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君颜-醉君颜小说阅读

醉君颜

醉君颜

作者:双核时代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8-09 08:56:5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太子 第二章 出逃 第三章相识 第四章叶菁 第五章 南岭书院 第六章于谨先生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一朝醉酒,慕君颜,再识前人,心已署。这是一个王朝与王朝之间的故事。那时的王子安还不是南梁的皇子,叶菁也不是北宋的皇帝。他们从认识开始互相欺骗,互相依赖,互相信任,直到王朝灭亡的那一天。第一天,他们相遇在南岭的集会上,一个眼神的对视,于是木然的错过许多年。玩世不恭+坑弟专业户逃跑皇帝x耿直单纯小皇子
节选

春丰十六年末,大暑,此时的南梁王朝正在发生一场翻天覆地的朝变。

都说天要变脸,谷物要收成。而那皇城边脚下的百姓们,还未知晓过了今日后,那王座上的圣上就将不在是现在的皇帝了。

仁宗皇帝王显一生中并未做过什么大恶事,他资质平庸,贡献平平,如果不是生在帝王家,想也没那么能耐做上皇帝享受个七八载。当然,百姓说到底也并没有对这个皇帝有什么不满,王显在位时国泰平安,风调雨顺,他致力发展文豪人画,也算是个对艺术极具贡献的好皇帝。

仁宗皇帝叹了口气的坐在檀木椅上剥橘子,今日皇城的天色黑压压,总是让他回想起年少继位时的那天,也是这般的算准了原以为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可是转头来却大雨冲刷个不停,好像要淹没人的眼泪一般。王显手里拿着的果子橘皮青绿,果肉橙黄,只是现在并不是吃橘子的季节,但是不难看出这水果是个好果子。

湘东王王志带兵封锁大殿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他一步一个脚印的独自走上前去挥刀直指王显的喉咙,湘东王嘴唇绷的严谨,眼神如墨的没有吐露出任何一个字来。

此时王显已经把果肉瓣瓣分开,须白的橘络被他剥的一干二净,仁宗皇帝拿起一块果肉放进嘴里浅尝,他在吃完后才开口说:“阿志为何不坐下。”

湘东王咬牙切齿的轻嗤鼻子,他快速的把手中的刀刃偏移,削飞那些剩余的果肉,然后收回刀剑,抱着手臂转悠到王显的身后,王志低下头来,一只手抓起案台上的玉玺放在带来的锦布上用力,王显被王志强迫的印上章纹,随后被他推开。

湘东王说:“圣上还不明白现在的处境吗。”王志得意的站起身来,看了眼台下跪着的太监宫女们,这皇城和皇位,始终要是他的。

仁宗皇帝还是保持着不吭不卑的态度,就算被压迫至此,他也没有对王志有任何怨言。这谋反的叛贼不是其他人,而是他血浓于水的亲弟弟,古人总是常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王显和王志本就是一同长大,他们生于同个母亲,最后也娶于同一家名门贵族的姑娘做妻子。

只是到头来,这亲情还是抵不过皇位,抵不过这滔天的权利。

“你真的恨我,我早该明白。”仁宗皇帝闭上双眼,无望的仰天长叹。都说男儿有泪不轻留,何况他是天子,这眼泪就更不应该存在了。

“是你先恨我的!”听到王显那般回答自己,王志突然变的更加愤怒起来,他转身抓紧王显的衣袍提起他恨恨说:“你什么都有,而我呢?”

王志仿佛受了无限的委屈,眼睛瞪的通红:“父皇从小就看中我,可是最后却选择把皇位传给你,母后偏爱你身子弱,从来都是要我背地里让着你,我们年龄尚可的娶妻,母后听说你喜欢棉棉,于是连我心爱的女人都嫁给了你,我努力用功到头来是为了什么?是希望父皇不对我失望,希望母后能看到还有我这么一个优秀的皇子,棉棉和我从小青梅竹马,你却做了个中间人硬拆散我们,还有那些听信别人的谗言为了提防我,把我封地到荒凉野外,你作为哥哥可有一点儿兄长之心?王显我问你!你可真的是恨我!”

仁宗皇帝深吸了口凉气的手指掐进掌心,他静默的听着弟弟王志说完刚刚的那些话。原来他一直都介意着,恨的时候宁愿揉成一团渣,也要吞噬进去,消化的一干二净。不过王显从来都没觉得先皇的选择有错,王志的性格太冲太要强,这不是南梁皇帝所需要的品德。

王显:“你就当我恨过你吧,不过这皇位是你抢的,非我拱手相送。”

他说话的语气带着一股子韧劲,不会伤人,只是回味的时候又酸又气,粘着王志的记忆一路陪葬到皇陵也忘不掉。

天空随着兄弟之间的撕破,划出一条亮紫色的闪电。

没有下雨,地上的蚁虫也乱作一团,住在正阳宫的皇后棉氏一直心慌慌不已,后宫里从刚刚开始就围满了禁卫军,所有的宫女太监都被压着头走路,并且无人敢吭声,周边安静的把蝉鸣声放大的焦躁。蜻蜓低飞的点落了一片荷叶尖,随之荡漾开一圈波澜不惊的水纹,湖水下的红鲤鱼游过亲吻那篇水域,潮湿的泥地里趴着丑陋的蛤蟆歇息,连鸟都知道要躲雨,于是飞进了还没关上窗的宫殿内。

皇后棉氏抱着太子王子安坐在寝殿内眉头愁展,只有两三岁年龄的王子安显然什么都不知道。他眼瞳黑白分明的眨着,粉嫩的小嘴砸吧了两下,望着窗外黑压压的云层叫了声“母后”。

棉氏连忙把王子安搂的更紧,她知道发什么了……

“你也配被我恨。”王志高傲的眯起眼睛,“从今以后,南梁就是我的国家,棉棉就是我的皇后,你的儿子我会好好替你管教,皇兄就安心的去死吧。”

王显极力的控制住自己抖动的肩膀,他当然愤怒,可是他都快要病的去死了。

死了。

血是什么味道,甜腥而又苦涩的涌上喉咙,稍不注意就会喷溅在衣襟上。王志命人拿来毒酒强波的王显喝下时,他连挣扎都挣扎不开,只能绝望的从眼睛里涌出泪水,混合着酒水一同被吞咽下去。

然后是从鼻子就开始冒血,王志趴在地上蜷缩,始终不能说出一句连贯的话。

“阿志……”

棉氏叫来了女官涟漪,涟漪是个才刚满桃李年华的女子,年纪轻轻便升为了皇后的贴身大宫女。涟漪对着棉氏行礼,同样的愁眉不展:“皇后娘娘。”

棉氏把太子安放在塌椅上站起身,连忙扶起了涟漪:“阿漪,我……求求你救救子安,他还小……”

棉氏的眼中蓄满忧愁,细长的眉头低落,朝颜花开的面容也跟着一同柔弱的蔫怠,她涂着蔻丹的细白手指轻握在涟漪的掌心中,那般风华绝代的女子也有忧心苦愁的时候。

“娘娘,你要奴婢怎么做?”涟漪扶着棉氏坐回椅子上,天真无邪的太子对着她咧嘴甜笑。是啊,这个孩子还小……

“你知道的,前殿发生了什么事,本宫现在被软禁,我想湘东王谋反很快就会牵扯到后宫,然后触怒到棉家,到时候连带着子安也……”

“奴婢虽然不能走出这宫殿,但是可以托在宫中洗衣的亲戚家把太子偷偷送出去,不过这一去娘娘可就很难在见到太子了,之后我会嘱咐于谨太傅在宫外照看太子,一切请娘娘放心,只是你。”

说道这涟漪停顿的看了眼棉氏,皇后摇金步铃的华丽头饰铃叮的撞击在一起奏出好听的声音,只是主人瞬间错愕的抖动,很快便恢复过来,棉氏眼神变的坚定握紧涟漪的双手,她平静的说:“我自有我的办法。”

很快宫女涟漪便带来了一套不起眼的小太监衣服,棉氏摸摸王子安的脑袋眼睛中有一万个不舍,她看着王子安给他一件件换上衣服,年幼的太子只当这是母后同他玩耍,刚想发出笑声,就连忙被棉氏捂住嘴巴。

“子安,不能说话。”

太子懵懂的点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用白胖的双手蒙住整个脸庞,他只分开一点指缝,从缝隙中偷看两个大人的动作,在一切准备就绪后,皇后棉氏神情严肃的扶正王子安的身子:“子安,永远不要回皇城,也不要想父皇母后,乖乖在外面长大做一个好人。”

“母后。”王子安好像察觉到什么情绪一样,他委屈的用小手摸摸棉氏的脸颊,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严肃的母后。

“带太子走吧。”棉氏说着从儒裙的腰身上拽下一块上好的宫绦塞进了王子安的怀中,“这是棉家的祖传玉佩,阿漪你让太子好好带着,千万别弄弄丢了。”

“诺。”宫女涟漪牵着换好装的太子殿下,紧张的等待着守门禁军的离开。棉氏和她对视的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皇后推门而出,对着监禁她的守卫三言两语的说了些什么,那些禁军一开始并无动静,直到棉氏说出湘东王的名字后,他们才唯唯诺诺的低下头退开。

“走吧,动作要快。”棉氏悲凉的回头对着涟漪露出一个落花的笑容,宫女涟漪看到皇后的这个笑容只是恭恭敬敬对她的行了个礼,随后便抱着太子快速的走出了正阳宫,逃出了这个满是压抑气息的宫殿。

那时的王子安还不懂,为什么要在下雨天出去,为什么母后的眼神那么悲凉,为什么宫女姑姑要抱着自己躲开所有人,又为什么他在听到冷兵器挥动的时候要躲在黑暗的箱中一动不动。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