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上,宫殿女皇的腹黑帝君-言情小说阅读

女皇的腹黑帝君

女皇的腹黑帝君

作者:望梦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1 09:50:1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叶莘缈君月皓宸的小说是《女皇的腹黑帝君》,是作者望梦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叶莘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穿越到一个女尊王朝!身边美男环绕,腹黑帝君月皓宸暗自施计让冷血女帝一步步走上歪路。宫女:“王上,帝君病了,说是无药可救。非要您亲自去一趟才行。”龙椅上,某王上慵懒的抬眸:“那就准备好棺材吧。”宫女:“……”两人相杀相爱,从一开始的互相看不顺眼再到最后的白头偕老。冷血王上和腹黑帝君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节选

正在气氛奇怪的时候,叶莘缈带着芷悦忽然走了进来。

“拜见王上。”看见叶莘缈在场的人皆都大惊失色急忙跪下行礼。

叶莘缈挥挥手,“起来吧。”说完,缓缓坐在了凤椅的旁边位置。“众位美男在谈论什么呢?正好让朕也听听。刚好朕刚刚批阅完奏折乏的很。刚好放松一下。”

叶莘缈的突然到来使得玄乾宫的气氛越发的尴尬起来,在场的人皆都一副小心翼翼的神情不敢轻易开口。

生怕一不小心惹恼了这位喜怒无常的人。

“怎么?朕一来你们都不会说话了?”叶莘缈抬眸扫了一眼在场的全部人冷声开口。

在场的人不自主的颤抖起来,额头上也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帝君,你作为后宫之主你来给他们来个投吧。”

叶莘缈看着落玄熙低声说着,落玄熙微微愣了一下,“是。”

“再过几日就是秋猎了,你们可有什么想法?”叶莘缈清凉的声音缓缓响起。

一边的芷悦听见这话,轻轻的向叶莘缈耳语了一句。“王上,后宫不得参政。”

叶莘缈这才反应过来。

当个皇帝还真是麻烦!

“无碍。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就是了。”

然而,尽管叶莘缈这么说,但还是没有一个人开口。叶莘缈的脸色也开始不耐烦起来。

“王上这次秋猎不知带那些人前去?”许久,在空气温度持续下降的时候,司冥瀚淡定的出声了。

叶莘缈看向司冥瀚,“这次秋猎朕还没有想好带那些人前去。”

叶莘缈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在场的人都明白里面定有月贵君以及司贵夫。毕竟,这后宫也只有他二人圣宠不断。

似乎看出了在场人的想法,叶莘缈扫了一眼坐在最远处默不出声的林才子。

“林才子,最近还在练琴吗?”被点名的林才子微微有一些紧张,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恩,平日里……无事就练。”

叶莘缈了然的点点头,“朕送你的那把白玉古琴用的可还顺手吗?”

说起白玉古琴,林才子的脸色终于轻松了一些。“很顺手。”

“那就好,那把白玉古琴是朕当年偶然从高人那里得来的。但一直未曾遇见有缘人,所以不曾送出去。”

林才子闻言,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叶莘缈。

叶莘缈却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了,随便聊了几句之后,叶莘缈终于让众人散了。

“王上不留下来用午膳吗?”当叶莘缈起身准备离开玄乾宫的时候,落玄熙终于开口了。

落玄熙满怀期待的看着叶莘缈,叶莘缈的动作稍稍停顿了一下,“不了,朕御书房那边还有事。你自己吃吧。”说着,快步离开了玄乾宫。

落玄熙眼睁睁的看着叶莘缈离开了玄乾宫。

“王上,现在回御书房吗?”芷悦看着走在最前面的叶莘缈小声的问着。叶莘缈并没有说话而是迈着有一些急促的步伐快步走着。

芷悦只好快步的跟上,叶莘缈凭着脑海里模糊的记忆在偌大的皇宫中穿行着,最终停在了一处宫殿门口。

芷悦毕竟是练武的,所以她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气喘吁吁,脸色通红。

芷悦抬头看着宫殿上的字,顿时大吃一惊。她以为王上已经忘记了这个地方,没想到……

叶莘缈看着这个她从未来过,但记忆深处最为重要的地方,走上前准备推门进去。

“王上!”一向服从叶莘缈命令的芷悦头一次阻止了叶莘缈。“说。”

叶莘缈停下了动作,等着芷悦继续往下说。

“这里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叶莘缈微微侧眸看着一边的芷悦,“这皇宫什么时候有了朕不能去的地方了?”

芷悦急忙跪下,“奴婢并非这个意思。这天下都是王上又何况是这小小的皇宫呢。”

“朕要进去看看。”眼看着叶莘缈推开了宫殿的门,芷悦脸色微微有一些苍白。

但还是紧接着叶莘缈走了进去。

推开门,叶莘缈第一时间就闻到了一股莫名的香气,并不难闻,但却有一些奇怪。

叶莘缈闭气走了进去。在宫殿的正中央位置她竟然看见了一口冰棺。

叶莘缈虽然震惊但她面上仍然没有波澜。

叶莘缈上前几步,走到冰棺的旁边,俯身认真的看着冰棺里面的人。

出乎意料的是,冰棺里面的竟然是一个男子。

那男子高挑秀雅的身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

眼眸紧闭,脸色略微有一些苍白,嘴唇却格外的鲜红。犹如刚品尝完新鲜血液的吸血鬼一样。

叶莘缈看着男子不自觉的有一些入神,“王上。”芷悦轻声地呼唤拉回了叶莘缈的思绪。

叶莘缈不经意的抚摸着冰棺,冰棺传来冷入骨髓的冷感。叶莘缈像是感受不到温度一样,轻轻的抚摸着。

“他是谁?”尽管叶莘缈知道问出这句话极有可能暴露自己失忆的真相,但她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

芷悦的脚步顿了一下,也没有觉得奇怪,仍然公事公办的回答着。“他是王上您刚登基时的帝君。是先皇赐给王上的。”

自己刚登基时的帝君?!

叶莘缈越发的好奇男子的身份了。

“那朕现在的帝君呢?”叶莘缈迫切的想知道落玄熙究竟是怎么被她立为帝君的。

“落帝君上位也是因为这位玉帝君的死。”芷悦说的言简意赅,只说出了重点并没有说当中的过程。

看着冰棺里面绝世倾城的男子,叶莘缈的内心竟有一些疼惜。

这让她感到很震惊。她知道这是前主留下的情绪。

由此可以证明叶莘缈之前是很宠爱这位玉帝君的。可后来不知是何原因玉帝君死在了后宫。

“玉帝君……走吧。”叶莘缈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冰棺里面的玉帝君转身离开了宫殿。

宫殿的大门再一次被关上,叶莘缈回过头看着宫门紧闭的宫殿莫名的笑了笑。

看来原主把她全部的真心全部的爱恋都放在了这位玉帝君的身上。否则她也不会受到牵引来到这里。包括刚才明显的疼惜。

那张感情是不属于现在的叶莘缈的。

“派人每天来打扫这里。”叶莘缈轻声地说了一句。

这也算是她圆了前主的一个梦一个愿望。

愿他们二人能在下面团聚。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