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夫十五年小说-名字是师九,冷宫

追夫十五年

追夫十五年

作者:酾酒
类型:都市小说
时间:2020-08-09 09:09:3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所以,你对我只是玩玩?”师九极轻极轻的问弧瑺,眼中盈满了无措,大概真的是喜欢惨了,他心里完全没有被人欺骗的愤怒。先是铺天盖地的慌乱,而后就是满满的伤心,分不出地方给其他情绪。他真的真的很喜欢弧瑺。祖宗的江山也好,百姓的生死也好,在他看来都不如弧瑺重要。他会努力做一个好皇帝,只是因为那皇位是弧瑺交给他的而已。他一个人在冷宫看着月亮圆了缺,缺了圆,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就像月亮旁的云一样浑浑噩噩。是弧瑺劈开他生活中的黑暗,将他拉出泥沼。他这辈子除了弧瑺真的真的谁都不要。弧瑺沉迷于做老父亲,一心一意辅佐小皇帝,养崽子养得十分投入兢兢业业。忽然有一天,小皇帝变得怪怪的,并且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
节选

“滴答、滴答。”哪来的水声?师九迷迷糊糊的坐起来。

门口站着一个人,是谁?他身材高大,背着光透过层层叠叠的帷幕看不真切。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来,手中的长刀滴答滴答的滴着血。

血。是杀了人吧。是杀了谁呢?是偷偷给他带肉脂渣的梨梨?还是每天给他梳头的王福?还是,母妃呢。

师九有点怕,不自觉的向后缩去,手里紧紧抓着被子,看那人一步步的走过来。床帐掀开的刹那,高大男子先是震惊,而后眼里渐渐涌上了肮脏的欲望,狞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师九慢慢睁开了眼,偏头看向外面。天还没亮,香炉里的香已快燃尽,细细的白烟缓缓的打着旋的往上飘。

又梦到了那天啊,师九怔怔的看着头顶的彩绘。距离宫变那天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半年来发生的一切,现在想起来也是十分不可思议,仿佛是一场梦。

老皇帝病危,二皇子逼宫,和太子斗得旗鼓相当的时候,三皇子黄雀在后,杀了二皇子后又抓了太子。景王弧瑺进宫救驾,一身黑色玄甲带着边关血腥的风沙气,轻轻松松就降服了三皇子。可惜老皇帝经不起折腾,当晚就去了,过了几天太子也不治身亡。

老皇帝走得仓促,皇子们也死的死残的残。就当大家以为景王要登基时,他竟扒拉扒拉又找出个九皇子来――师九,一位自小就养在冷宫里的皇子。

行吧,九皇子就九皇子,反正都是你们皇家的血脉,给谁都一样。然而生九皇子生母地位其实很尴尬。她是老皇帝年轻时从苗疆拐带回来的,说她得帝心吧,刚入宫不久就进了冷宫,生了个皇子也没什么用,看名字就知道了,师九,排行第九所以但名九。可要说她不得帝心吧,就算被贬在冷宫,皇帝也时常召她侍寝。她自己本身也很有想法,虽封太后,却不肯垂帘听政,一心礼佛。留下师九孤孤单的,弧瑺只能自己给自己封了个摄政王,盼着小皇帝能快些长大勤政。

在冷宫里无人问津,默默无闻的长到了九岁,一夕竟翻身成了天下之主,就算是个傀儡也个好运气的傀儡。师九没有外人想的那么惨,什么讨好摄政王,战战兢兢讨生活。

他心态放得很平和,很感谢命运。

反正他什么也不会,不会行军布阵也不会治国理政,真让他做皇帝也做不好。何苦呢。做傀儡就不一样了,不用动脑还可以吃饱穿暖,最重要的是,再也没人可以欺负他和他的母妃了。这不是很好吗?更何况那个人操控他的那个人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师九很满意这样的局面,认为保持几十年完全没有问题。

“皇上,是时候准备早朝了。”

师九应了一声,慢慢坐起来掀开被子下床。宫女们端着金盆毛巾等东西,低着头排着队鱼贯而入。伺候他梳洗完了又一个接一个的出去,礼仪完美得无可挑剔,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袅袅娜娜又悄无声息。

这让师九莫名的有些惆怅。以前每天早上他赖床,梨梨都会念叨他半响,伺候他洗漱时也叽叽喳喳的和他说很多东西。现在他不赖床了,梨梨也不在了。梨梨死了。

“皇上?皇上?”弧瑺皱着眉,小皇上今天看起来脸色有点差,早朝也一直在走神。九岁了,也该开始收收心学点东西了,不然以后亲政怎么挑得担子。也给他请了太傅教他功课,自己也半个月考他一次,怎么还是这样不上心。

难道是太傅洗脑不到位?那可真是有点严重了,弧瑺有些担忧了。师九难道不该对自己把持朝政感到愤怒,努力学习联合老臣什么的来夺权吗?他努力夺权,自己暗中放权,互相配合才能双赢嘛。现在他这么无忧无虑真的好不争气哦。弧瑺有点不开心。才不是羡慕嫉妒。

“啊?皇叔?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朕哪里做的不妥吗?”师九一回神就看到弧瑺站在自己面前,一脸不满。心里暗暗叫苦。弧瑺是好看的,剑眉星目鼻梁挺拔俊如刀削,他打胜仗回京不知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夜里梦中都有他背影。但师九欣赏不来,他只觉得怂,好怕弧瑺觉得他傀儡做的不够好凶他,急急忙忙开口:“朕最近好好学功课了,今天考试一定会进步的。”

弧瑺看着小皇帝天真的脸,水汪汪的眼睛中掩饰不住的慌乱,手也下意识的开始抠桌子,叹了口气。

师九长得的是真的好看,和他那倾国倾城的母妃一样的好看,精致妖艳中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不是那种冷冰冰的可望不可即的美,而是那种黑暗中滋长,让你想去蹂躏想和他一起到地狱中沉沦的,罂粟一般的美。也是能诱人犯罪催生阴暗的美。

好在他母妃是个聪明人,深知在这宫里,没有靠山的美貌就是最大的原罪。打小就给他易容,给他戴人皮面具。把他伪装成一个相貌平淡无奇的普通皇子,让他平平安安的长到了九岁,若不是那天晚上,有反贼杀红了眼误入冷宫遇到了他。他可能永远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活下去了。

可惜那晚,谁也没想到反贼会去冷宫,会去找一个存在感近乎零的皇子。所以师九放心的摘下面具洗去妆容干干净净的躺下睡觉。然后睡一半反贼就来了。

反贼见色起意,色胆包天想强迫师九。师九再怎样也是个皇子,自然是奋力反抗。他房里名唤梨梨的小宫女被砍了数刀还死死的抱着那反贼不肯松手,师九手虽然抖,但拿着簪子一下又一下的对着那反贼,扎得又快又狠。等他身边的小太监带着弧瑺匆匆赶到时,那反贼已被扎的血肉模糊。小宫女早就咽气了,还死死抱着反贼的手,扒都扒不下来。

师九看到弧瑺带人来,本能的以为是反贼的同伙,低下头看了看那小宫女,给她合上双眼。然后抬起溅满鲜血的小脸来,偏着头很乖巧的对着弧瑺笑了一下。本就生得精致迷人,又带着鲜血笑得异常甜美,连弧瑺都看得呆了一呆,。不想下一秒,师九手里的簪子便对着自己脖子狠狠的扎了下去。还好弧瑺反应快,及时打开了他手里的簪子。不然照那力度,师九现在已经入土为安了。

过后太子老皇帝都没了,弧瑺自己又不想登基,烦的不行时忽然想起来那晚,小小的师九一下又一下,颤抖着狠狠扎下去的簪子。坚定,有力,带着一往无前的执拗。弧瑺一时心动,好啊,快准狠一看就是做皇帝的料子,干脆直接推了师九上位。不需要力排众议,京城外还扎着他十几万大军呢,那才是真的众议。群臣很识时务,安静如鸡。

然后一切都按部就班,收拾余孽,清理大臣,都处理妥当后登基。

登基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弧瑺看着师九一步步的等上长阶,坐到那把无数人趋之若鹜的椅子上。看着那些大臣惊艳后顿悟的目光,不知为何心里就有了点不满。不是不知道有人觉得他是狭天子以令诸侯,也不是不知道有人觉得他和这漂亮的小皇帝不清不楚。弧瑺都知道,也都不在意。

但那一天,弧瑺在下面,看着师九一个人,小小的瘦弱的一个小孩子,孤孤单单的坐在高台上,他心里就莫名其妙的有点难受,难受到心里发闷,这大概就是父爱吧。二十三未婚,甚至没牵过姑娘手弧瑺,跳过一系列步骤,一步到位,有了当爹养娃的想法。

“没有,您是皇上,您无需对臣这样客气。臣只是看您精神不大好,想问问您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弧瑺看着师九那眼巴巴的样子,疼都来不及,还怎么气得起来。

眼里全是毫不掩饰的担忧。

“朕最近总做噩梦,梦到那晚。已经一个多月没睡好了。”可能是弧瑺眼里的担忧太过真诚,也可能是连日的噩梦太过磨人。明白自己没做错什么事后的师九骤然放松,顺口就说了实话。反应过来后急急忙忙改口“不过没关系的,我下了早朝再回去睡一会就好了。”语气中充满了懊恼,竟连朕都忘了说。完了。这下真完了。师九面上看不出来,其实内心已经痛哭流涕。深刻反思自己的行为,太不符合傀儡的身份了。

做恶梦休息不好?这是在和自己撒娇吗?弧瑺愣了一下,师九白嫩的脸上写满了后悔,还带着点对自己的生气,下意识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弧瑺十三岁就去了边疆,整整十年都在和鞑子作斗争,风沙里来去,刀尖上讨生活。被撒娇这种体验真的是颇为新奇,真好啊,他好就好在让弧瑺的形象蹭蹭蹭的变高大,变成两米八的如山壮汉。

弧瑺还在回味着这奇妙的感觉,师九就先按捺不住了。摄政王不会真生气了吧,自己也真是的,怎么什么都说。摄政王为什么不说话了,他是不是生气了。怎么办。弧瑺一直没说话,师九越等越急心里和猫抓一样。看着摄政王脸色越来越奇怪,情急之下竟抓住了弧瑺的袖子,撒娇一样的轻轻晃了一下。水汪汪透亮的眼睛盯着摄政王一眨不眨的,委屈的嘴都瘪了。

弧瑺愣了,这次是真愣了。他刚刚只是在想,小皇帝今年九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能和母妃睡,找暖床又太早。太监终究是阉人不干净,这种心病找太医也没多少用,开一堆药吃多了对身体也不好。本就纠结着,现在师九扯着他袖子摇一摇,充满期盼的看着他,他脑子彻底乱成麻了。这小崽子怎么能这么招人疼呢。

两人之间的距离在这扯袖子摇一摇的过程中迅速缩短,如烈火灼冰一般迅速消弭。

“那今晚,臣去守着您,等您睡着了臣再走好吗?”弧瑺弯腰摸了摸师九头,声音比春日的风还温柔。

小皇帝说到底这只是个九岁的孩子,这些日子的确过得不容易。生母不在身边,自小一起的宫女为了救他也死了。是弧瑺忽视了,那种事就算是面上再平静,心里也不可能不留痕迹。毕竟是个九岁的孩子,弧瑺心里软得一塌糊涂。至于手握重兵的武将,深夜进宫于理不合这件事。反正他是摄政王,权倾朝野搬弄是非,大臣骂就骂吧。“不用怕,臣会保护你您的。”

于是这次换师九愣了。皇叔笑起来好温柔好好看。他真的好幸福一傀儡。他本以为皇叔最多是免了他下午的课,让他回去睡一觉,没想到晚上还会哄自己睡。就连母妃都没有陪他睡过。母妃从来不让他近身,只会在小小的房间里,对着菩萨守着青灯。他从小就是一个人。打雷了做恶梦了就自己一个人在床上抱着被子等天亮。想着想着鼻子就有点酸。

弧瑺难得看到师九傻傻的反应不过来,忍俊不禁的时候又松了口气。

这才像个小孩子嘛。

总是平平淡淡的端着多累。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样,想闯祸就闯祸,想耍赖就耍赖,自然有他这样的大人来给他收拾烂摊子。登基后师九一直沉默寡言,有时候明明不想做也只会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然后默默的听话。他也不知道师九是一直这样,还是受了打击才变成这样。有心开导又无从下手。太后也是个可怜人,能把师九养大已实属不易。也不好为这种事去扰他清净。

“那就定下了,上午还请皇上好好休息,臣下午会在御书房等您,检查您的功课。”临走时弧瑺没忍住,摸了摸师九的头。手感和想象中一样好,发顶细软光滑,心满意足,撸崽子是真的会让人快乐啊,弧瑺心情好,声音也是格外的愉悦撩人。

“皇叔慢走。”师九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傻傻的就应了,晕晕乎乎的沉醉在那个充满了善意的摸头里。弧瑺是真的对他好。师九都知道。他或许不明白那些权利的弯弯绕绕,但他心里一直深深的记着,是弧瑺救了他和他母亲,让他登上了一个不会受任何人欺负的位置。

弧瑺行了个礼后离开,师九看着他一步步走远,站在原地,一个人笑了。笑得发自内心,如阳光划破阴霾一般,扣人心弦。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