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入骨:霸道陆少放过我阿楚姑娘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宠妻入骨:霸道陆少放过我

宠妻入骨:霸道陆少放过我

作者:阿楚姑娘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21 09:30:5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独家小说《宠妻入骨:霸道陆少放过我》由阿楚姑娘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崔瑾瑜陆怀琛,书中主要讲述了:父亲死后,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小哥哥哪里去了?眼前的恶魔又是谁?一遍遍的欺辱她,折磨她"你们崔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你父亲是,你母亲是,你崔瑾瑜,更是!"...
节选

“哇哦!”有人忍不住惊叹出声。

崔瑾瑜有些微醺,但还是和别人一样,举着酒杯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个。

陆怀琛神情的抬头看着廖雨晴,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道:“这一天,终于来了,我知道,你等了很久,而我,也等了很久。之前我一直在想,是什么让我走到一起,我想,大概是我们都有,相似的经历吧。雨晴,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命运让我们走到了一起,让我们惺惺相惜,不离不弃。早在两年前,我就该给你你应有的一切,今天,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们为我们见证,见证我们的爱情。”

廖雨晴早在他跪下的时候就泣不成声,妆都花了。看着陆怀琛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钻石戒指,耀眼的让她哭得更加急促了。

“廖雨晴,你愿意嫁给我吗?”陆怀琛问她。

“嗯嗯,我愿意。”廖雨晴哽咽道,点着头,浑身都在颤抖。

掌声顿时响了起来,大家一片叫好,衷心的祝福他们。

陆怀琛拿出戒指给她戴上,然后站起来,抱着她,两人拥吻在一起,周围的欢呼声更高了。

就在此时,陆怀琛很明显感觉到身体不对劲。

一团火气从小腹窜了起来,几乎要将他整个人燃烧殆尽。喉咙干得快要冒烟了,他咽了一口口水,舌尖润了润干裂的唇,声音嘶哑:“雨晴……”

廖雨晴始终坚持着要等到新婚之夜才把自己交付出去,她肯定不会愿意的,而陆怀琛现在急需要一个女人来灭火。

“怎么了?”觉察到他的不对劲,廖雨晴的脸上当即有了一抹担忧。

陆怀琛快要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了,灼热直抵廖雨晴的小腹,就算廖雨晴未经人事,也明白这代表了什么,一张小脸羞得通红,不好意思地推开陆怀琛:“现在这么多人呢……”

语气娇嗔。

“我去一趟洗手间。”陆怀琛留下这么一句话,就朝着男洗手间飞奔而去。

崔瑾瑜早就已经等待在拐角。

迷蒙的双眼瞧见了一具娇嫩的身躯,就像是送上门的猎物,陆怀琛已经完全被生理欲、望控制,一把抱住了崔瑾瑜,迫切地去寻找那甜美的双唇。

崔瑾瑜强烈地反抗,一双手试图将陆怀琛推开,然而他力气很大,紧紧地将崔瑾瑜禁锢在怀里。

他的大脑被一个想法充斥着,那就是发泄。

“哥,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妹妹啊……”女声柔软,带着点点抽泣。

“不能怎样?你说啊!”陆怀琛将崔瑾瑜抵在墙上,毫不客气地挺入,一次比一次用力,迫切地索要着。

崔瑾瑜睁开迷离的双眸,余光里瞥见了一个身影。

那是廖雨晴。

她惊慌失措的眼神,让崔瑾瑜的心底燃烧起强烈的欢喜。

“阿琛,你怎么能对你妹妹……”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崔瑾瑜的双眼溢出了泪光,一副抓住救命稻草的样子,带着哭腔呼救。

“雨晴姐,雨晴姐帮帮我。”

廖雨晴也顾不上那么多,冲进男厕所拽住陆怀琛的胳膊,却被陆怀琛一把推开,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阿琛...”

廖雨晴咬了咬嘴唇,一脸的不可置信。

眼前这个像禽兽一样的男人,真的是自己印象里,只爱着自己的那个,无微不至的绅士吗?

伴随着一声低吼,灼热的白灼喷涌而出,粘稠的液体粘在崔瑾瑜的双腿之间。

陆怀琛的双眼逐渐聚焦,呼呼的喘着粗气,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可这些,在廖雨晴的眼里,却像是个衣冠禽兽。

虚伪极了。

崔瑾瑜瘫软在地上,双手环抱着膝盖,把头埋在臂弯之中,一抖一抖的抽泣着。

陆怀琛瞥了她一眼,露出厌恶的神情,一回头,撞上了满脸愤怒的廖雨晴。

坏了,真的让雨晴看见了。

“雨晴...你听我解释...”

还没等陆怀琛的话说完,廖雨晴带着满腔的愤懑和难以置信,走到了他的身前,抬起胳膊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阿琛,你怎么能这样对瑾瑜啊,她可是你的妹妹啊。”

陆怀琛回头看着蜷缩在墙角的崔瑾瑜,本就是任人玩弄的宠物,如今在雨晴的面前,装什么可怜。

廖雨晴绕过陆怀琛,走到了崔瑾瑜的身前,蹲下身子,捧起她哭的梨花带雨的脸蛋,活脱脱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廖雨晴叹了一口气。

默默地将她的衣服给崔瑾瑜整理好,站起身,挡在了她的前面。

看着楚楚可怜的崔瑾瑜,一瞬间,陆怀琛像是明白了点什么。

那杯酒,那恰巧在卫生间等候的崔瑾瑜,又像是人为安排一样出现的廖雨晴...

这一切,是不是都太巧了点。

巧的,像是地上这个哭的梨花带雨女人的算计。

想到这里,眸子中的厌恶,又多了几分。

“雨晴,你相信我,是有人要故意陷害我,我喝的那杯酒有问题...”

在廖雨晴的面前,陆怀琛像是个手足无措的孩子,一字一句有些蹩脚的解释着。

崔瑾瑜埋在臂弯中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容,还真是反差。

“就算是有人要陷害你,你也不能这样对你的妹妹啊!”就像是为失足少女伸张正义的英勇化身一样,廖雨晴大声的讽刺着。“陆怀琛,你说实话,你究竟这样玩弄过多少人!”

呵呵,多少人,只有崔瑾瑜这一个罢了,对待其他人,他何尝不是善解人意,绅士风度。

陆怀琛像是挨了当头一棒,最不想听到的话,还是从廖雨晴的嘴里说出来了。

有些恼羞成怒的陆怀琛,把憋屈的怒火一股脑的发泄到了廖雨晴身后,那个罪魁祸首的身上。

“崔瑾瑜,你到现在你还不坦白吗?你想看到的已经看到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此时的陆怀琛近乎是失去了理智,这个女人,实在是让人恼怒。

崔瑾瑜抬起脸蛋,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故意装出受了极大委屈的虚弱样子,牵住了廖雨晴的胳膊,像是受惊吓的小鹿一样,紧紧的挽住她的胳膊。

“哥,你,你在说什么啊,我是多么希望你和雨晴姐在一起,你怎么能这么污蔑我啊...呜...”。

话说到后来,崔瑾瑜更是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还不等气急败坏的陆怀琛说什么,崔瑾瑜吸了吸鼻子,把目标转向了“善良”的廖雨晴。

“雨晴姐,你相信我,妹妹是真心祝福你的,哥哥可能,可能真的是受了小人的陷害,一时冲动,才会..才会对我...”

崔瑾瑜心里明白的很,在这个时候,越是装作一副懂事的样子,就越能激起廖雨晴心里的愤怒。

明明受了极大的委屈,却还要坚强的慰藉别人,果不其然,廖雨晴把她护在了身后,“你受这么大的委屈,雨晴姐一定给你个解释。”

“更何况,你的这个哥哥,打着只爱我一个人的旗号,不知道背着我干了多少龌龊事。”

廖雨晴的语气变的冰冷,眼前的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那个她挚爱的男人,怎么会是那个样子。

“雨晴,你真的误会我了,那杯酒肯定有问题,而且就是崔瑾瑜干的,不然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男厕所?”

廖雨晴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点什么,他那稔熟的动作,没有丝毫的犹豫,即使是药效,也不至于认不出眼前的人。

“哼,我看你那熟练的动作,只怕你真把她当你的好妹妹吧!倒也真是爱你的好妹妹呢!”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