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权少的掌上珠小说-名字是肖梅,肖晴晴

亿万权少的掌上珠

亿万权少的掌上珠

作者:一口甜甜圈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6 07:48:5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人公叫肖晴晴詹皓景的小说叫《亿万权少的掌上珠》,是作者一口甜甜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爱上他,她要卑微地藏在心里去爱,就连生孩子也要逃得远远儿地去生。在爱情中她爱得卑微且没有尊严,就连出现在他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她都一直在隐忍退缩。但当一切阴谋被揭开的时候,她才发现从始至终她为了他付出的一切,都成了他通往成功路上的垫脚石,而她对他付出的那一腔爱意,不过都是笑话一般微不足道,待到忍心离开时,却又发现......
节选

蓝天白云,晴空万里。

一道倩丽的身影火速地从医院楼下大门外闪了进去,紧接着便是直奔住院部的三楼楼层。

一张精致且不施加任何粉黛的小脸蛋上,此时早已经布上了一层急切与焦虑。

口中一边呢喃着,一边挨个病房门查看着房间号儿。

“301……302……303……308……”

好容易冲到308号病房门前,女孩儿却来不及多想,连门也未敲,直接推门而进。

一进屋,便傻了眼。

满屋子的白大褂跟实习生,一群人此时正将床位围地水泄不通,医生们带着眼睛一边端详着病床上刚做完手术推出来的患者。

而旁边恭敬站立着的实习生们,则一边认真听讲着,一边拿着笔飞速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讲的人津津有味儿的讲解着,听得旁若无人地认真且仔细地听讲着。

似乎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意识,便是床上还未苏醒过来的患者只是个讲课的模板工具而已。

“都让开!”

女孩儿扯着嗓子,红着眼眶,心中怒气横生地大声喊道:“都给我滚出去!”

实习生们皱着眉头,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眼镜,透过厚厚的眼睛片打量着凭空出现的女孩儿。

“你就是肖梅的女儿肖晴晴吧?***住院费跟手术费一会儿赶紧去交一下,否则……”

肖晴晴强忍着眼眶中的眼泪,也强忍着心窝里的火气。

打断医生的话,“我会的!请你们出去!”

神情极为不悦的一群白衣天使们,这才飘飘然儿地一窝蜂似的从病房里涌了出去。

刹那间,病房里面便安静了下来。

肖晴晴几步上前扑倒在母亲肖梅的病床前,眼眶中是再也包不住的泪珠。

看着肖梅苍白的脸色,‘扑簌扑簌’地便掉了下来。

轻轻抓起病床上肖梅的手,不知道为什么,肖晴晴长这么大以来,是第一次摸妈妈的手。

也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妈妈的手变得干涩无光泽。

曾经那双白净嫩滑的手指,此时,每根手指关节肿大且僵硬。

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眶中流下,二十年来,肖晴晴从来不曾为妈妈哭过。

她觉得自己不争气,她觉得自己是个十足十的**。

从小,肖晴晴跟肖梅两个人相依为命,二十年来如一日地生活在一起,早已经不能分开。

“你好。”

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一位医生,肖晴晴连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方才回头。

身后的医生皮肤白皙,鼻梁上一副圆框眼镜稳当当地站住脚,镜片儿下一双瞳仁分外好看。

“什么事情?”

医生见哭红了眼睛的肖晴晴,语气缓和了几分,将手里的一份资料夹递到肖晴晴面前。

“这是病患肖梅的病例,你作为家属,应该有权知道肖梅现在的病况。”

肖晴晴心中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接过资料夹的手微微颤抖着。

翻开,赫然醒目在眼前的却是病晚期三个大字,接下来的长篇大论是一些肖晴晴看不懂的医学术语。

“她还有希望吗?”

医生像肖晴晴投去一抹宽慰的表情,“按理来说有希望,但是我不想撒谎,肖梅体内的癌症细胞已经严重转移了,所以……”

低头将手中的资料夹翻到了最后一页,主治医师是莫杭,刚才并未见到过的一位医生。

“莫医生,所以你们会尽全力的对不对?”

肖晴晴突然间打断了医生的话,努力挤出一抹笑容来。

莫杭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作为医生,当然会对每一个病人尽全力挽救。”

这不是肖晴晴想要的答案,她想对面的莫杭心里也是清楚。

垂下眼眸,淡淡地笑了笑,重新将资料夹递给莫杭。

“谢谢你,莫医生。”

莫杭微微一愣,随即接过资料夹,便走出了病房。

肖晴晴的时间很是自由,刚从大学毕业一年,如今工作还没有稳定,收入微薄。

肖梅的突然病倒,打了个一个措手不及。

紧接而来的却是一笔昂贵的医药费,但是,肖晴晴该去哪里凑齐这笔钱呢?

中午时分,肖晴晴匆匆下了楼,匆匆吃过午饭之后,又匆匆赶回了医院。

昨天晚上刚做完手术的肖梅,已经一上午的时间都没有醒过来。

肖晴晴不敢走远,一遍一遍地打听着医生那边的消息,一边胡思乱想着。

308的病房**突然响起,肖晴晴丢下手中的暖壶,跑回病房。

一群**将肖梅往外推,肖晴晴慌乱万分,急忙跟到了抢救室。

308病号突然心跳缓慢骤降,急需抢救。

肖晴晴还来不及了解情况,便被堵在了抢救室的大门外。

心急火燎地过了两个小时之后,医生下出来的通知却是让家属准备后事儿。

那一刻,肖晴晴只肯相信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一场噩梦而已。

肖梅躺在抢救室的白色床单上,身上插满了大大小小,粗粗细细的管子。

微微睁开的一双眼睛黯淡无光,但在看到肖晴晴的时候,眼眸突然亮了亮。

“晴晴……”

肖晴晴苍白着脸色,竟一滴眼泪也流不下来了,“妈妈,我在呢我在呢!”

床上的肖梅缓慢无力地点了点头,死死地抓着肖晴晴的手,手劲儿却是出奇的大。

“晴……妈妈没什么能给你的,有一个东西你……”

听到这番话,肖晴晴突然拼命摇晃着脑袋,一边摇晃一边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我不要我不要,你不要给我,我只要你只要妈妈!”

“乖听话,床头柜……号码……”

肖梅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旁边的心电显示仪上已经慢慢平缓了一条杠。

直直地一条线,刹那间化作了一把利剑,直刺肖晴晴的心脏。

当‘嘀嘀嘀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肖晴晴被医生们拉了出去。

看着白色床单覆盖在肖梅身上的那一刻,肖晴晴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崩裂了,不完整。

再次见到肖梅的时候,是在阴暗的太平间。

向来胆小的肖晴晴,站在太平间里却全然不感到害怕。

亲手推着肖梅一步一步往殡仪室走去,每一步都在后悔,每一步都抱有一丝绝不可能的希望,每一步都走得万分沉重。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