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凤来仪-有凤来仪小说阅读

有凤来仪

有凤来仪

作者:樱桃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09 08:56:1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崇帝又新婚 第二章 打老婆的渣男 第三章 皇上的惩罚 第四章 皮肉之苦 第五章 你的善良用错了地方 第六章 别赢贵妃的牌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被皇帝嫌弃,被贵妃设计,前方危机四伏,一不小心就满门抄斩?看似如履薄冰,实际上,不存在的!某后大手一挥,“把所有美男都给本宫叫来,不差钱!”曾恨她入骨的男人突然醒悟,但为时已晚。皇后生平三大爱好:美男,烫头,打皇上,其恶劣程度,丫鬟都看不下去了!
节选

今日的上京城人满为患。

所见之处红绸漫天,喜庆之气铺天盖地的席卷了整个京城。

崇帝纳妃,用的是迎娶皇后的仪制。

八个神勇武将抬着九鸾檀金轿,锣鼓喧天直破城门。千列人号簇拥着看不见尽头的迎亲队伍,声势之浩大比皇后进宫还要壮观。

“这才是盛宠,比起这位柳贵妃,当年皇后进宫就要寒酸许多了。”

“那可不,皇后是自己走进门的不说,温家为此大闹一场,可最后却被皇上用朝纲未稳一切从简给搪塞过去,皇上自己还落了个好名声,京城内外谁不赞扬?”

看着銮轿从眼前走过,百姓们皆是议论纷纷。

喜轿中惊鸿一瞥,一双美目冷凝着宫门,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冷笑。

“开煊赫门!”

一声高唱,高大庄严的城门应声而开。

声势浩大的人龙行进煊赫门内,这是只有皇后能走的正宫门。

喜轿稳稳落在长庆宫前,年轻的皇帝站在高台上,眼中布满温柔欣喜,望着缓缓下轿的身影。

高台之下文武百官列席,独独不见皇后。

雍承宫内。

“皇上口谕,訾皇后身体抱恙,特许其不必参宫中大宴,钦此。”

神情傲慢的太监宣读完旨意,院中跪着的身影飞快的站了起来。

“臣妾领旨。”

温如云打着哈欠,转身就进了屋。

春雪送走了宣旨公公,黑着脸走了进来。

“娘娘明明身体康健,这分明就是不想让您参加封妃大典,那位实在太偏心了。”

温如云抬眼瞧她一眼,“至于这么生气吗?”

春雪听了更气,“至于吗?娘娘难道不生气么?您待皇上是赤子真情,命都可以不要。可皇上却冷落您这么多年,如今娶了心爱的女子为妃,娘娘心中就没有怨气吗?”

温如云托着香腮,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如此说来,南宫崇可真不是人。”

春雪惊呼一声,赶忙捂住了她的嘴巴,“娘娘怎可直呼皇上名讳,就算是在雍承宫,也不该掉以轻心。”

语罢谨慎的往外看了一眼,惹得温如云大笑起来。

“光心中怨怼是无用的,好春雪,咱们这就去凑凑热闹。”

长庆宫前百官列座,一对璧人相携走上高台。

卓俊不凡的帝王牵着鸾凤喜服的女子,一个威严俊逸,一个柔曼玉骨。

一举一动尽态极妍,二人相视溢满了柔情蜜意。

“真真,朕终于娶了你,这是朕一生最重要的决定。只可惜朕只能许你贵妃......”

柳梦真知道他要说什么,连忙用玉指抵住他的唇,“不要说,只要能陪在皇上身边,真真此生无憾。”

眼前人眼波盈盈,南宫崇更觉得她体贴懂事,将其拥入怀中,心中疼惜更深。

正要宣读封妃圣谕,突然一道清脆干净的声音传来。

“看来本宫来迟了。”

台下突然静寂无声,所有人都惊讶的朝那道身影望过去。

来人梳着五凤髻,着暗红绣金挑钿裙,头饰不比柳贵妃那般华丽奢靡,可额上的九尾金凤却彰显着她独一无二的身份。

身后没有夸张的随从,只有一个侍女伴随。

其面容不似柳梦真那般艳极丽极,却是难得的玲珑剔透,颦笑如沐春风,却又嗪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尊贵。

南宫崇一见来人,方才还春风化水般的面容陡然阴沉无比,仿佛顷刻间暴风暴雨就要来临。

“新人进宫要给皇后行礼,这事本宫没记错吧?”

南宫崇的脸阴沉难看,眼底飞快闪过一抹厌恶。

“朕不是让皇后在宫里休息,不必参宴了么?”

温如云假装没看到他那张臭脸,一步一步的行上台阶,站到了正中央。

柳梦真后退一步,一下子成了陪衬的,她眼中闪过怨毒,在皇后面前,她终究只是个妃子。

“本宫乃六宫之主,若因为伤风头痛就坏了先祖的规矩,岂非不堪这六宫典范。”

南宫崇脸上寒意涌动,牙根咬的吱吱作响。她这意思是说,若不按规矩来,就是有违先祖训诫,而她也不过是伤风头痛,没有理由不来。

“这新人进宫跪拜天子天后,是为自己求福,不过是跪一跪,妹妹荣宠在身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温如云瞧了一眼惶恐的柳贵妃,嘴角扬起一抹耐人琢磨的笑。

南宫崇嘴巴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这本来就是正常的流程,只是因为他不想看见温如云的那张脸,才直接越了过去。

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只好对柳贵妃说道,“真真,不过是一个形式。”

柳梦真很是懂事的走到前面,朝南宫崇微微点头

“臣妾明白,皇后的要求不过分,这本就是臣妾该做的。”

话是这么说,但柳梦真的眼神楚楚可怜,倒让人觉得是温如云刻薄了。

柳梦真走下台阶,南宫崇暗中扼住温如云的手腕,刺痛传来,“你到底想做什么?”

温如云皱眉,对他变脸之迅速很不适应。

“文武百官都在场,皇上不想让美人落下个嚣张跋扈目无尊卑的名声吧?不过是给本宫行个礼,本宫也是为了妹妹以后的地位着想啊。”

南宫崇愤恨的丢下她的手腕,冷冷的睨着她道:“别给我耍花招,过后再跟你算账。”

三叩九拜大礼行过,温如云笑着走下台阶,却没有去扶柳梦真。

“从今往后妹妹就是自家人了,要恪尽妃道,用心侍奉皇上。知道了吗?”

柳梦真低垂的眼帘下迅速闪过一抹怨毒,柔柔道:“臣妾谨遵皇后教诲。”

温如云面色如常,“本宫喜静,请安时辰晚一些也无妨。”

柳梦真身子颤了颤,这是故意提醒她要日日去请安,她才是皇后。

眼看着南宫崇已经忍不住要爆发了,温如云终于是不再逗留,转身一笑款款的走了出去。

南宫崇立刻上前把柳梦真扶起,“真真,你莫要同那妒妇一般见识。”

柳梦真脸色差的让人担心,“臣妾无事,皇上千万不要责怪皇后娘娘......”

南宫崇看着温如云消失的方向,眼神愈发漆黑。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