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个县令来暖床by未爱之夏-未爱之夏的小说盗个县令来暖床

盗个县令来暖床

盗个县令来暖床

作者:未爱之夏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8-09 08:43:0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失窃 第二章 天石 第三章 男妾 第四章 人皮(1) 第五章 人皮(2) 第六章 夜魅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他一个江洋大盗,偷啥不好,非要偷人真心。他一个清闲县令,管啥不好,非要管人动情。“这般娇俏可人的小县令,偷回去当暖床相公极好。”“大胆淫贼,当真敢言!”“岂非敢言,我还敢做呢!”
节选

世风日下,就连京城这种天子脚下的皇城根竟也是盗窃成风。这不,上个月京城首富张员外家才失了窃,人还没抓到,今儿个早上下吏又来报宰相府也遭了贼手。

“大人,您坐这都快一个时辰了,看出点什么了吗?”何师爷是个留着两撇八字胡的半小老头,虽说胆小怕事,左右关键时候还算是个用得上的人。快入秋的天了,他一面撩起袖子擦拭着额上不断渗出的细密汗珠,一面求救般的望着他们家快坐成石化的县太老爷。毕竟这回被盗的可不是平常的富商贾客,这事若办不利,宰相大人一不高兴,那搞不好就是要成掉脑袋的大事的。

“看出来了。”石像终于开口了。何师爷嘘了一口气凑近两步。他们这个小县太爷,虽说年岁不大,但脑子却是个极灵活的。

“您看出点啥了?”

“师爷你看这字,笔劲雄浑,笔风狂放,潇洒大气,实在是好字。”县太爷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面露赞许之色道。

何师爷一口老血差点没直接喷溅到墙上那龙飞凤舞的所谓“好字”上。

“我的展大人,您还有心思欣赏书法呢,咱脑袋都快拎在手里了哟。”

这贼也着实狂傲,赌定官府抓不着他,每偷一户必定留名,摆明了就是要给官府难堪。

“好了好了,今日累了,先回府。待本老爷明日来查。”展颜大概也看出来自己再胡说八道,何师爷真的被气吐血了,便甩了袖子站起身来,招呼一众大小跟班收工回家。

“大人,还有三日,咱们可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啊。”

“放心放心,有本大人在,不会让你丢了脑袋的。”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你这是在公然质疑本大人的办案能力吗?”展颜作势拉下脸摆起了官架子。

“小的不敢。”

“这就对了,抓贼也不能饿着自己肚子是不是。走走走先回家吃饭,小蝶肯定早就煮好晚饭等着咱们了,菜凉了可要不好吃了。”

一边猜想着今晚的菜色,展颜整整衣冠一边走出宰相府。不吃饱哪有力气抓贼。至于这个害他已两月无好眠的罪魁祸首,就先再让他多逍遥两天。

展颜回头望了望墙壁上龙飞凤舞的燕十三,大踏步的走出了房间。

燕十三何许人也。江湖人称“侠盗”,外号“无影手”。劫富济贫,专偷贪官污吏,富贾假商。自五年前一盗出名,逢偷必得,被他盯上的人家无一幸免。有人说燕十三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绿林壮汉,也有人说他是个衣袂飘飘的翩翩公子。不过这些都是坊间传闻,因为从未有人见过燕十三的庐山真面目,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未知,又何提抓他。

展颜虽也有几分佩服这个从未谋面的偷侠盗亦有道,但无奈这次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太岁头上动土。失窃的那颗南海夜明珠可是去年圣上赐给宰相大人的寿辰贺礼,这万一哪天皇上一时兴起问起来,搞不好可就是个欺君罔上的大罪名,纵然是宰相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这不,老狐狸一发怒,连带着下面的小喽啰也跟着遭殃。宰相府已经失窃三天了,依旧毫无头绪。老狐狸发了话,再给他们三天时间,若是再抓不到人找不回丢的东西,便要他小心头上这顶乌纱帽。

保不保得住这顶乌纱倒是个小事,展颜担心的是连累了底下的这帮人。他虽不是什么圣贤,但若因此连累了旁人,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

这张脸已经苦了一整个晚上了,说是回家吃饭,其实饭桌上他也并没有真的动多少筷子。小蝶端着一盆洗脸水进来的时候,依旧见他蹙着眉头坐在桌前看卷宗。

“公子,想不到就别想了,兴许洗个脸睡一觉,明天早上醒来咱们就有法子抓住那个小偷了。”

“小蝶,我记得前天你说过城东来了个塞外杂耍团是吗?”

“是啊,这几天都在街上表演了,可厉害了。怎么了,公子想去看吗?”小蝶一边拧着帕子,一边不解的问到。

“你能想办法认识里面的人吗?”

“我昨天好像看见我跟胡妈经常去买菜的那个小摊,正好也给他们厨房送菜。公子,你想找他们?”

展颜摸着下巴沉思良久,唇角一弯,计上心来。

“小蝶,明天给你放个假,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三天后,京城最大的乐坊游船,司音阁。

虽已是夜幕降临,但此刻游船上依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乐声叮咚,好不热闹。随便问问附近的人就不难知道,原来前些日子从塞外来了好多胡人。除了一直在城东演出的胡人杂耍团,还有一支满载金银珠宝,奇珍异石的胡商队伍。一出手就包下了整艘游船,说是举办什么奇珍异宝鉴赏大会。

听说他们从塞外带来了一块罕见的玉石,是从天上落下来的天石,价值连城,消息一放出就吸引了好多人慕名前来。但那块天石一直被布蒙着,隔着很远的距离被层层保护起来,只在每天的固定时段才被揭开展览,但也只是远远眺望一眼便很快又被遮挡起来。然而越是这般神秘,越是激起了大家的好奇。

今天是展览的第三天,也是这帮胡商在京城的最后一天。

舞姬乐娘,衣裙飘带,琼瑶佳酿,微醺的人群渐渐聚拢起来,等待着今晚最高潮的节目——天石揭幕。

“各位,各位请稍安勿躁,马上就要到今晚最重要的时刻,天石揭幕了。今晚是天石在我们京城最后一次展览,为了感谢我们中原的朋友们这些天对我们鉴赏会的捧场,今晚,我决定破例,让大家可以近距离的观赏天石的魅力。”讲话的是胡商队伍的领头,叫巴迪,虽是个胡人,却讲着一口流利的汉话。

三四十来岁的样子,常年长途跋涉的讨生活,鬓角过早的染上了岁月的风霜。然而一双狭长的眼睛却透着精亮的光。他话音刚落,台下就响起了喝彩声。

“好,好——”

巴迪抬抬手,示意大家安静安静。随后一个小厮从廊柱的阴影下走了出来,他揭开天石上的黑纱布,小心翼翼的捧起盛放天石的锦盒,朝外围聚拢的人群慢慢走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