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彭彭,宋天临-阅读-宝贝萌萌哒:冰山爹地太高冷(大王)

宝贝萌萌哒:冰山爹地太高冷

宝贝萌萌哒:冰山爹地太高冷

作者:大王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1 09:38:5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白小鱼宋天临的小说叫《宝贝萌萌哒:冰山爹地太高冷》,是作者大王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小鱼用力抵着身前的男人,“宋天临,强扭的瓜不甜!”男人窝在她的颈间吹气,“是瓜就行。”白小鱼十分警戒的后退,“要去火,找大凶整容怪去,她可是专业的!”某男人一把捞过,“嗯,但论感觉,还是你比较令人满意。”男人强行把某小女人窝在怀里,眼睛眯的像狡猾的狐狸,“你叫我亲爱的,我叫你宝贝儿。”“那粑粑,我是什么呀?”上一秒温柔如水,这一秒寒彻入骨,“滚,不许和我争宠。”白小鱼额角青筋暴跳,“那是你儿子!”“不,是情敌!”……...
节选

周日是难得的休息日,白小鱼去安置天天的房子,跟宝贝儿子好好玩了一天,香甜睡去,第二天到了杂志社,迎面而来的就是主编的低气压,“白小鱼,来我办公室!”

白小鱼连声应了,偷眼看着彭彭,彭彭冲她打了个“放心”的手势,白小鱼松了口气,低着头乖乖跟着主编去了办公室。

“让你去跟拍宋天临,就拍到了这些?连女人的脸都没拍到,算什么爆炸性新闻,怎么发稿件!真是没用!”主编恨铁不成钢,“竟然还让彭彭替你请假,我看你是懒散惯了,是不是要我把你以后的假期都取消?”

“别啊,主编我错了!”白小鱼连忙讨饶认错,可怜兮兮的,要是真的取消假期,那她就更没时间陪天天了!

主编训起人来滔滔不绝,好不容易说过瘾了,喝了口热水,冲白小鱼摆了摆手,“去,好好写稿件,将功赎罪吧!”

白小鱼眼睛一亮,没想到就这么逃过一劫了,拼命点头,点头哈腰地退了出去,还贴心地为主编大人合上了门。

“喂,没事吧。”彭彭小声问。

白小鱼坐在自己的卡位上,冲彭彭挑了挑眉毛,“挨了一顿骂,没事!彭彭,多谢啦!”

彭彭笑了笑,“没事,咱们俩谁跟谁啊,不说谢!”

上班之后就进入了忙碌的工作模式,晚上回家的时候已经腰酸背痛,累的不行,可还是要抽空给白天天打电话。

“妈妈!下班了吗?累不累?天天想你!”

白小鱼笑眯眯地跟儿子一问一答:“妈妈也想天天啊,等周日天天就又能见到妈妈了,天天要乖,听阿姨的话哦。”

听到儿子稚嫩的小声音,白小鱼感觉一天的疲惫都一扫而空,精神百倍,可当她看到停在公寓楼下的迈巴赫的时候,表情瞬间黯淡了下来。

宋天临?他来干什么?

“身为夫妻,当然要住在一起,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宋天临坐在客厅里喝茶,一副天经地义的语气。

白小鱼磨着牙,“宋先生,可不可以请您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莫非你想让我爸妈看出问题?”宋天临反问,“还是说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比如在房间里藏了个男人?”

“您真是太看得起我了,”白小鱼翻了个白眼,“爱住就住吧,反正也是你的房子,我有什么反对的资格吗?”

“你这是在跟我闹别扭?”宋天临感到很新鲜,“几年不见,脾气倒是大了不少嘛。”

白小鱼咬着唇,“宋天临,我在这里住了三年,这里已经被我当成私人空间了,你能不能给我点空间?更何况你也住不惯小房子,一定要住一起的话,我跟你回别墅行不行?”

宋天临没有多犹豫就同意了,毕竟他也很久不住这么狭小的空间,很是不习惯。

白小鱼用了五分钟时间飞快收拾了自己的行李,装在一个小小的行李箱里,跟着宋天临回了城郊别墅。

趁着宋天临去书房处理公务的时候,白小鱼躲在洗手间里给白天天偷偷打了个电话。

“天天,妈妈要出差,这周可能不能去看你了,下周好不好?”

白天天声音有些委屈,“妈妈又要出差,天天会想你的。”

儿子太懂事了反倒让人心疼,白小鱼又在心里把宋天临这个大魔王锤了一千一万遍,只能乖宝贝心肝肉地哄了天天好久。

吃过晚饭后,她问宋天临:“我住哪个房间?”

“主卧。”

白小鱼踌躇了,“我还是想住在客房,等叔叔阿姨回来了,再搬到一起住不可以吗?”

“客房没有收拾,你也可以选择睡沙发。”宋天临言简意赅地说。

白小鱼泄了气,拎着自己的小行李箱去了主卧,这里是宋天临住了很多年的房间,到处都是他的痕迹和味道,存在感浓烈,让白小鱼十分不自在。

她的小行李箱里只有衣服和几瓶护肤品,简单到不像一个女人的行李,宋天临瞥了一眼又很快移开,对于自己不在乎的人,他从来不会多花心思。

“还有一件事,做戏做全套,别让我爸妈看出我们两个生疏来。从今天开始,就算在没人的地方,你也不能直呼我的名字。”

停顿了片刻,宋天临说:“你叫我亲爱的,我叫你宝贝儿。”

“噗——”白小鱼正在喝水,闻言差点喷宋天临一身,“你疯了吗?这么恶心的称呼,我怎么可能叫得出口?”她不可思议地问。

“恶心?”宋天临嘴角一勾,把白小鱼拉到自己怀里,“宝贝儿,你最好早点习惯,要是被我爸妈看出一点异常,让他们伤心难过,那就别怪老公我不给你面子了。”

白小鱼猛地推开他,戒备地说:“好了,我知道了,绝对不会露出破绽!”

宋天临问:“你躲什么?怕我对你不轨?说起来既然我们是夫妻,那你是不是该履行身为妻子的责任?比如,给老公暖床?”

白小鱼后退了几步,浑身紧绷,“别开玩笑了,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不是喜欢大胸整容怪吗?要泻火就去找她,她是专业的!”

虽然对白小鱼没有“性趣”,可见她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宋天临还是冷了脸色,心里十分介意。

从小到大,所有女人都对他趋之若鹜,白小鱼算什么,竟敢视他如洪水猛兽?

“呵呵,你说得对,要说床上技巧,当然还是水柔比较令人满意。”宋天临皮笑肉不笑说完,转身便走。

白小鱼楞了一下,这样就完了?还以为宋天临会恼羞成怒打她一巴掌,结果就这么走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