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坷垃,任性和好看的你在一起在线看

和好看的你在一起

和好看的你在一起

作者:墨汀汀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11-26 15:18:0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是边册柯怡的小说叫《和好看的你在一起》,是作者墨汀汀所编写的都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早上六点,刚刚睡了三个小时的柯怡穿着一身运动装,睡眼惺忪地来到了隔壁堪称S市土豪聚集地的高档住宅区门口。她昨天刚找了个兼职,里面有个土豪招陪跑,一个小时一百块。在陪跑一个小时平均十五块的行情下,一个小时一百块简直就是天价。柯怡觉得只要一个小时有一百块,让她倒着跑都行。...
节选

周五下午,为了准备酒会,柯怡提前下班,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身礼服。

她下楼的时候,边册早已开着车等在楼下了。

他穿着很正式的黑色西装靠在车边,曲起了一条腿,西装赋予的优雅中掺着他自带的桀骜,两种气质一点都不违和,反而碰撞出一种少见的魅力。

察觉到她下来,边册转过头,俊美的脸上带着调侃的笑意,吹了个口哨说:“没想到保姆小妹还能穿一身某家今年春季的高级定制,压箱底?”

柯怡并不跟他计较,回答说:“只是许多件的其中一件。”穿了双八厘米的高跟鞋,终于减轻了一些她每次站在边册面前都被他笼罩着的感觉了。

她高傲不屑的样子让边册失笑。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上上下下逡巡了一遍,红色的小礼服,设计感很强,衬得她的皮肤白得会发光一样,修身的裁剪勾勒出了她身体的线条,不是那种二十岁出头少女的青涩稚嫩,成熟得让人移不开眼。

最后,边册的目光在她锁骨处停留了一会儿,说:“时间不早了,上车。”

柯怡发现他虽然恶劣任性,但是好像一直都很守时。

打开驾驶室的车门,见柯怡并没有动,边册又转过身来。

柯怡朝她笑了笑,没有要上车的意思。

作为从小被教育要当绅士长大却有些走歪的边册来说,绅士的意识还是有的。

“变得真快。”他又绕了回来给柯怡开了车门,在她上车的时候伸出手替她挡住了头。似乎还不太能接受柯怡从保姆小妹变身淑女,他一直注视着她。

到了会场,下车的时候,边册阻止了酒店门口的服务员,亲自下车帮柯怡开了车门。

在柯怡从车里出来,靠近的一瞬间,他微微俯下身体,在她的耳边低声说:“比起运动服和OL,这样更适合你。”

柯怡微微抬头问:“因为穿得少?”她的眼睛很亮,脸上带着动人的笑容,好像这样的装扮、这样的场合才是最适合她的。

没想到她会这么从容地回应自己,边册有些意外,挑了挑眉毛。随即,他眼中笑意更深,回答:“是。”然后伸手扶着她的背。

一只手触碰到了她背后**的肌肤,柯怡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他的手带着男人特有的粗糙,抚摸上来的时候有轻微的颗粒感。接触的地方像是产生了细细的电流,一阵阵顺着她的脊背蜿蜒而上。

看到了认识的人,柯怡立即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跟那些人打招呼。

边册见惯她穿着运动鞋的样子,没想到她蹬着八厘米的细高跟走得更稳,目光本能地追随着她。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她,他发现她的眉眼有些熟悉。

他们是不是见过?

就在边册想问的时候,打完招呼的柯怡挽上了他的胳膊,得意地低声说:“过了这么久,我终于发现自己比金坷垃强的地方了,至少它不能穿着礼服当你的女伴。”

没想到她如此光鲜亮丽的时刻还要跟狗比一比,较真的样子让边册想起了金坷垃讨好自己的样子,脑中浮现出“争宠”两个字。像是被这两个字取悦了,边册的心情特别好,调侃说:“要是我愿意,也能把金坷垃这么从车里牵出来。”

知道他真的能这么做,柯怡端着笑脸,咬牙切齿地提醒说:“可是这种地方不让宠物进。”

边册轻笑了一声,好像轻而易举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上扬的语调里带着不屑说:“你信不信我能把金坷垃带进去?”

怎么不信?当然信。

两人说话的样子像是在耳语,给人的感觉很亲密。

走进会场,柯怡一眼就看到了南封。他身边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女人,穿着一身白色小礼服,看起来虽然还有些稚嫩,却很可爱。

南封也很快看到了她。

就在柯怡要跟边册分开,过去跟南封和他的女伴打招呼的时候,好几个人过来把她和边册围住了。

收到酒会邀请的除了两个公司的人,还有S市的业内和商界人士。

柯怡和边册一个是漂亮有名的设计师,一个是作风任性张扬、高调的富二代,一下子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柯怡习惯了这种场合,应对起来也很是自如。她看了眼边册,发现他对别人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十分不上心。

因为她是他的女伴,所以在冷场的时候不得不帮他应付一下。

被围住的时候,边册原本神情有些冷漠。可是看着柯怡,看着她脸上优雅的笑容,目光落在她纤细的脖子上,他的眼中慢慢露出了笑意。

他就这么旁若无人地看着她。

大家对他们一起出现表现得特别好奇,柯怡正忙着应付他们,忽然感觉轻轻扶着自己腰的那只手动了起来,沿着她的脊柱滑到了她光裸的背上。

那种摩擦产生的颗粒感和**让她分了心,身体僵硬起来。

边册到底要玩什么花样?柯怡看向他想要警告他,却发现他正看着自己,好像看了很久,漆黑眼睛里都映上了自己的模样。大庭广众,这么明亮的灯光下,他暗地里的动作让她脸红。

收到了她眼神的警告,边册却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手依然轻轻地动着,手指若有若无地轻抚过她背后的肌肤。

背后那只手的存在感太强,透过脊椎蔓延到身体里的酥麻让柯怡渐渐地没办法集中精神,回答别人的话都慢了半拍。

就在这时,边册终于开口了:“好了,柯怡累了,有什么想说的晚点再说。”说着,他伸出另一只手替她隔开其他人,带着她走向会场深处。

他的身材很高大,手也很长,轻而易举地就把她带了出来。男性的气息围绕在她鼻尖,背后依旧是他的手,柯怡却产生了一种被保护的感觉,心一下子柔软起来。

“你老板?”

走过来的是南封和他的女伴。

柯怡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的男伴竟然是边先生。”南封穿西装严谨得像是教科书上的典范,每一处细节都很注意。

相比之下,边册那解开的第一第二颗衬衫纽扣,以及卷起的袖子显得很随意。

南封伸出手跟要跟边册握手的时候,柯怡的心还提了提,怕边册像刚才对那些人一样不给面儿,还好这尴尬的场面没有发生。

她松了口气对南封说:“不介绍介绍?”

“这是宋雅。”南封说着又跟宋雅介绍柯怡:“这就是柯怡,我们公司很厉害的设计师。”

宋雅打量着柯怡说:“原来你就是柯怡啊。”

柯怡朝她笑了笑。

说了几句后,宋雅拉着南封说:“我看到个朋友,南封,陪我过去打声招呼好不好?”

南封看向柯怡,还没等他说什么,柯怡就好像猜到了他想说的,不在意地笑着说:“去吧。”他们虽然是上下级关系,但也是那么多年的老朋友,随意的语气正好显示了他们的熟悉。

等他们走后,边册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你老板身边那小孩儿对你不太友好。”上扬的语调里带着愉悦,好像在看热闹一样。

宋雅其实已经不小了,但是在他们几个面前却是稚嫩得像个小孩儿一样,边册看得出宋雅的不友好,柯怡当然也看得出来,但她不确定他的话里有没有嘲笑她年纪大的意思。

她看向他,语气依然是那样从容:“我跟南封没什么,她要是介意,把我当成敌人,最后生气的只有她自己。”不知道是不是相处久了,还是性格本来就这样,她尾音里的一丝恶劣与边册如出一辙。

边册看着她,像是被她这偶然流露出的恶劣取悦了,漆黑的眼中笑意加深,笃定地说:“你刚刚是故意气她的。”

柯怡笑了笑,没有回答他。

很快,酒会就开始了。

甲方公司的几个负责人在看到边册的时候眼中带着惊讶,随后立即要请他代表公司去签约。而柯怡这边,公司的一些高层也来了,叫她过去说话。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分开了。

“柯怡,刚刚跟你在一起的是咱们新甲方的负责人?那个爱狗出了名的富二代?”一个负责客户的同事问。

其他人也是一副好奇的样子。

“是的。”柯怡点了点头。现在“富二代”这个词已经微微带有了些贬义,再加上同事们的表情又是那样,她心中有些反感别人给边册贴的富二代的标签。因为,他曾经是她心里的天使。

当然也不能怪他们,边册如今任性的作风是有些过头了。

然而,也许是因为之前两次的印象太好,又或许是看过他跟金坷垃温暖的互动,柯怡心里的边册始终比别人眼里的好。

签约仪式很隆重,大概是甲方的其他人叫不动边册,最后去签约的不是他。

酒会上,柯怡遇到了很多熟人。有的是以前合作过的公司老板,有的是同行。不管是给那些老板的新项目或者私人住宅提出建议还是跟同行聊起设计界新出的概念,她都应对得很自如。尤其是说起专业相关的事情,她自信的笑容让人移不开眼,像是会发光一样。

柯怡今年二十八岁,却还没有男朋友。用直男癌的话来说,这样的女人别看长得不错,这么大了还没结婚,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一定有问题。

但是来跟她搭讪的男人并不少,应付他们,她可以说是得心应手,不热切但也不拒人于千里之外。

酒喝到了一半,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亲妈打来的,她立即到了个安静的地方接了电话。

“妈,怎么了?我在一个酒会上。”

电话那一头柯妈妈的声音立即兴奋起来:“酒会?酒会好啊!有没有认识什么人?看到优质的男人一定不要放手啊,你都这么大了。”

听着电话里激动的声音,柯怡微微皱了皱眉,后来又把整个身体靠在了墙上,像是有些疲惫。皮肤接触光滑的大理石墙面,冰冷的感觉让她精神了一些。

电话那头似乎没完没了,她翻了个白眼打断说:“妈!你至于这么着急吗?我又不是嫁不出去!你至于像卖白菜一样着急把我卖出去吗?你没听说现在流行‘不愿将就’吗?”

柯妈妈沉默了一下,问:“你是不是还想着陆隐?”

柯怡也跟着沉默下来。

她与边册第二次能在边城的酒吧相遇就是因为她被陆隐甩了,去找**。

想着吗?的确还想着,但是已经放下了。现在每每想起陆隐,她剩下的只有一股冲劲和不甘心。

她低着头,另一只拿着包的手不自觉地前后小幅度甩动着,整个人看起来虽然不如刚才自信,但是依然精致动人。

“妈,我跟他已经过去了。你等着吧,等找到意中人,我一定会开着直升飞机去表白,让他觉得我是个盖世英——”

电话那头忽然传来嘟嘟的声音,显然是柯妈妈不想听她扯下去了。

“原来你买私人直升机是想去表白?”

柯怡刚把手机收起来,就听到了边册的声音。她抬起头,只见他正跟她倚在同一面墙上,隔着两三米远,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会场里的灯很亮,衬得他的一双眼睛更加漆黑,正定定地看着她。

其实整个酒会的过程中,边册的注意力一直在柯怡的身上。大概是因为她前后反差太大了,再一次颠覆了在他心里的印象,给他了一种特殊的感觉。

还有就是,他越看她的眉目越觉得熟悉。

看着她打电话的时候飞扬的神情渐渐变得落寞,他忍不住走了过来。

在热闹的环境下,他低沉的声音格外有辨识度:“你应该是等意中人来娶的紫霞仙子,而不是开飞机的至尊宝,那是男人的事。”

虽然他的行事作风任性又恶劣,但总是意外地透着股容易增加好感度的男人味儿,好像是与生俱来的,渗透进了他那与众不同的三观里,还有就是那偶尔流露出的绅士气息,时机总是恰到好处,让任何女人都无法抗拒。

柯怡因为他的话而愣住了,心底的落寞像是被搅碎化成了一摊水,软得不行,感慨之外又生出了些委屈,直冲鼻间。

可是如果那个神通广大、会开飞机的至尊宝嫌她连飞机都不懂怎么办?

边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柯怡的面前,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她回过了神。心中藏了那么久的秘密忽然被人窥探到了一角,她的表情有片刻不自然。

“你怎么在这里?”

她转移了话题,边册很配合,不再问下去。他的目光移向柯怡**的背,在她没有一点防备的时候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他的力气很大,柯怡被他带着身体前倾,几乎都要站不稳了。在她的身体离开墙的时候,肩上的手臂滑到了她的后背。她有些凉的后背感觉到了热度,更热的是他抓着她手臂的手。

“墙上凉。”边册原本是侧靠着墙的,把手臂借给柯怡后就变成和她一样背靠着。因为离得近,柯怡就像靠在了他身上。

他的动作太让人意外,身体僵硬了几秒之后,她站直了身体说:“那就不靠了,我有点想回去。”她的脸有些红。

“正好,金坷垃在家我不放心。”边册收回了手。

他是个任性到可以不管别人的人,但是柯怡不行,走之前她要跟一些人打招呼。

她去跟南封打招呼的时候,边册就站在她身后两步的地方。

“南总、宋小姐,我先回去了。”

宋雅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问:“这么早就走了?你们还有事吗?”说话的时候她特意看了看边册。

没等柯怡回答,南封就说:“回去吧,早点休息。”他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斯文。

柯怡原本挑高的眉毛落了下来:“好。”宋雅刚刚的话明显是在揣测他们提前离开要去做什么,刻意把他们的离开往暧昧的方向引导。

边册在宋雅说话的时候漆黑的眼中闪过讥笑。在柯怡转身跟他一起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向宋雅,语气里带着他独有的漫不经心和恶劣说:“我们去喂狗,你实在好奇的话,也能来。不过我的狗不欢迎不漂亮的。”

太狠了。

柯怡即使没回头也能想到宋雅现在是什么表情。

这个男人现在的任性也不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等边册转回来的时候,她朝他露出了个赞赏的笑容。

他同样回了她一个笑。

心照不宣。

回去的一路上,柯怡的心情很好。

边册开车的时候很专注,衬衫袖子随性地卷到手肘,侧脸的轮廓很深邃,整个人看起来野性又帅气。

设计师对流畅富有张力的线条总是特别敏感。柯怡看着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盯着他看了好久。

让她有些意外的是边册今晚竟然没有喝一丁点酒。

大概是不太能喝吧。

这个结论虽然与边册本人的形象不太相符,却让柯怡的心情更加好了。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金坷垃再回去吧。”相处了一个月,她也很喜欢它,甚至在酒会上的时候也想过它自己在家行不行。

“好。”从侧边可以看到边册嘴角上扬。

到边册家之后,他们没有进去,而是把金坷垃接出来兜了个风。

他们两个都穿着很正式的礼服,车里却带了条狗,反差很大。金坷垃柔软治愈的样子让他们看着也柔和清新起来。

兜了一圈后,边册把柯怡送到了楼下。车停下后,他还不忘去给她开车门。

金坷垃从后座的窗户里探出了毛茸茸的脑袋。

“你买直升机是为了什么,真的是为了去表白?这个问题我憋了一晚上了。”边册的目光胶着在柯怡身上,手臂搭着车门,把她困在了一个小小的三角区内,声音低沉动听。

大概是因为刚才心情太好,她脸上的笑意还没落下,又或者是他的气息太强势,容不得她去想什么,此刻柯怡竟然还能语气轻快地跟他调侃:“你要是这么想知道,到时候可以跟我一起,正好我缺个开飞机的。”

说完,她自己也有些意外。这是她三年以来第一次用这种轻松的语气提起自己心中的执念。

她原本也只是随便一说,却捕捉到了边册眼睛里的一丝波动。

“代价太大,我还是选择不要知道的好。”

他的语气还是那样漫不经心,可是柯怡却觉得他的情绪跟刚才不一样了。联想起上次在他家问他照片的事情,她发现他对飞机有些抵触。

从那张照片上看,边册像是飞行员,可是他从来没有承认过,现在的生活里也完全没有一丝痕迹。回想起第一次第二次遇见他的情景,她觉得他越来越神秘了。

一瞬间,两人好像都没了开玩笑的闲心,整个晚上萦绕在两人之间的暧昧也消散了。

“上去吧,我要带金坷垃回去了。”边册收回手臂,那被圈起的三角也消失了。

柯怡自己就是个心里有秘密不愿意被人问的人,当然也不会执着地去问别人。

“晚安。”

她识趣的样子让边册眼中的笑意渐渐加深,宛如荒原的破晓时分,大地被照亮,沉睡的野兽开始苏醒,风光绮丽,却又潜藏着危险。

“晚安。”

周一上班,例行的公司早会结束后,柯怡和南封走在了一起。

“酒会上的事情抱歉。”

柯怡笑了笑算是接受南封替宋雅道歉了:“你跟宋雅是认真的?”这几年她见过南封家里给他介绍的很多女人,基本上都是见过一次就没有然后的。

“我们都决定先处处看,我也到了结婚的年纪。”南封是个很严谨的人,严谨到自己多少岁该做什么都会规划好,毫无疑问,三十岁对他来说是结婚的年纪。

这个回答让柯怡觉得他理智得没有人情味。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因为到了结婚的年纪。

她和南封其实是两种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她可以在和边册两次相遇之后走遍中国,只为再次跟他相遇,也可以因为心中的某个执念去拼命赚钱买一架直升机。

即使缺了点人情味,她还是很羡慕南封这种性格。

南封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而是问她:“你和边册很熟?”

他们投标的时候还是一副不认识的样子,转眼就一起参加了酒会,的确会让人好奇。说起来,柯怡跟边册并不算多熟悉,他于她而言始终有一种有待探究的神秘,可是,他们相识的时间也够久了,久到比她跟南封认识的时间还要久。

“一次巧合认识的,并不是特别熟悉。”她回答。

跟南封分开后,柯怡回了办公室。让她疑惑的是,一路上许多同事看她的目光有些奇怪。

回到办公室,她几次发现助理小孙偷偷看她,每次她抬头的时候小孙就会心虚地收回目光,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她忍不住了:“怎么了?有话就说。”

小孙尴尬了一瞬间,随后眼睛亮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老大,听说周五的酒会你跟南总各自带了人,没有一起?”

“是啊。”柯怡恍然大悟,“原来公司的人今天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是因为这个。别乱说,南总的那个女伴是家里介绍的,说不定要发展下去。”

小孙一听立即满脸担忧,语气里带着不甘说:“南总怎么能这样?听说那女的看起来年纪很小,哪里比得上你啊老大!”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