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离婚:悍妻要出墙-李安之,季若素限时离婚:悍妻要出墙在线阅读

限时离婚:悍妻要出墙

限时离婚:悍妻要出墙

作者:顾减减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6 14:31:2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限时离婚:悍妻要出墙》是顾减减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季若素白辰,书中主要讲述了:“管好你自己,收拾好你那个随处安放的心,你要知道,你对她越是惦记,我就越想折磨她。”...
节选

“我没有姐姐,所以也没有姐夫。”白辰的好心情好像因为季若素的一句话就被毁了,嗤之以鼻的说了声。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不是你姐姐啊?”

“不是,从来都不是。”白辰的话里面有深意,但是季若素从来就没有去想过他字里行间的意思。

“他们在楼下喝的很痛快,咱们也在楼上豪饮吧,反正,喝的又不是咱们买的酒,我不心疼。”季若素话微酸,像是惩罚一样的,给自己倒了半杯的红酒,一饮而尽。

不知道过了多久,季若素喝的已经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倒在了床边上,白辰的酒量要比季若素好的太多了,看见季若素躺在那里,撩了一下她的头发。

“若素,我喜欢你,我从来就没想过做你的弟弟,他不爱你,我带你走,好不好?”白辰轻抚季若素的脸,心疼的看着季若素,他怎么会不知道季若素在买醉,看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白辰吞了吞口水,慢慢俯身,就在快要亲到季若素的时候,门突然就被打开了,白辰丝毫没有被抓住的惊慌,反而是在季若素的脸上,轻轻描绘了一把,然后把她抱上床。

“她今天喝醉了,你能照顾她吗?不能的话,我来照顾。”白辰和李安之差不多高,但是气场显然没有久经商场的李安之足。

“管好你自己,收拾好你那个随处安放的心,你要知道,你对她越是惦记,我就越想折磨她。”

“李安之,你还是不是人?你明明知道她喜欢你,你还要这么对她。”白辰猛的揪住李安之的衣领,愤怒的看着李安之。

“我该怎么对她是我的事,出去。”

“辰辰,你先回去吧。”已经喝醉了的季若素大概是被两个人的争吵声吵醒了,坐了起来。

当白辰离开季若素家的时候,在下面都能听到李安之关门的声音,他想重新回去,却不知道用什么借口回去。

“季若素,你现在是越来越大胆了!”白辰走后,李安之紧紧的抓住季若素的肩膀,也在帮着固定她,不让她东倒西歪。

“是么,李安之你也是,你现在伤我真的是伤的越来越大胆了。”季若素笑了笑,顺势就躺在了李安之的怀里。

“你!”

“她和我们主编说,要起诉我们的杂志社,除非开除我,李安之,我失业了。”

李安之沉默。

“我刚开始以为你是因为喜欢我才娶我的,五年了,结婚够久了啊,你怎么就这么忍得住?”

“是因为我不够好看还是因为我身材不够好啊?柳如怡那个被包养的哪有我干净啊?”

“也是,你们男人都喜欢那种妖艳贱货。”

“行了,你走吧,我要睡觉了,我明天还要去找工作,不然饿死自己了怎么办?”季若素一把推开李安之,借着那个力倒在了床上。

“你还是别走,陪陪我···”季若素睁开眼睛,看着李安之,红润的嘴唇和俏皮的红脸蛋在那个时候显得特别迷人,李安之的手握了握,又松开了,抱着季若素离开了她的房间,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太阳有些刺眼,季若素睡的迷迷糊糊的,用手挡住了晒在脸上的太阳,突然惊醒。

“啊!上班迟到了···”季若素猛然坐起。“唉,上什么班啊,都失业了。”然后想起了自己已经被辞退的事情,继续倒在床上睡,只是,她不过就是宿醉而已,为什么会全身酸痛,包括那个不可描述的地方也传来一阵阵的疼痛感?

季若素不敢置信的往被子里面看,自己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在看看房间,这哪里是自己的房间啊,她怎么睡到李安之的房间来了?看着凌乱的床,季若素吞了口口水,不会吧?难道是酒后失德把李安之给办了?

季若素想到这,一阵心惊,到处寻找自己的衣服,看着自己被撕坏了的衣服,季若素无奈的捂着脸,她昨晚到底是有多饥渴啊?裹着床单,季若素正准备溜之大吉的时候,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了迎面而来的李安之,李安之显然也看见了她。

季若素的手要比大脑转动的快,以退为进,赶紧把门给反锁了,把自己给锁在了里面。

李安之正准备问季若素怎么了,一下子就被关在了房间外面,脸顿时黑了。

“张妈,把楼上我房间的钥匙拿来。”

季若素听着外面李安之的声音,惨了,这是来算账来了的吗?

季若素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的忐忑与煎熬,眼睁睁的看着门被打开,然后在看着李安之走进来,在看着他拿着自己的包走出去,自始至终没有和她说一句话,季若素开始坐不住了。

“那个··昨天晚上···”

“你既然那么想勾引我的话,我就如你的意,我又不出亏。”李安之背对着季若素,以至于季若素觉得他冷漠的有点过分了。

“我昨晚喝醉了,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到你的房间来的,倒是你,明明知道我喝醉了还趁人之危,就不怕小三生气?”

闻着空气中的酸味,李安之不禁嘴角上扬,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房间,剩下季若素在房间气的跺脚。

“什么人啊,难道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啊,知道是我吃了亏难道一句承诺都没有吗?”季若素嘟囔着,眼睛里眼泪在打转,说到底,李安之从来就没给过她什么承诺,要说真的有,那就是结婚前的那句他养她了,以前没说,现在自然也不会说,他们昨晚的事情只不过是正常夫妻应该做的事情罢了。

想到这里,季若素心里那点因为和李安之发生了做密切的关系所起的涟漪也顿时平静了下来,她不会忘记李安之对外面承认了柳如怡是他女朋友的事,自然也不会忘记柳如怡害她丢工作的事情了。

想到今天还要去找工作,季若素转身就重新躺在了床上,她一个高校毕业生,为什么会去选择和自己专业不对口的工作?她只不过是先想接近他而已,想和他近点近点再近点。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