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人-(林溪音,霍总-阅读-宝贝佳妻代孕记(天下人)

宝贝佳妻代孕记

宝贝佳妻代孕记

作者:天下人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1 09:22:4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林溪音霍峻霖的小说叫《宝贝佳妻代孕记》,本小说的作者是天下人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baby,做我的老婆吧!老公会疼你的”“滚粗!老娘不喜欢你这样的!不就是长得帅点,有钱点吗?”“不是,我是真心的,嫁给我吧!我们已经有宝贝了!难道你想他一出生就没爸爸?“”嘿嘿!,他的爸爸在后面排队呢?想当他的爸爸,请先排队,谢绝插队!谢谢!!“……...
节选

此时,睡在套房主卧的霍锦昀推门走出来,脸上带着被吵醒的微愠,他穿过客厅和长廊,站在林溪音门前,想也没想直接推开了房门。

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黑影,让林溪音更加慌乱,抓住个枕头,便毫不留情地朝门口的人影丢去。

霍锦昀一把捉住飞过来的抱枕,随手丢到一旁,激增的怒气让他的语气变得很不好,“你最好能跟我解释下,大半夜发的什么疯。”

林溪音只愣了几秒钟,竟觉得这声音分外熟悉,便想也不想,掀开被子赤脚踏着冰凉的地板向他跑去,不由分说地撞进这个坚实温暖的胸口,“我又做那个梦了,我好怕……”

声音软软糯糯,带着哭腔,脆弱无辜得如同一个孩子。

霍锦昀僵直的身体也仿佛被她软化,掺着半醒半梦的睡意,让他好像也快忘了今夕何夕。

怀里柔软的触感,软糯的嗓音闷在他胸口,就连鼻息间的馨香,也让他莫名有些熟悉。

原本抬起的那只手,竟也从推开的动作,变成轻拍她的背,“你怎么了?”

林溪音沉浸在短暂的安全感之中,呜咽着答他,“梦,那个噩梦。”

噩梦?霍锦昀皱眉,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梦,会将她吓成这样?

正想开口问她什么梦时,窗外一道闪电划破宁静的夜空,为这个躁动却黑暗的夜晚带来短暂的光亮。紧接着,又是一声惊雷在天边炸响。

一场暴雨,突然而至。

屋内相拥的两人,瞬间从魔怔中清醒。

林溪音窘迫到不行,快步后退,险些跌倒也顾及不到。

而霍锦昀则偏过头,修长的指尖在墙壁上略一摸索,便按亮了开关。

屋内灯火通明,他的语气又恢复到了千年寒潭的温度,“林助理,请你务必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在凌晨四点按响了呼叫铃?”

“抱歉,我只是……被吓到了。”后面的解释几乎微不可闻,她闷闷的垂下头去。

“所以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却把客人叫醒,陪着你一起失眠?”

“不是的,我……”林溪音咬了咬唇角,急切地想要给他个合理的解释,却明白自己根本说不明白,只能弯腰致歉,“对不起,请霍总原谅,是我的不对,今后不会再犯了。”

她鞠躬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不允许它掉下去。有噩梦惊醒的余悸,也有萦绕在心头的不安,答应了妈妈从今往后要好好生活,如今为了一个梦魇丢掉了工作,真是不太不应该了。

霍锦昀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微颤,也听到了她的那点倔强,突然就沉默了。

他垂眸,只能看到她长发散落,因为低着头,而留给自己的一个发旋。小小的,却像一个漩涡般,蛊惑着他,让他产生一股冲动,很想伸出手去,揉揉她的脑袋,叫她别害怕,已经没事了。

这种可怕的吸引力,让他眉头皱的更深。

林溪音却因为他的沉默,心慌不已,连忙直起身,“霍总,对不起……”

“不用解释了。”霍锦昀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转身走出她的房间,心里的郁闷了几分。

漩涡、蛊惑?

他是不是疯了?!

如果不是她起身,他怕是真的会伸手吧。这个想法跳进脑海时,霍锦昀也吓了一跳。

林溪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重新回到床上躺下,却再也不敢关灯了。

只能睁着眼睛,任由思绪飘忽。

刚刚的那个拥抱……

他宽阔的肩膀,坚实的胸膛,精瘦的腰身,甚至是温热的体温,都是那么清晰的刻在她的脑海里。

脸颊的温度又开始上升。

因为刚刚自己的唐突,更因为两人之间似有若无的暧昧。

窗外响起惊雷,她惊了一大跳,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脑子坏掉了吧,居然yy霍扒皮?他可以老板啊。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几圈,终于镇定了点。

浅眠到天亮,准备好了早餐也不见霍锦昀从主卧出来,只好将餐桌上的食物又撤了回去。

知道周峰匆匆赶来,拿着急需霍锦昀签字的急件,一遍一遍地催促林溪音,“快点去敲门试试看,这份文件真的很着急。”

林溪音无奈,这是送命吗?昨晚才惹了他,这又去打扰他睡觉,可不是找死?

但又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敲了主卧的门,许久也不见霍锦昀回应,周峰又挤眉弄眼地要她进去看看。

她只能推开门,里面的状况却又让林溪音呆立无言。

只见霍锦昀脸色苍白的趴在Kingsize的大床上,被子已经有一半掉在地上了,而他身上丝质的睡衣服帖的映衬出他背脊好看的弧线,背部的线条结实流畅。

林溪音的视线开始下移……等等,她到底在干嘛?

脸上陡然一热,悄悄背过身,吐了口气,这才上前几步,站在床边,俯下身去,离霍锦昀近了点,“霍总?”

霍锦昀微微转醒,睁开眼睛,眉头也不自觉地锁起来,扰了清梦,语气不善,“什么事?”

“周特助在外面等你,说是有急件需要你尽快处理。”

“唔。”霍锦昀撑着手臂想要起身,可几秒后脑袋又瘫软地跌回了枕头上。

林溪音这才发现他脸颊泛红,额头上还冒着汗珠,感觉不妙,立即问道,“霍总,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准备感冒药。”他的声音闷闷的。

昨晚吹了那么久的夜风,深更半夜的又被自己那么一闹……林溪音想到这里,顾不得太多,直接跪在他身侧的床畔上,纤细葱白的指尖覆上他的额头。

“霍总,你发烧了,我这就去喊医生上来!”

她惊呼一声,匆忙交代完,就飞快地跑到楼下喊来酒店医生。

医生经过各项检查,为他挂上盐水,林溪音又反复确认,仔仔细细地记下了注意事项,这才送走了医生。

等周峰拿着签好字的文件退出去后,林溪音才站在霍锦昀床边,轻声问道,“霍总,你想吃点儿什么?”

她心想生病的人口味也会发生改变,还是问一问比较妥当。

而此时霍锦昀却还在想周峰带来的急件,明显就是自家人心怀不轨的刁难,他疲于应对。此时被林溪音这么一问,有些烦闷,只是看了她一眼,“随便烧点。”

林溪音当然看出他心情不好,只好说了声是,就关门出来了。

她一直在琢磨,霍锦昀那句随便烧点,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想着想着就不自觉地走到了厨房,这里离客厅很远,厨具都是干净的,还没有开过火。

林溪音厨艺不精,却不敢违逆霍锦昀,既然他说随便烧点,那就是要她亲自烧给他吃?

只能这么理解了,自言自语之后,拉开了冰箱门。还好有鸡蛋,可资料上说霍锦昀喜欢吃甜的,她的目光一转,唉!红糖。

二十分钟后,霍锦昀盯着林溪音端过来的一碗东西,感到匪夷所思,“你确定,这是给男人吃的?”

林溪音点点头,“红糖鸡蛋羹做起来很简单,但很温补。你现在生病不舒服,补一补好得更快。”

霍锦昀表示怀疑,但在她坚定的目光注视下,还是鬼使神差地拿起勺子吃了大半。出乎意料的,味道还不赖。

林溪音心满意足地将餐具收到一旁,还特意叮嘱道,“霍总,你一定会痊愈的。”

感冒而已,却被她说的像是绝症,霍锦昀满头黑线,开口冷淡地赶她走,“出去吧。”

林溪音却没理会他,“该量体温了。”说罢转身拿了个温度计,甩了甩,就曲腿半跪在他身旁,精准地将温度计送到了他腋下。

身上馨香的味道再次钻到他的鼻子里,让他愈加烦躁起来。

体温一量好,他便毫不客气地赶人,随后侧身背对林溪音睡下了。

林溪音瞪着他,吐了吐舌头,生病了还这么……不可爱。

但想起医生的嘱咐,她还是没有离开卧房,而是专心致志地坐在床边,紧盯着输液的玻璃瓶。

霍锦昀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窗外夕阳沉沉,晚霞盈满天际,透过一层纱帘洒在床尾。

他低头,手背上的针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拔去,而那个拔针的人,大概就是这个趴在床边打瞌睡的女人吧。

他想。居然还握着温度计。

阳光刚好勾勒出她俏丽的侧颜,呼吸声清浅,睡得安稳沉静,好像一点儿防备也没有。

他似乎很久没有看到过谁,会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了。

一想到这里,霍锦昀便有些不自然地动了动,正想叫醒林溪音,可对方一听见动静,就醒了过来。

“霍总,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我这就去喊医生上来。”林溪音不由分说地站起身去。

“不用了。”霍锦昀一贯的冷淡,但表情却有些别扭,“温度计给我,我再量**温,已经没什么问题,你可以出去了。”

林溪音点点头,将温度计留给他,便走出了卧房。还是有些不放心,便拨通医生的电话,详细描述了他的情况,直到医生说没问题,她才放下心来。

酒店上下早已经直到霍锦昀生病的消息,就连霍氏那边也有动静,林溪音这通电话打出去后,自然让大家都知道霍锦昀已经醒了。

于是,打着探病旗号的部门领导,纷纷上来探望。有的溜须拍马,有的请示工作,简直络绎不绝。

霍锦昀并没有因为身体缘故而有什么懈怠,全都认真听完,再给出指示。

林溪音在一旁佩服霍锦昀好耐心,但也暗自为他捏把汗。毕竟大病初愈,这么折腾恐怖不太好。只好偷跑出来,打了个电话给周峰,才挡住了更多的人。

众人走后,才见他微微斜着脑袋,闭目养神,脸色还是苍白得厉害,感觉有些疲惫。

可即便如此,他的眉宇之间硬气和威慑力还是丝毫没变……

林溪音想起昨晚他的背影,才渐渐明白,什么是所谓的高处不胜寒。

想到这,手不自觉地伸了过去,想替他按按太阳穴,她以往为了妈妈也学过一些推拿的手法,还算精通。

却没有想到,她的手才刚刚伸出去,霍锦昀就皱着眉头,一把拽住了她的手,瞪向她,“干什么?”

一脸防备,林溪音气恼,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咬咬下唇,解释道,“霍总,我会点推拿。是想……”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霍锦昀直接拒绝了,“不必,酒店有专业的推拿师,你打电话叫他们上来,不用你亲自动手。”

说完,又将她的手缓缓松开。

“哦。”林溪音只好点头,照办。

打电话安排好,技师很快便上来了,林溪音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师傅的手法,心底不由得感叹:跟我也差不多嘛,干嘛还要多此一举,真是不明白。

这些腹诽当然没有表现出来,只能暗叹一口气,瞬间想到了古代的某种职位,皇帝身边服侍的小宫女,伴君如伴虎,果然是真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