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凤之鸣 独家作品 本站首发 免费 by京华烟云-京华烟云的小说梧凤之鸣 独家作品 本站首发 免费

梧凤之鸣
独家作品
本站首发
免费

梧凤之鸣 独家作品 本站首发 免费

作者:京华烟云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0-08-09 09:12:2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封小公子被诬陷了 第二章 封小公子被赶出家门了 第三章 封小公子遇见钰王殿下了 第四章 封小公子的家被抄了 第五章 封小公子的做官进行时 第六章封小公子要做官了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帝王之位,满是血腥,三千白骨,尸臭魂散。这便是坐上高位的代价。“殿下……请自重。”“……”“殿下,我是以国家大事为自任的!请你住手!”“……”“殿下!我不是这么随便的人!”裴某瞥了眼在他身上乱摸的封瑜满脸无奈,到底是谁先动手的啊!欢脱受和温柔攻,一起共同成长
节选

undefined“说吧,把你母亲的金簪藏哪了?”眼前咄咄逼人的男子,这是他的父亲,封家的家主。封清晏狠狠地踢了他一脚,疼得封瑜暗暗嘶气。封瑜跪在地上,一言不发地低着头。封清晏抬手将杯子砸在封瑜的身上,杯子没碎,但封瑜可以清楚感受到肩膀的疼痛。“我再问你一遍!你把你母亲的金簪藏哪了!”封清晏指着封瑜的鼻子道:“你若再不说,便家法伺候!”封瑜身子突然怔住,他捏紧拳头良久才说了一句:“并未偷取家母的簪子。”“你!”封清晏站起身,却被一声尖锐的女声打断。柳应如跨进屋内:“老爷……算了……不过一支簪子罢了,瑜儿想拿便拿去吧,只要把钱花在正当上,我就当做好事了。”封清晏立马走到封瑜面前:“说!是不是将簪子变卖拿去买蛐蛐儿了?”封瑜摇着头否认。柳应如笑了笑,倒了杯茶递给封清晏,拍着他的背:“瑜儿说没有就是没有,老爷……你要相信自己的儿子不是……”封清晏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冷哼一声,甩袖走人:“谁知道是不是我亲生的。”封瑜身子颤抖地厉害,他捏紧的拳头骨节泛白。柳应如待封清晏走后,扭着身姿慢慢踱向主位坐下:“封瑜啊封瑜,你何必偷我的金簪呢,缺钱跟为娘的说便是。”封瑜冷冷地瞪了柳应如一眼,他站起身,说道:“我有亲娘。”封瑜转身出了那间自他出生起就在此处被打的屋子,只听他身后的柳应如说道:“你有亲娘又能如何?”封瑜顿了顿脚步,想要回头同柳应如理论,可娘说过他生来是有争议的人,应当万事小心为好。封瑜一言不发,回到他与娘住的地方,那是间草屋,极为简陋,他望着头顶强烈的日光,一阵风袭过,才发觉已是冬日到了,他裹了裹外袍,还是觉得有些冷。“公子回来了。”平迢冲屋子里的人喊了一声,再跑向封瑜道:“万幸,这次公子还能走。”封瑜瞥了一眼平迢,带着惯有的腔调:“你巴不得我死?”平迢手足无措,他挠着头:“平迢每每见公子都是浑身是血爬回来,有些怕了。”封瑜笑道:“我今日也流了血,你要不要看?”平迢一脸真诚:“不然公子先去清洗一下?”封瑜摇着头,皱眉无奈:“我好歹也是本朝郡主之子,受点伤罢了,平迢……不必大惊小怪。”见平迢再次认真点头,封瑜抓抓头发,问道:“我娘在屋里吗?”平迢冲着封瑜笑了笑,拉着他走向屋子:“若夫人看见公子无事必定高兴。”“我怎觉得你见到饭比我娘见到我还高兴?”封瑜淡淡道。平迢自封瑜回来后嘴便没停过,一直叽叽喳喳说些有的没的。封瑜进了屋子,见温以珊还在盛饭,行了礼道:“娘,我回来了。”温以珊将饭放置桌上,笑道:“好……回来就好……”封瑜坐下同温以珊道:“娘……今日这菜比往日都好,莫不是什么大事?”温以珊唤来平迢,让他坐下后,又起身为封瑜夹了块肉:“你忘了?”封瑜笑了笑,道:“真的忘了。”温以珊假装温恼:“今日是你同平迢的生辰啊……忘了自己的也就罢了,竟连平迢的也忘……”封瑜这才恍然醒悟,哦了一声,敲了下自己脑袋,:“平迢快吃,我有东西送你!”“公子……平迢不想玩弹珠了……”封瑜啧了一声,带着责备地眼神:“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怎么可能给你我心爱的弹珠!傻孩子,你放心,必定给你个好东西!”平迢一脸难以言喻地表情,他重重点头,低头扒饭。温以珊也夹了块肉给平迢:“怎么只吃米饭,你还在长身体,多吃些……”封瑜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道:“娘,我前些日子赚了些银子,你往后多为自己做些衣裳,莫要给我做衣裳了。”温以珊看着自己狼吞虎咽的儿子,良久才点头应了声好。温以珊看了看封瑜的衣裳,见他衣裳完好,并无破损,她夹了口米饭问道:“对了……你父亲……有没有把你怎么样?”封瑜刮完最后一口饭,放下碗:“封大人今日好似没吃饭,打得不痛不痒的,一点都不疼。”温以珊嗔怪道:“那是你爹。”封瑜道:“我没有爹。”温以珊欲言又止,她看了下封瑜的脸,又问:“今日大夫人可有骂你?”“娘……你才是封家的家母啊,你怎么……”见温以珊只是沉默,不再接话。封瑜微微无奈,扯了扯还在吃的平迢,又道:“怕他们做甚,平迢……别吃了……走!”平迢不明所以地被封瑜拉起身,迷迷糊糊朝温以珊行礼:“那夫人……平迢告退。”温以珊又是万年不变地一句话:“小瑜……你生来争议不断,莫要惹那些人不快。”“知道啦。”封瑜漫不经心地回答,与平迢两人一起出了草屋,来到不远处的另一间房,这间房比温以珊的草屋好了许多,可还是比不上封家其他的院子。进了房间,封瑜这才开始脱去上衣,他同平迢道:“将药拿来。”平迢急忙去取药,他看着封瑜肩上又红又肿,不禁埋怨道:“虎毒还不食子呢,怎么老爷偏偏把你往死里逼。”药涂上去,疼得封瑜倒吸冷气:“我又不是他儿子。”“公子……”平迢叹了口气,继续帮封瑜揉肩:“今日公子已经十八了,同老爷也斗了十八年,公子生性聪慧,若公子上点心,何须会苦了自己?”“我还有娘。”封瑜开口,他看着平迢担忧的表情,知道他这一番话必定是温以珊教的。平迢抿了下唇,道:“夫人有我照顾,公子往后若是高中了,再来接我们也成。”封瑜拍了拍平迢的头:“又是我娘教你这么说的吧,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平迢心虚的表情出卖了他,他起身收了药:“夫人她……夫人她并未教平迢这些。”封瑜歪着头看向平迢:“哦?是吗?”平迢立马招了,他跪下:“是平迢不对!不该欺瞒公子!公子莫要打平迢,今日是平迢的生辰……”封瑜假装严肃,却依旧眼带笑意:“是平迢的错……那么平迢现在去我床边取一样东西,就当惩罚吧。”平迢哀怨道:“不要啊!平迢不想玩蛐蛐儿!”封瑜淡淡扫了眼平迢:“去。”平迢只好可怜兮兮地走到封瑜床前去。封瑜悄悄朝平迢瞄了一眼,替自己倒了杯茶,突然平迢发出一声惊叫,吓得封瑜手抖了一下。封瑜取笑道:“平迢啊……你好歹也是跟我一同长大的,怎这般没见识。”平迢声音颤抖着退到封瑜这边:“公……公子……那边有人……好像……死了……”封瑜疑惑:“什么?”封瑜起身朝床那边走去,只见一位身着黑衣的男子躺在他的床上,一动不动,胸口还插着一把匕首,面目狰狞。封瑜伸手想要探男子的鼻息,平迢阻止他道:“公子,我来。”平迢走近那男子,一手紧抓封瑜的衣袖,挡在封瑜面前,伸出手指放在那男子的鼻前,感受片刻道:“真的……死了……”封瑜想了片刻:“出去,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公子……”封瑜将那男尸身下的一物拿出来,平迢一看竟是一枚玉戒指,不由惊道:“莫非这是他们组织的标记?”封瑜无语:“这是我送你的生辰礼物。”平迢望着封瑜不知该说什么好,他跪下朝封瑜磕了个头。封瑜扶起他,边推他出门便道:“此后你就是有传家宝的人了,万事皆要注意分寸,如我有难,照顾好我娘。”平迢被封瑜推出门,他知道屋内那男尸意味着什么,可他现在不能大肆张扬,平迢摸着那枚玉戒指,许久……许久才离去。封瑜站在床边,扒开男尸的衣裳查看,单手握住那把匕首,稍稍用了些力气将匕首拔出。匕首刀尖染着血,封瑜心中一紧,打量着眼前这把匕首,见匕首不算锋利,也不精美,仅有匕首把手处浅浅刻了一个莺字像是在宣告主人的归属。封瑜眯起眼,只怕这次……恕他封瑜不奉陪了!封瑜拿着带血匕首,就这样堂而皇之地闯入封家大堂。要知道,封家大堂一直都是为接待贵宾所设,封瑜这般毫无礼节地闯进这个严肃的地方,自是将大家都惊了好一阵。封清晏皱着眉:“封瑜!你可知你在那里吗!”封瑜回答地不卑不亢:“大堂。”“既知大堂,还不速速退去!”封清晏怒火中烧,他唤来小厮:“将少爷带回去!”小厮应了声,上前想要搀扶封瑜,封瑜平静地看向他,继而发出一声冷笑,这一笑震得小厮直发抖。“老……老爷……”封清晏见封瑜一脸怒意,实是摸不透他此行的目的。“封大人。”封瑜双手抱拳:“你来评个理,如何?”封清晏看了眼封瑜与平常好似不一样的态度,立马恢复到冷静的状态,他挥手让小厮退下:“何事。”封瑜道:“有人想杀我。”封清晏一愣,而后大笑:“你有何价值,要杀你?”封瑜不作答,只盯着封清晏看。封清晏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再加上大堂内的同僚们早已窃窃私语,封清晏这才开口:“让各位看笑话了,这是我最小的犬子,不爱听话,平日就爱胡言乱语,大人们莫怪。”“这便是那位不是亲生的小儿子啊……”“看这眉宇同封大人有些神似啊……”“谁知道是不是封大人兄弟的……”封清晏听到这些话,脸色有些难看:“家中还有事处理,大人们先行回去吧。”“那便不打扰封大人了……”“封大人……改日再访。”众人纷纷告退后,只留下封家人。封清晏瞥了眼还鞠着躬的封瑜,转身坐回了位子上,抿了口茶,道:“谁想杀你啊?”封瑜回道:“是有人想栽赃我。”“哦?”这个哦字充满不信任和嘲讽。封瑜再道:“柳夫人。”封清晏发出一声嗤笑:“怎么?早上记恨了,这中午便来这一出?要恨恨我,恨女人……算什么东西。”封瑜抬头,定定看着封清晏道:“此乃事实,千真万确。”

最新书籍
更多