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邪煜妻本神偷-短片小说阅读

妻本神偷

妻本神偷

作者:花安夏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21 10:09:1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云邪煜泠宝贝的小说叫《妻本神偷》,是作者花安夏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一代神偷,才第二次相遇,她就莫名成了他的妻子,纵然再不愿,还是被迫留了下来,而当一切阴谋浮出水面。她笑着离开:你利用的不过是我肮脏的身体,而我利用的却是你活生生的心,我赚了不是吗?一纸婚姻,一场阴谋,一段缠绵,这场游戏,看似他们都赢了,却也是最大的输家。...
节选

云邪煜只知道这个女人是道上远近驰名的神偷,近年新掘出的,他刻意去查过她的来头,竟然发现被阻拦了下来,他知道,她不简单。

他要的,就是她背后的人是谁!

然而,当她眼神闪过一丝厌恶的时候,他突然又对她产生了那么一点小兴趣。

或许,她可以供他开心。

像是看出他的心思,泠宝贝思索着怎样才能拿到她的东西,视线落在他的耳垂,目光紧了紧。“再不放开我,别怪我不客气。”

“怎么个不客气法?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你觉得这次我会让你回去?现在是晚上不适合做白日梦。”

云邪煜倒不急,好以整暇地观察他的反应,说实话,他越来越发现,这个女人很好玩,就像一只耗子,你拿了她的东西,她瞪着你仿佛在控告一般。

第一次见她,那时候高冷的泠宝贝面无表情,倒是有点符合传闻中的小神偷,可几个小时相处下来,这个女人也不是很聪明嘛。

他突然起身,“既然我都已经说了你是我老婆,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你,这几日,你就住在我哪里吧。”也不等泠宝贝拒绝,他猛地启动车子出去,车速很快,他故意歪来歪去,泠宝贝又是坐在后面,为了不被摔倒,她双手紧紧抓住车座,心里恨他恨得牙痒痒。

如果不是她现在离不了手,她真的很想一把掐死他。

她绝对不会屈服的!

“神经病,你全家都是神经病。”等云邪煜停下车子,泠宝贝已经被折腾得不行,一下子就被他拽着往里面走,还没回过神开,耳边传来关门声。

云邪煜笑得不怀好意,“不好意思,我没有家人。”

思绪回笼,泠宝贝猛地想起来,她还没有拿到她的东西和她要的东西,该死饿,她上当了。

慌忙去开门,结果,上锁了。

呸,以为一个破锁就能拦住她吗?他未免也太小看她可。

十分钟以后,泠宝贝哭丧着脸,经过研究后发现这个是最新指纹锁,除了主人的指纹谁也别想打开,看来云邪煜是早有准备,匆匆查看窗户,大约是在20左右层,没有外物的帮助下断然不敢乱来。云邪煜一定是故意的。

去他妹的,他老婆有什么好的!

现在是晚上,她也有些困了,想了想不如先睡一觉醒来再说。

泠宝贝是被饿醒的,肚子咕噜噜叫,云邪煜似乎打算把她关在房间饿死,此刻,泠宝贝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断,抛尸荒野!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进来的人却并不是云邪煜,而是另一个很养眼的男人,他端着一碗粥进来放下后立刻出去,泠宝贝想趁机溜出去,可是失败了。

她发现,不是只有云邪煜一个人的指纹可以打开这道门。

泠宝贝绝对不会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她想,如果他想要她死那是一件很简单的事,自然是不会在粥里下毒的,即使下了毒,毒死也好比饿死的好。

等她美美的消灭完后,门刚好被人从外面推开,果不其然,泠宝贝看见了长得比妖孽还要妖孽的云邪煜,无奈摇了摇头。只听见他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徘徊。“真是一只猪。”

泠宝贝惊悚,很想冲上去给他一拳,他见过像她这么貌美如花,沉鱼落雁,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猪?他脑袋是不是有病?

有病,得治!

“小母猪!”末了,云邪煜冷冷补上一句,在泠宝贝发飙之际潇洒离开房间。

“啊啊啊!去你妹的,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你还是一只不会生娃的臭公猪。”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泠宝贝实在疑惑,云邪煜到底在买什么关子?这些事,根本用不到她,所有他们是?合伙骗她来的?

太可恨了。

她看了看,甚是无聊,抱着凳子去窗边,看了看外面,又觉得不**,身影灵动一闪,稳稳坐在窗台,双脚朝外荡漾,很是快乐,就好像一个几岁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时贪玩。

泠宝贝的视力很好,隔了很远,他依旧看到远处树叶,她突然想到秋天,秋天快到了。泠宝贝尤爱秋天的落叶。

落叶代表忧伤,代表离开。

只可惜,现在是夏天!

仔细想想,她出来已经有两天没有回去了吧,也不知道老大会不会担心她出事,她想,会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宠她的人就是她的老大。

YM集团的总裁,云邪煜,一个光是听着名字就可怕的男人,泠宝贝的性格造使她并没有恐惧,可是她为何会感到紧张呢?

“云邪煜,云邪煜,云邪煜……”反反复复呢喃。

“原来你对我的名字感兴趣。”不知何时,云邪煜再次出现在身后,“宝贝儿,没有人告诉你坐在上面很危险吗?赶紧下来!”

“有很危险吗?我怎么不觉得?”

“我不希望不干净的血脏了我的别墅,所以,你还是下来,还是想要我亲自动手?”

泠宝贝跳下窗台,自动拉出距离,“不劳烦你老动手,我自己来就行。”

“怎么会呢?夫人不是想要当我的娘吗?”

泠宝贝干笑,他一定是故意的是吧,记仇的男人,不就是爆了一句粗口而已,有必要刻意提醒她吗?

“那个,我开玩笑的。”泠宝贝说道。

“我不喜欢开玩笑!”云邪煜霸道开口,“我饿了,陪我下去吃饭!”

泠宝贝摇头,“可是我不饿。”

“我饿了。”

“我刚吃过!”

“我饿了。”

泠宝贝怒,“你饿了不会自己去吃饭?那只手断了需要我喂你还是双脚有问题需要我背你下去?”

“泠宝贝,你会为你的这句话做出代价。”话毕,云邪煜快速掐住她的下额,使劲一用力,疼得泠宝贝咧嘴,嘴里却不发一声。

就是疼得要死,她也不会让他看见自己最不堪的一面。

而她不知,就是这一个倔强的眼神彻底惹怒了眼前的脸色,下一秒,他放开她,只听见他魔鬼一般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很好,我的脚和手今天刚好出了点问题,既然你这么积极想要服侍我,我也应该给你一个机会表现表现。夫人,你说呢?”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已经是有家室的人,请不要叫我夫人。”泠宝贝冷笑,“还是云大少见了女人都叫夫人?”

一句话,表面波澜不惊,背后的意义不就是在骂他是万花丛中过的种马吗?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背我下楼,第二,我会实际你到底是不是有家室的女人!”

泠宝贝咬牙切齿,“行,我背!”

比起被占便宜,她还是觉得第一个比较划算,虽然说女人背男人有点那个,不过,她忍了!

泠宝贝微微蹲下,云邪煜嘴角一提趴了上去,她随即用双手扣住。

长发如墨,芬芳入耳,云邪煜微微一愣。

男人的重量本就比女人重上很多,泠宝贝娇小玲珑,还好是二楼,她很快把他背了下来。

“少爷,可以吃……”保姆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

天哪,少爷竟然要女人背?她的眼睛没有问题吧?

好奇葩的画面。

“好了,到了,可以下来了吧。”

“嗯。”

云邪煜如若没事的整理衬衫,说,“第一项做完了,接着第二项吧。”

“要我喂你?”没开玩笑吧?

云邪煜一个冷眼扫来不语。泠宝贝无奈,眼珠子一转,妖娆一笑。

保姆一一上菜,泠宝贝看着一桌丰盛的山珍海味,心里顿时压抑一顿难受,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拳。

突然间,她任何心情也没有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