座。

这是父女间该有的对话吗?

贵妃拧眉,不懂雨蝶飞的意思。难不成是因为她们在场?不对啊,没有遣退她们,不就是为了显示出父亲与自己的亲近?也暗示右相府会成为自己最大的靠山?

贤妃暗自咋舌:昨日还口口声声打着雨相的旗号四处压迫人,现在这算什么?莫不是真觉得自己是皇后了,连他爹也不放在眼里了?这雨蝶飞是脑子坏掉了吗?正因为当上了皇后,才更应该拉拢娘家,让娘家所有的力量都为自己所用啊。

“哪里,为娘娘送嫁妆本就是臣该做的!”雨浩宗盯着雨蝶飞说道,并着重强调“该做”二字,意在提醒雨蝶飞她自己该做的事情。

一挥手,身后的红色嫁妆一抬抬进了仁德宫,直到将整个大殿放满,又待雨蝶飞过目后放满两个偏殿,这才结束。

说十里红妆一点都不为过。月牙儿开心极了,立刻就带人是清点入库,贵妃等一张脸黑得能刮下一层灰。

更让人怄气的是,在这一抬抬嫁妆面前,之前自己一干人等送来的“薄礼”可真是薄得厉害啊!想必那雨蝶飞此刻心里一定笑死她们了吧!

而有些贵人就只能眼红加眼馋了,恨不能搬上几抬去自己的殿里。一面又暗恨自己娘家不争气,凭什么雨蝶飞就有这样的身世背景,更莫说,这嫁妆还是当朝右相亲自送来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