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刀枪不入-陈盈,杨树我们终将刀枪不入章节试读

我们终将刀枪不入

我们终将刀枪不入

作者:花耒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6 14:46:2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曾念傅奕寒的小说叫做《我们终将刀枪不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耒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医生拿起手术刀是为了救人,可他却想要我和孩子的命...死里逃生的我斗渣男,撕贱女,披荆斩棘。我们都曾伤痕累累不堪一击,但我们终将百毒不侵刀枪不入。只是后来中了一种叫做傅先生的毒和丘比特的箭,我落荒而逃:“傅先生,我不想撞南墙。”他穷追不舍:“那就只能一头撞进我怀里了。”...
节选

我们都翘首以盼看是什么好消息,结果梁原说出来的竟然是,王慧兰拿到了唐天翊的毛发,并且已经拿去作比对了,亲子鉴定结果会在开庭之前出来。

安可当即一拍桌子,鲜少发脾气的她这几天总是着急上火,而且涨红了脸咬牙切齿的说:

“她真的是做得出来,明知道孩子是自己儿子的,硬要给自己儿子戴绿帽。”

我比较好奇的是,他们是怎么弄到唐天翊的毛发的,又想怎样栽赃给我。

王慧兰难道就没想过,傅奕寒差点当上院长,梁原也是医生,如果他们公然作假,很有可能会被揭穿,而揭穿后本来对他们有利的形势就会变得非常不利。

这种损人又不利己的招数,究竟是谁想出来的?

等梁原平息了安可心中的怒火后,他们三人竟然不约而同的沉寂了下来,屋子里瞬间变得安静了许多,我有些心慌的看着他们。

还是梁原先开了口:

“既然说到孩子了,有件事情就不能再瞒着你,就在今天上午,我们把孩子入土为安了,葬在西山墓园,你放心,风水很好,专门请人看过的,没有告诉你是怕你情绪失控,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没给你看一眼也是因为希望在你心里,俩孩子是一双可爱的小天使一样的存在,人活着总要往前看的,你比我们想象当中的都要坚强,勇敢,认识你,我们真的很荣幸,也很开心能够帮助到你,如果你有什么不满的话,尽管发泄,朋友就是用来出气的嘛。”

不知道他们三个酝酿这番话费了多长的时间,构思了多少个版本。

我想了很多,最终却在桌子底下用力掐着自己大腿上的肉,让自己看起来尽量平和的说:

“西山墓园的地很贵,谢谢你们,给了我孩子这么好的一个归宿,那个,钱是谁出的,我给你们打个欠条。”

安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傅奕寒,傅奕寒出声:

“这是你应得的,况且孩子是我亲手从你肚子里抱出来的,能够亲自把他们安葬好,也算是给我的职业生涯画一个完整的句号,做医生见惯了生死,但对生命依然保持敬畏。”

除了连说几声谢谢,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些什么。

人生境遇便是如此,你以为到达最低谷的时候,却总会遇到一些帮助你反弹回来的人。

最后打破这种凝固气氛的,还是梁原,他大喊一声饿死了,嚷嚷着要出去吃东西。

傅奕寒拍了拍的肩膀:

“叫外卖回来吃吧,她是个产妇,不能吹风。”

其实我想问问,我能不能去墓地看看我的孩子,还有我什么时候才能探视我的父亲。

这两个问题,傅奕寒都给出了答案,都是要等我伤口痊愈了之后才行。

中午吃的很丰盛,但毕竟是外面买回来的,下午安可就带着梁原去了菜市场,准备回来时接上孩子一起来给我做顿饭,梁原表示,愿意为美人鞍前马后。

傅奕寒看不下去,都多嘴说了一句:

“人家有家有室,你在人孩子面前约束着点,别什么话都往外秃噜。”

在他们出门之前,我叫住安可:

“也叫上盈盈吧,她好不容易出差回来,我们好久都没聚一聚了。”

安可的脸色有些难看,还是梁原笑着说:

“你说的盈盈是你们那个朋友陈盈吗?我忘了告诉你了,上午陈盈也去了西山墓园,还给孩子送了花,本来她要去医院接你出院的,只是工作忙没办法,谁叫我们都这么悠闲呢,所以照顾你的责任就义不容辞的落在我们几个人的身上了,等你以后重返职场赚大钱了,可得好好感谢我们。”

梁原总是有办法把一个看起来很严肃很认真很让人沉闷的话题变得活跃起来,安可也笑的补充:

“就是,盈盈最近很忙,等她空了,我们仨一起聚。”

一直到出了月子,我才知道傅奕寒早就帮我父亲交纳了保证金,争取了取保候审,我问安可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不告诉我,安可只说是傅奕寒的意思。

我当时不太理解傅奕寒的做法,明明是他做了一件好事,为何要隐瞒我?

直到后来和杨树彻底撕破脸,我才明白傅奕寒的用心良苦。

也是在西山墓园,我和陈盈不期而遇。

她比我先到,见到我和安可,陈盈有些诧异,然后走过来抱着我说:

“我刚出差回来,原本给孩子们准备了很多的小衣裳,现在都用不上了,这两天整理的时候觉得心里难过,我就自己过来看他们了,念念,如果他们活着该多好,肯定长的特别像你,男帅女靓。”

出门时说好不哭的,这个拥抱一来,我比想象中的脆弱了太多太多。

安可一直在旁边安慰我:

“念念,别难过。”

我们在墓园呆了很久,聊了很多对孩子的幻想,我的眼泪哭了又来,眼眶湿了又润,提起杨树,陈盈还是一副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的模样,坐月子的这些天,我都不太愿意想起以前,也不想听到杨树这个名字,倒是对杨树背后的那个女人很有兴趣。

不过这个话题一聊起,安可就起了身:

“走吧,该回去了,梁原说你的身体不比一般人,最好是少吹风少流泪,对身体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安可和陈盈之间怪怪的。

陈盈是自己开车来的,也说了晚上还有应酬,安可拉着我就上了车,我还埋怨她:

“你怎么回事,我话都没说完。”

安可给我系好安全带,话语有些冲:

“有什么好聊的,人死不能复生,破镜难重圆,覆水也难收,都这么大的人,你还不明白人活一世总会有人来来去去的道理,只是你别让人家在你的世界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撒野就好。”

见安可生气,我忙不迭的哄她:

“我知道人死不能复生,我知道我应该坚强,我这不是在你们面前才敢卸下防备吗?你们是我一辈子的姐妹,我允许你们在我的世界里走走停停来来去去,可以使劲的撒野可劲的放肆。”

安可更生气了,一拍方向盘,转过头来很气愤的说:

“曾念,你这是一孕傻三年吗?你不记得傅奕寒对你说过的话了,谁敢欺负你,你就欺负回去啊。”

可是...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也没人欺负我啊,你会欺负我吗?你舍得欺负我吗?”

安可没好气的回我:

“总之你记住了,如果我欺负了你,我希望你别留情,吃饱饭用足力,狠狠的扇我一巴掌,一巴掌不够就多几巴掌,总之,绝不能让人觉得我们是好欺负的,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你就不是我安可的朋友。”

今天的安可完全没有了以往贤妻良母温柔善良的一面,她像一头苏醒的母狮子一样,充满了怨怼,我忍不住握着她的手小声问:

“可可,是不是陆寻对你不好了?”

安可长叹一口气,把手抽了回去:

“陆寻对我好的很,你还是管好你自己了,我听梁原说开庭的日子就要到了,你最好思想准备,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必败无疑。”

想必傅奕寒在为我父亲办理取保候审的时候就已经给我父亲打过预防针了,我也和父亲通过电话,父亲说了一句有点像傅奕寒风格的话,他说,孩子,学会蛰伏也是一种本领。

蛰伏对我而言太高深莫测,但是忍耐心,我却被傅奕寒关在屋子里的大半个月给练出来了。

所以在法院门口见到杨树一家人的时候,我的心情异常的平静。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杨树竟然自己推着轮椅往我这边来了,王慧兰和杨苗紧跟其后,今天傅奕寒和梁原都没来,只有安可站在我身旁,他们很显然不是来求和的,那就只剩下耀武扬威了。

莫名的,我的手心都冒出了细汗。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