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府起风云-莫愁儿,邢府邢府起风云章节试读

邢府起风云

邢府起风云

作者:飞鼠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09 09:05:0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邢静子被打 第2章 秋冬的出现 第3章 嘲笑亲娘 第4章 金花婆婆的招儿 第5章 不想当妾的心愿 第6章 对静子愧疚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邢静子要报仇,要见亲娘,却没有发现,原来亲娘一直就在她的周围,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在呵护着她。
节选

话说邢府的老婆子叶菊,长得低眉顺眼的,好像一直抬不起头来的样子,这个时候她背着邢静子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她都五十多岁了,背着十七岁的姑娘,每一步都走得很艰辛,现在的叶菊不再软弱可欺。她一定要把小姐救出去,刚才她不把小姐交到别人的手里,就是害怕那些会像当年一样,把看似死去了的静子扔到乱坟堆里,就没有活路了的。只见她们衣着很简陋,要是有人说叶菊背上的姑娘正是邢府的五小姐,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只见她的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被毒打后的衣服早就不成样子了,很狼狈不堪。“小姐,你一定要撑下去,叶菊救你来了,今天我就算是拼了老命,也要把你救回去,大不了,我就带着你一起去讨饭,也比现在这样要强。”叶菊用很小的声音嘀咕道。叶菊是邢府里的一个下人,她背上的是她从小一直看着长大的五小姐邢静子,只是她一生下来,就没有了亲娘,虽然邢府在本地是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邢家大小姐还嫁进了皇宫当了贵妃,风光正无限的时候,邢静子在邢府却像一个另类一样生存着,不时被毒打。这一次被打是因为叶菊的孙女莫愁儿和邢府三小姐邢若娇顶撞了几句,一心想把邢静子置于死地的邢若娇把气撤在了邢静子的身上,谁叫她是一个无才无貌的庶女呢?在邢府,谁都可以欺负她,让她受到惩罚,像今天的事情也平常得很,叶菊冒着危险跑去把受了伤的小姐背回来,别人不心疼她,叶菊却很心疼,她可是她一手带大的小姐呀!要是她有什么闪失的话,她怎么向邢静子死去的亲娘交代呢?过去,她看到别人总是有一种抬不起头的样子,现在她什么也不怕了,把她逼到了这一个份儿上,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的。终于,一步一步的,回到了那两间破屋子的跟前,叶菊腿一软,她倒了下来,邢静子也摔到一边去。“小姐,你没事吧?你快醒一醒呀!你不要吓我,好吗?”叶菊大声地喊道,拼命地摇着邢静子的身体,只见邢静子微微睁开了眼睛,看到叶菊,她的眼泪首先流了出来,许久才吐出一个字出来:“水……水……”叶菊开始的时候没有听清楚,等她听清楚了,她马上就把邢静子平放在地上,然后跑去端水来了,当装着满满一碗水的碗碰到邢静子干燥的嘴唇的时候,邢静子的手马上抬起,把碗往自己的嘴里推,她真的太渴了。这么热的天,水就是生命之源,叶菊看到小姐清醒的样子,她激动得流下了眼泪,虽然说她很累,但是她终于看到小姐醒过来了。邢静子如饮甘泉一样把碗里的水一饮而尽,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有些虚弱地说道:“不要哭,我还活着,只是我太渴了,发不出声音来,你刚才说的话我全听见了。”“好,太好了。”叶菊激动地说道,她就是希望可以看到小姐可以醒过来,不然的话,她真的没有脸去向静子娘交待的,当年,她在旁边伺候着静子娘生产的时候,亲眼看到静子娘是费了全部的力气才把静子生下来的。只是后来叶菊被安排去照看五小姐,她被支走了,等她抱着五小姐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发现静子的亲娘已经不省人事了,她手上的手镯也不见了,到底是谁把静子亲娘的东西拿走的,叶菊心里还是有数的,当时待在静子的房间里的人,她还清楚地记得。后来,夫人传话来,说要是妾室生孩子断气了,对邢府来说是一件不吉利的事情,静子亲娘还来不及看一眼她的孩子,就被人抬走了。“小姐,不管怎么说,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不能让那些人小瞧你。我们是贱,但是不能这样就死掉的。你知道吗?你娘生了你,就死去了,要是你也死了,你让我怎么向你娘交待呢?”叶菊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哭诉道。邢静子把叶菊的话一字一句地听进去了,她知道,要不是有叶菊,也许她早就没命了,对于这一点,她心里是很清楚的。“叶菊,我不能死,扶我进去,帮我上药。”邢静子虚弱地吩咐道。叶菊一听,心里高兴极了,马上把邢静子扶了起来,一步一步慢慢地向屋子走去,因为邢静子经常受伤,不是被打,就是被罚干粗活,叶菊无师自通,学会了不少治疗外伤的办法,还会自己去找草药来治。好不容易邢静子躺了下来,那是一张很简易的床,所说当年她就是在这一张床上出生的,和别的庶女相比,邢静子的生活条件真是差极了,连夫人屋子里的老婆子的待遇都要比她强多了。只是邢静子从来不曾有所要求,她只求可以平安地活下来就可以了的。这些年以来,没有一个人真正关心过好,除了叶菊,也只有莫愁儿是她的朋友,也幸好有她们,不然的话,邢静子只能是像孤儿一样生活着了的。在邢府里,她不是被打,就是被骂,这样的生活过得够够了的,她一直在幻想着,要是有一天,她可以飞出邢府的话,那就是她的好日子到来了。老天爷把她安排了这样的命运,这些是她不能选的,但是她是不会放弃的,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她一定要让其他人知道,她一定会像一棵小草一样顽强地活着的。此时的山林间,有一个身穿白色袍子的年轻小伙子,正坐在石块上吹着箫,一阵阵悦耳的箫声惊得飞鸟四处乱窜。这一个小伙子就是李玉朗,家世很好,但是他并不安分,不愿意和家族里安排的女子结婚,于是,他就逃了出来,师从一个武功盖世的高人学习武功。平时没事的时候就是在山林间捉捉兔子,他觉得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快乐。他还认识了一个很可爱的姑娘,虽然年纪比较小,不过,有好几次,李玉朗帮她捉到一只兔子,看到她笑得特别灿烂,他越发喜欢来山林里玩乐了。“莫愁儿,这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呀!莫愁,莫愁,就是说不要有烦恼了,做人能做到没有烦恼,就是人生的一件乐事。”李玉朗喃喃地说道。邢府的五小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被邢夫人下令狠狠地被毒打了一顿,现在快奄奄一息了,如果不是仆人叶菊舍身把她背回来上药的话,可能她早就一命咆呼了。“小姐,你没事吧?你忍一忍,叶菊替你上药,如果你疼的话,你就告诉我,我一定会轻一点的。”年过半百的叶菊拖着疲惫的身躯在为躺在床上早已虚脱了的邢静子慢慢地上药,叶菊说话的声音都很虚弱了,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如果不上药的话,很可能会被感染的。叶菊很怕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于是,她要尽到最大的努力把小姐救过来,她懂的医术不是很多,但是还是挺管用的。这时,房门被推开了,光是听那力度就知道是莫愁儿回来了,那是一个眉青目秀的女孩子,比相貌平凡的邢静子好看一些。她一进门,就看到邢静子躺在床上,她跑到邢静子的床边,一把邢静子的手紧紧地捉住,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嘴里不停地说道:“对不起,静子,都是我害了你。”莫愁儿年仅十五岁,比邢静子少两岁,她们从小就在一起长大,在叶菊的照顾下慢慢地长大,情同姐妹,虽然说邢静子是邢府里的五小姐,但是莫愁儿从来不曾把邢静子当成主子来看,她总是直呼其名,叶菊多次阻止,她还是这个习惯,后来叶菊也不想再管她,只要五小姐不介意就可以了。邢静子也不像他人一样叫叶菊为叶婆子,从小到大,她都是叫叶菊的名字。而叶菊呢?则一直不改口,称呼邢静子为小姐,尽管现在她穷得丁当响,但是在叶菊的眼里,邢静子还是邢府里有头有脸的小姐的。“莫愁儿,不要这样说,叶菊替我上了药,我现在好多了。你不要哭了。”邢静子安慰道,受伤的事情对她来说,早就不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有时候她也在怀疑,她的皮这么厚是不是因为老是被打,或者经常被罚去干粗活呢?莫愁儿很不服气地说道:“静子,这一口气,我一定要替你出的,事情是因我而起的,我一定要替你拿回公道。”说完,莫愁儿又想跑出去了。五妈见状,一把莫愁儿拉住,责骂道:“莫愁儿,你又想去哪里?静子受伤了,她能捡回来一条命算是万幸了,你不要再去惹事了,要不然谁也帮不了你的。”叶菊看到莫愁儿回来了,本来想骂她几句的,觉得她在这个时候不但不关心小姐,反而到处乱跑,觉得她很不懂事。“奶奶,你不要拉住我,好不好?这一次是因为我而起的,我一定要替静子把事情解决了,不然的话,你要我心里怎么好过呢?你看,静子都伤成这个样子了,应该被打的人是我不是静子呀!”莫愁儿一边说着,本来就是在硬撑着的莫愁儿,最后还是泪流满脸了。“莫愁儿,不要去。”邢静子说道,这一件事情她已经受罚了,不想再因为莫愁儿的冲动让莫愁儿受到牵连,她心里是很清楚的,邢府里的人就是想拿她来开刀的,只要看到她痛苦了,那些人才觉得快乐的。莫愁儿听到邢静子这样说,她想了想,还是想出去,叶菊紧紧地把莫愁儿拉住,邢府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她是最为清楚了的,现在小姐都伤成这个样子了,她是不会让唯一的亲人再出事了的。“莫愁儿,不要去,好不好?要是你也出事的话,奶奶我就去撞头死了算了。”叶菊痛苦得闭上了眼睛,刚才背小姐回来的时候,就大伤无气了,现在她再也撑不住了。说完了这一句话,叶菊慢慢地倒下了。“奶奶,你怎么啦?”莫愁儿大声地吼道,叶菊已经倒在了莫愁儿的怀里,邢静子见状,挣扎着要起来,只是她身上的伤太重了,她无法起来,看到叶菊倒下了,她以为叶菊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她激动过度,一会儿,她也晕过去了。莫愁儿紧紧地抱着奶奶,看到邢静子那边又晕过去了,她仰天大吼一声:“老天爷呀!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你是不是想灭我呢?啊——”她的话刚落音,突然一阵风卷进来,莫愁儿的眼皮动了一下,她知道谁来了,难道是她吗?她心里突然欣喜了起来,莫愁儿侧过头去,果然看到她最为熟悉的黑纱。“师傅……”莫愁儿突然失声叫了起来,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一个瘦小的身影来到了莫愁儿的跟前,轻声说道:“你不要出声,现在我来救她们,不要告诉她们,我来过,记住了没?”“好,我知道了。”莫愁儿强忍着心里的恐慌,她觉得自己的性格太冲动了,对不起静子,让她受苦了。秋冬看了一眼倒在床上的邢静子,她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柔和了起来,和平日里的冷漠是有区别的,只是那一瞬间的温柔谁也看不到。“师傅……”莫愁儿叫了起来,把秋冬的思绪拉了回来,她再也不敢再看了,这里的一景一物都是那么熟悉,好像是当年的样子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里住着的人已经长大了,把她这么多年的牵挂全勾了起来。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