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完前男友的婚礼却在陌生男人的房间醒来杨素素,肖睿小说阅读

参加完前男友的婚礼却在陌生男人的房间醒来

参加完前男友的婚礼却在陌生男人的房间醒来

作者:薇子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6 08:30:1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楔子 第2章 一对狗男女 第3章 你才是小姐 第4章 赏他一巴掌 第5章 她被吃了吗? 第6章 幻想对象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独家小说江南曦夜北枭肖睿《参加完前男友的婚礼却在陌生男人的房间醒来》完整版阅读这里看,江南曦夜北枭肖睿小说讲的是“咳,咳”夜北枭似乎对自己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早就习以为常,淡淡地笑着清了清嗓子,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节选

独家小说江南曦夜北枭肖睿《参加完前男友的婚礼却在陌生男人的房间醒来》完整版阅读这里看,江南曦夜北枭肖睿小说讲的是“咳,咳”夜北枭似乎对自己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早就习以为常,淡淡地笑着清了清嗓子,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刚走到门口,服务员叫住了她:“小姐,你的东西落下了!”

南曦转身,看到那只小考拉手机链在服务员的手里闪闪发光。余光睨到肖睿的视线正看向这边,她得体地笑了笑:“谢谢!可惜这种东西已经过时,我对它彻底没兴趣了。麻烦帮我扔掉,谁喜欢捡谁捡去吧!”

说完,在服务员诧异和不解的注视下,南曦优雅地转身离开了包间。

杨素素气得脸上的五官开始扭曲,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染了烈焰蔻丹的指甲在肖睿的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一把。

肖睿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着牙低低地吼了句:“你疯了吧!”

“哎唷,两位,就别在我这个未成夜面前打情骂俏了!咱喝酒吧!”江雨霏像只脱缰的小野马,兴奋地站起来拿起了酒瓶,挤眉弄眼地朝杨素素和肖睿走去。

*

南曦坐进了夜北枭的陆虎里,才发现司机小高早已经不知去向,而坐在驾驶室里的正是才给她当了一天顶头上司的夜大书记。

她的心咚咚咚,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刚才在酒桌上,脑子一热居然拐弯抹角地说出让杨素素去给他当助理的话。这会从酒店出来,清爽的夜风掠过大脑,才看清楚眼前这位不是可以供她无偿消遣的损友,而是直接决定她奖金厚度的衣食父母!大BOSS!

他肯定生气了,否则也不会不饶人地回损一句。南曦低头懊恼地咬着下唇,恨不得咬舌自尽。她实在没勇气去看前面那散发着冷气的背影,只好将头倚在靠背上闭眼假寐,心里却痛惜着月底即将哗哗减少的毛爷爷……

南曦闭眼等了半晌,还没见车子发动,她正想睁开眼看看怎么回事,前面的北极脸甩过来一道冒着寒气的命令:“安全带!”

她感觉自己像被暗器击中一样,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睁开眼去摸旁边的安全带,一边乖乖地系上,一边在心里强烈鄙视:原来高级车这么矫情,坐后面还系什么安全带!

一路上,夜北枭专注地开车,南曦不时假装不经意地向他视线前方的后视镜望去的时候,每次看到的只有微蹙的眉头下那双微敛着的漆黑如墨的眸子。

她不由地直打哆嗦,随手抓起旁边的一个靠枕,抱在了怀里。

直到她发现车子的方向不仅没有开向研究院的方向,而且离城区越来越远时,她终于按捺不住地“好心”提醒了一下:“夜书记,您还在另外一个研究院兼职了吗?”

“您,您怎么知道?”南曦立刻站直了身子,脸上所有的表情仿佛瞬间被海风吹了个烟消云散,只剩下纯粹的错愕。

背对着月光,她虽然看不清夜北枭脸上的表情,但她的脑袋已经开始不动声色地快速运转:他用的是“没有记错的话”,那……不应该是杨素素告诉他的。再说,如果杨素素告诉他的话,他现在问的就应该是:“你就是杀了杨素素和肖睿孩子的凶手吧?”

以杨素素的性格,怎么会避重就轻地放着害她流产的事不说,只说她是他们伴娘的事?呵,那简直要比让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的主持人说:“我们这期节目的主题是:如何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这样的几率还小几万倍!

“别紧张,”夜北枭看着突然怔怔愣在原地的南曦,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衔在嘴里,一手挡风一手“啪”得点燃打火机,口气轻松:“我当时就在婚礼酒店的包间里,听到现场出了状况,伴娘江南曦跟新娘杨素素是情敌,所以在婚礼即将开始的时候,推倒了怀孕的新娘……”

“呵,原来那天您也去了。”南曦了然,脸上却没有任何被洞悉后的尴尬之色,嘴角牵强地勾了勾:果不其然,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我不仅去了,我还看到了狼狈的你……夜北枭悄悄地翘起嘴角:“刚才,你那么不淡定地把杨素素往我这边推的时候,我才确信此南曦就是彼南曦。”

“对不起,夜书记。我,肯定是刚才喝酒喝晕了,大脑短路,说话就不分尊卑了。”南曦想起刚才酒桌上自己的失态,忙不迭地低头道歉。

“对不起有用的话,扣罚奖金这个词就不存在了吧!”夜北枭吸了一口烟,淡淡地说。

“呃……”南曦蓦地抬起头,不会这么小气吧?说了这么多,还是要以扣奖金为结果?早知道这样,才不跟你来这鬼地方吹冷风呢!

“不过,鉴于你偷听到了我的小秘密,看来我还不能轻易得罪你!”

夜北枭指了指身后的大海,南曦立刻心领神会地“哦”了一声,心里却不满地嘀咕道:您自己恨不得拿一大喇叭在这里声嘶力竭地喊,怎么能给我戴一顶“偷听”的大帽子!

“所以,如果你也跟我交换一个价值相当的小秘密,我会考虑不让你的薪酬缩水……”夜北枭倚在桥栏上,悠然自得地吐出一口烟雾,语调似是带着调侃,和小小的威胁。

南曦大窘!这位大BOSS不是喝醉了吧?居然跟个孩子一样,提出这样可笑的交易……

夜北枭见她不语,竟“呵呵”笑了一声,站直身子,抬手在她的头发上轻轻地揉了揉:“傻丫头,跟你开玩笑呢!估计连今晚的服务员都看出来你和他们之间的过节了,我这个当领导的,如果还要把你按在那里的话,岂不是太不懂以人为本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