阙兮阙兮-(安东尼,温楷-阅读-当我穿成星际知名美强惨 (阙兮阙兮)

当我穿成星际知名美强惨

当我穿成星际知名美强惨

作者:阙兮阙兮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8-09 08:59:5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卷 河汉迢迢 我穿了,目前局势不太妙 第一卷 河汉迢迢 我很躁,所以可以安静开会了吗 第一卷 河汉迢迢 我快乐,因为我老婆是星舰荆棘鸟 第一卷 河汉迢迢 我真的很想鲨了马克 第一卷 河汉迢迢 联盟杀手可能想和我抢人头 第一卷 河汉迢迢 我发现自己装绿茶真的很在行 第一卷 河汉迢迢 再见,我的马甲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前世损人不利己心黑手狠这辈子忠犬苏破天际小皇子ALPHA×美强惨星盗头子匪气十足战力爆表Omega温楷穿书了穿成刚刚熬夜追完的狗血ABO虐文里人靓路子野的星盗头子Omega凯尔温。星盗部众各怀鬼胎,联盟盘踞侧旁虎视眈眈,帝国吞并不成又想招安,虫族时不时来骚扰一番,还有个目前大概是豆丁未来百分百是皇帝的渣攻不知何时会突然冒出来,抢了他的地盘抓他去抹净吃干。流泪,流泪是今晚的猫猫头。Omega的身子,你为什么扛着起点男主的命运。硬着头皮立威铲异己,搞军事,搞基建,兴教育,促发展。顺便找找那个还是豆丁的心理变态,渣攻要掐死在萌芽之中。每手都要抓,每手都要硬,拿着剧本的凯尔温兢兢业业。只是身边当猫养那个又丑又呆的倒霉孩子怎么越长越像渣攻同学?————————攻上辈子很渣,非常渣,不过这是伏笔,受不了的不要骂作者。穿书是穿越+重生,温楷就是凯尔温,凯尔温就是温楷。受性格很野,抽烟喝酒开机甲脸上有疤,匪气很重,和成长环境也有关联,长相性格完全不符。荤段子说得比A还溜,想看ABO小萌文或者傻白甜的挥挥手我们有缘再会了。
节选

温楷眼前像是镜头调暗了光,落地窗占了一大面墙,呼吸像是套着一层塑料薄膜,空气稀少而沉闷,他是刚从床上醒来,已经是黄昏了。呼吸像是被扼在咽喉,五感宛如被保鲜袋密封。……不应当啊…他只是出了一次车祸而已。头脑晕涨,太阳穴在突突乱跳,巨大的悲伤吞没了所有神经,他随着西沉的恒星,一同溺至深水、窒息,越来越重的窒息。忽然有人旋开了卧室的门,那个身形是个男人,高大颀长的身影将剪裁得体的军装,撑得笔挺,隐隐还有些上位者的压迫感。他声音轻柔,他却只感到彻骨的冷,这不是自己的身体,他想开口说话,想抬头看看来人究竟是谁,身体却不为所动。“凯尔温……吃一点吧。”……凯尔温是谁?“你怀孕了,医生说你必须多吃一点,为了你,也为了孩子。”声音和画面一样开始光怪陆离…孩子?什么孩子?这人很搞笑两个男人怎么会有孩子?他的身体依然安静地坐在床上,像个雕塑。那碗粥递到了他面前,血红血红的,随着递出的动作漾了层光晕,液面上泛着油腥,映出一张瘦削绝美的脸,眼尾到侧颊工笔勾勒了三朵形态各异的玫瑰,荆棘包裹其间,锋芒又艳丽。忽然这张脸就变了,细小的油花里映着无数的脸。或熟悉或陌生,无一例外满脸的血,有些头颅残缺不全,有些五官缺失,有些只剩骷髅挂着碎肉,上面爬满蛆虫。“救救我,头儿救救我……”“…船长我好疼,太空好冷……”“头儿……我们这辈子,就只是砸种和垃圾吗…”“头儿……你说要给我找科尔沃星系最好看的O当媳妇……”“船长……我等你送我去联盟读书…”对不起……细如蚊呐的声音从嘶哑的喉咙中挣脱出来眼泪还未溢上眼眶,胃里顿时翻江倒海,他感觉到这身体的愤怒和愧疚以及悲伤,比表现出来的颤抖多得多。他拼命推开那碗递到眼前的粥,顾不得食物泼得被子睡衣一床都是,掀开被子翻身下床,眼前已然全黑,大脑嗡嗡作响。“救救我们…好冷…救救我们……”他就这样摔了下去,下肢失去了知觉,隔着衣料的地面同样的冰凉,胃里一阵抽痛和反酸,火烧一般滚烫剧痛。喉口忽然涌上一阵儿腥甜,一阵粘稠丝滑从口唇溢出。温楷还没有从剧情里反应过来。“凯尔温!”意识逐渐沉沦,在几乎榨干所有氧气的窒息感达到顶峰之前,呼吸忽然通畅无阻。像是一下从深海一下回到了陆地。温楷忽然从床上坐起,按着胸口勉力调整呼吸。梦境的内容像刻盘一般印在了脑子里。他打量四周,发现自己还在床上,不过不是梦里那个房间,也不像是病房,身体没有任何不适,经历了一场车祸,温楷却感觉自己像是刚刚睡午觉醒来。他动了动知觉回归的双腿,试探着下了床。很好,这身体的主控权是他的了。温楷自觉理解能力不错,刚刚那一段其实算是…打游戏要过的那种…不能跳的剧情?这还是个捆绑玩家禁止登出的霸王游戏。腹诽完毕,温楷下了床,开始打量屋内陈设。身侧是一张宾馆风大床,白枕头白被套白床单,除了自己躺过的那处凹陷,没有卷到的被角都是洁白平整,任何不属于床上该放的东西都没有扔在床上,床头柜桌面清理得干干净净,一盏台灯,一个后现代风格纸巾盒,连本杂志也没有。墙角是个鹿角型的衣帽架,沙发空无一物,茶几上倒是有些人样,终端投影出无数个浮空光屏,旁边是一杯没喝完的咖啡。迎面是落地镜,镜中人同样望着他,温楷忽然吓了一跳,随即又被那副皮囊牢牢抓住眼球。五官是欧式的高鼻深目,却也精致得无可挑剔,玫瑰金的长发散落在脸颊肩颈,衬得肌肤瓷白光洁,发稍微微打着卷,眼角和梦里是同一簇荆棘玫瑰,冰蓝的眼瞳配着上挑的眼尾,将清冽和妖冶完美融合。温楷不敢置信地凑近了落地镜,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出意外在玫瑰纹印花茎工笔图样处摸到了一道疤痕。温楷开始心脏狂跳,血压上升,大脑再次供氧不足。如果现在做一个扇形统计图,那么温楷应该有百分之五十的兴奋和百分之二十五的恐惧以及百分之二十五的不敢置信。不可置信地全身上下掐了自己一遍,最终确信,他穿越了。温楷,性别男,职业户籍警,取向半直不弯,母胎solo二十四年,爱好下班看点耽美小说。穿越这个概念过于笼统,准确说,他是穿书了。不怪他能这么迅速地确定方向,实在是这本书主角受太有特点,像泪痣啊酒窝啊眉心一点红啊,他没看过五本也看过两本,这丛荆棘玫瑰就没几本书敢写。原书是be,近期的最新完结文《星盗头子是Omega》。这是本通篇虐受文,镜子里化为实质的美貌就是原主的催命符,现在是温楷的催命符。一切悲剧都是成为星盗船长后遇到主角攻发生的。原主,也就是主角受,被他活捉回帝都星剥皮抽骨。好,非常可以,堪比电风扇上挂三天的王妃。意识忽然浮现出梦里过剧情的片段,他甚至可以串上剧情内容,真实得就像它一定会在未来发生。那么他现在有两个选择:A.不做船长,这辈子躲开主角攻。B.做船长,提前杀了主角攻。温楷看过的小说多得像小区门口大排档吃过的螺蛳,对世界观做些必要的判断还是游刃有余,凯尔温成为星盗船长是剧情主线,穿书是无法背离主线的,这是其一;其二,对于世界观来说,Omega的社会地位极其低下,只有进入白塔等待被分配给有军功的Alpha繁衍后代这一条路可走,如果从白塔逃离或是隐瞒自己性别被发现,帝国法律会直接将其充军——女.支。因为人口过少,Omega不能因为任何原因堕/胎,在这样的法律下,Omega人权被压迫到最低,也不能怪在世人眼里,这个性别等于行走的子宫。逃走显然不现实,所以当然是选B,权利握在自己手里,性命才握在自己手里,何况他是这么个弱势性别,这点想法他和原主是不谋而合的。温楷长吁一口气,将手边凉透的咖啡一饮而尽。他坐上沙发,终端的光屏上显示着他的时刻表,或者说,原主的时刻表。除去睡觉时间外没有半点空隙,比温楷当个户籍警不知道忙了多少倍。他脑子里没由来冒出一句:“不努力的话,可是要被抓去结婚生二胎的~”温楷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虽然说长得好看的他都爱,也包括小孩子,但是喜欢小孩和喜欢生小孩那是两码事。原主是个对自己要求格外苛刻的人,温楷想到,可能还有点强迫症。终端光屏泛着蓝光,可能拜原主记忆所赐,他能看懂这些天书一样的未来文字,文件分门别类整理得一丝不苟,按照星系地域和事件紧急程度分门别类,文件里还分划出已完成和未完成选项。温楷看到一个最近的未完成,那是一份加密文件,身体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手指像是有肌肉记忆般输入密码,温楷搓了搓手,满怀期待看到什么日记或者是船长的自我修养一类的东西。处死马克,立威,吞并势力,笼络人心。简洁明了,一行搞定。温楷有点自闭了,就这原主还加密?不过这个计划简洁又霸道无比,十分符合原主的个性,原文有提到过原主凯尔温的作战方式,计划都在他心里,部下只知道需要准备多少飞船迁越燃料,和准备多少弹药和食物就足够了,也变相说明了原主既自大,同时又防备心过重。温楷点开其他的未加密文件,这感觉有点像批奏折,应该是各个星区送来的文件,哪个星区打算兴办工厂解决星系贫困人口就业率低下问题,哪个星球最近老被别的海盗组织劫掠挑衅,哪个星域总被联盟军碰瓷等等。原主给的回复更直接:“办”、“打”、“碰回去”。难怪文件是非加密,怎么办,怎么打,怎么碰回去,凯尔温都是去找文件送出人面谈。终端蓝屏忽然息为一线,跳出的窗口嗡嗡震动,温楷猜测这是电话,手先脑子一步地打开了接听。面前是个高大的三维投影,安东尼冷峻如同秋风扫落叶的脸出现在温楷面前。温楷:“……”不怪他能一眼认出来,原文里提过,整艘船上都找不到比安东尼表情更不讨喜的人。安东尼的语调冷漠:“今天各个星球送上来的邮件大约有460封,你都看完了?”安东尼是已过世老船长阿维尔的心腹以及过命兄弟,外加凯尔温的船长生涯的导师。原主应该都整理完了吧…这穿越节奏这么快的吗,刚刚认字就让人批奏折?温楷心虚点头:“嗯…”“是就给我说是,没看完就给我说没看完,别支支吾吾的!”“没…没看完!”安东尼脸上喜怒不辨:“你午后是在当睡美人还是喝下午茶?460封邮件一个下午看不完,别拖到明天,你不喜欢晚上睡觉那今晚就别睡。”“呃…我可以现在马上做……”安东尼道:“五分钟后是虫族过境布防会议,马克请了假,你找个时间给他道歉。”道歉?马克?原主加密文件里明确说要处死的人。见他愣神,安东尼接着道:“你今早晨会刚把人家打成脑震荡!”温楷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只听安东尼道:“好勇斗狠成不了大事,你是船长,应该以大局为重,马克不是不能除,然而你想除掉一个人,你的理由要更加站稳脚跟。”很抱歉……”温楷绞尽脑汁寻找着尽量不激怒他的措辞,他非常清楚这位二当家手段有多强硬,当年凯尔温以一个Omega之身在星际恶名远扬之后,安东尼仍然敢罚成为船长的凯尔温去给星舰齿轮上机油。“我不需要你抱歉,凯尔温。”那张表情不甚明显的面孔像是无奈叹了口气:“阿维尔去世得太过仓促,你还过于稚嫩,性别也是劣势,你没有办法回头了,你不仅要变强,还要带领着荆棘鸟一起变强,我不知什么时候会跟着阿维尔一起下地狱,想想阿维尔三年的倾心教导,想想你腺体上自己割的一百二十下玻璃片——”“命运是你的,星舰是你的,身后万千星河,也将属于你。”安东尼…居然会夸人吗,打一棒子给颗甜枣的老套路温楷不是看不出来,只是他除了全盘接受也并不能做什么。温楷虚心聆听,蓦然想起原主惨淡收场的结局,是啊,全书除了结尾那一小部分,原主都耀眼得不行,星盗船长,剿虫族,刚联盟,叫板帝国,将边境腐肉一般的星系治理得繁荣昌盛,帝国不驻军,星盗却是人民的保护伞,如果不是原配攻出现,凯尔温本该是掌握着自己的命运,坐拥万千星河,连作为读者的温楷,想起这本书的原主,脑子里第一反应都是一方枭雄,才到这人是个Omega。最意难平本该是。他侧了侧头,扯下束发的皮筋,直立起身对着三维立体投影行了个科索沃海盗之间的礼:“定不辱使命。”安东尼脸上仍然没什么表情,不过身旁的压迫感下降了不少,这个没表情大概可以解读为有点欣慰:“先去开会,走吧。”路过等身镜时,他直视那双上挑的冰蓝色双眼。你会保佑我的对吧。……不回答就是默认了,今天踏出船长房间这个门,温楷和凯尔温就是同一个人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肩。那么,合作愉快,凯尔温。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