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寒-(剑王,宇木青枫-阅读-玄冰凤天(至寒)

玄冰凤天

玄冰凤天

作者:至寒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09 08:58:2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冰枫 第2章 岚风大陆 第3章 星辰飞月 第4章 潜心学商 第5章 宇木青城 第6章 家族之变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冰皇:笑看寒月冷看风,倚天皇者冻万重。不知万年逢乱世,冰枫撩痕静水中。枫夜送上——————小说集西方玄幻,东方武侠,各色人物,风流传奇:剑客风流游大陆,圣手书生吟游赋;南疆老鬼北疆狼,傲天冰皇东土铸;他人争风怒比武,我怀佳人仰月幕;恶魔鬼怪相竞出,手执冰皇各种屠。读网络文学就用盛大Bambook,多款优惠套装官网促销中!
节选

冰枫犯我中国者,虽远必诛借我三千虎贲,复我浩荡中华。剑指天山西,马踏黑海北。贝加尔湖面张弓,库页岛上赏雪。中南半岛访古,东京废墟祭祖。汉旗指处,望风逃遁。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之。这首简短的诗,句句气势磅礴,无一句不体现出中华男儿英雄气概。所以将这首诗送给广大有血性的中国男儿。不论古今,我中国从来没有让世人失望过。两千年前的汉朝,霍将军千里追击,将胡人打到北海北;陈汤将军只率领千余士兵,将西域辱华者痛杀追击,最终将史上最豪迈的一句话载入史册——“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之”。想当年,我国蒙古铁骑马踏万里,在多瑙河见证了他们的身影。郑和七下西洋,巨浪海盗阻止不了他们红海之旅。古人尚有如此壮举,可是现在的我们呢?这不值得反思?刀光、血影。这条不大的光线惨淡的小巷,俨然成了人间地狱。破布声、惨叫声,掩盖了这深夜的宁静。这数百人的混战中,流窜着一道冰冷的寒光。他犀利的目光在战斗中扫荡,矫捷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手中的唐刀俨然成了敌人的恶梦。谁又会想到,这个素有“冷面寒刀”之称的“灵魂收割者”只是一个十七岁的男孩。他的身体并不是多么强悍,也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但是他喜欢这种大混战,用他那灵活的身姿收割着一条条的生命。这是一场反包围战,血狼帮的一百多号兄弟被浙兴帮的三百人围在这个小巷中。但是血狼帮的兄弟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在这个少年和一个堂主的带领下越杀越勇,将浙兴帮杀的节节败退。看着远遁的敌人,少年冰冷不羁的嘴角露出了一道弧度。一滴汗水从额头滑落,少年的视线渐渐模糊。这少年郝然就是血狼帮战堂的副堂主——冷枫,但是由于他的性格关系,人们更习惯叫他——冰枫。“主神……冰翊……魔尊……封印”“岚枫大陆……青风帝国”“‘我是宇木家的三少爷,以后你们都跟着我。’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对着一群小屁孩老气横秋地说,‘谁欺负你们,就和我说,我有很多很厉害的侍卫的哦。’”画面又跳到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在手握一根发光的棒子数十秒后,一个胡须花白的老者声音淡漠的在大厅里想起:“宇木青枫,水系感应指数11,极弱;剑气感应指数50,弱,属二级剑士。”老者报完,大厅中隐约传来阵阵嗤笑,也有无奈的叹息。老者也惋惜的看了看少年,无奈地摇了摇头。“下一个,宇木青城。”下一刻,一个锦衣玉肌的中年美妇对少年说:“枫儿,你已经长大成年了,该考虑一下自己今后要走的路了,不要一天无所事事。不能修炼没有关系,我们毕竟是经商之家,只要你好好跟着你父亲学习经商之道,也是可以出人头地的。”冰枫摇了摇摇头,昨天一战累得他虚脱,敌人全面崩溃逃跑后他自己也累得昏睡过去了,想来还是自己的兄弟把自己抬回来的。没想到做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梦。甩了甩发酸的胳膊,想下床去洗把脸,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房间类似古代的书房,自己的一身行头也换了:白色丝绸锦袍,最关键的是自己的头发也“一夜之间长长了”,披散着。冰枫喃语道:“这是哪?我怎么变成这样了?这帮家伙真是的。”打开门,用手遮着刺眼的阳光,还没来得及打量屋外,“呀!少爷你醒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打断冰枫的疑惑,还没等冰枫发问,小丫头就匆匆忙忙地走了。过了一会冰枫才意识到,刚才那个小丫头也是一身“古装”。自己刚睡的房间处于院落的中间,两边还各有数间房间,院中有一个小石亭,一片草坪,上面一些不知名的树。虽然很疑惑,但是搞不懂冰枫就不会多想,正疑惑要不要出去看看,刚才那个冒失的小女孩端了一盆水小跑过来。“少爷,奴婢帮您洗洗脸吧,让少爷久等了。”小丫头把水放到冰枫身边。“少爷?这的服务真是没得说,以前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啊。”冰枫暗自嘀咕。接过毛巾擦了擦脸看着小丫头问:“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呢?”小丫头顿时瞪大了小眼睛看着冰枫,惊恐地回道:“这里是宇木府啊,昨天少爷和西门四少爷打架,被他打晕了,是侍卫们把少爷抬回来的。”说完就小声嘀咕:“他可是四级剑士,少爷你也真是的,打不过还要逞强。”“宇木府?”冰枫显然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号宾馆或酒店。小丫头见冰枫一脸疑惑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少爷,你有么有哪里不舒服啊?”冰枫摇了摇头:“没有,我很好。”随之又问,“你为什么叫我少爷?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宇木府这个地方啊?”小丫头刚放下的心被冰枫这么一问,彻底害怕了,急忙说:“少爷,你在这呆一会不要乱走。”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跑了。时间不长,一个锦衣玉肌的中年美妇火急火燎地赶来,后面还跟着几个丫鬟,先前那个小丫头也在其中。一个看似二十七八的美妇见冰枫站在那里,走近上下打量了一番,确认冰枫有没有事,看完关切地问:“枫儿啊,你哪里不舒服吗?”冰枫心中暗道奇怪,这里的人怎么都问自己有没有不舒服,不过这妇人好眼熟啊,无奈地回答道:“我身体很好,不劳你们操心。”看着这一身身古装的女人,冰枫暗自郁闷:也不用这么敬业吧,搞得自己真的是古人一样,真的没有听说过有叫宇木府的一处宾馆啊。美貌妇女凤目微嗔回头刚想责备那小丫头,就听到让她震惊的一句话:“你是这的老板吗?”年轻妇女惊忧地看着冰枫,急切地说:“枫儿,我是你娘亲啊,你这是怎么了。”“娘”,听见这么荒唐的词,冰枫冷笑了声:“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如果你……”还没有说完,冰枫脑海里又回到了刚才那个梦里:“枫儿,你已经长大成年了……”冰枫现在有些莫名的恐慌了。而妇人则脸色阴沉地转身询问:“玉儿,昨天是西门家的人伤的少爷?”小丫头知道自己的主母发起火来很不一般,她可不敢撒谎:“恩,是西门家的四少爷。”妇人眼中闪过一丝利芒:“西门家族,很好……瑾儿,你去把老爷找来,清儿,你去把庸医请来。”“是。”两人应声而退。妇人吩咐完,又关切地转过头来。冰枫越想越不对劲:难道自己进入了自己的梦里!还是自己根本就没有醒,但是都被自己否定了。于是问正关切的看着他的妇人:“我是不是叫宇木青枫?二级剑士?这里是青风帝国的宇木家族?”妇人显示惊讶,后欣喜地说:“恩,枫儿,你都记起来了?”然而冰枫并没有回答,而是爆出一口粗语:“我靠,一个梦而已,老天,你不要这么认真行不行。”不一会,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两个贴身近卫进来。中年男人英俊的脸上不经意吐出几分儒雅,略显单薄的身子露出几分书生意气。这就是宇木青枫的父亲,宇木家族的二公子宇木雷横。宇木家族当代家主宇木江河共有三个儿子,宇木雷天、宇木雷横、宇木雷云。宇木家族虽然是商业世家,但在这片尚武的大陆,实力还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宇木江河自己也是一名四级剑王,他的两个儿子宇木雷天,宇木雷云也分别是四级和二级剑魂。只有宇木雷横从小不喜欢习武,只是一个一级大剑师。但他从小聪明,对经商特别感兴趣。而宇木青枫这一辈,宇木青枫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分别是大伯和三伯的子女,他自己没有亲兄妹。大姐宇木风华为当今太子的太子妃,大哥宇木青玉今年二十二岁,五级大剑师;二哥宇木青山,十九岁,三级大剑师。三叔宇木雷云还有个小儿子宇木青城,小宇木青枫两岁,是一个四级剑师,算是宇木家族最有天赋的战士了。此时宇木雷横身后的两位,分别是一级剑王和二级剑王,是宇木江河亲自安排的,可见宇木家族对老二的重视。冰枫现在明白的差不多了,只是自己还不能接受罢了。见宇木雷横和两个剑王近来,隐隐感到后面两人有些压迫感,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独自一人空手面对三百手持片刀的敌人一样,是那么的无力和窒息。但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冰枫怎么会就此乱了阵脚,依旧平静的打量着二人。“怎么了婉儿,出什么大事了吗?”宇木青枫的母亲上官婉儿见到丈夫,心中的愤怒瞬时转化成忧伤,看了看“发呆”的冰枫,说:“昨天枫儿和西门家的四崽打斗,枫儿被他打伤昏迷,今天早上起来就…就神志不清了。”说道,因为担心,轻泣了起来。宇木雷横听后惊怒道:“什么!”然而他看了看正在“发呆”的看着身后护卫的冰枫,两眼虽然略显淡漠,但那种睥睨的眼光仿佛根本就没有把这两名剑王放在眼里,那种自然之间流露的王者风范让他也隐隐有种膜拜的冲动。宇木雷横平息了不少怒火,疑惑的看着冰枫:“枫儿确实和往常略有不同,仿佛…有一种上位者的风范。”上官婉儿爱子心切,现在仔细一看,凭她的阅人经历,自然不难看出冰枫那种睥睨的眼神。可是想到冰枫刚才的言语,又急切地说:“可是枫儿确实…”宇木雷横抚了抚她的后背,宽慰道:“恩,枫儿没事便好,如果有半点损伤,便叫他西门家族从帝国除名。”宇木雷横虽然实力不强,但是狠起来却也十分霸气。安抚完上官婉儿,想问一问冰枫,二级剑王张梧在旁边对着二人轻声道:“二爷,公子身上好重的杀伐之气。”宇木雷横和上官婉儿听后一惊,又重新打量起冰枫,但凭他二人的实力,自然感觉不到冰枫身上那种杀伐的戾气。“枫儿,你没事吧,你放心,千万不要冲动,娘亲会替你出气的。”上官婉儿还以为冰枫的杀气是针对西门家族的,可现在冰枫还不知道西门家族是什么东西。他也打量了下这个“老爹”。从小没有亲人的冰枫可不会这么快认可他们,现在脑子里要多混乱有多混乱,见者满院子的“陌生人”,心烦意躁的挥挥手:“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没事,还有,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来。”说完就大步回房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