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与朗月并生小说-名字是薛氏集团,崔冬云

暖阳与朗月并生

暖阳与朗月并生

作者:久醉浪子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09 08:38:1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青涩荡漾 第2章 不舍情愫 第3章 明争暗斗 第4章 沉稳假象 第5章 泪眼婆娑 第6章 蜂蜜柚子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暖阳搔首头,朗月映疏星。退伍归来的铁血硬汉,却唯独钟爱中式糕点胸怀祖国和家乡他又会何去何从。他眼角的余光都是她,而她眼眶的目光都是他。她有心上人需要爱恋,而他的心上人就是眼前人。他有事业报负需要承诺与打拼,她有爱恋与羞涩需要呵护与疼爱,如果她再爱恋他人,另选良人,他又是否会吃醋暴躁。
节选

那一抹丹青描绘了那家屋瓦,那一栈朱红渲染了何处的萍客,泼一股墨,沾一身汁,染一心桃红把你来骨笔画入。

那一口龙须酥粘融了谁的心,那一抹桂花糕沾染了几朵花瓣,撒几滴蜜汁,碾几朵鲜花,饮一壶桃花酒微微荡漾。

……

融腻粘丝般的触感,那一嘴入口即化的阿婆饼,都仿佛使张梦阳陷于甜美的温柔乡之中,不知不觉睡梦中的她,嘴角的哈喇子竟不自觉的流了一地。

“梦阳,快别睡了,太阳都照到屁股了,都快中午了,你怎么还在被窝里面不出来啊?”

“你不去面试了么,你今天不需要出去找工作么,马上就毕业了,宝贝儿~”

崔东云如疯婆子一般的,将谷梦阳的床帘给一把拉开,嘴里面仍然在不断的碎碎念,呼唤着懒懒的睡在被窝里面的谷梦阳。

她揉揉自己惺忪的睡眼,伸了一下自己的懒腰,然后以风擎雷鸣的速度,迅速的将自己的头埋在了被窝里面,继续昏昏睡去。

嘴里面还不忘奶声奶气的小声嘀咕道,“你不要叫醒我了好不好嘛,我今天没有面试工作,大云,我最近都好累的......”

然而,崔东云似乎并未体谅张梦阳表面看似的柔软与不堪,反而闷声一笑道。

“呵,懒虫,你再不起床,我就要把你的画板上面刚刚绘画出来的核桃酥糕点给抹上辣椒酱,嘎嘎嘎.......”

她一听到自己昨天晚上好不容易熬个通宵,刚刚把琉璃家新上的樱桃核桃酥画出来,转眼之间就要毁于一旦。

她突然猛地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一把就死死拽住了,坐在她旁边的崔东云,眼神怨恨的看着她,“你敢?你要是敢动我的画,我非弄死你!”

“哟呵?你还想弄我,就你这小身板儿,省省吧,好了,好了,我知道它是最宝贵的东西,看看,你的黑眼圈多重啊,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又熬夜了?”

崔冬云还不忘记调戏一下她,看到她眼皮下面深深的黑眼圈,心就又莫名其妙的“咯噔”一下,不经意之间,叹了几口气。

谷梦阳瞪了她一眼之后,就像一个小猫咪一样,躺在了崔冬云的怀抱里面,奶声奶气的说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让我再睡会儿吧,我都困成这样了。”

她伸伸了自己的手臂,崔冬云伸出手来抚摸着她的头发,“可怜见的,你说说你,整天这样宅在家里面,也不是个事情啊,我知道你把这些画看作比你生命还要重要,但是你日日夜夜守着这些画,这些画也不能养活你啊?”

用手用力捂了捂自己的耳朵,假装没有听到她的说话,因为这些唠叨,她听她周边人已经说过无数次了,只怕现在耳朵早就已经生茧了,可是……心也还是如此……

“哎呀,你这孩子,我拿你也没有办法,你说说你要是准备考研,我就不折磨你了,可是你又不喜欢那些学术类的东西,你自己也没有继续考研的想法,你每天这样的荒废度日也不是个事情啊?”

谷梦阳嘟起来自己的小嘴,大眼睛十分无辜的看着她,“你都快成我的老妈子了,就连我妈妈都还没有你唠叨呢,好了,好了,别说我了,你找到工作了没有?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到时候就不能在宿舍里面住宿了。”

她扭转过去了头,叹了一口气,“你说说你,又转移话题了,我仕途也....挺坎坷啊,我去面试了几个工作,却都无疾而终,不过,最近有一家向我抛出了橄榄枝.......”

谷梦阳眼睛突然变得雪亮,瞳孔间的颜色都加深了些许,连忙逼问道,“然后呢,面试的怎么样了,那家公司怎么样,适不适合你啊?”

“这不,我还没有去面试呢,虽然那家公司刚刚起步,不过我听说那家公司老板好像是薛氏集团的继承人,听起来名头挺大的,不过这薛氏集团怎么就凭空冒出来一个继承人?”

崔冬云一脸疑惑,她心里明白薛氏集团是她第一意向就要去的公司,不过她知道自己的实力与自己的学历,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现在一个子公司摆在自己的眼前,那也是肥油油的差事儿啊!

“薛氏集团”她挠了挠头,“就是你一直在嘴边念叨的那个公司吗?那可是好事儿啊,不过,你可要想清楚,虽然有可能他是薛氏集团的继承人,但是它毕竟是刚刚起步的小公司,免不了吃苦受累,当然你如果能坚持下去,想必你的苦心忠义老板定不会亏待你的。”

薛氏集团是江苏一带最为强盛的集团企业,几乎垄断了整个江南一方的经济命脉,其中的服装和美妆行业最为鼎盛,紧紧跟随时代的潮流和走向,深受广大青年的青睐,对于他们来说具有谜一般的吸引力。

崔冬云把臂膀放在了张梦阳的肩旁上,嘴角露出了一丝丝邪魅的笑容,谷梦阳感觉自己的背后一阵阵冷风,心中也不断断的发毛,连忙捂了捂自己的衣服,“怎么,你.....你要干嘛,你露出这样的表情,肯定是不怀好事儿,你心里面又...又憋着什么坏主意,要准备拿我开刀?”

“没,没有的事儿,这不,你也知道这个薛氏集团的强大,况且你现在也没有找到工作,不如你就跟我一起面试去吧,好歹,我也有个伴儿,不然,我自己一个人真的挺害怕无助的嘛”崔冬云用手拉了拉谷梦阳的衣角,一脸楚楚可怜的模样,“求求你了嘛。”

“果然不出所料,你果然肚子里面憋着坏水儿,不过...”谷梦阳并没有马上就答应她,反而面露疑惑,拿手微微抚摸自己的下颔,做思索状,似乎有些不情愿的样子。

崔冬云瞧着谷梦阳“阴晴未定”的样子,自己内心简直就是焦急如焚,活脱脱自己就是热锅上的蚂蚱,等待待宰的羔羊,可是对方还是一脸镇静自若的模样,这可急坏了崔冬云。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